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手机版
繁体版
夜间

万年小乖乖 第一章

"琳琳,你真的想嫁给律森吗?"

"是的,爷爷。"

"可是我看得出来他并不爱你。"

"我知道,但我爱他,我想跟他在一起,做他的妻子。"

纪琳琳静静地站在一处墓园,想着以前的事。

他们的婚姻,一开始就是个错误。

原本以为只要能待在他身边就够了,但不爱就是不爱,两年过去了,那个男人依旧对她很冷漠。

下午,天色灰蒙蒙的,那种要下雨不下雨的闷热空气,让人感到心烦气躁。

告别了爷爷,她平静的走出墓园。

"少女乃女乃,您回来了。"

纪琳琳自外面走进来,年近六十岁的汪管家立刻走上前,"您累了吧?要吃点什么或喝点东西吗?"少女乃女乃出去了许久。

"不用了,我不饿,谢谢汪管家。"纪琳琳眼睛往二楼看,"少爷回来了?他在二楼书房?"她看见他的车子在停车棚里,今天是星期六,她有些讶异他的应酬这么早就结束,不过就算他在家里,会待的地方也只有他的书房。

她刚刚去了爷爷的墓园,她的父母很早就过世了,是爷爷一手养大她,她去告诉他老人家她想要做的事,并请他不用为孙女担心,她会好好过日子。

"是的,少爷他回来后就一直在书房里。"

"嗯,我上去找他。"

"可是少女乃女乃,少爷他……"

纪琳琳知道汪管家在紧张什么,秀丽的脸上堆起一抹苦涩的淡笑。"我知道,他一向不准别人进去书房吵他,你放心,我只是想跟他说几句话而已。"然后,一切都将结束。

汪管家看着走上二楼的少女乃女乃,看见她脸上那抹苦笑,他不禁为她感到心疼,少爷对少女乃女乃真是太冷淡了。

虽说这门婚事是老爷和夫人安排的,但少女乃女乃是个好女孩,心地善良又温柔,真希望少爷能早点发觉她的好,他相信再也找不到像少女乃女乃这么温柔体贴的妻子了。

不过少女乃女乃究竟有什么重要的事,一定要进去书房找少爷呢?

想起少女乃女乃脸上平静的神情,莫名的他有着不安的感觉,总觉得是不是有什么事要发生?

老爷和夫人不在台湾,希望不要有什么事才好。

上了楼,纪琳琳来到丈夫的书房前面,右手握拳半举着,犹豫不决的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要敲门?

一旦敲了门,那代表着他们之间的关系将结束,她得离开他,想到离开他,一阵心痛,因为她爱他。

只是,他过得不快乐,而且他美丽的前女友回来了。

一本八卦周刊前阵子报导了他和前女友华于珍的情事,他们被拍到约会多次,还有照片,周刊直指他们两人旧情复燃,爱火藏不住,真是耸动的标题,说来有点好笑,因为他们结婚两年,却不曾有过约会……

纪琳琳深呼吸了口气,试图缓和内心那股难过的情绪。

虽然很难过,但她不禁想到,在自己难过的时候,他是不是也和她一样不好受?因为当初他是被双方家长逼着娶她,她也算帮凶之一。

有些事是不能强求的,就算她很努力的想要成为他的好妻子,但是夫妻之间若是没有爱还是不行的,这样只会让他愈来愈讨厌她吧!

与其它不快乐,甚至不满意他们之间的婚姻关系,那么不如结束,她决定放了他,如果他可以过得快乐,那么她也会很高兴。

两年的婚姻里,她曾很希望有他的孩子,也曾为了迟迟没有怀孕而感到失落,但现在看来,也许该庆幸他们没有生下孩子,不然现在父母要分开了,对孩子而言,是件残酷的事不是吗?

纪琳琳再度深呼吸,让自己的脑袋静空一下下,既然决定要离开,那么就什么也不必多说了。

她举起手,敲了书房的门。

严律森看了眼走进书房的妻子,随即又将视线转向笔记计算机上,看着美国分公司的财务报告表,脸上表情不怎么好看。

获利不该这么少!一张原本看来就威凛的俊颜,在皱起眉之后,更多了份严峻。

身为太仁集团的总裁,严律森的工作十分忙碌,因为除了集团原本就有的饭店、银行和百货公司外,近一年来,他还将集团的经营触角延伸至房地产业,现在是个M型社会,有能力买上亿豪宅的人不在少数。

忽地他回过神,瞄到一直站在门口前方的身影,冷冷说道:"你有什么事?"看着那份报告,他无法有好心情。

纪琳琳知道他不喜欢有人进书房吵他,但他的冷漠还是让她觉得有些难过,他们真的是已经结婚两年的夫妻吗?

