字體大小

背景設置

白天夜間淺粉護眼青春

甘家二少欠管教 第三章

對于不想要的東西,甘爾謙一向拒絕得很徹底,而對于想要的,他則會毫不遲疑的想盡胳法去得到。

因此看見好友游志茂帶著游麗茹,一同前來兩人約見面的酒吧,他眯了下眼。他知道游麗茹對他有意,但他對她一點興趣也沒有,而他早就向游志茂表明過這件事。

「志茂,你約我出來有什麼事?」最好別以為他閑到可以陪他妹妹殺時間。

游志茂在他旁邊坐下。

「我找你出來,主要是想跟你談關于你們公司並購豐速的融資案。」他早就想好借口應付他了,因為如果表明是他寶貝妹妹想見他,爾謙絕對會立刻掉頭離開,他很清楚爾謙一向不耐煩女人對他的糾纏。

「那件融資案有什麼問題嗎?」志茂家族所經營的仲成銀行是他公司主要往來的銀行之一。

「你提供的擔保品不太夠,我爸希望你能再提供一些。若是沒辦法,有道雄集團做背書也可以。」甘家所屬的道雄集團,在台灣是名列前三大的企業集團,有道雄集團背書,勝過任何擔保品。

「你明知道我不想靠我老爸,所以才會跟你們銀行借款融資。」就是因為不想進道雄集團,所以他才自己成立上晉科技,做自己想做的事,若是要靠老爸替他背書,那跟要他去求老爸有什麼兩樣。

