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为吃卖身 第九章

阴森森的冷风吹著,两个晃动的人影在半空中摇晃,像吊死的鸡双眼翻白,舌吐出,看得人不寒而栗,而堂下的他却面无表情麻木的站立。

“臭小表,你爹娘欠我们一大笔债,别以为他们死了就可以一了百了,以後你就乖乖替他们偿债。”

“呵,连爹娘都不要你了,你留在世上也没什么意义……”

讥讽、奚落的笑声不绝於耳,他没有知觉,只觉得心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父母昨晚还软语呢哝的哄抱著他入睡,一夜巨变,他们毫不犹豫的丢下他,什么亲情呀爱情呀都是狗屁。

他不想一个人被丢下。

好累,如果能这样长睡未尝不是一种幸福。

“小七,我不跟路公子了……小七,你醒醒,我不会再离开你了。”

他手被紧紧包裹著,暖烘烘的气息流窜至他四肢百骸。

好吵!

不知昏睡了多久,齐小七感觉自己全身的骨头都快散了,肩上灼热撕裂的痛楚未消,他知道自己没死,死了就不会痛了。

“你终於醒了,太好了、太好了……呜呜……”胸口传来温热的湿意渗透他的衣服,熨烫他的心窝。

是谁在哭?他勉强撑开沉重的眼皮。

“小七,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你已经昏睡了三天,我差点被你吓死,那个小四已经被路公子抓起,现在关在地牢里,他说这是丐帮的事,要你自己决定怎么处置……”仇痴君抹去眼泪,聒噪不休的道。

他是被她给吵醒的!“胖丫头。”他嗓音低哑虚弱的打断她的话,喉咙像被火焚过。

“小七,我就在这。”一双小手紧握著他。

“扶我起来。”

“好的。”仇痴君赶紧把枕头垫高,然後一手握住他,一手圈著他腰,两人如此贴近让她几乎可以听到他的粗喘,他的心跳声,她不禁脸红心跳。哎呀!他现在受重伤,她在胡思乱想些什么。

她目不交睫的迅速扶他坐好,本要抽乎退开。

“谢谢。”他不让她离开,攫住她的柔荑。

“小七,我会压到你。”她象徵性的挣扎一下,但怕弄伤他而不敢使劲。

“没关系。”齐小七瞬也不瞬的凝视她白里透红的娇颜。“我想有件事我应该早点告诉你。”

她心头一震,他该不会是要她走了?想著,小脸失去光彩,她哀伤的低语,“我知道你要说什么,等你伤好了,我会离开的。”

“谁说要你走了,你这笨蛋,能不能让我把话说完?”他以手肘吃力的撑坐而起,怒目瞪视她。

“对不起,人家真的不想离开你……”眼泪在她眼眶中打转。

“那就别离开。”齐小七放松的坐躺下,手始终没放开她。

“可是你已经有孙翠翠,我不能霸占你一个人,她是你名正言顺的妻子,而我跟你什么关系也没有。”

“唉,就算她跟我有婚约又如何,我这辈子的妻只有一个人,那就是一个名叫仇痴君的胖丫头。”

仇痴君垂首敛眉,自惭的低语,“你不必安慰我,我有自知之明,我比不上孙姑娘,她家教好又是神龙岛岛主的女儿,人长得也漂亮,而我什么都不会,又不能帮夫,还只会吃。”

“你不错,还知道自己一无是处。”他不觉莞尔,托起她下颚,柔情似水的凝视著她,“可是偏偏我就爱上笨笨呆呆的你。”

她嘴巴张开,足以吞下一颗鸵鸟蛋。他在说什么?

他就是败在她这副拙样,情不自禁的他俯身覆盖住她张大的嘴,舌尖轻易的入侵她口中,辗转吸吮著她嘴里的甘霖。

“以後不许再说离开!”他沙哑的低喘道,再次攫住她鲜艳欲滴的樱桃小嘴。狠狠的吻住她纯真自然,不染困脂的娇唇,长驱直入她滑细如丝的湿热小嘴,舌尖直抵她的喉头,惩罚性的吞噬她的呼吸,她芬芳的气息。

他突然的吻炽热的包围著她,她惊觉到他正在吃她的嘴时,她眼珠于瞪大,连呼吸都忘了,直到喘不过气了,惊慌的挣扎。

“笨蛋,用鼻子呼吸。”他放开她的唇,没好气的说。“记得这个地方已经烙下我的名字,不许别人碰,听到没?”