面对这样的夫妻关系,让她内心的决定更坚定了几分。

"律森,我有话跟你说。"

"说。"严律森专注的看着屏幕。

纪琳琳缓缓开口,语气还算平稳。"律森,我们离婚吧!"

"离婚?"严律森抬眼,桀骜的黑眸冷瞅着突然说要离婚的妻子。

他总算正视她了,她微微一笑,"我知道你不喜欢有人到书房吵你,我尽量把话在五分钟内说完,不,一分钟就行了。"被那双黑眸盯着,她还是有点紧张。"我知道你讨厌我,很抱歉,当初不该逼你和我结婚,所以我决定离婚,让我们彼此回复单身。"如此他便可以和他喜欢的人在一起了。

其实就算她现在没有主动提离婚,她猜他总有一天也会受不了他们之间这样冷淡的关系,然后向她提出离婚,不如就早早放了他自由。

她没有见过华于珍本人,但看过照片,是个美女,而且还是一家知名美商公司的经理,她和律森不论是外型或能力,都十分登对。

严律森冷冷的看着妻子,在他的印象里,两人结婚之后,她一直都是安安静静的,没想到现在居然跟他提出离婚?不过就如她所言,当初他是被双方家长给硬逼娶她,这也就是他婚后无法去爱她,甚至感到厌恶的原因。

当年她不该那么做,不该设计他的。

纪琳琳猜丈夫没有马上点头答应,应该是顾忌公公婆婆。"关于我们离婚的事,我想就暂时别让爸妈他们知道,等他们回国,我会亲自向他们解释。"公公和婆婆搭上豪华邮轮去环游世界,上个月出发,预计半年后回国。

尽管有些讶异她突然提出离婚,但严律森并不想把时间浪费在无聊的事情上,而且这似乎就是他们婚姻最终的必然结果,因此她想离婚,他答应。

"我知道了,我会给你一笔够你生活一辈子的赡养费。"虽然不爱她,但他知道她已经没有亲人,因此他不会吝啬到让她去流落街头。

"你不用给我赡养费,我爷爷过世后留给我不少钱,而且前一阵子我和朋友合伙顶下一间咖啡店,住的地方也找好了,就在咖啡店旁边的公寓大楼,所以你不用担心离婚后我的生活会有问题。"纪琳琳一说完,才察觉自己话太多了,他对她的事应该不感兴趣。

果然,严律森已经转头看计算机屏幕了。"有关我们离婚的事,我会让律师跟你联络,好了,你可以出去了。"

就跟她预料的一样,她一提出离婚,他马上答应,虽说早就已经知道是这样的结果,但心还是有点酸酸的。

看见那纤细身影仍站在原地,影响了他的专注力,严律森不悦的撇了下嘴角。"还有什么事?"

"因为咖啡店星期一要重新开幕,有很多事要做,所以我打算今天就搬走,我会带简单行李先搬出去,剩下的等以后有空再回来搬……"

严律森不耐烦地截断了她的话。"需要人帮忙,去跟司机说就行了。"

"其实……"看着那张侧过脸去的冷漠脸庞,纪琳琳没有说下去。其实她只是跟他说一声今天要搬走,但他的神情很清楚的告诉了她,她是不是要离开,何时要离开,那都和他没有关系。

是啊,他们夫妻之间的关系就是这么冷淡。

知道他要忙,纪琳琳不再吵他了,静静的走出书房,连句"再见"都是在心里对他说。

走出书房,轻叹了口气,她不怪他对自己的冷漠态度,也没有任何怨言,因为这桩婚姻一开始就是勉强来的,现在离婚了,她倒松了口气。

从今天起,他们不再有任何关系了,尽管她希望离婚后仍可以和他成为朋友,不过看样子,严律森应该不会想再见到她吧!

苦涩一笑,了然于心,她走回房间整理东西。

一个小时后,纪琳琳提着简单的行李下楼,好友卢唯琪已经开车来接她,此刻正在庭院前方等着,她已经不再是严家的少女乃女乃,不想麻烦司机了。

她简单的先带走一些换洗衣物,其它的东西,开店之后,有空她再回来好好整理搬过去。

汪管家知道了少女乃女乃和少爷决定离婚,要搬出去,震惊不已,一旁和他一样在严家服务快三十年的妻子也一脸震愕,特别是少女乃女乃说暂时别让在国外旅游的老爷和夫人知道,这该怎么办?

