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手机版
繁体版
夜间

万年小乖乖 第二章

两年前

周五夜晚,对都市里工作忙了一整个星期的人来说,是个身心解放的美好夜晚,因此在"深蓝海岸"酒吧里,晚上九点还不到,已经坐满了客人,有些人来这里聚会,有些人是来听小有名气的乐团唱歌,也有不少人是来把妹、钓帅哥,看上眼了就有热情的一夜,当然也有人是来喝闷酒的。

"方腾,再给我一杯。"

"好。"

身为副店长兼酒保,方腾为好友严律森又调了杯酒,然后送上。"律森,怎么了,心情这么不好?"一来就点了两杯酒,表情更是阴沉。

严律森没有说话,只是喝着酒。

"是为了美股的问题吗?最近美股动荡幅度很大,在我看来,暂时退出华尔街那边的投资会比较安全一点。"头上包着白色方巾,身上穿着一件无袖棉T,方腾此刻的模样看起来虽然有点随性浪荡,但白天的他,可是一家投资证券业的专业理财人员,调酒只是他下班后的兴趣。

严律森思索了下,给了方腾一个我会好好考虑的眼神。

"不用考虑,风险太大了。"他是个理财人员,站在为客户的荷包着想,通常不会让客户去做冒险的投资。

严律森哼笑,那笑里有着自傲和自信。"一点风险就退出,怎么赚钱?"

他会这么回答,方腾一点也不意外,事实上他要是真的暂停美股的投资,那就不叫严律森了。

"对了,上次你不是说严伯父他们要安排你去相亲,结果呢?"听说对方是严伯父大学恩师的孙女。他和严律森认识很久了,以前学生时代常去他们家玩,和严伯父严伯母都很熟。

除了美股投资问题外,这也是今晚让他心情烦透的事。"下班前我爸又提了一次,说什么已经安排明天晚上和对方吃饭,真是无聊,都说了我暂时没有结婚的打算,烦!"严律森一口饮尽杯中的酒。

原来严伯父强硬安排了相亲,怪不得好友会在这里喝闷酒,因为对方是严伯父大学恩师的孙女,律森再怎么不情愿,应该也不至于不顾严伯父的面子吧?

其实他也不知道严伯父和严伯母在想什么,他们也才二十八岁,似乎不用那么急着结婚,再说,以律森的家世背景再加上那张俊美脸庞,只要他点头,多得是美女主动送上门,根本不用这么急的。

或许严伯父就是怕他乱点头,随便就娶个女人回家,说到底,大户人家还是很重门第观念,特别是律森最近绯闻闹得凶,恐怕这便是严伯父要他相亲结婚的最大原因。

"去看看也好,也许你会喜欢对方也说不一定。"律森目前没有固定女友,但他一点也不缺女人,不过他也只能劝好友看开点。

"再给我一杯。"

方腾又为好友送上一杯调酒,看到入口处一阵骚动,他望了过去,笑着说:"前方有只小白兔误闯丛林喽。"

什么小白兔?坐在吧台前,严律森侧过脸,依着好友目光看了过去,有两个年轻女孩进到店里,他大概知道方腾说的小白兔是哪一个,那个穿着白色小洋装的长发女孩。

她们两个人看起来年纪很轻,短发的那个,皮肤黑了点,但看起来健康亮丽,而旁边的那一个,则是完全不同典型,那女孩穿得一身净白,一张秀气的鹅蛋脸也白白净净的,及肩的发丝看起来乌黑柔顺,一如她身上那件白色洋装,她的肌肤看起来相当的白皙透明,在昏黄灯光照射下,彷佛被一股纯真的白色给包围着,整个人看起来非常洁白无瑕,纯净可人。

"连你也看傻了,看来那只小白兔的魅力不小喔。"当了酒保多年,方腾看过不少形形色色的客人,他知道那女孩是第一次到他们店里,因为那双漂亮大眼里有着好奇。

没理会好友的挖苦,严律森的视线依旧放在那只小白兔身上,完全不掩饰对她的感兴趣。

今晚他的心情糟透了,但看见那个纯净人儿,莫名的,心情似乎好了不少,当然他也看得出来,店里不只他一个人对她有着兴趣。

太危险了。

看着她,他心里不由得冒出这样的想法,就像方腾说的,她是个误闯极恶丛林的小白兔,她的单纯迷人,让他产生了保护欲,但体内却又有着另一股更为强烈的掠取。

他看着她,没有想要去抑止体内那股掠夺的窜升……

"琳琳,你应该是第一次到酒吧吧?"