仇痴君感觉心跳得好厉害,不知是难以呼吸的关系,还是靠近他的关系,她可以闻到他身上弥漫的药香,还有男人阳刚的气息。

“咳咳。”一个轻咳声岔入。

仇痴君回头,“啊!路公子,孙……孙小姐。”完了,他们刚刚亲密的贴在一起不知有没有被瞧见?

她心虚的不敢抬头,一波羞傀的热浪冲刷著她的脸颊,她心慌意乱的扭动身躯,想站起身与齐小七保持距离,可是偏偏手被他握得死紧,她挣脱不开。

“别走,你们来干么?”齐小七懒洋洋的睥睨门口的两人。

“我是来跟你说,我不要你了!”孙翠翠倨傲的踏进屋内,鄙夷的环顾简朴的房间,刚刚那一幕当然她也瞧见,她可是尊贵的神龙岛千金,才不要一个心不在她身上的相公,“我可是金枝玉叶,而你们丐帮那么穷,你又没什么用,所以我决定解除我们之间婚约。”

“孙小姐,你的意思是……”仇痴君怔忡,热泪盈眶。

“你不必太感激我,我可不是为了你。”孙翠翠趾高气昂的抬高下巴。

“我知道。”仇痴君忍俊,听著她口是心非的话,她感觉得出,因为小七就常常说著反话。

“我才不要一个无能窝囊又落魄的乞丐相公。”孙翠翠盛气凌人的道。“好啦,我今天来就是为了讲清楚这件事,以後我们桥归桥,路归路,我要回神龙岛,江湖一点都不好玩。”

“这么快就要回去?”一旁的路剑虹笑咪咪的插口。

“哼,关你什么事。”孙翠翠心卜通一跳,逞强的装作若无其事,“臭男人你跟著我干么?”

“丐帮又不是你家,你能来我不能来吗?我也算丐帮邀请来的贵客,怎么能算是跟著你呢?”路剑虹悠闲的轻摇扇。看她气呼呼的涨红脸还真有趣。

“你……算了,反正我们以後不会再见面了,上次的事我宽大为怀原谅你的无礼。”孙翠翠睥睨著坏心眼的他,冷嘲说:“好狗不挡路,闪开。”越过他,她不可一世的扬长而去。

“孙小姐其实人不坏。”仇痴君目送她骄傲挺直的背影。

齐小七不是滋味的扳回她的脸,“不许你看别人。”勾下她的脖子,他肆无忌惮的轻啄了下她菱形小嘴。

“别这样,有外人在。”她涨红了脸,双手抵著他胸膛,又怕碰到他伤口而不作挣扎。

“咳咳咳,我可以打扰一下二位,占用丐帮少帮主一点时间,一会就还给你?”路剑虹清清喉咙,眼底闪过一抹-昧狡黠。

仇痴君脸红得像煮熟的虾子,她赶紧推开齐小七,“吃药时间到了,我去拿药,你们慢聊。”跳下床落荒而逃。

齐小七懊恼的收回捞空的手,她跑得真快,视线慢慢收回又恢复平日吊儿郎当的模样。

“无事不登三宝殿。”

“不请我坐?”路剑虹挑眉。

“椅子在那。”齐小七意态阑珊的打了呵欠。

“你不是最讨厌拘束和麻烦,那她呢?”路剑虹噙著诡谲的笑。看不出凡事漠不关心,浪荡率性,潇洒恣意的他居然会嫉妒?那日要不是他有事要跟他商议而随後赶至,恐怕新任盟王早成剑下亡魂。

“你不觉得你管得太多?废话少说。”齐小七嗤声冷笑的警告。

路剑虹耸了下肩,乎静的开口,二曰归正传,我是来告诉你一声,你师父也就是丐帮帮主可能凶多吉少。”

