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为吃卖身 第八章

“好饿。”

炎炎夏日,漫无目的的走在繁华热闹的街道上,仇痴君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晃出门,或许是因为没有小七的地方就待不下了吧。

没有人告诉她这些天小七的去向,只有耳朵里听进许多蜚短流长、闲言闲语,她只是单纯的想和喜欢的人……喜欢?

脑中猛地跳过这两个字,她停下脚步,她以前习惯对爹、大姊、二姊、三姊和大胖还有阿黑等等,山寨里的每个人还有花草植物、动物说喜欢,可是为什么一想到喜欢小七,她的心跳就会不自觉的加快?

忽然她想起了小九的话,难道她真的在恋爱?

“走开。”清脆的女声响起。

“呵呵,漂亮的小泵娘一个人?别这样嘛!跟我们兄弟去-杯茶。”

“你们想找死吗?我爹可是神龙岛岛主。”孙翠翠後悔不该贪玩而一个人溜到市集。

“哈哈,你是神龙岛小姐,那我就是武林盟主啦。”

闻声,仇痴君东张西望了下,发现左手边冷僻的胡同里,有一个娇俏可人的小女孩被三个地痞包围,喧嚣的人声刚巧掩盖了他们的声音,以致没有人发现胡同里有人。

“别碰我。”孙翠翠挥掉那流里流气的地痞伸出的手。

“小泵娘挺悍的嘛。”

“这样才对味。”三个地痞相视露出yin邪的笑容。

“你们别过来,再过来我要叫人了。”孙翠翠心里打颤,表面则仍维持高傲无畏的迎视他们。

“嘿嘿,叫呀,就算你叫破嗓门也不会有人听见。”

“是吗?”仇痴君搔搔头。她就听见啦!

“是呀,你可以跟我燕好的时候叫大声一点没关系,我会好好疼爱你的。”猥琐的目光像正剥著孙翠翠的衣服,她咽下心中的恐惧。

“我警告你们,你们敢动我一根寒毛,神龙岛和丐帮的人……不!整个江湖的人都不会放你们甘休。”孙翠翠边说边後退。

“哎呀,我好怕喔,哈哈哈。”最靠近她的地痞单手抵著墙围住她,不怀好意的贴近她耳侧。“来呀,只要你有本事,我任凭你处置。”

“这可是你说的!”仇痴君已经握紧了拳头,在那个地痞意识到声音是从背後冒出来,迎面给他一记重拳。

“砰!”那地痞当场血流如注,满脸鲜血,他痛苦的双手捂著鼻子,发出哀嚎,“啊!我的鼻子,你打断了我的鼻子。”

“断了吗?我才不过轻轻打,比劈木头的力气还小耶。”仇痴君看了眼自己的拳头。她应该没下手太重,真正打人最痛的是二姊。

“老大你要不要紧,你这贱女人好胆别走!”另外两个地痞赶紧搀扶著老大倒退要走。

“我没走呀,”仇痴君低头,她脚都没动。抬起头,只见他们仓皇的退出胡同,她赶紧大叫,“你们别走!”

“别过来。”三人佯装凶恶的恫吓。

“等一下……危险。”

忽然“砰!”一声巨响,三个人被一阵猛烈的冲撞抛向半空中,重重摔下,其中之一还被马腿踩过,当场肚破肠流,哀嚎呻吟不断,场面沭目惊心,引来路人围观,还有人当场吐了起来。

“唉,我是要提醒你们,有马车经过叫你们回头看一下。”仇痴君不懂她好心警告,为什么他们就是不听呢?

“恶恶……”而身後传来呕吐的声音,让仇痴君回过头,只见小泵娘靠著墙,脸色惨白的吐了起来。

“小泵娘,你没事吧?”看来她吓坏了。仇痴君上前欲拍拍她的背。

“放肆,谁准你碰我的。”孙翠翠盛气凌人的怒视著她。

“你吐得那么厉害是不是中暑了?我以前在恶虎寨常常帮寨里受伤的大牛按摩。”

“不需要。”孙翠翠口里说著拒绝,但在仇痴君温柔的按摩中,紧绷的神经逐渐放松。

“很棒吧?大牛经过我按摩还生下小牛呢。”

牛?这低下的民妇竟然把她比喻成牛。“别用你的脏手碰我!”孙翠翠瞬时退开,打掉她的手。

“我的手没脏呀?”仇痴君手停在半空中,反覆翻看自己的手。

“无知愚妇,走开。”孙翠翠趾高气昂的绕过她,走几步才回头,“喂,你想要什么?”

“什么?”仇痴君一头雾水。

“我孙翠翠也不是不懂感恩图报,今天你救了我,我就应允你一个愿望,说吧!你想要什么,只要你说得出口,天下没有我们神龙岛办不到的事。”孙翠翠骄傲的道。

“想要什么?”仇痴君想了下,蓦然肚子发出咕噜声。她想起了从早到现在她都还没吃东西。

“快说,本小姐可没时间陪你耗。”

“你饿不饿?”