游麗茹听到這里,替甘爾謙不滿的出聲。

「大哥,爸這是信不過爾謙哥嗎?爾謙哥絕不會倒我們的帳,你叫他不要刁難爾謙哥啦。」

游志茂解釋,「我也知道,但在形式上,銀行還是必須依照規矩來辦才行。」

她討好的說︰「爾謙哥,那不如我做你的擔保人好了。」

「不需要。」甘爾謙回絕了她的好意,「志茂,擔保品的事我回去會再考慮一下。」

他之所以想購並豐速,是因為豐速是一家游戲機的代工廠,他想取得游戲機的生產技術,然後再研發自有品牌的游戲機,與上晉所設計的游戲軟體結合在一起。

「沒問題,等你考慮好再告訴我。」

見兩人的話題告一段落,游麗茹挽著甘爾謙的手撒嬌。

「爾謙哥,你們新推出的那款游戲軟體,我有買哦,真的很棒,可是我不太會玩,你能不能教教我?」

他拉開她的手,「如果你真的想學,改天到我公司,我找人教你。」他瞥了下腕表後,看向游志茂,「如果沒其他的事,我待會還有事要先走了。」

「這麼晚了還有事?」

甘爾謙嘴角揚笑,「我要去接我女朋友下班。」

「爾謙哥有女朋友了?!」游麗茹震驚的瞠大眼。

「嗯。」甘爾謙掏出一張大鈔,替自己和游氏兄妹買單,隨即揚揚手便走出酒吧。

「大哥!」游麗茹嬌嗔的跺腳,不甘心的看著他就那樣離開。

「你自己也听到了,爾謙已經有女朋友,我也沒辦法。」早就勸過她叫她對爾謙死心,她卻不肯,總以為遲早有一天一定能得到爾謙的心。

他對妹妹的一廂情願很沒轍,但父母卻不阻止,反而樂觀其成,還要他從中盡量撮合,希望能因此與甘家結上親家。

「哥,你替我查清楚那狐狸精究竟是誰?」

「麗茹,你怎麼還不死心?」游志茂無奈的嘆氣。

「人家就是喜歡爾謙哥嘛,你幫幫我,我非得到他不可。」她搖晃著大哥的手臂央求。

「以爾謙的個性,就算最後你勉強得到他,恐怕也沒有好日子過。」他搖頭嘆道。

「我不管,我就是非要他愛上我不可。」

***鳳鳴軒獨家制作***bbscn***

下樓之後,江梓緒加快腳步,往捷運站的方向走去,只希望今天能擺脫掉這一個星期來,每天下班之後都會上演的事。

一輛銀白色的保時捷跑車從後方駛過來,在她前方停下。

江梓緒頭痛的輕蹙秀眉,低嘆一聲後,便听見從打開的車門里飄出來的聲音。

「上車。」

「甘先生,你不需要每天都來接我,我搭捷運回去很方便。」她清亮的嗓音透著有意的疏離。

車內的人沒耐性的下車,朝她走來,一把拉起她,塞進銀白色的座車里。

「甘先生,可不可以請你尊重我個人的意願?」她輕擰秀眉,語氣里帶著一絲慍怒。

「那麼也請你尊重我想送你回去的意願。」說著,甘爾謙替她扣上安全帶後,踩下油門,朝她家的方向而去。「對了,我們昨天說到哪里?」

「……」她有點氣悶的看向窗外不想搭理他。

甘爾謙不以為意,自問自答,「我想起來了,你說你家那條叫冬瓜的狗太肥了,你想幫它減肥……」

江梓緒轉過頭來,糾正他,「它才不叫冬瓜,它叫地瓜。」這一個星期來,送她回去的路上,他常常會提及自己的事,同時也會詢問有關她的事,以及她的家人。

她明白他這麼做,是希望能增進彼此的了解,看得出來他真的很有心想跟她交往,但他這陣子每天都來接她下班的事,已經被健身俱樂部里的同事發現,給她造成了不少困擾。

連小美都很不滿她竟然瞞著她跟甘爾謙來往的事,一些听到謠言的女客,還刻薄的酸了她幾句。

天知道,她根本是身不由己。

「噫,它叫地瓜嗎?」甘爾謙唇角揚起可疑的笑,很滿意她終于出聲了。「我幫它買了一種能減重的飼料,到你家後再拿給你。」

「多少錢?我給你。」江梓緒瞟他一眼。即使他很蠻橫,完全不理自己多次的抗議,但她卻無法真的討厭他。

像前天,她無意中談起母親很喜歡某家店的蛋糕,翌日,送她回到家時,他從車上拿下來了一盒那家店的蛋糕遞給她。

大前天,她不經意說起想替喜歡爬山的父親買一件排汗衣,第二天,他就交給她一打名牌的排汗衣。

這樣的人,要她如何討厭他?