唯琪和好友纪琳琳进入"深蓝海岸",店里已经没有什么座位了,她们只能选择靠近吧台边的位子坐下,两人都点了水果调酒。

"对。"纪琳琳感到新鲜的点头。

"不知道日本的酒吧和台湾的有什么不一样?"唯琪一说完,自己先笑了,因为琳琳都说了她是第一次来酒吧,当然也不曾去过日本的酒吧。

琳琳是她小学到国中的好友,但在国三那年,和琳琳相依为命的爷爷受聘到日本大学当客座教授,因此琳琳也就跟着去了日本,直到一个月前才又回到台湾来,这些年她们一直保持联络。

"琳琳,你和你爷爷还是住在饭店,还没有找到适合的房子吗?"琳琳说过他们台北的房子在当年就已经卖掉了,目前正透过房屋中介找住的地方。

"嗯,爷爷对房子的要求很多。"纪琳琳喝了口水果调酒。"不过上次爷爷的学生邀请我们去住他在郊区的别墅,听说那里空气很好,我爷爷正在考虑,还说找一天去看看那里的环境。"只要爷爷觉得好就好,住哪里她都没有关系。

"也就是因为你爷爷的那个学生对你们很好,因此当他和他太太说要把儿子介绍给你认识,而你爷爷也答应,就算你不喜欢这种变相的‘相亲’,但也没有办法拒绝,对吧?"

"嗯。"纪琳琳轻嗯了声。

就是知道琳琳心情不太好,两人刚刚一起吃晚餐后,她才会带琳琳来到她跟目前在当兵的男友常来的酒吧,这里驻唱的地下乐团唱歌很好听,反正琳琳已经跟她爷爷说好今晚住在她家,喝一点酒、玩一下再回家没有关系。

"唯琪,其实……"纪琳琳不知道怎么跟好友说相亲的事。

爷爷的学生姓严,本来她是不喜欢去和严伯父的儿子相亲,可是两天前严伯父再度来找爷爷,请爷爷去他家别墅休养时,拿了儿子的照片给她看。

严伯父的儿子叫严律森,还记得看到照片时,她感到自己的心跳好快。

照片里的男人五官很正,但吸引她的是那双自信高傲,甚至可说是猖狂的黑眸,那种散发出强烈征服者的气势,让严律森原本鲜明俊帅的长相增添了一股桀骛不驯,给人感觉危险却又性感得让人着迷。

尽管只是看到照片而已,他的长相已经深入她心底,直到现在,她还可以清楚的记得严律森的长相,只要一想起仍旧心跳加快。

"琳琳?"

"嗯?"

"你的脸看起来有点红,不会是醉了吧?"唯琪看见好友喝完水果调酒之后,白皙的脸蛋有一点红。水果调酒有多种口味,她的是草莓,琳琳的是水蜜桃,她每次来都是点这类水果调酒,酒精浓度并不高。

纪琳琳尴尬的模了下自己的脸,真的脸红了吗?她心虚的低下头。"我没有醉,可能是肤质的关系。"她没有喝醉,在日本。因为冬天很冷,偶尔也会和爷爷一起喝烧酒,她的酒量没有很差。

"琳琳,我发现你皮肤看起来好好。"唯琪模着好友光滑的手臂,琳琳肤色本来就白,在日本住了八年之后,变得更加的白皙细滑,就像电视广告词,咕溜咕溜的,女敕得要命。"真不知道日本男人在想什么,居然没人追你?"

"是有日本男同学追我,可是因为爷爷说过以后会回来台湾,我不想交日本男友而和爷爷分开,所以就都拒绝了。"

"你还真是你爷爷的乖孙女。"不过也难怪琳琳那么听爷爷的话,他是她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如果你和爷爷学生的儿子相完亲,不喜欢对方,但爷爷却要你和对方交往,你要怎么办?"她们也才大学毕业,现在就结婚似乎太早了。

"这个……"她应该不会讨厌严律森……

"你爷爷身体不太好,为了要帮你找可靠的结婚对象,不用担心你的未来,我想不管你喜不喜欢对方,他都有可能会逼你和对方交往。"听说对方很有钱呢。

"喔,就算那样也没有关系。"

"你刚刚说什么?"