“什么?”被她一问,孙翠翠还真觉得有点饿了。

“嗯,我想吃包子。”仇痴君唇角漾开甜美的笑靥。

包子?她才要求包子,未免太小看神龙岛了。

±±±

一座包子堆成的小山,各式各样,各形各色。

此刻,最近在客栈曾上演令人瞠目乍舌的情景再现,围观者全站在客栈外面,只为一个女大胃王像吃糖果一样,一口一个包子,不一会儿一座包子山剩下一半。

孙翠翠目瞪口呆的看著仇痴君一口一个包子,动作比蝗虫过境还快,不禁好奇的问:“你饿几天了?”

“从早上到现在。”仇痴君努力咽下嘴里的包子,比出两根手指头,然後再拿了个包子。

一不过两个时辰。”孙翠翠惊叹,周围的人也啧啧称奇。“你怎么那么会吃呀,而且吃那么多不怕胖?”就外表看来,她顶多算丰腴。

“会吗?”

“如果你变太胖了,你不怕你相公不喜欢你?”孙翠翠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无法讨厌她,也许被她的食量给震慑住了,也许是她清澈的双眸中没半点心机,让人无法对她产生敌意。

“我相公?我没有结婚,哪来的相公?”脑海中浮现小七邪肆又凶恶的脸庞,突然间她没有了食欲。

“怎么不吃了?”说实在,看她吃东西还真是一种享受,即使是普通的包子也变成人间美味,害她也多吃了五个。

平常她根本是不吃这种低下的食物,她挑嘴到连她爹都头痛,所以才会想赶紧把她嫁掉。她本来不想嫁,谁知那个准新郎连夜落跑,光想到这,她怎么也咽不下这口气,因此她来了,来找那个乞丐相公。

“果然,有吃的地方一定有你,痴儿我们又见面了。”手摇摺扇的路剑虹突然出现,在随从拉开椅子後便要落坐。

“谁准你坐的?”孙翠翠心一跳,冷眼睨视眼前大剌刺的家伙。“滚开。”想到被男人抛弃,让她对任何男人都没好感。

“路公子。”仇痴君绽开甜美笑靥。

“耶,叫我路大哥就好了。”路剑虹故意挑和孙翠翠同一张板凳坐下,下一刻毫无预警的一掌挥来。

他反应很快的头一偏,持扇挡下孙翠翠高举的手,“啧啧,这位小泵娘脾气别那么大,小心老得快,年纪轻轻皱纹都冒出来。”

“你太放肆了。”竟敢说她老!孙翠翠怒不可抑,在神龙岛上谁敢这样跟她说话就是找死。既然另一手被挡,她反手再掴。

“咱!”她的动作迅雷不及掩耳。

这一掌震惊了路剑虹,也骇住在场的客倌,一个个赶紧结帐落跑,围观的群众成鸟兽散,偌大的食堂就剩他们。

“无礼的贱丫头!”剑东震怒的亮出剑。

“大胆。”剑心低吼。

孙翠翠心底打个突儿,明明眼前的男人脸上还是保持微笑,不知怎么她背脊窜过一阵寒意。

“剑东,剑心,退下。”路剑虹温和的凝视她,轻抚著被她打过的地方,像蚊子叮咬不痛不痒,只不过堂堂狂帮少主,在大庭广众下被女人打这还是平生第一次……应该说他长这么大第一次挨掴。

“你看什么看,再看我把你眼珠子挖出来!”他深邃眼眸看不见底,看得孙翠翠的身子不由自主的打起哆嗦。

“翠翠,你怎么打路公子,他是好人,要不是他收留我,我可能就流落街头了。”仇痴君也看傻了眼。“路公子,你要原谅翠翠,她只有十四岁,年纪小不懂事,我代她向你赔不是。”她起身弯腰行礼。

“谁要跟他道歉,在岛上,像他这种出言不逊,冒犯我的无礼家伙,不是拔舌,就是断手断脚丢到海里喂鲨鱼,给他一巴掌已经是客气。”孙翠翠抬起高傲的下巴,掩饰内心的忐忑不安。

“好个刁蛮的丫头,看来你爹娘一定没好好教你什么是规矩。”路剑虹皮笑肉不笑的出声。

“你想干么?啊——”