「不用,你請我吃一頓飯當抵償好了。」

「如果是要去松之華那種店,我恐怕請不起,我寧願現在給你飼料錢。」

「好吧,這次的地點由你來選總可以吧。」

「那我會挑路邊攤,請你吃一碗三十五塊的大腸面線哦。」

甘爾謙揚唇一笑,「好呀,我剛好很喜歡吃大腸面線。」雖然身為道雄集團的少爺,但他可不是在溫室中被呵護長大的孩子。

幼年時,他們三兄弟曾跟著祖母在鄉下住過幾年,很了解一般人的生活。

而且父母也不希望他們三兄弟成為不知人間疾苦的孩子,所以從小,他們的零用錢便都是自己付出勞力賺來的,沒有富家少爺的那種豪奢氣息。

「你真的喜歡?」江梓緒有些懷疑。

「嗯,我還喜歡吃蚵仔煎。這樣吧,你就請我吃一碗大腸面線和一份蚵仔煎好了。」

江梓緒側首凝瞬他須臾,「我真不懂,你究竟喜歡我哪一點?」她是長得還算清秀,功課也還不錯,但這些絕不可能是他看上她的地方。

甘爾謙沉默了下,忽然說︰「你還記得三、四個月前,在T大,有三個女孩攔住你,指責你勾引其中一人男朋友的事嗎?」

「噫,你怎麼知道?」她訝然。

「我那天就在你們附近不遠。」

「所以,你想告訴我,你因此對我一見鐘情?」

「很抱歉,論外表,你並不是令人驚艷的女孩,反倒是那幾個女孩中的一個,長得還比較出色。」他不客氣的諷笑。

「既然我長得不夠出色,你為什麼還要來纏著我?」她眉梢輕揚。

「因為那件事,你後來在綠野健身俱樂部工作後,我才開始留意你。」車子來到江梓緒家門口,他停下車,猛然俯過身來。

有了上次經驗,江梓緒連忙伸手捂住他的嘴,不讓他再得逞。

他握住她的腕,移開她的手。

她被困在座椅里與他之間,動彈不得,擰眉警告。

「我跟你說,我好幾天沒有刷牙,有口臭哦。」

「是嗎?我不介意。不過,你該不會以為我想吻你吧?」他伸手替她解開安全帶,墨瞳帶笑的瞅著她。

「……」見自己誤會他了,她微窘的瞪了他一眼,推開車門要下車,旋即被他給拉回去。

「既然你這麼期待的話,我也不好讓你失望。」甘爾謙一笑後攫住她的粉唇。

這一吻並沒有持續太久,他便放開了她,仿佛什麼事都沒發生似的。

他神色自若的說︰「你等一下,我拿飼料給你。」

江梓緒輕咬著粉唇下車,神色隱隱透著一抹氣惱與羞澀。

「有點重,要不要我幫你拿進去?」甘爾謙從後車廂取出一包飼料走過來。

「不用了,我沒那麼嬌弱。」從他手上接過飼料,她遲疑了下低聲叮嚀,「回去開車小心一點。」

「嗯。」目送她的身影沒入那扇銀白色的大門後,甘爾謙俊臉揚起一抹愉快的笑,這才驅車離開。

走進那扇銀白色的大門里,江梓緒伸指撫上適才被他吻過的唇瓣。她無法欺騙自己一件事,她不討厭他的吻,他的吻甚至讓她有種悸動的感覺。

她輕搖螓首,試圖將剛才那一吻從她的腦海里給抹掉,卻反而勾起了她在松之華時被他強吻的記憶。

他蠻橫的強吻雖令她不悅,卻深深震撼著她,在那瞬間心頭仿佛有什麼被撥動了似的。

***鳳鳴軒獨家制作***bbscn***

「那麼到時候學生會的會議記錄,就要麻煩你了。」

「好。」江梓緒微笑頷首。

談完公事,謝明聖接著問︰「我听說前陣子茵琴有找過你是嗎?」

「嗯,你和學姊的事還沒解決嗎?」這幾個月來,很少再看見兩人像往常那樣親密的出雙入對,看來這兩人之間似乎出現了很大的問題。

謝明聖沉重的嘆息了一聲。

「我不知道該怎麼說,我們之間沒有第三者介入,但茵琴卻執意要把一個暗戀我的學妹扯進來,還對我說,她沒有辦法與別人分享我的感情,向我提出分手。」

江梓緒沉吟了下,才開口道︰「兩人之間如果沒有充分的信任,感情恐怕很難持久。」

「沒錯,所以我……」話未說完,就听見一道嗓音強勢的插了進來。

「這個家伙是誰?」

謝明聖抬起頭看向杵在他們前方的男人,立刻認出他來。前陣子在上晉所舉辦的游戲軟體試玩活動中,他曾見過甘爾謙一面。

「我是T大學生會主席,謝明聖,甘先生,你好。」他熱絡的伸出手,並且自我介紹。

甘爾謙瞬他一眼,無意與他握手,目光銳利的打量著他。

江梓緒悄悄瞪了他一眼,示意他不要讓人難堪。

他這才敷衍的與他握了下手,然後出聲宣告。

「江梓緒是我女朋友,你最好不要打她的主意。」基于雄性動物之間的直覺,他看得出來這個家伙對她頗有好感。

「你在胡說什麼?」听見他這種片面的宣言,江梓緒微惱的蹙起秀眉。

「啊,學妹跟甘先生在交往?」聞言,謝明聖一臉驚訝。

「沒錯,所以你給我離她遠一點。」甘爾謙警告完,不讓她有澄清的機會,拉著她便走。