"少女乃女乃,您真的要和少爷离婚?"事情发生得太突然了,纵使见到少女乃女乃已经拿着皮箱,汪婶还是无法置信。

纪琳琳将皮箱放进唯琪车子的后车箱里,然后关上。"对,刚刚我们已经在二楼书房谈好了,他会让律师跟我谈离婚事宜,等签了字之后,我就不再是严家的少女乃女乃了。"

一经证实,汪管家夫妇顿时都红了眼眶,尽管不舍少女乃女乃离开,但他们都只是仆人,哪能跟少爷说什么,老爷和夫人又不在国内,根本没有人可以阻止他们离婚。

纪琳琳不愿气氛太过感伤,脸上堆起甜甜笑容。"汪管家,汪婶,你们不要这么难过,有空我会回来看两位的。"她在严家这两年,汪管家夫妇对她非常照顾。

"少女乃女乃,您突然说走就走,我……"汪婶哽咽的说不下去了。

"汪婶,抱歉,我应该早一点跟你们说的。"她没有说的原因,是因为直到刚刚她仍在犹豫是否真的要离开……

她,也有不舍,但那又如何?

"少女乃女乃,您不需要跟我道歉,我只是不舍得您……"

见妻子难过,汪管家拍了拍她的背,他也很难过不舍,但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少女乃女乃,请您在外面一切要小心,有什么问题的话,一定要马上打电话回来。"

"我知道了,谢谢你,汪管家。"

"少女乃女乃,少爷他知道您现在要搬走了吗?"汪婶问着。

"他知道。"

"少爷也未免太无情了,好歹你们也做了两年夫妻,他至少应该下来送送您,跟您说声再见。"汪婶抱怨地嘀咕着。

"你就别说那么多了。"汪管家不想让少女乃女乃感到更难过。

"他在忙,没有关系。"如果他会下来送她,那才奇怪吧?

"少女乃女乃,您到这个时候还对少爷这么体贴,为什么少爷他就是不懂得要珍惜呢!虽然当时他不是心甘情愿娶您,但娶都娶了,少爷干么那么一直耿耿于怀,不肯好好接受?"汪婶心直口快的说着,为少女乃女乃抱不平。

汪婶的话让纪琳琳哭笑不得,不过还是很感谢汪婶这么为她说话,可那不是珍不珍惜的问题,而是他对她根本就没有爱。

汪管家走向唯琪。"卢小姐,以后请你多照顾我们少女乃女乃。"

唯琪点头。"我会的,你们放心。"

因为搬过去之后还有很多事要做,因此纪琳琳不再耽搁,向汪管家夫妇道别后,坐上好友的车子,离开了严家。

在车子离开严家大门后,纪琳琳忍不住转过身,回头望了好一会儿,然后才坐正。

看着好友鼻头红红的,唯琪半开玩笑的说道:"你看起来很舍不得离开,怎样,要不要再送你回去呢?"

"唯琪。"

"好啦,跟你开玩笑的。"她只是不想好友太难过。"真是的,没有见过比你更傻的女人了。"

琳琳有多傻?爱着不爱自己的丈夫,但她本人却一点也不感到难过,以为只要能待在他身边就很幸福了,甚至连现在离开,都是为了要让那个男人得到快乐,让他可以跟喜欢的女人在一起,真的很傻不是吗?

而且在外面偷情的事,居然连向琳琳做个交代也没有,所以当琳琳自己提出想离婚、搬走时,她马上举双手赞成,毕竟死守一个没有爱情的婚姻,是很可怜的事,她乐见琳琳有新的生活,因为她还这么年轻漂亮。

纪琳琳低头不语,眼眶湿红。

"你就忘了严律森,以后我再让我老公介绍男朋友给你。"

"以后再说吧。"她不知道自己有办法爱其它人吗?

"嗯。"看得出来好友很难过,因此唯琪也不再闹她,让她先沉淀一下自己的心情。

两人来到即将开张的咖啡店,纪琳琳先将行李拿到自己租下的公寓,大概整理一下后,才又来到咖啡店,此时唯琪的老公李承昕也到店里帮忙,他是个小学老师,他们交往三年,半年前结婚了。

虽然星期一才正式开幕,但明天是试卖,因此还有很多东西要准备,三个人一直准备到快八点才完成。

"琳琳,那我和我老公先走了,你待会儿关门之后,也快点回去休息,明天可能会很忙。"因为琳琳就住在旁边的公寓大楼,因此最后锁门工作就交给她了。

"好,我知道了,你们快点回去休息,明天见。"

"嗯,明天见。"唯琪在走出去前,回过头,连名带姓的又一次叮咛。"纪琳琳,不要想太多,要早一点睡觉,知道吗?"

