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甘家二少欠管教 第七章

为了保护家人,如陈茵琴所料,江梓绪最后选择了与甘尔谦分手,并且离开台湾。

她很快的办理了休学,父母与妹妹为她的决定感到错愕,但她无法告诉他们实情,只能说:“我承受不了这么大的压力和指责,我想暂时先到国外念书,刚好有个学姊她大哥在国外的大学教书,可以安排我过去念书。”

她就这样离开生长的家园,一去五年。

想起昔年的往事,柯珍珍感慨不已。

“你要我在你走后把信交给甘尔谦,没想到那天一早,他就到学校来找你,我就顺便把你写的信交给他,他看完之后有多震惊,我到现在都还记得。后来,他有追到机场吗?”

“……他追来了。”

“那你怎么跟他说?”

江梓绪静默了须臾,蓉玉碰了碰柯珍珍的手,示意她不要再追问了。

她会意的转移开话题。

“对了,梓绪,甘尔谦后来另外交了个女朋友,你知道吗?”

微微颔首,她已经从妹妹那里听说了。她自嘲的暗忖着,最后,她还是输给了游志茂,这份感情连五年都撑不过。

柯珍珍按捺不住心头多年来的疑惑,问:“梓绪,我不明白当时你究竟为什么会走得那么匆促?你见过游志茂后,他究竟跟你说了什么,让你非离开不可?”

事关父亲的名声,江梓绪无法向好友透露,沉默了下,才启口回答。

“对不起,珍珍,这件事我真的不方便说。”

“算了,你不说一定有你的苦衷,我若执意要追问就没意思了。”柯珍珍耸肩谅解的笑道:“欸,梓绪,你知道陈茵琴开了家婚姻介绍所,当起红娘的事吗?”

“知道。”当初她便是在学姊的帮助下到英国念书的,所以这几年来,她一直跟她保持着连络。

“噫,你居然知道?”

“当年我之所以能到英国念书,便是她大哥帮我安排的。”

柯珍珍一脸讶异,“她不是曾经为了谢明圣的事找过你麻烦吗?为什么又会那么好心肯帮你?”

江梓绪将前因后果择要的告诉好友。

“其实学姊人很好,多亏她拜托她大哥帮我找工读的工作,我才能自食其力的完成学业。”

三人叨叨絮絮的诉说着别后发生的事,五年的分别并未使友情疏离,反而有说不完的话,恨不得时间能走得慢一点,夜再更长一些……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在弟弟尔旋的婚礼上当招待,送完最后一批宾客后,甘尔谦有些怔忡的望着喜宴上那个耀眼的金色囍字。

瞥见儿子盯着囍字出神,甘夫人慧黠的明眸闪过一丝了悟,优雅的踱到儿子身畔,低柔的嗓音含着戏谑开口。

“尔谦,你放心吧,出清了两个存货,妈不会逼你非结婚生子不可,我答应过你爸,会留一个到总管理处去做苦力。”

听见母亲的话,甘尔谦立刻回神。

“妈,我现在有自己的事业,不会进总管理处的。”一双浓眉不悦的拢起。

甘夫人笑容可掬的提醒他一件事。

“如果你真的不想进总管理处的话,你还有十一个月的时间可以努力生孩子,我当初说过,只要你们生下孩子,有了第三代,你爸就不会逼你们进总管理处。”

她笑得一脸温雅,接着说:“不过,尔瑞已经替妈生了个漂亮聪明的孙女,尔旋也很快就会有了,所以妈已经心满意足,你不生的话最好,这样你爸恐怕会比较高兴一点,因为有个儿子可以使唤了。”

甘尔谦闻言,有种被戏耍的感觉,恼怒的磨牙。

“这就是你的陰谋计对不对?让我们三兄弟竞赛,等有两人替你生下孙子后,第三个就要被爸逮进总管理处!我偏不让你称心如意,你想要孙子是吧,好,你要几个我生给你。”

“尔谦,这种事可千万不要勉强啊。”甘夫人一脸慈爱的说,眼里流露一抹黠笑。

“不会,不过只是播个种而已,我回去就跟金洁生给你。”

“金洁她肯帮你生孩子吗?”甘夫人玩味的问。

甘尔谦逞强的说:“我开口她不会拒绝的。”他微眯了下眼,觉得母亲的眼神仿佛看透了什么似的。她不会发现了金洁其实是……

“好吧,那妈就拭目以待喽。”她笑吟吟的走开,跟长子低语了几句,不久,甘尔瑞便走了过来。

“听说她回来了。”

“谁?”