"其实我见过照片……"

此时因为前方舞台换了唯琪喜欢的乐团,一开歌便来个高分贝呐喊的歌曲,听得大家都跟着High起来,唯琪也是,那过High的声音,让纪琳琳没有把话说下去,而唯琪整个人已陷入疯狂状态。

"唯琪,我想先去一下化妆室。"

"要我跟你一起去吗?"唯琪边摇头边问着。

"不用了,你听歌。"

纪琳琳拿起一旁的皮包,看着往化妆室的指示方向,起身走向化妆室。

经过长型吧台时,一位坐在吧台前的男客人突然起身,他转身幅度过大,硬生生的撞了她一下,力道不小,让纪琳琳吓了一跳的往后退,跌到后方男客人身上,幸好男客人及时扶住她,才让她不至于难堪的跌倒在地上。

"你没事吧?"

是个低沉好听的男声,纪琳琳站好身子,回头想道谢,一转身,见到男人的长相,她顿时呆住。

严律森?

错不了,那张脸跟照片一模一样,但一双桀骛的黑眸则是比照片看来更加的犀利,此时正盯着她呢。莫名的,她感到呼吸有些急促起来,她不知道心跳加速是来自于紧张还是兴奋,竟然在这里遇见他。

太过惊讶,纪琳琳真的呆住了,直到坐在位子上的严律森身体倾向前,在她的唇边轻啄了下,他的动作让她惊醒过来,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他竟然吻她?

"你……"她想问他为何吻她,但发现四周有不少人看着他们,脸蛋一红,她羞窘的转身便往化妆室走去。

本来大家以为还会有什么事发生,然而那只被偷亲了的可爱小白兔居然一下子就跑掉,众人收回了目光,吧台前的服务生们又开始忙着端东西,仿佛刚刚那件事只是一个小小的娱乐插曲。

"律森,很少见到你这么失控耶,真的看上那只小白兔了?"才第一次见面,就把人家给吃了,尽管只是吃了对方的唇,但方腾还是感到很讶异,好友并不是什么之徒,更不曾在众目睽睽之下这么露骨的表现出自己的来。

"她很可爱。"严律森没有否认。

没错,他的确有点失控了。没办法,那只小白兔真的很可爱,竟然看他看得发呆,那呆呆单纯的模样,有点好笑,却又让人觉得十分自然可爱,让他忍不住上前亲了下那微张的红唇。

"那现在呢?一个吻就满足了?"

严律森往她溜走的方向望去,性感的薄唇勾起一抹浅浅微笑。

方腾看了,知道了他的答案。

那绝对是个恶魔的微笑,小白兔,谁让你误闯了丛林呢!

纪琳琳直到躲进了化妆室,一颗心还是卜通卜通跳个不停。

刚刚到底是怎么回事,严律森居然吻她?

小手模着自己发烫的脸颊,感到连小手都微微颤抖着,可见她有多么紧张。

不过从他刚刚见到她的反应来看,他应该还不知道她是谁,双方约定一起吃饭见面的时间是明天晚上,如果到时候他看见了她,会是什么样的表情?他会喜欢她吗?

想到自己居然开始担心起他会不会不喜欢她,纪琳琳内心更加紧张了,万一,万一他不喜欢她的话……

如果让人家知道,只是看了照片就喜欢上对方,一定觉得她很怪吧!但她真的喜欢严律森,若他不喜欢她,自己一定会很难过。

想起刚刚那个轻吻,他会不会也是因为喜欢她才吻她……

纪琳琳感到脸颊又开始热了起来,她走向洗手台,原本想洗个手,冲凉一下缓和自己过度紧张的情绪,见到镜中的自己,地顿时难堪的皱着脸。

她的脸比自己想像中还要红,那么刚刚大家是不是都看到她这副脸红的模样?真的好丢脸喔。

怎么办?

她不能这样走出去。

将皮包放到一旁,打开水笼头,手心掬起凉凉的水,轻轻拍打着自己发热的脸颊,希望多少可以降温一点。

好一会儿之后,纪琳琳抬起脸,从镜子看自己,感觉已经没有那么红,她才松了口气,从旁边抽了几张面纸,擦拭着脸上的水渍,额头上弄湿的发丝一下子没有办法完全擦干。

待会儿回到座位上,如果唯琪问起,该怎么办?

