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甘家二少欠管教 第八章

早上仍是晴天,傍晚时分却下起淅沥沥的大雨。

没有带到雨具的人,只能望着大雨兴叹。

瞟着窗外的雨,江梓绪还来不及为待会要怎么返家发愁,便有人大步走进会计室了。

“收拾一下,我送你回去。”

“不用了,我……”

甘尔谦不容置疑的再说一次,“我送你回去,快点收拾东西。”

幸好会计室里其他的同事都已先走,没人见到这一幕,否则怕会引起一些闲言闲语吧。

“谢谢你的好意,我待会会自己回去。”她维持着礼貌拒绝。

“江梓绪,不要再让我说第三遍。”他的嗓音透着不耐烦。

“请你尊重我的意愿,我——”

他粗鲁的打断她的话,“尊重你?那么你有尊重过我吗?当年随便丢下一封信就走,完全没有跟我商量,你又尊重过我了吗?好呀,你要谈尊重是不是?那么你就把当年离开的真正原因告诉我。”

“……”她无言的垂目,在心里幽幽轻叹,知道此刻不顺从他的意思,他大概会杵在这里跟她没完没了。

于是她很快的收拾了桌面,却又想起了什么。

“金经理呢?”她想他应该是来接女友,顺便送她回去的吧。

“不用管她。”

“咦,下这么大雨,你不送她回去可以吗?”她微讶,对这两人的关系更添一抹疑惑。

“干么送她?她自己有开车,你收拾好了就走吧。”

江梓绪起身跟在他身后,神色有些困惑的盯着他的背影。莫非,他是专诚来送她回家的吗?

坐上车,甘尔谦一开口便问:“金洁那家伙,这两天没对你怎样吧?”

“金经理对我很友善。”她很热情,浑身充满着惊人的活力,有她的地方就有笑声,公司的同事都很喜欢她,连她都无法讨厌她。

甘尔谦叮咛,“离她远一点,那家伙老爱吃女人豆腐。”

他的话听起来似乎有点语病,但她没有追问,只说:“她应该没有恶意。”

“她是……”话到嘴边,他又吞了回去,“总之,你跟她保持距离,不要太亲近她就是了。”

他的话令她不解,难道……他是担心她告诉金洁,他们之间曾经有过一段情的往事吗?所以才不希望她与金洁太过接近?

想及此,江梓绪的神色微黯。她没有资格责怪尔谦什么,因为当年是她为了保护自己的家庭,而在那种情形下选择离开他的。

还好人都是善忘的,游丽茹当年的死一度闹得沸沸扬扬,如今大家都早已遗忘那件事,也不记得她与尔谦的事了。

车子停在她家门前,甘尔谦突然倾过身,将她困在他与座椅之间无法动弹。

“你要做什么?”

“我想证实一件事。”

“你不要……”她挣扎的双手被他握住,她的唇瓣被他的双唇攫住,他恣意的侵略着她。

他狠狠的掠夺着她口里的一切,用狂烈的吻来渲泄这些年来,对她的思念与怨怼。

他的狂暴令她窒息,那熟悉的气息令她的心尖轻颤,时空仿佛回到了当年两人情正浓时。她目光迷离的注视着他,眸里有说不完道不尽的柔情。

须臾,甘尔谦低笑的放开她。

“有人告诉我,想知道对方对自己有没有感觉,吻她就对了。”

“……”她微喘的凝睇他,不知他从她的吻里察觉到什么。

他俊脸漾过一缕笑意,没再多说什么,下车替她打开车门。

“怎么,舍不得回去吗?”他笑看仍坐在车里的她。

甘尔谦笑得令她有些心慌意乱,她连忙下车,临走前提醒他。

“别忘了,你已经有金洁了。”她绝不允许自己介入别人的感情,纵使她跟他之间曾经有过一段情,但那已经是过去式了。

现在的他和金洁是一对恋人,她除了祝福他们,不会有任何的奢想。

“你在吃醋吗?”他对着她的背影说。

江梓绪微微停下脚步。“我对过去早就没有留恋,好好珍惜金洁。”

没有留恋吗?甘尔谦杵在雨中,目送着她隐没在那扇银白色的大门后。

她的吻比她的话诚实,他相信,她一样对他余情未了,既然如此……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妈,当年的事,你知道些什么?”甘尔谦终究还是来找母亲了。

“你问得这么笼统,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哪件事?”甘夫人优雅的拿着挫刀修整指甲。

老妈一定知道他想问的是什么,非要他亲口说出来不可吗?