“江梓绪。”瞟了二弟一眼,他说出这个对他而言是个禁忌的名字。

“那跟我有什么关系?”甘尔谦微微一震,沉下脸道。

甘尔瑞若有所思的说:“我没说跟你有关,只是告诉你一声而已,免得哪天你在路上,可能会遇见她。”

他已经遇见她了,一如当年,他完全无法思考,一看见她,便疯狂的追着她,她也一如当年,将他狠狠甩在身后,扬长而去。

当年为了忘掉她,他把全副心力都投注在工作上,造就了上晋的成功,如今上晋所生产的游戏机与游戏软体,让全世界都为之风靡。

他把对她的思念与爱,全都锁进了心里最深处的角落,打算用Delete键全部销毁,他以为自己可以做得到,却没料到,对她的感情竟是那么的深刻与牢固,忘不掉,毁不了。

瞟着二弟沉晦的神色,甘尔瑞搭上他的肩,状似漫不经心的开口。

“如果你对江梓绪余情未了的话,可以去找老妈谈谈,她好像知道一些你不晓得的内幕。”

“我怎么可能对她余情未了?你别忘了,我已经有金洁了。”甘尔谦哼道,端出交往数年的女友。

“你跟金洁是怎么回事,你自己心里有数。”甘尔瑞慢条斯理的瞬着二弟,眼里透着一丝兴味。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在百士集团台湾分公司工作的第三天,江梓绪到档案室里找来了一些文件想参考,正要走回会计室时,察觉走道那端有人走来,她抬目望去,呼吸瞬间一窒。

他为什么会出现在百士?!

在她怔愕之际,那抹挺拔高大的身影朝她逐步逼近,那沉稳的气势,那冰冽的眼神,那寒漠的表情,令她脚步沉重得无法移动。

眼见他只离她一步的距离,她连忙朝左侧移动脚步,他也侧移一步,她移往右侧,他也跟着移动,连续几次,都形成这种两人面对面的窘况。

她轻蹙眉心。“你想怎样?”

“该是我问你想怎样才对?你究竟要往哪边走?”他漠着脸,神情与语气都陌生得仿佛不曾见过她。

他如此的疏离冷淡令她心口无端揪紧,缓缓靠向左侧,让开通路给他。

甘尔谦头也不回的从她身侧走过。

江梓绪微微闭了闭眼,深吸一口气,稳住有些失速的心跳,这才继续走往自己的目的地,会计室。

都过去了,她该往前看,不该再停留在五年前。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下后,她在心里这么警惕着自己。

他没有留恋,她也不该眷恋,与游志茂的赌注她虽然输了,可是那也意味着她终于可以重新开始了。

不撇开过往,是无法坦然迎向未来的。

正这么思忖问,尖锐的呜叫声遽然响起,会计室内的几人面面相觑。

须臾才有人出声,“欸,你们还发什么呆?警报器响了,这表示发生火灾了,还不赶快逃到楼下去!”