齐小七深邃的眸子逐渐变得阴沉下来,他不是没有想过这个可能,不可能一个人平白无故整整消失好几个月。

除非是已经遇害。

“我会命人继续找寻,至於结果恐怕不乐观,你自己要有心理准备,我先告辞了。”路剑虹转身离去,一抹邪肆狡狯的笑跃上嘴角,“对了,痴儿的卖身价我会开单送过府上的。”

“我等著,好了,请你慢走,不送。”齐小七咬牙切齿,勉强挤出虚应的笑。这只贼狐狸,不知道会怎么狮子大开口。

±±±

“吃药了。”仇痴君捧著药来到床畔,这些天都是她亲自喂食。

“不吃了。”齐小七别开脸。

待在床上已经快半旬,他受不了了,尤其是她柔软娇躯就在眼前他却不能碰。原因是她怕他伤势加剧,可是这对男人反而是折磨。

“怎么啦?”仇痴君将药放在小几上,直觉伸出小平探上他额头,再摸摸自己,“没有发烧呀!”

“别乱碰。”他闷吼,她再这样毛手毛脚,难保他把持不住。

“是不是伤口疼,很痛吗?我帮你呼呼。”她忧心的蹙眉,直觉的弯下腰,对他伤口处吹了吹,“以前我受伤时,我娘就是用这种方式帮我治疗,吹一吹,痛痛跑掉了。”

他呼吸一窒,心跳加快。“够了!”咬紧下唇,硬是吞下喉中欲火。这痴丫头到底知不知道她在做什么?

“小七,你怎么了?”仇痴君讶异的看向他紧箍著她的手臂,而额头冒著冷汗像是在压抑什么痛苦。

“没什么,你回房去。”齐小七咬牙和缓腹中欲火,松开她。

“不要,我要留下来照顾你。”她已经习惯他的反覆无常。

“我这里不需要你。”他这辈子还没那么“君子”。

“不要,我要跟你在一起。”不讳言,每次他恶言相向时,虽然她很清楚他是刀子口豆腐心,不过,心口还是会微微的刺伤。

齐小七深黝的眼眯成一道缝,“你知不知道你说这话代表的意义?”她难道还不明白他是为她著想。

“反正你别想赶我回去。”她搂住他的腰。

“你不会後悔?”

仇痴君摇摇头,意志坚定的道:“我这辈子不会再离开你身边,无论你用什么方法赶我,我都不走。”

“这可是你说的,别怪我。”他深邃的黑瞳燃著炽热火苗,大手一捞,直接将她抱上床。

去他的君子、圣人,他现在是被逼上梁山的男子,箭在弦上一触即发,他会让她知道,当她许下承诺所必须付出的代价。

“小七,你干么,我会碰到你的伤口。”她两颊酡红,不解他突然横霸的举动,但,这还是从他受伤以来第一次两人靠那么近。

他坐在床上,与她四目相接。“嘘。”比出噤声手势。

“小七,你不休息吗?”她两颊发烫,再加上那健壮的阳刚身躯正靠著她,阵阵让人头晕目眩的男人气息从他身上飘入她鼻中,她感觉自己像烧烫的热锅里煮熟的虾。

他不发一语,瞬也不瞬的注视她。她心跳如擂鼓,陷入他黝黑深奥难测的两泓幽潭,那儿平静得宛若水镜倒映她的灵魂,她发现她无法动弹。

齐小七嗓音痦哑,墨黑的深瞳闪著欲火。“我要你。”他顺手扯下鸳鸯云帐。

“我?我又不能吃?”仇痴君心跳急促。

“安静,你别动。”他巨大阳刚的身体覆上她。

“呃……小七,我可以问一下,你为什么要脱我的衣服?”帐内传来宪串声。

“因为我也没穿。”

“喔,你为什么要吃我那边,我那边又没有包子。”

“很像包子,比包子还大一点,还要柔软,还要香嫩……”啧啧的吸吮声放送著旖旎激情,萦绕在屋内。

“你的手别乱摸,会痒……呵呵……”笑声很快的变成了嘤咛低喘,“小七,你想做什么?快住手,痛……”声音被一个深吻给封住。

“嘘,忍一下。”缠绵的吻吞咽下她痛苦的呻吟。“一会儿就不痛了。”持续不断猛烈的撞击带著她体验战栗快感。

“真的不痛了,小七你好厉害。”

“当然。”自鸣得意,男性尊严得到莫大鼓舞。

“你不休息吗?”仇痴君倒抽一口气。

“不,我们继续。”第二回合。

±±±

云帐内,空气中弥漫著翻云覆雨後的**气味。

仇痴君穿著好衣裳,回望著床上齐小七慵懒的斜躺著,毫不避讳的袒露古铜色健美身材,一条丝被堪堪遮住他傲然的阳刚,想起他在她体内横冲直撞,她羞涩而无措。

“你觉得如何?”