“……是梓绪当年离开台湾的事。”

美目瞟了儿子一眼,甘夫人温婉一笑,“噢,是梓绪的事呀!怎么,你见到她了?”

他没有回答母亲的话,直接说明来意。

“我想知道当年她为什么会那么匆促的离开台湾?”

甘夫人慢条斯理的开口,“我没记错的话,当年有人曾经说过,这辈子再也不要再听见江梓绪这三个字了。”

“妈!”听见她语带嘲弄的提起当年的事,甘尔谦皱拢眉峰,没好气的瞪向母亲。当年她的离开让他既震怒又心痛,自然口不择言,母亲该比任何人都明白他的心情才对。

“嘻,有人要恼羞成怒了。”

因有求于母亲,甘尔谦只得按捺住脾气,放低姿态请求。

“妈,请你告诉我,她当年为什么要走?”大哥会要他来找母亲,想必是她得知什么消息了。

甘夫人柔雅的脸上绽起温柔的笑容。

“我可以指点你一个方向,但答案要你自己去寻找。”

“好。”

片刻之后,听完母亲的话,甘尔谦陰鸷的沉下一张俊容,须臾,才缓缓的出声问:“妈,你认为我必须要为游丽茹的死负什么责任吗?”

“她的死,是她自己造成的悲剧,不过……”事隔多年,再谈起这件憾事,甘夫人语气变得柔缓,“如果当时你能妥善的处理她的情绪,也许就能挽回不幸的悲剧了。”

她抱了抱儿子,接着说:“很多事情都必须经过历练,才能造就圆融的处理能力,经过这件事,妈相信未来你在处理感情的问题时,会更加慎重。”

“妈!”甘尔谦才感动没多久,就听见母亲又说——

“尔谦,在这里画个押吧!”

“这是什么?”他接过母亲递来的那张纸,瞥去一眼,登时绿了脸。

“日后你婚礼的全权处理委托书,快点签了吧。”甘夫人笑咪咪的催促。

“我为什么要签这个鬼东西?”他拧起浓眉,准备闪人。

“因为我告诉了你想知道的消息,这是代价。”见儿子有意耍赖,她亲切的在他移动脚步,想往外走时提醒他,“尔谦呀,妈从小就教导你们兄弟,想要得到任何东西,都必须付出代价,如果赖皮的话,可会遭天谴哦。”

他才不会遭到天谴,而是会遭到她的谴责!有鉴于过往的惨痛教训,甘尔谦心不甘情不愿的在纸上落款签下自己的名宇。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坐在松之华日式料理店的包厢里,江梓绪感到很困惑。

“我觉得此刻坐在这里的应该是金洁,而不是我。”她还记得当年他第一次吻她,就是在这间包厢里,两人也在此度过第一个情人节。

如今旧地重游,昔日的点点滴滴又再漫上心头。

“不要再提那个家伙。”一想到那家伙刚刚居然还敢跟他抢人,他没一拳揍倒她,已经算他有风度了。

“可是你跟金洁不是……”

甘尔谦不悦的沉下嗓,“今天都不准再提那家伙的名字,你的心里只要想着我就够了。”

“你们把我弄糊涂了。”

“你也把我弄糊涂了。”他也用同样的话回敬她。

“怎么说?”