算了,就说突然觉得脸油油的,想洗脸,希望唯琪相信。

深深呼了口气,她感到自己的呼吸平稳许多,才走出化妆室。

"进去这么久,我还以为你从化妆室的小窗户逃走了呢!"

低沉嘲弄的噪音传来,纪琳琳一抬眼,看见严律森就站在前方。她的心猛地震跳了下。"你……"他怎么会在这里?还有,他说她从小窗户逃走是什么意思?

但她很没用,刚刚已经好好调整过的呼吸,再见到他后,马上又开始乱了,话也无法好好说。

严律森往前踱了几步,走到她面前,轻触她额头上的湿发。"你的头发怎么湿了?"

她尴尬的笑了笑,"没有什么。只是觉得脸油油的,所以洗个脸……"

伸手抬起那正在说话的小脸,他仔细地看着,然后伸手模了下。"不会油呀,我觉得非常的细女敕。"

他的举动让纪琳琳紧张不已,看着他,付想着要不要跟他说自己是谁呢,如果跟他说我就是你明天晚上要相亲的对象,这样会很奇怪吗?

"你又看着我发呆了,怎么,这么喜欢看我吗??低沉的嗓音带点挑情,严律森觉得眼前的小白兔真的非常单纯可爱,让他愈看愈爱不释手。

他的话让她不只脸颊发烫,连耳根都红了。"不,我只是……"

"过来。"

"嗯?"

莫名其妙的被牵着手走到后方,纪琳琳还没有回过神来,他已捧着她的脸,低下头,吻上了那粉女敕的红唇。

这是今晚他第二次吻她,但刚刚吧台前那轻碰,根本就不能箅是吻,这个才是他们两人的第一个吻。

细女敕的唇就跟她的人一样,非常的柔软甜美,带点霸道,他的舌长驱直入那柔女敕小嘴里,细细挑弄一番,辗转缠绕后,深深吮吻。

他怎么真u想不到自己有天会躲在酒吧的昏暗角落,像偷情似的和女人拥吻,但看着她小脸红扑扑、纯真娇美的模样,他完全无法忍受不吻她,真是的,到底是谁在勾引谁?他觉得自己完全被怀中的小白兔给吸引住了。

这么的可爱,这么的甜美,这么的诱惑人……

再怎么深情激烈的吻,都会有结束的时候,他想起方腾刚刚说的话,一个吻就满足了吗?

当然不满足,因为他想要得到她的全部。

时间过长的吻,对今晚才有了初吻的纪琳琳来说,是件非常刺激又辛苦的事,直到严律森放开她,她全身无力的偎靠在他的胸膛,气喘吁吁不已。

听着那急喘的呼吸,严律森轻笑了声,大手将她抱入怀中,爱怜地亲吻了下她的发梢。"我喜欢你。"

他喜欢她?纪琳琳惊讶的仰起脸,呼吸仍有些急促地问道:"你刚刚说喜欢我,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他是真的喜欢她,不然怎么会一再失控?严律森亲了下她的脸。"我们要不要换个地方喝酒?"

"我……"他带着磁性的声音真的很好听,他也想和她在一起吗?纪琳琳觉得自己的心像击鼓般咚咚咚的震跳着。

"我喜欢你,我们一起离开,好吗?"他低头,有一下没一下的轻吻着细女敕脸颊,低哑的声音有着浓浓的诱惑。

比起刚刚那个热吻,严律森此刻带点搔痒般的轻吻,吏让纪琳琳觉得浑身都发颤,几乎就要直接点头了,特别是他又说了一次喜欢她,让她的心有些飘飘然。

"可是我的朋友……"

"现在打电话给她,跟她说你要先回去了。"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皮包里拿出手机,只知道自己跟唯琪说完之后,严律森伸手拿过她的手机,然后关机,接着是一个热情到不行的吻,再度把她吻得晕头转向。

最后,他搂着她的肩,从酒吧的后门离开了。

直到坐在他的车子里,纪琳琳还是无法置信自己居然真的跟他一起离开了酒吧,他们今天才第一次见面耶。

但他不是别人,他是严律森。

"请进。"

严律森打开大门,开了灯之后,邀请她进入。

纪琳琳看着美丽豪华的房子。"这里是?"