“还好。”她呐呐的低语。她从来不知道男女之间也可以这样……这样狂野激情。

“只有还好吗?”他贼贼的一笑,像偷了腥的猫。

仇痴君螓首点了下,满脸红潮。

“不怕我又会跟刚刚一样欺负你?”

“没关系,我不怕……其实被你欺负感觉还满好的。”说完,她羞窘的浑身像著了火。

齐小七忍俊的肆笑,温柔的瞅著她,“胖丫头,你真坦白,我发现我越来越喜爱你。”在混沌浊世,她是一颗未经雕琢的瑰宝。

听到他说喜爱她,仇痴君心怦怦然,感觉像飞上云端。她羞赧的低语,“我也喜欢小七。”

“哈哈……”唉,这丫头还真的单纯得可以,被吃了自己还不晓得,就算跟她发生关系,她也不明了为什么?一点女人家的自觉都没有,像她这样稀有动物要好好保护,当然是归於他羽翼之下。

“那你的伤要不要紧?”虽然伤口已结痂,但经刚刚的激烈运动,她担心伤口绽开……如果有灵丹妙药的话。

对了!她脑袋灵光乍现。

“已经没有大碍了。”一股暖流沁透心扉。

“你等等。”仇痴君低头,毫无避讳男女之嫌的翻开胸前衣襟,浑然未觉她的举动露出部分春光。

可怜的齐小七为了遵守君子非礼勿视的教条而撇开视线,不过,不经意的还是扫见一些。

月光下,她拉开胸襟,露出白皙无瑕的颈部曲线,和胸前雪白嫩肌的一部分,霎时体内血液像煮沸的开水直冲脑门。

改天一定要教教这笨丫头,不能任意在他人面前宽衣解带,当然只有他一个人是例外。只为担心她初经人事承受不了,他才饶过她,否则此刻她不会好好站著,而是在他身下喘息呻吟。看著她旁若无人的翻开衣襟,他不禁摇头叹息,深呼吸以控制体内炽热的欲火。

她喃喃续道:“我大姊以前给我一个救命仙丹。”

据大姊说法是灵丹妙药呢,只是依大姊炼药都会掺杂一些旁门左道,不知道这有什么副作用,所以她从来没有拿来吃。

“不用了,你自己留著用。”包扎好的齐小七俐落的翻身下床,弯腰拾起地上衣物一件件套上,免得欲求不满而内伤更重。

“没关系,药就是要拿来吃。”她掏出红线,“我怕搞丢,就把药装在锦囊里,用一条红线绑著吊在胸前,我现在都回缠两圈,不会再发生像小时候那样,把爹娘送我的假糖果搞丢,他们才会气得不要我。”

“那你爹娘呢?”再听到她说一次,他心痛如绞。

“不晓得,他们连夜搬家了,我是被新爹抱到恶虎寨,还有我大姊,二姊,三姊都是。”

原来她是土匪头头养大,难怪不懂礼教规矩,更别提男女情事,不过没关系,这一点他会慢慢教导她。

“虽然我新爹是土匪头子,但是他待我比亲生的还好,让我吃好穿好,每天命人做包子给我吃……啊,找到了,就这个锦囊。”

只见她掏出脖子挂著的红线,线上垂吊著琳琅满目的小物件,有锦囊,香包,还有碧玉环……非常的眼熟。

“你这是哪里来的?”齐小七脸色丕变的上前一把抓住碧玉环。

他严肃的表情吓了她一跳,“这个呀,是一个老伯临终前交给我,我怕搞丢就挂在脖子上。”

“临终?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他心脏乍缩,激动的抓住她双肩,音量陡高。

“痛痛。”仇痴君拧起黛眉。

“抱歉。”他松开她,要自己平稳住内心震撼,冷静的问:“胖丫头,你说他怎样了?”