「你要帶我去哪?」甩不掉他握住她的手,她只好跟著他走。

「你接下來沒課了吧,到我公司幫我做帳。」

「我干麼要幫你?」

「我听說你是會計系的高材生。」

「那又怎樣?」

甘爾謙一副理所當然的說︰「所以我才找你幫我,我公司的會計突然出車禍住院,你來幫她整理一下帳目。」

上晉成立不到兩年,目前還是一家規模不大的小公司,成員只有三十幾人,無法再挪出人力處理會計的工作。

瞥見她一臉我為什麼要去的表情,他使出利誘,「我也不是毫無代價要你幫我。這樣吧,你替我把帳整理好,我會付你酬勞。」

已經被他塞進車里,就算她想拒絕也沒辦法,江梓緒只好勉為其難的答應。

「如果酬勞太少,我會翻臉哦。」

他笑道︰「放心,一定讓你滿意。」驅車上路後,他接著又說︰「剛才那個姓謝的,以後你少理他,有多遠就閃他多遠。」

「為什麼?」她覺得她該閃得遠遠的對象,應該是他,而不是學長。

「你看不出來嗎?他對你有意思。」

江梓緒微詫,「我看不出來。」

「總之你記牢我的話,別讓他再接近你。」

她沉默著沒答腔。謝明聖是學生會主席,她是書記,兩人之間總是會踫到面,怎麼可能故意避開他。

「你有沒有把我的話听進去?」見她沒回應,甘爾謙揚聲再問。

「有啦。」知她不出聲,他肯定沒完沒了,江梓緒虛應了聲。她發現自己似乎已經習慣了與他的相處,習慣了他的霸道,還習慣了他片面認定她是他女友的事。

事情似乎脫離她的掌握,往他期望的方向發展了。

她還能阻止嗎?阻止自己的心接受他!

***鳳鳴軒獨家制作***bbscn***

「江梓緒,你為什麼會在這里?」游麗茹一到上晉便發現到她,吃驚的朝她走過去。

江梓緒還沒開口,就听見甘爾謙代她回答。

「我找她來幫我做帳。」他將手里端著的一杯咖啡遞給她。

看見他對江梓緒自然流露而出的親匿神態,游麗茹眼神一鷙,接著綻起討好的嬌笑。

「如果爾謙哥需要幫忙,我也學過會計,我可以幫你。」

「不用了,有她就夠了。麗茹,你是來學那一款游戲的吧,跟我來,我找人教你。」

「好。」離開會計室前,游麗茹狠狠嗔了江梓緒一眼,那眼神仿佛在警告她︰你給我小心一點。

江梓緒端起咖啡淺啜一口。會在這里遇見游麗茹她也沒想到,尤其看起來她似乎已經把她列為眼中釘了。

因為甘爾謙,她已經被不少女人討厭了,之前在綠野健身俱樂部,那些原本對她還算友善的女客,也因為他,而開始三不五時就用話刺她,或是給她白眼看。

為了男人,女人似乎總愛為難女人哪!

端著咖啡,她慢步踱回會計室,接著打開電腦,準備著手做上個月的損益表。

甘爾謙不久也跟著來到會計室,見她一臉專注的打著電腦,沉吟了下,他出聲,「你以後不要再到綠野去了,就在這里工作。」

「為什麼?」聞言,她的視線從電腦螢幕移向他。

「因為你的帳目做得比之前的會計還好。」她來幫忙一個多星期了,公司里的同事對她的評價比之前的會計要好上很多,且她的個性謙和,與每個人都能維持很友善的關系。

「你叫我在這里工作,那原本的會計呢?」

「她傷勢過重,在昨天去世了。」

雖然不曾見過那名會計,听見他的話,江梓緒還是面露一抹遺憾。

「那你們應該盡快再征人,我白天要上課,不可能來這里工作。」

他早就料到她會這麼說了。

「會計的帳沒有急迫性,等你下課後再過來沒關系。」

「我還是AB」她正要拒絕,甘爾謙打斷她的話。

「你先听听薪水多少再回答吧,會計的薪水是四萬,如果公司賺錢,還會提撥百分之十的紅利,給員工分紅,每年出國旅游一次,我們的員工去年每人就領到八個月的獎金。」

好……心動,她差點就想脫口答應了。

甘爾謙繼續說︰「何況綠野你還待得下去嗎?關于我們的流言傳得沸沸揚揚,你受得了那些人用異樣的眼光看你嗎?」

原來……他有注意到這件事。江梓緒微訝的看他一眼,心忖他是不是為了讓她離開綠野,所以才要她在這里工作,否則以他開出來的條件,理應不難請到優秀的會計人才。

但,他接下去說的話,卻讓她愕然。

「其實我昨天已經幫你向綠野辭職,所以你從今天開始不需要再過去。」

江梓緒罕見的露出怒色。

「你憑什麼沒有經過我的同意,就擅自替我辭職?」她想不到他居然蠻橫到這種地步,妄想主導她的一切。

「我這麼做是為你好。在那里每天都要忍受那些蜚短流長,你受得了嗎?況且會計的工作才是你擅長的事,你可以駕輕就熟的處理帳目,以後只要做完事,就可以下班了,不需要每天都那麼晚才能回家。」