“当年你见过志茂对吗?他对你说了什么?”从母亲那里得知这件事后,他便知道她之所以离开台湾,必然跟志茂有关。本来该直接去质问他的,但他去年到日本去了,一直没有回来。

闻言,江梓绪诧问:“你怎么知道?”她拜托过柯珍珍与蓉玉,要她们绝对不能跟他提及此事,所以不可能是她们泄露的。

低眸静默片刻,她徐徐出声,“尔谦,过去的事不要再提了,我们都已经有了各自的生活,不要再让过去的事绑住我们。”

他无法认同她的话,“如果不解开过去的结,我们根本无法得到真正的解脱,至少,你还被过去的事绑住。”不容她否认,他一针见血的指证,“所以那天发生火灾,你才会不顾自己的安全,还是坚持要回去拿手机,不就是证明吗?你还在为当时没有接到游丽茹打给你的电话而自责。”

她一窒,又立刻辩解,“我只是……不想再重蹈覆辙而已。”

甘尔谦以再认真不过的语气开口,“我不知道志茂究竟跟你说了什么?但那件事重头到尾错都不在你,你根本无须感到任何愧疚。要怪的话也该是我,是我不够成熟,没有处理好这件事,以至于无法挽回她的生命。”

“尔谦!”这是她第一次听到他责怪自己,她忍不住伸手握住他的手。她其实一直都明白的,虽然他从不认为自己对游丽茹的死必须负什么责任,但她的死,对他而言还是很沉重的一件事。

他牢牢的反握住她的手。“告诉我,志茂当时究竟跟你说了什么?”

“……别逼我。”她的眼神无言的请求着。

恼她时至今日竟仍不肯告诉他实话,他暖瞪她片刻,提出条件。

“好,我不逼你,但你要帮我生个孩子。”

“生、孩、子?!”江梓绪怀疑自己是否误解他的意思了。

“没错,你帮我生个孩子,我就不再逼问你以前的事。”

她拧眉,语气里透着薄嗔,“这种事,你该找的是金洁才对。”她才是他的女友不是吗?

“找她?”甘尔谦撇唇,一副她说了什么蠢话似的,“我怎么可能跟那家伙生孩子!”

“她不是你女朋友吗?”他的语气仿佛在说,他跟金洁之间不是那种关系。

“名义上是,”他没把话说清楚,只道:“总之,她是不可能帮我生小孩的,我也不想随便找个女人播种,所以你帮我生。”不是请求,而是霸道的命令。

“我记得你以前并不喜欢小孩,为什么忽然想要孩子?”她有些困惑的质疑。

“还不是因为我老妈。一年多前,她把我们三兄弟找回去,说什么有个大师告诉她,两年内家中若是没有喜事的话,她会有性命之危。”提起这件事,甘尔谦一肚子火,接着说:“于是她便要求我们三个,若是不结婚的话,就要生个孙子给她玩玩,两年内若不照办,就得回道雄集团总管理处,被那群老头使唤,我大哥和尔旋,在她的算计下,都结婚了。”

听完前因后果,江梓绪莞尔一笑。

“所以为了不回道雄集团,你才急着找人帮你生小孩?”这确实是甘夫人会做的事,她一向以戏弄儿子们为乐。

“你欠了我,所以你要帮我。”他一副理所当然的要求。

“我哪有欠你什么?”她不打算任他予取予求。

他理直气壮的开口,“你欠我一个解释,还有,五年的思念。”这几年来对她的爱与怨,是那样痛苦的纠缠着他,又岂是三言两语可以算得清的。

他眼里露骨的炽烈情愫,令江梓绪胸口一震。五年来,她收藏在心底深处的感情,仿佛受到了呼应,瞬间涌了出来,涨满胸腔,令她措手不及。

甘尔谦不让她逃避,咄咄进逼,“你只有两个选择,坦白告诉我当年志茂究竟跟你说了什么,或者,替我生小孩?”

半晌,她幽幽启口,“我不想……介入你跟金洁之间。”

他解释,“我跟她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们之间并没有男女私情。”

“你们究竟是……”

“除非金洁自己告诉你,否则我不方便透露她的私事,我能告诉你的是,我对她除了友情之外,没有其他任何的感情,她对我也一样。”

注视着他须臾,江梓绪选择相信他的话。若是如此的话……那么她与游志茂的约定……便是她赢了!

心口顷刻间卷起一股狂喜,她激动得说不出话来。

见状,以为她仍不相信他的话,甘尔谦急了。

“我跟金洁之间真的没有什么,我们只是互相利用而已,若是你不信,我叫金洁来跟你解释。”他取出手机就想拨给金洁。

江梓绪轻轻按住他的手。“我没说不相信你。”

“你相信我?”