"你好啰唆喔,我知道了,快点回去。"纪琳琳笑着。

看着唯琪和她老公一起离开,他们看起来很恩爱,这让她不禁想起自己和严律森的婚姻,如果两年前那晚在酒吧,她没有遇上他,或者没有和他一起离开,情况会不会不一样?也许他们有机会谈恋爱,然后因相爱而结婚……

察觉自己在发呆,纪琳琳觉得好笑,刚刚才答应唯琪不再乱想,结果下一秒却马上胡思乱想。

其实那晚就算没有在酒吧遇上他,他也未必会喜欢她,自己不就是因为知道他不喜欢她,所以在双方家长逼他对她负责,娶她为妻时,她选择了点头答应,她真的很喜欢他,结婚似乎是唯一可以永远和他在一起的机会。

纪琳琳不愿气氛太过感伤,脸上堆起甜甜笑容。"汪管家,汪婶,你们不要这么难过,有空我会回来看两位的。"她在严家这两年,汪管家夫妇对她非常照顾。

"少女乃女乃,您突然说走就走,我……"汪婶哽咽的说不下去了。

"汪婶,抱歉,我应该早一点跟你们说的。"她没有说的原因,是因为直到刚刚她仍在犹豫是否真的要离开……

她,也有不舍,但那又如何?

"少女乃女乃,您不需要跟我道歉,我只是不舍得您……"

见妻子难过,汪管家拍了拍她的背,他也很难过不舍,但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少女乃女乃,请您在外面一切要小心,有什么问题的话,一定要马上打电话回来。"

"我知道了,谢谢你,汪管家。"

"少女乃女乃,少爷他知道您现在要搬走了吗?"汪婶问着。

"他知道。"

"少爷也未免太无情了,好歹你们也做了两年夫妻,他至少应该下来送送您,跟您说声再见。"汪婶抱怨地嘀咕着。

"你就别说那么多了。"汪管家不想让少女乃女乃感到更难过。

"他在忙,没有关系。"如果他会下来送她,那才奇怪吧?

"少女乃女乃,您到这个时候还对少爷这么体贴,为什么少爷他就是不懂得要珍惜呢!虽然当时他不是心甘情愿娶您,但娶都娶了,少爷干么那么一直耿耿于怀,不肯好好接受?"汪婶心直口快的说着,为少女乃女乃抱不平。

汪婶的话让纪琳琳哭笑不得,不过还是很感谢汪婶这么为她说话,可那不是珍不珍惜的问题,而是他对她根本就没有爱。

汪管家走向唯琪。"卢小姐,以后请你多照顾我们少女乃女乃。"

唯琪点头。"我会的,你们放心。"

因为搬过去之后还有很多事要做,因此纪琳琳不再耽搁,向汪管家夫妇道别后,坐上好友的车子,离开了严家。

在车子离开严家大门后,纪琳琳忍不住转过身,回头望了好一会儿,然后才坐正。

看着好友鼻头红红的,唯琪半开玩笑的说道:"你看起来很舍不得离开,怎样,要不要再送你回去呢?"

"唯琪。"

"好啦,跟你开玩笑的。"她只是不想好友太难过。"真是的,没有见过比你更傻的女人了。"

琳琳有多傻?爱着不爱自己的丈夫,但她本人却一点也不感到难过,以为只要能待在他身边就很幸福了,甚至连现在离开,都是为了要让那个男人得到快乐,让他可以跟喜欢的女人在一起,真的很傻不是吗?

而且在外面偷情的事,居然连向琳琳做个交代也没有,所以当琳琳自己提出想离婚、搬走时,她马上举双手赞成,毕竟死守一个没有爱情的婚姻,是很可怜的事,她乐见琳琳有新的生活,因为她还这么年轻漂亮。

纪琳琳低头不语,眼眶湿红。

"你就忘了严律森,以后我再让我老公介绍男朋友给你。"

"以后再说吧。"她不知道自己有办法爱其它人吗?