大家这才纷纷拿着重要物品往外走,江梓绪连忙将电脑里的备份光碟怞出来,里面有公司重要的会计资料,于是她最后一个走出会计室。

台湾百士分公司位于这栋大楼的三楼,大楼共有十八层楼。来到逃生梯前,江梓绪猛然发现忘了带手机,她赶紧回头拿。

走道里挤满了往逃生梯而去的人,她花了一些时间才回到会计室,猛然听见一道男嗓在门边响起——

“你还在这里蘑菇什么?发生火灾了你不知道吗?”甘尔谦大步走进来。

“我忘了拿手机了。”她从怞屉里取出一支黑色的手机。

“都什么时候了还拿手机?是命比较重要还是手机?”他厉声斥道。

“我怕又漏接什么重要电话……”话一脱口,她便顿住了。

游丽茹的死除了让她被迫离开台湾五年外,带给她的另一个影响则是,她随身都把手机带在身边,即便是晚上,也开着机,放在床头伸手可及之处,就担心万一再漏接什么紧急电话而造成不幸。

甘尔谦眼瞳眯了下,拉起她的手快步往外走去,一路从三楼来到一楼,这才松开她的手。

他从口袋里取出一支烟点燃,吸了口,轻轻吐出白色的烟雾,这才徐徐出声。

“你怕漏接电话,是因为……游丽茹的事吗?”原想对她漠视到底,但一面对她,他伪装出来的冷漠终于还是一一剥落,他无法欺骗自己的心,无法告诉自己,他早已不在乎她。

事隔这么多年,依然还是只有她,才能挑动他心底的那根情弦。

她没有回答,反问他,“你从什么时候开始怞烟的?”以前他并没有怞烟的习惯。

“你离开之后。”

两人忽然间都沉默下来,四周传来一些喧闹与议论的声音,她听见有人说是五楼失火了,随即听见消防车的声音傅来。

半晌,甘尔谦打破沉默,“你当年为什么会突然决定离开台湾?”

“我已经写在信里告诉你了。”她的语气平静得听不出情绪。

他捻熄香烟,深瞳犀利的注视她。

“我不相信你真的是因为承受不了别人的责难,和对游丽茹的死感到内疚,所以才决定离开。”经过这几年的沉淀,他开始怀疑这些只是她的借口,并非是她真正离开的原因。

“现在再来追究这些,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在她离开的第三年,他便已另结新欢,再去追问属于过去的陈年往事,又能如何呢?

“怎么会没有意义?我有权知道真相,你……”

“尔谦。”一名蓄着一头俐落短发的女子朝他挥着手,快步走来。

她身穿一袭铁灰色的中性长裤套装,有着一副高挑修长的身材,深邃俊俏的五官隐约看得出来是名混血儿。

来到甘尔谦面前,她唇畔绽起开朗的笑容。

“真是的,大楼居然失火了。对了,你什么时候到的,应该还没上去吧?”

“小姐,你约我十点半见,现在已经十一点了。”甘尔谦横她一记冷眼,指出她迟到的事实。

“抱歉,早上从香港飞台北的班机延误了嘛,所以刚刚才到。噫,这位美人是谁?”忽然发现到一旁的江梓绪,金洁眼睛蓦然一亮,热情的握住她的手自我介绍起来,“啊,我想起来了,你就是从英国总公司调过来的江梓绪,对不对?我是金洁,台湾百士的行销经理,我这几天出差,直到今天才回来。”

“呃,金经理,你好。”对于她的热络,江梓绪有些微愕。妹妹曾用手机传了一张金洁的照片给她,令她意外的是她竟然也在百士工作。

“金洁,放手。”甘尔谦眯眸瞪着两人交握的手,低沉的嗓音透着一丝不悦。

她松开江梓绪的手,接着却亲昵的搂上她的肩。

“欢迎你成为我的同事,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尽避来找我没关系,我这个人最喜欢帮美女的忙了。”

甘尔谦警告的拨开她的手。

“你说话就说话,用不着动手动脚。”

朝江梓绪眨了下眼,金洁语带揶揄的说:“我们别理他,这家伙一向很嫉妒我的女人缘。”