这碧玉环,是丐帮帮主不离身的信物,跟绿竹杖同样的功用,怎么会出现在她身上,除非……

“他死啦,还是我替他埋葬的。”仇痴君困惑的看他突然变了脸。“小七,你还好吧?是不是伤口又疼了?”

她的话仿佛一记重拳狠狠的打在他心口上,他脸上倏失血色,脚步踉跄,勉强扶著花桌站稳。

怎么可能?

“小七,你脸色好苍白。”小手直探上他额头。

齐小七握紧拳头,和缓激动的情绪,“你可以再说一次刚刚的话?”说不在乎是骗人。

“什么话,是你脸色好苍白那一句吗?”

“不是,我问你那老伯的事。”他败给她了,不过,这个时候他没有心情和她开玩笑。

“那老伯死了,还是我埋了他替他造坟。”

他怀著一线希望,“那老头穿的是不是褐衣,一身破烂?然後身上是不是挂了很多像这样的小袋子?”亮了下他身上的麻袋。

“对呀,你怎么知道?小七你好厉害,还未卜先知。”

他真死了!齐小七颓然坐下。

“那他有没有交代什么遗言?”

“有啊,他叫我带著这两样东西去找狂帮少主,然後什么叛徒啦,小七危险,还有保什么……我想应该是宝藏之类吧。”她又从衣袖里拿出牛皮书。

叛徒!捕捉到这两个字,他心神一凛。莫非老头知道凶手是谁?老头武功高深莫测,就算身为武林盟主的他,也不一定能在他手下走上百招,能够在他毫无防备下攻击得手,肯定是他亲近的人

“小七,你脸色好难看。”

“你在哪里遇见他的?”

“就是……啊,我想起来了,就在跟小七第一次遇见的地方不远的山路边。那老头还一直指著森林说去……”

齐小七心头一震,老头一定是为了警告他某事,才会拚了最後一口气也要赶回到他身边。他闭了下眼,冷却下眸中的湿热感,而後张开。

长臂一捞,拉过她到身边,他认真严肃的道:“听好,胖丫头,这碧玉环你先收好,千万不可以给我以外的其他人看到,洗澡也不准被看见,至於牛皮书给我,我知道狂帮少主在哪。”

“好。”仇痴君看他表情如此凝重,连忙把红线塞到衣服里藏好,拍拍胸脯,“我收好了,你等会要去哪?”她抱住他胳臂。

“我要去找狂帮少主。”相信这牛皮书会给他一个答案,也可以解开老头遇袭之谜。

“狂帮少主……啊,我想起来了,路公子不就是狂帮少主?我真笨,那时候居然没想到。”她敲了下自己的头。

齐小七攫住她的手,“不许说自己笨。”这是他的专利。

“那我跟你去。”她紧紧的就像即将溺毙的人抱住枯木。

他摇摇头,“这次我不能带著你,我们有很重要的事讨论,你在家等我回来,听见没?”轻扳开她八爪章鱼般的手。

一方面是希望她保持纯真,不被江湖血腥污染,一方面他一点也不喜欢她跟路剑虹走太近。

“我不要,你骗我,你到时又跑不见。”埋首在他胸口,她听见他沉稳的心跳声混合著她紊乱的心跳。

“我下会骗你。”

“那么打勾勾,盖印章。”仇痴君伸出小指头。

齐小七嘴角轻勾,邪恶的一笑,“我个人偏好这种盖印章方式。”他缓缓吻上她的甜美芳唇,吻到她晕头转向才放开她,看来小丫头要开窍还早,他身为她的启蒙老师还得更加努力。

“胖丫头,这唇不可以随便让外人碰,记住。”手指轻轻点了下她鲜艳娇嫩的红唇。

“好奇怪。”仇痴君黛眉微颦。

“怎么?”齐小七等著她还有什么惊人之语。

“这次不苦了!”

他忍俊不住的放声大笑,暂时忘却胸口的悲恸。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