「你以為你是誰?你沒有資格替我決定任何事!」她慍怒的起身。

她可以忍耐他的自以為是、專橫、跋扈,但是這件事已侵犯到她能容忍的底限,這陣子以來隱忍的情緒終于爆發。

見她動怒,絲毫不領受他的安排,甘爾謙也有些不悅。

「你知不知道綠野俱樂部里的那些人,把你說得有多難听,你寧願回去讓人糟蹋嗎?」就是因為怕她被那些流言傷害,所以才替她辭職,不想她繼續留在那里。

她是不曉得別人傳得有多難听,但她之所以枉受這些無妄之災,還不都是因為他。

「我本來日子過得好好的,是你突然纏上我,才會惹出那些閑言閑語。」

甘爾謙咬牙,忍著怒氣不想跟她吵。

「沒錯,是我惹出來的,我現在不是在替你解決了嗎?所以才要你來我公司工作。」

「不需要,我會自己去找別的工作,只要你以後別再來纏我就好了。」她迅速的將桌上的文件收拾整齊,拿起自己的隨身包包要離開會計室。

拉住她的手臂不讓她出去,甘爾謙把她禁錮在自己與牆面之間,怒聲道︰「我只是想把你放在自己可以看得見的地方照顧,這樣有錯嗎?」

他臉上認真的神色讓她微微一震,他眼里熱切的感情仿佛浪潮一般,向她席卷而來,讓她胸口一窒,一時發不了聲。

甘爾謙接著說︰「我他媽的愛上了你,所以不想讓你受到任何委屈,你不只不接受我的好意,還一心想推開我,你簡直不知好歹!」

她揚聲叱道︰「我不知好歹?你以愛為名義,強迫我接受你的安排,這種野蠻的行徑跟搶劫土匪有什麼兩樣?愛一個人就可以對那個人為所欲為嗎?那麼你所謂的愛,根本就是一種暴力。」

他的愛是一種暴力?這番指責仿佛鞭子一樣揮向他。

甘爾謙咬牙,深吸口氣說︰「我只是想保護你,一個男人想保護心愛的女人,這是天經地義的事不是嗎?我告訴你,不管你接不接受我,除了我,你沒有其他的選擇。」因為他不會允許其他的男人接近她,她只能屬于他。

他這番狂烈的告白讓她的心驀然一顫,她該叱責他狂妄自大,但是她卻說不出話來。

他那雙黑眸里仿佛燃燒著兩簇火焰,直勾勾的凝注著她,她覺得自己像要被融化在那雙灼熱的眼神下。

見她用嚴厲的眼神瞪著他,清麗的臉龐上染著一層怒色,一語不發。他不想被她討厭,更不想被她憎恨,躊躇了下,甘爾謙放緩了聲調,低聲道歉。

「也許我是不該沒問過你的意見,就擅自替你向綠野辭職,」凝注著她,他低啞的嗓音接著說︰「但我這輩子從來不曾這麼想要保護一個女人,不曾這樣想要討好一個女人,不曾這樣對一個女人這麼低聲下氣過,你既然讓我心動了,就休想這樣轉身走開,是你讓我動了情,你要負責到底。」

他這些近乎無賴的話,令她閉起了眼,她的心就在剛剛那一刻被他打動了。

面對著他鋪天蓋地朝她涌來的感情,她無法再堅持下去。

半晌,她听見自己的聲音說︰「甘爾謙,如果你希望我接受你,你至少要先學會尊重我的意見,我不喜歡蠻橫無禮的男人。」

「你說我蠻橫無禮……」甘爾謙後知後覺的省悟她的意思,「噫,等一下,你的意思是……」

上一章加入書簽下一章
首頁 | 詳情 | 目錄 | 簡體版 |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