"嗯。"看得出来好友很难过,因此唯琪也不再闹她,让她先沉淀一下自己的心情。

两人来到即将开张的咖啡店,纪琳琳先将行李拿到自己租下的公寓,大概整理一下后,才又来到咖啡店,此时唯琪的老公李承昕也到店里帮忙,他是个小学老师,他们交往三年,半年前结婚了。

虽然星期一才正式开幕,但明天是试卖,因此还有很多东西要准备,三个人一直准备到快八点才完成。

"琳琳,那我和我老公先走了,你待会儿关门之后,也快点回去休息,明天可能会很忙。"因为琳琳就住在旁边的公寓大楼,因此最后锁门工作就交给她了。

"好,我知道了,你们快点回去休息,明天见。"

"嗯,明天见。"唯琪在走出去前,回过头,连名带姓的又一次叮咛。"纪琳琳,不要想太多,要早一点睡觉,知道吗?"

"你好啰唆喔,我知道了,快点回去。"纪琳琳笑着。

看着唯琪和她老公一起离开,他们看起来很恩爱,这让她不禁想起自己和严律森的婚姻,如果两年前那晚在酒吧,她没有遇上他,或者没有和他一起离开,情况会不会不一样?也许他们有机会谈恋爱,然后因相爱而结婚……

察觉自己在发呆,纪琳琳觉得好笑,刚刚才答应唯琪不再乱想,结果下一秒却马上胡思乱想。

其实那晚就算没有在酒吧遇上他,他也未必会喜欢她,自己不就是因为知道他不喜欢她,所以在双方家长逼他对她负责,娶她为妻时,她选择了点头答应,她真的很喜欢他,结婚似乎是唯一可以永远和他在一起的机会。

这样而来的婚姻,又怎么可能会幸福快乐?

纪琳琳轻叹了口气,不想了,她得把精神留到明天。

希望明天的试卖会成功。

严律森直到晚上十一点,才从书房回到房间休息,一打开房间的门,见到里面一片漆黑,他微怔了下,这才想起这个房间的女主人下午已经搬出去了,晚餐也是他一个人吃,不由得抿了下唇,有些不习惯的去打开房间的电灯。

以前,不管他工作到多晚,打开房间,里头总是亮着一盏小灯,而本来躺在床上的女人,在知道他回来之后,一定马上起来,尽管那张脸很想睡,但还是眯着眼的对他微笑,然后替他拿换洗衣物。

严律森低头看着自己空空的手,表情僵硬。

曾几何时,他居然已经习惯了那女人做这些事,不习惯得自己开灯,自己拿换洗衣物,严律森闷哼了声,走进浴室。

打开莲蓬头的水,他将水温调得略低,试图洗去内心那小小的烦闷。

洗完澡,他拿件睡袍套上,走出浴室,一眼看见那空荡荡的床,情绪莫名的浮躁起来,但他不在意,告诉自己这只是一时的不习惯罢了。

随手拿了份文件,掀开被子,一往床上坐下。

看着文件,他想起了下午的事,说真的,当她提出离婚,他还真是有着不小的讶异,毕竟当初不是她主动设计跟他上床,然后说什么她爱他,就算知道他不爱她,却仍然联合双方家长,执意要嫁他的吗?

想起她说要和朋友开咖啡店,连住的地方都找好了,那么她是很早之前就打算要离婚?

那个女人纯真的脸蛋只是假象罢了,先设计他娶她,现在连离婚也都先预谋好了,今天提出离婚今天就搬走,还真是看不出来她居然那么迫不及待想离开,平常总是一副安静乖巧的样子。

他不知道自己在火大什么,也许只是讨厌自己再一次被设计,不过她要离开就离开,反正那对他不会有任何影响。

察觉自己无心在工作上,严律森将手上文件往一旁柜子上放去,往后躺下,在闭上眼睛后,翻了个身,大手很习惯的伸手抱人——

空的!

在扑了空的同时,原本紧闭的黑眸也张开了,内心那把小小的无明火似乎有变大的趋势,一路往上窜烧,让他绷着脸。

只是不习惯罢了。

他深呼吸了口气,躺正,再度闭上眼睛。

尽管他不爱纪琳琳,但婚后他并没有放弃做丈夫的权利,他们有着正常的夫妻性关系,那细白的身子抱起来非常的软绵温热……

感到下腹处窜起一股火热,上下齐火,让俊颜上那双浓眉皱得更深。

再度张开眼睛,严律森烦躁的从床上起身,拿起刚刚丢在柜子上的文件,他决定去书房。

男人有是很正常的一件事。

这也让他明白,他得尽快为自己找新的女人。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
zwxiaoshuo.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