“嗯。”她轻轻颔首,眸里微微泛起一层水雾。

“那么……你愿意帮我生小孩了?”

她又好笑又好气的瞅瞪他。“你若只是为了不想回道雄集团,而要我帮你生小孩的话,我是不可能答应的,你另请高明吧。”

“你敢不帮我生试试看?”他扬眉瞪回去。

“我、就、是、敢!”她笑得灿烂,一字一宇的说,“你若是敢使用暴力胁迫我,我发誓,这辈子都不再理你。”

甘尔谦恼得磨牙,但注视着她愉快的笑容,隐约明白他们之间中断了五年的感情,此刻又再接续了。黑眸亮闪闪,他握住她的下巴,狠狠吻住她。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下楼,看见姊姊在厨房做早餐,江梓琪倚在门框边,迟疑了下,这才出声。

“姊,你跟甘大哥又在一起了吗?”当年全家对她突然决定离开台湾远赴英国念书的事都觉得震惊,虽然她说是因为承受不了那些责难,才想避走国外,但他们都隐隐觉得这其中似乎另有隐情。

姊姊个性虽然谦和,可从小到大,只要她决定要做的事,谁也无法阻拦,她和爸妈也只能任由她只身前往陌生的国度。

“嗯。”

“可是他不是已经有那个金洁了吗?”

“他们并不是情侣。”经过这段时间的观察,江梓绪察觉了一件事,也因此更加安心与甘尔谦重续前缘。

“嗄?!那他们之间是什么?”江梓琪愣了愣。当年听到传闻甘尔谦与金洁交往的事,她一度有些气愤,可旋即想到是姊姊自己决定离开的,这才稍微释怀。

后来在街头偶遇他们两人,她便悄悄拍下金洁的照片寄给姊姊,两三年下来,他们两人之间的感情似乎很稳定,她一度还以为甘尔谦最后可能会娶金洁。

不意姊姊一回来,又与他旧情复燃。

江梓绪微笑的轻吐几个字,“他们是好朋友。”

见妹妹一脸茫然,她更进一步解释,“不涉及男女私情的好朋友。”知妹妹是在担心自己,她轻快的说:“梓琪,你放心,我知道我在做什么。”

“我只是怕你受到伤害,既然你这么说,我就安心了!爸妈这几天看见甘大哥送你回来,也都有点担心呢。”

将做好的早餐端上餐桌,迟疑片刻,江梓绪望向妹妹,匆问:“梓琪,你觉得爸是个怎么样的人?”

“认识爸的人都说爸禀性忠厚、为人善良,是个对学生耐心十足的好老师,而我也这么觉得。姊,你为什么突然这么问?”

她淡淡摇头,“没什么。”

父亲在外是个好老师,在家是个好爸爸,对妻子而言也是个好丈夫,所以即使他曾犯过错,她也不忍心苛责他,无论如何都要全力维护父亲的名誉。

“梓绪,我不是说早餐我来做就好了吗?”江幸文走了过来。

“刚好有时间,顺手就做了,妈还没起床吗?”看见父亲有些斑白的头发,江梓绪忍不住靶叹时光催人老。五年前她离开时,父亲仍是一头黑发,如今已略显老态了。

“起来了,她待会就下来。”在餐桌前坐下,他温和的眼神若有所思的看了女儿一眼。

江梓琪赶时间,拿了自己的早餐,对两人挥挥手。

“爸、姊,我早上有课,先走了。”

“梓绪……”二女儿离开后,江幸文欲言又止的开口。

“嗯,什么事?”她咬了一口烤得微焦的吐司面包,抬眸觑向父亲。

犹豫了下,他觉得有点难以启齿,“你当年是不是……”

听见妻子下楼的声音,他连忙顿住了话。

隐约觉得父亲似乎有话想对她说,但看见母亲下来,父亲便住口了,她也没追问,微笑的招呼母亲。

“妈,早,过来吃早餐。”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看着金洁津津有味的吃着心上人做的爱心菜肴,甘尔谦看得眼里冒火。