"不用紧张,我们不是闯入者。"他笑着说,牵着她的手一起走进客厅。"这里是我家的别墅,平常没有入住,不过每个星期都有清洁人员固定来打扫,我偶尔也会到这里当作度假似的住个一晚。"

原来这里就是严伯父要给她和爷爷居住的别墅,看起来是非常棒的一间房子,又大又整齐。

在她观赏着房子的时候,严律森已经拿出了他所收藏在这里的名酒,手上还拿着两只酒杯走过来。

"不过这房子最近就要借给人住了。"他父亲说过已经邀请他大学的恩师到这里住,因为对方不久前和孙女从日本回到台湾,而且身体不太好,可以到这里养病,只是听说对方还没有答应。

"其实这房子是……"纪琳琳想告诉他,这房子就是要借给她和爷爷住的,但严律森已经倒了两杯酒,将其中一杯端给她。

"来,喝喝看,这是一位朋友从法国寄给我的顶级农庄的葡萄酒,一共两瓶,一瓶送给我爸妈了,这是另外一瓶。"

他很喜欢他们家的这栋别墅,环境清新幽雅,偶尔他心情烦闷,不想被人吵时,便会到这里住个一、两天,想想这还是他第一次带女人来,刚刚离开酒吧之后,他便一路开车来这里。

因为他不想像跟其他女人在一起时那样直接去饭店,再者,他觉得自己可以一整个周末都和她在一起,甚至有着期待,这个周末他将过得很快乐。

顶级农庄?听起来像是很名贵的酒,不过她对酒完全外行,但看着酒杯里那鲜艳颜色,会让人有想要品尝看看的冲动。

端起酒杯,纪琳琳轻啜了口,觉得味道好极了,然后直接喝了,喝到一半时,她才发现严律森没有喝酒,只是看着她,害她的心猛紧张了下。

她轻舌忝了下唇瓣,神情微窘。"怎么了?"她喝得太快了吗?

"我觉得你喝酒的样子很迷人。"严律森深凝着她,笑着。

白皙的肌肤透着一抹浅浅红晕,非常的迷人美丽,而且看着她红唇微张的喝着葡萄酒,唇边沾上了深红色酒液,有那么一刻,他发现自己对杯子里名贵的葡萄酒失去了兴趣,反而比较想去品尝她小嘴里葡萄酒的味道,一定非常的香甜浓郁……

他的赞美当场让纪琳琳羞红了脸,因为她刚刚明明就喝得很快,一点都不优雅,怎么可能会迷人?但那双黑眸仍凝视着她,害她有些举足无措,不知道是不是该继续喝完杯中的酒。

他当然也看见了她的不自在。"你把杯子的酒喝完吧!"

"好。"

原本酒就只倒一半而已,她刚刚喝了不少,剩下的可以一口直接喝完,可就在她快喝完时,严律森突然又开口。

"别全喝光,留一口给我。"

"啊?"留一口给他?虽然不明白他为何叫她留一口,但一想到他要喝她喝过的杯子,小脸不争气的更红了。

"最后的一口我们一起喝。"

"一起喝?"怎么一起喝?

严律森接过她的杯子,就着她刚刚喝过的地方,将剩下的酒含入口中,他看了眼身旁红着一张脸,表情有些困惑的小白兔,勾起她的下巴,贴上了她的唇,借由吻,将那最后一口酒哺入她嘴里,而他自己也喝了一些,比他所想像的还要来得香醇可口。

轰!

纪琳琳小脸整个辣红,她完全没想到他所谓的两人一起喝,就是……就是他喂她喝?感到那喝下的酒,仿佛把火炬似的,热气一路从喉间往下窜烧,让她整个人顿时热烘不已。

"真美味。"

看着他舌忝唇,脸上挂着满意笑容,一副真的很好喝的模样,她完全说不出来话了,不只脑袋热烘烘,脸颊热烘烘,身体也是。

她从不曾和男人如此亲密。

严律森当然看见小白兔已经变成了小红兔,那小脸红通通的样子,就像是果实成熟了般,散发出迷人香味,诱惑着他采撷。

侧过身子,他低头吻上那鲜红欲滴的唇瓣,大手抱着她,顺势将她压向柔软的沙发,继续热吻。

这是他第一次做喂女人喝酒这种肉麻兮兮的动作,但他就是想这么做,前面的调情似乎太久了,那想要马上占有她的强烈,让他加深了两人的吻,辗转纠结,唇舌完全交缠在一起……

火热的一吻结束,两人都呼吸急促,气息紊乱。

"这里太小了,我们去房间。"

就算她不知道他话中的意思,也不可能没有看见那双黑眸里的火焰,但当他伸手要将她抱起来,纪琳琳抓住了他的手臂,声音微颤地问道:"你,真的喜欢我吗?"