说时迟那时快,当孙翠翠意识到不对时,才想退後闪人,视线一花,下一刻她惊恐的发现自己正趴在他的大腿上,身子不知怎么的突然动弹不得,她只能拉开喉咙大叫。

“你这无礼的野蛮……啊!”**突然传来一阵剧痛,痛得她眼泪差点流出来。

“我就来替你爹娘管管你。”清脆的巴掌落在她臀部,不过,他仅仅只用了一分力道,连打蚊子的力气都比这重。

“好痛,你该死,我要杀了你!”一颗屈辱的眼泪掉落。

“看来打得不够。”第二掌落下。

“该死的男人,我要叫我爹把你碎尸万段……唔。”孙翠翠泫然欲泣,紧咬牙关发誓下让哭声逸出嘴,“你是坏人。”

“路公子,她只是孩子,你快放开她。”仇痴君担忧不已。

“我只要她道歉。”路剑虹眼眸闪过一抹赞许,就算打疼了,眼泪都滑出眼眶,她也骄傲的不求饶。

“绝不,我可是神龙岛干金,绝不向一个下等贱民道歉。”就算身处劣势,她孙翠翠也要维持傲骨。

神龙岛千金?!路剑虹含笑的眸光一闪。

“少主,她该不会是丐帮少帮主正在找的那位?”剑心压低嗓音,神龙岛千金赫赫有名。

“没错,我就是丐帮少帮主的未婚妻。”耳尖的听见他们主仆交头接耳,孙翠翠发出一个重重的鼻哼,“知道怕了吧,还不快放开我?”

轰然的一声青天霹雳,孙翠翠的话宛若火药在仇痴君脑袋炸开。她就是小七的妻子?

“那又如何,就算天皇老子来我也一样照打。”路剑虹慢条斯理的道,“像你这样任性刁蛮,没几个男人受得了,还好你不是我的责任,我真是同情娶到你的男人。”他收了手。

倏-,孙翠翠发现她手脚能动了,她惊慌的从他身上跳起来,弹离他三步远,指著他,“你是谁,报上名来!”看著他温柔的微笑,她心脏重重跳了下。

“行不改名,坐不改姓,路剑虹。”甩开摺扇轻摇,看著她残留泪痕,红通通的眼儿就像小白兔,他嘴角弯起莞尔的弧度。

“路剑虹,我记下了!等你犯到我手上,我会让你吃不了兜著走。”孙翠翠恨恨的说。

“放肆,少主的名讳岂是你可以直呼。”

“剑东。”路剑虹扬起扇,“我等著。”这还是第一次有姑娘对他下战帖,不迎战太对不起自己身为男人。

“胖丫头。”忽然平地响起一声雷吼。

所有人都转过头,只见一个横眉竖眼的家伙一脸铁青,笔直的迈大步伐朝他们而来。

孙翠翠瑟缩了下,她知道他是谁,她的丈夫,丐帮少帮主,也就是当今武林盟主齐小七。

±±±

“谁准你乱跑的?”齐小七眼中只有仇痴君,无视於旁人存在,“你知不知道所有的人都在找你?”

“我……”仇痴君无言的垂首。他好凶,可是她一点都不怕,反而心窝流过甜甜的蜜潮。

“你凶什么凶?她又没做错什么!”看仇痴君像受尽委屈的小媳妇,任齐小七咆哮而不回嘴,孙翠翠就是看不过去的挺身而出。

齐小七两道浓眉蹙紧,冷冰冰的睨视她,“孙小姐,你跑来这干么?”打从乞丐嘴里收到发现仇痴君和一个穿著华丽的千金走在一起的消息,他便马不停蹄的赶来。

“你管我。”孙翠翠最讨厌像他这样大男人的家伙,还是那儒雅的路剑虹……等等,她怎么会想到他?难不成她脑子被打坏了。

“我不想管你,你也最好别来惹我。”齐小七冷厉的警告她,转向带些怯懦的仇痴君,“走,跟我回去。”

仇痴君正想伸出手,霍地瞥见一旁的孙翠翠,心抽痛了下,倒退一步摇了摇头。

“你搞什么?摇头是什么意思?”齐小七眉头深锁。

“我不跟你回去。”她幽幽的道。

“为什么?”不经意扫见一旁好整以暇品茗的路剑虹,刷地沉下脸,“难不成你要跟他在一起?”话里有著满满的醋意。

“路公子待我好,不嫌弃我出身卑微,还肯让我跟著他,这没什么不好。”仇痴君忍著心口的刺痛,勉强的笑道。

“仇痴君!”想到她可能离他而去,齐小七心脏瞬间像被用力揪住。

“你吼那么大声干么,她都已经说不跟你走。”孙翠翠护卫的站在仇痴君身前,无畏的迎视他凶狠的目光。

“滚开!”齐小七推开她,目光灼灼的看著仇痴君,话自他齿缝进出。“这是你的决定?”