见她居然又伸手去拨江梓绪垂落耳边的头发,甘尔谦眼里隐隐窜起火苗。

“谁嫉妒你了,金洁?你不要太过分了!”他索性拉开她,站在她们两人的中间,不让女友再对江梓绪“毛手毛脚”。

“尔谦,男人这么粗鲁,女人可是不爱的唷。”金洁轻扬眉睫,带着浓浓的调侃之意。两人并肩这么站在一起,她那张端雅俊秀的脸孔一点都不输给甘尔谦。

“如果你再不给我收敛一点,我保证我会更粗鲁。”他压低嗓音,附在她耳畔威胁的低语。

金洁重重一叹,朝江梓绪抱怨。

“唉,真没办法,我这个男朋友很爱吃醋,让你见笑了,他一向不喜欢我碰别的女人。”

江梓绪微微一笑,笑容里隐隐透着一丝说不出的淡淡苦涩,没有察觉到金洁的话里似乎透着些许古怪。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火灾在中午前被扑灭了,所幸除了四楼,没有波及到其他楼层。

金洁与甘尔谦趁着午休时间,在附近的餐厅用餐。

填饱肚子后,金洁斜坐着,托着腮,瞟见门口走进来一位长腿美人,她多瞄了两眼,品头论足了起来:“身材还不错,如果鼻子再挺一点,眼睛再媚一点,脸孔再小一点,就更正了。”

甘尔谦懒懒的瞄了眼,批评道:“气质太差,看起来很轻浮。”

“说到气质,江梓绪五官并不特别出色,但恬淡谦和,给人感觉很舒服,连我看了都忍不住有点心动。”

“我警告你,不许打她的主意。”

她非常有礼貌的问:“请问甘二少,你现在是凭什么身分警告我?是我的男朋友?还是江梓绪的男朋友?”

他钦眉嗔目,低沉的嗓音流露出烟硝味,“你最好不要挑战我的耐性。”

“有这么粗鲁的男友,当你的女朋友真可怜。”她自怜自艾的说。

“有你这么花心的女友,当你的男友也好不到哪里去。”他立刻反击。

“这么说,我们是同病相怜,难怪我们会凑在一起。”她一双英气的眼带着笑意,“欸,反正你跟她早就切了,我们公平竞争吧,看谁能先把到她。”

“金洁,你是不是真的很想死?”

“一点也不想,世界上美人这么多,我怎么舍得下她们呢。”毫不在乎瞪着她的那双凌厉眼神像要劈了她似的,她悠然自得的接着说:“你们现在又没有任何关系,凭什么不让我动她?”

他挑起眉梢,唇角残佞的勾起,“就凭我的拳头比你硬。”

金洁讪笑,“你这么暴力,真想不透当年她怎么会看上你?八成是因为没遇到我,才会随便将就你。”见把他惹毛了,她识相的转开话题,“现在她回来了,你打算怎么办?不会想抛弃我这个女友,回头去追求她吧?”

“我的事用不着你管。”

“你这是什么态度?!我们可是战友耶!而且好歹也是我通知你,她要来百士工作的事,你就这样子感谢我?”

前几天从人事部那里听说有人要从英国调来台湾分公司,发现竟是江梓绪后,她便立刻知会他,她这个女友实在是很仁至义尽吧!

甘尔谦烦乱的取了支烟出来,立刻被金洁给抢走。

“餐厅禁烟。”

“金洁……”他欲言又止。

“有什么话就直接说吧,吞吞吐吐的一点都不像你。”

他爬抓了下短发,有丝别扭的问:“你觉得她对我,还有……感情吗?”

兴味的欣赏着这家伙难得的窘态,金洁薄唇弯起一弧笑,提醒他。

“你忘了我以前告诉过你,想知道一个人对自己有没有感觉,吻她就对了。”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真是冰肌玉骨、雪肤花蓉!”啧啧的赞叹声在花园的玻璃花坊里响起。

听得女主人甘夫人眉开眼笑。

“金洁,你这张嘴真会哄人开心。”

“我是说真的,甘阿姨,不如你抛弃甘叔叔跟了我吧,我保证会让你每天都有恋爱的感觉。”金洁一脸诚恳,握住笆夫人保养得宜的柔荑,眷恋的来回摩挲着。

甘夫人笑斥,“你这丫头,连我的豆腐也吃。”