英俊的脸庞露出一抹俊魅浅笑,他啄了下那粉女敕红颊。"我真的喜欢你。"

她喜欢他,他也喜欢她,那么他们以后应该会永远在一起吧?

尽管仍不是很确信,但她没有再拒绝他抱起她。

因为她比两天前更喜欢他了。

严律森抱着她走向一楼客房,用脚踢上房门,像是大声宣告他们将会有热情而且快乐的一夜。

他用他的男性魅力征服了她,让她在他身下颤抖、,甚至体验了欢爱的美妙感觉,而她则是用她的软绵温热,将他炽热的紧紧包围,最后融化在一起,在一次次冲上高潮顶峰时,他紧抱着她,将热情的全注入在那娇女敕紧窒的体内。

他没有做任何的避孕措施,脑海窜过一个念头,就算怀孕了也没有关系,他倒是很想看小白兔生下他的孩子,一定非常可爱,莫名的亢奋激得他体内又再度上扬,抱着她,两人再次交缠,他的掠夺更猛,狂野抽送……

一整夜,房间里热情的温度始终在破表的状态。

"啪!"一声,按下电灯开关,吧台里的灯亮了起来。

深夜里,迟迟无法入睡的严律森,决定到楼下的小吧台喝点酒,他从酒柜里拿出威士忌时,不意看见了两年多前他送给父亲那瓶顶级农庄出产的葡萄酒,那是一个有着爵位的法国友人送给他的,全世界只有两百瓶而已。

父亲说,这么高级的酒得在特别的日子拿出来喝,他不知道父亲想要在什么特别的日子喝这瓶酒,但他自己的那瓶在两年前就已经打开来喝了,和纪琳琳一起喝的。

想起两年前的事,他不禁脸色阴霾。

两人第一次在一起那晚,他可说是全心全意、真心真意的抱着她,以为遇到了让自己的心想要定下来的女人,不料,全是一场阴谋。

热情的一夜,以为隔天醒来后会是甜蜜喜悦,没想到却风云变色。

因为那天上午,父母亲突然带着那位大学恩师到别墅看房子,被撞见他带女人到别墅狂欢,那场面说有多尴尬就有多尴尬,但更让他讶异的是,纪琳琳竟然就是对方的孙女!

父亲的震怒自然不在话下,毕竟他的恩师就在现场,然而叫他不敢置信的是,纪琳琳居然早就知道他是谁!他不是勾引小白兔回家的大野狼,而是落入圈套却不自知的大笨狼!

一开始她就知道他是谁,那么在酒吧她是故意诱惑他,然后勾引他上床?因为他一再拒绝相亲的事,而且明知道她爷爷隔天上午会和他父母亲来别墅,她却什么都不说,不,她当然不能说,不然要怎么被人给"捉奸在床"?

严律森一口喝光了酒,想到当时被设计的愤怒,直到现在,他仍然相当生气,故作纯真的诱惑他,背地里原来是在算计他。

父亲要他负责,他冷笑,当然要负责了,场面都搞成那样,他还有什么话好说的,他猜她应该会马上点头答应,结果没错,他一说要负责,纪琳琳就点头说愿意嫁。

想起她问他,"你说过你喜欢我,那不是真的吗?"

"当然是假的,因为我对每个和我上床的女人都说过这句话!"

就算当时他真有那么一点喜欢她好了,也因为她的欺骗而转成厌恶,她那么想嫁给他,他就娶,反正他都说了自己不爱她,也不会爱她,她还是点头要嫁,既然这样,婚后不幸福,那是她咎由自取。

纪琳琳的爷爷在那不久后住进医院,父亲为了要给恩师一个完美交代,婚礼很快就举行,两个月后,她如愿的成为他们严家的少女乃女乃。

严律森烦躁的又喝下一杯酒。

不是想尽办法要嫁给他吗?居然会提出离婚,真是太可笑了,难不成她又在玩什么诡汁?

不管她怎么想,是不是又在玩什么手段,明天星期一,一上班之后,他就会让律师去跟她谈离婚,他决定尽快与那女人断绝一切关系。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
zwxiaoshuo.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