仇痴君黯然的垂下头。天知道她的心在淌泪,她多想投入他温暖的怀抱,可是她不能,她不能伤害像孙翠翠那么好的女孩,苟全了自己的私情。

在此刻,她心里终於明白自己爱上他的事实。

“很好!”齐小七咬牙,仿佛挨了一巴掌,浑然不觉牙根被咬得渗出了血丝,覆上冷漠的深瞳掩饰了他的愤怒和嫉妒,他扫了她和路剑虹一眼,“随你便。”撂下话,他拂袖而去。

仇痴君抿了抿嘴唇,“呜……哇……”她再也忍不住放声大哭。

“这臭男人,你就不要回来!”孙翠翠愤怒的对著齐小七的背影大吼。她最看不惯弄哭女人的男人。

“他不要我了,他不要胖丫头了,哇哇……”仇痴君颓然坐在地上,宛若被丢弃的婴孩般哭泣。

整间客栈里就听见她惊天动地,山河变色的嚎啕大哭,她哭得路剑虹都不禁想捂住耳朵走人,也钦佩齐小七能忍受她的哭声。

±±±

齐小七愤恨的离开客栈,一路狂奔,也不知道跑了多远,只知道胸口沉积的妒火仍无法宣泄。

“啊——”他仰天大吼。人人都说他寡情少义,冷傲孤僻,就连老头强留住他的人,也无法留住他的心。

而今当他把心留在胖丫头身上,她却要跟别的男人走?!扁想她站在路剑虹身边,他心口就被狠狠刨开一个大洞。

这是他第一次爱人,而她却只想离他而去,想他飘泊一生,不受拘束,而今却栽在她手里,这算不算报应?猝然他颈背寒毛直立,练武之人的本能要他低下头,一道银光正好自他头顶险险划过。

这时第二把银刀又迅雷不及掩耳的扫向他门面,他机警的翻身闪避,回头只见不知何时四周多出数条黑影包围住他。

“该死的!”他竞警觉心低落到对方逼近都毫无所觉。

“纳命来。”黑衣蒙面人制造剑网包围住他。

“你们是哪个老家伙的手下?”齐小七拍去身上尘埃,从容站起,环顾著身手熟悉的蒙面人。

“齐小七,上次让你逃脱,这次可没那么容易,今天就是你的死期,上!”为首的蒙面人扬起手。

齐小七嘴角勾起冷诮的弧度,“来得好。”他从容不迫的-形换位,轻易闪过几次凌厉攻击。

“少帮主,我们来了。”这时远处奔来另一批乞丐,迅速的加入战局,一下子齐小七轻松不少。

“小四,你们怎么会来?”齐小七讶异的扬眉,头一侧,气定神闲的抬起两指锁住自背後偷袭的剑锋,然後一松,手肘一撞,身後的人闷哼的倒飞出去,而他连回头都没有。

“是朱长老吩咐我们出来找人,我们从大街上看到少帮主便一路跟过来。”宋小四手一抖亮出剑,排除万难来到齐小七身边,护卫著他,“少帮主,你先走,这里交给我们。”

齐小七评估局势,敌寡我众,就算武功再怎么下济,还不至於屈居劣势,他於是收手,“好吧,那么这就交给你,你自己多加小心。”轻灵一腾身跳出战局外,正要转身,电光石火的刹那——

轻细如微风飒然的声音,一团银白的冷芒如疾剑穿云,射向他周身的穴道,他听见了,却来不及闪避。

肩背被贯穿的灼热剧痛延烧到他全身,他咬牙的抽身一跃,回身,心头一震,难以置信。

“小四,你……”怎么也没想到会被亲信所背叛。

宋小四和那些黑衣人站在一块,仰天凄厉的长啸,“哈哈,齐小七,终於让我等到这机会。”

“你是谁?”齐小七忍著痛楚,面不改色的面对再度包围他的恶乞。

“当年被你废掉武功,驱逐出丐帮以致抑郁而终的宋长老是我亲爹。”宋小四愤恨的低吼。“他当年有什么错?”

齐小七抿了抿嘴,冷静的问:“你没有看到公告吗?”

“我不相信,他不是那种会叛帮弑主的人,他一生忠心耿耿,为丐帮立下多少汗马功劳,你们没查清楚就定了他的罪。”

“毒药是在他房里找到,药房老板也证明是他派人来拿药,还有那酒是他买来的。”齐小七咬牙忍著抽痛,“那天是他设下鸿门宴,还有方长老可以作证,他和帮主都是中毒者。”

“不是这样的,这分明是陷害。”宋小四不相信的猛摇头,杀机浮现在他眸底,“今天无论如何,你都得死。”

齐小七面对眼前晃动的人影,硬是咬牙迎战,只是人单力薄,他渐感体力不支。

莫非他真要亡於此!不!他还没告诉胖丫头他心里的话。

“小七!”

蓦然,耳边飘来呼唤,他仿佛看见她的影子,是梦吧?

眼前一黑,他失去意识。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