“天地良心,我是真心实意发自肺腑仰慕您。”她举起右手宣誓。

沉吟了下,甘夫人煞有介事的答腔。

“跟了你也不是不可以,至少你懂得逗我开心。好吧,等道雄回来,只要他同意的话,我们就远走高飞。”

金洁也考虑着她这诱人的提议,须臾,很遗憾的得出一个结论。

“那可能会闹出人命,为免血染甘家,我看我们还是下辈子再完成这个双宿双飞的心愿吧。”

甘夫人被她逗得笑出声来,回归正题。

“金洁,我今天找你来,是有一件事想请你帮忙。”

“有什么事我帮得上忙,甘阿姨尽避吩咐,赴汤蹈火我在所不辞。”她一脸义不容辞。

“倒是不需要赴汤蹈火,只是想请你推尔谦一把。”

她一口答应,“没问题,甘夫人想选在哪处悬崖,我保证一定把那家伙给推下去。”

“你这孩子真是风趣。”甘夫人莞尔的柔了柔她那头深棕色的俐落短发。“以你的聪慧,应该了解我的意思对吧?”

“我明白,”她含笑颔首,“既然是我最爱慕的甘阿姨亲口吩咐,不只一把,我会多推他两把。”

“谢谢你,金洁,这几年多亏了你。”甘夫人真心的向她道谢。

她微笑的说:“其实尔谦也帮了我不少忙,我们是互相利用。”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这顿午餐,江梓绪愈吃愈觉得气氛很诡异。

她有点不明白,眼前这两人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好像……在争风吃醋似的,而争的对象是她?!

他们两人不是一对情人吗?

“我警告你,你再拿你的手区摸她,我就剁掉你那双手。”她右方传来甘尔谦森冷中夹带着怒火的嗓音。

左方的金洁立刻向被两人夹在中间的江梓绪投诉。

“梓绪,你看他好粗暴哦,动不动就用这种恐怖的话威胁我,有这种男友我真是悲惨。”

她一点也看不出来她悲惨,倒觉得她似乎一直在挑衅尔谦。更令她费解的是,她此刻之所以夹在他们之间,还是金洁半强迫的拉她一起来。

她原本还在臆测,金洁是不是得知了她与尔谦以前的事,所以才拉着她来想证实什么?可一顿饭吃下来,金洁只是不停的吃她豆腐,没有任何不悦的表情……

实在令她糊涂了!

“我才是倒楣的那个……可恶!你的手又在摸哪里?”甘尔谦火大的拉下金洁偷偷滑上江梓绪面颊的手,忍无可忍的把江梓绪挤到右边,自己坐在中间,不让她再偷吃她豆腐。

“真是愈看愈迷人!”金洁依然没有收敛,肆无忌惮的歪着脑袋,一脸痴迷的瞬着江梓绪,“能跟梓绪在同一家公司真是幸运,等这碍事的家伙走了之后,回公司我们就可以……”

“不可以!”甘尔谦咆哮,引来餐厅的人一顿侧目。他彷佛不把金洁当成女人似的,揪起她的衣领,厉色警告,“你要是敢对她做出什么事,就别怪我手下不留情。”

金洁一派惊恐的缩起肩,“梓绪,你看到没有,他用暴力恐吓我。”

“尔谦,”看不透这两人究竟是怎么回事,江梓绪疑惑的启口,“金经理只是在开玩笑,你看不出来吗?”

开玩笑?那是因为她不知道金洁的底细,这家伙可是比男人还要好色,一不留神,她就有可能被金洁给吃了。

甘尔谦忍住怒气,叮嘱她,“听我的话,以后你离她十公尺远就对了。”

“喂,你干么说得好像我有什么传染病似的!”金洁那张端正俊秀的脸庞皱了皱,抱怨的嘟嚷。

“你比传染病还严重。”甘尔谦不客气的冷讽。

“我知道你在嫉妒我比你会把妹。”扬扬眉,金洁一脸得意。

江梓绪愈看愈迷糊,也愈听愈离谱。谁来告诉她,这两人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现在情人之间的打情骂俏都这么诡异吗?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