眼见她又伸筷挟了一块鸡丁吃,他决定采取行动——

“尔谦,你干什么?”爱吃的菜被整盘端走,金洁微愠的瞪他。

“这些,还有这些、这些,全都是梓绪特别为我做的菜,不准你觊觎,你想吃就吃白饭吧。”他把一盘盘的菜全都端到自己面前,不让吃白食的人碰。

“你别闹了。”见他像个孩子似的闹脾气,江梓绪笑斥他,接着把他手里以及摆在他面前的菜一道道给端回去。“我可没说只做给你吃哦,别让人家金洁笑你小气。”

“我小气?这家伙已经连续来我家白吃了三天,竟还赖着不走,究竟是谁厚脸皮了?”他用眼神射杀那名不受他欢迎的食客。

金洁绽起无辜的笑容反驳,“你以为我爱来你家吗?若不是梓绪做的菜好吃到没天理,就算你用劳斯莱斯接我,我还懒得来呢。”她一副她肯大驾光临,可是给他面子的眼神斜睨他。

见两人连这个都要吵,江梓绪索性再从厨房取来了几只盘子,将所有菜肴分成两份。

“喏,一人一份,都不要吵了。”

“咦,那梓绪你呢?”发现她没留给自己,金洁问。

“我吃白饭就好。”她眄了甘尔谦一眼,笑道。

“那怎么可以!我们共吃一份吧,没道理要做菜的厨师吃白饭。”金洁体贴的要与她共食,立刻招来一记怒瞪。

“你休想,她当然是跟我共吃一份,你给我闪到一边去,快点吃完就快点给我滚。”留在这里当强力电灯泡,妨碍人家谈情说爱,当心出去会被车撞。

“享用美食当然要细嚼慢咽,才能吃出厨师的用心,怎么能狼吞虎咽呢,对不对,亲爱的梓绪?”金洁用甜腻的嗓音问她。

某男又有意见了,“不准叫她亲爱的。”那是他专属的,谁都不可以僭越。

“欸,我说你这个男人会不会太啰嗦了?吃顿饭意见真多,不准这不准那,真像个唠叨的欧巴桑。”金洁斜目打量他,“你不会是提早进入更年期了吧?”

“笑话,男人也会有更年期!”甘尔谦撇着唇,鄙视她。

金洁一脸同情的瞬他。“说出这种话就表示你有多无知了,你以为更年期是女人专属的吗?男人也是人,自然也有更年期。”

江梓绪挟起甘尔谦桌前的那份菜配饭吃,一边低笑听着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斗来斗去。看来,他们两人的交情真的很不错呢!

吃饱喝足,终于送走了金洁,甘尔谦立刻一把搂住她的腰,不满的责问:“我不是说过,叫你要离金洁那家伙远一点吗?你怎么跟她愈来愈亲密?”

“我们同在一家公司做事,我怎么可能对她视若无睹?况且,好端端的,无故疏远她也说不过去呀。”

“干脆你辞职,来我公司好了。”把她放在自己看得见的地方,他才能安心。

她轻摇螓首,“我在百士做得好好的,不想离开。再说,如果过去你公司,两人每天见面,迟早有一天会相见两相厌。”再亲密的恋人,都需要有一点空间,整天腻在一块,没有私密可言,久了便会让人乏味。

“我不会。”

“现在不会,以后就很难说了。如果跟你在一起工作,你那霸道的性格,会完全没有遮掩的暴露在我面前,你希望我以后愈看你愈想摇头吗?”

甘尔谦哼道:“都是你的理由,不来就不来,算了。”饱暖思滢欲,他拉她坐到沙发上,开始吻她,双手不安分的在她身上游移点火。

“尔谦……”她被他吻得体温飙高,心脏狂跳,阻止不了他挑逗撩拨的手,她嘤咛低喘着。

他的吻愈发猛烈,他的手在她身上轻柔慢捻,弹奏着动情的旋律。分隔五年,此时此刻,他只想与她结合,让彼此的身、心完完全全的互属于对方。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