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腹黑总监 第一章

夏安崧跷着腿,一手转着笔,另一手高高拿着广告画稿,忽远忽近的瞧着,虽然这画稿乍看之下很完美,不过就是有这么一点不对劲。

他这种认真的表情,还真是让站在办公桌前的小纪浑身发毛了起来,唉……这可是他熬了三个晚上才做好的广告,就不知道总监还嫌哪里不好?

“啊!”突然,夏安崧轻噫了声,“这里,就是这里。”

“到底是哪?”小纪的心一提。

“这边的颜色不对衬,怎么看都奇怪,去改一下。”他将画稿放到桌上。

“总监,我这么画是为了表现出层次感。”

“层次?!这个有层次的感觉吗?又不是天空、大海,层次个鬼,我不喜欢没事搞复杂,给我单一的颜色。”他看出小纪仍一脸不解,于是补充道:“这只是平面广告,我们还要做动画,所以不必在平面就搞花样,懂了吗?这个就拜托了。”

“哦!你这样说我就知道了。”小纪拿回画稿,可他不论正看、颠倒看都觉得很好看,就算到时做动画也不会冲突呀!

不过这也没办法,谁教夏安崧是他们公司出了名的魔鬼总监呢?只要是他看不顺眼的东西就肯定过不了关。

而他只是他底下一名小……小到不能再小的助理,能在他的部门受训虽然很辛苦,但不可否认学到的更多。

“阿梅姊,我们广告创意部可是公司最重要也是最忙的部门,人手严重不足,老板怎么不补人?”小纪坐回位子上,看着图边问隔壁的杨梅。

“老板不是不补人,而是没几个人受得了咱们总监的脾气。”杨梅笑笑,“所以大多待不久。”

“我记得刚来公司的时候,我们部门少说也有十个助理,而现在整个部门加上总监也不过八个人,唉!”小纪叹口气。

“别担心,船到桥头自然直,真的应付不来,总监也不会坐视不管的。”杨梅只好安慰他。

就在这时候,总监办公室的内线电话响起,夏安崧立刻接起,“喂。”

“安崧吗?”奇韦多媒体广告设计公司的大老板林汉彦轻笑出声,“你肯定很忙吧?”

“是呀!你怎么知道,这位置还真不是人待的。”夏安崧放下画稿,柔柔眉心,“如果不是你,我还真不想干了。”

“别这样,我们可是多年交情,你的能力我最清楚,少了你公司还怎么营运呀!”林汉彦赶紧说道,可以想见他有多重视夏安崧。

“你还真敢说,说得脸不红气不喘的。”夏安崧摇摇头,“看样子我也只好舍命陪君子了。”

依夏安崧做广告的实力,不仅是国内企业,甚至跨国企业都非常欣赏他的才华,纷纷指定要他做广告;而夏安崧从学生时代便展现美术设计的天分,作品新颖又有创意,获奖无数,等毕业一出社会便踏进广告业,如今已是广告界赫赫有名的才子,而他有这样的成就绝非运气,也不是天上掉下来的,而是下了十足的工夫充实自己。

依夏安崧如今的地位,根本不需要做这么辛苦的工作,而是看在林汉彦是他最要好的朋友兼同学的分上才接下这分苦差事……但是大家都知道,之所以苦也是他自找的,谁教他是出了名的吹毛求疵呢?

“你怎么知道我脸不红气不喘的,现在我一张脸可是红透了。”林汉彦话中有话,“心底有话想说,但又有口难言哪!”

“什么话就说吧!”遇到这样的老板,夏安崧也只能认命了。

“我有个小学妹想当你的助理,OK吗?”想想整间公司他只在乎夏安崧的意见,若不事先征求他的同意,他还真不敢把人往他那里送。

“什么?”夏安崧这辈子最痛恨的就是人家利用关系,因为这么做对那些有实力却毫无背景的人是非常不公平的。

因为,他父亲就吃过这种苦,时运不济又无贵人相助,所有好机会都给了那些有门路却无实才之人,结果有能力的父亲只能屈就当个小职员,与母亲两人含辛茹苦的将他拉拔长大。

所以他心底一直有个想法,他要靠自己的能力赢得众人的掌声,什么关系、背景、后门等玩意儿,他完全不屑一顾。

“别这样,我知道你最不喜欢来这一套,甚至有点怒,但是她与我的关系真的不同,就拜托了。”

做老板的居然对他低声下气,夏安崧当然感受得出他这个“学妹”对他的重要性,只是──

“能不能让她去别的部门?”眼不见为净,他也不会多管闲事。

“可是她就是学广告设计的,总不能让她去当会计。”林汉彦笑说:“要不就当做是你我的交换条件,如何?”

“什么意思?”

“去年我帮你挡下一个女客户的纠缠,当时你不是说有机会就会报答我,现在我就拿这个讨回报罗!”林汉彦逼不得已,只好这么说了。

“你……”夏安崧皱起眉,难以置信的摇摇头,“她真的就这么重要?”

“可以这么说。”

“呵!你连那种话都说出来了,我哪敢再拒绝?”其实夏安崧明白林汉彦已经够迁就他了,会突然提及此事,一定是很重视那女人。

“那太好了!”林汉彦咧开嘴道。

夏安崧哼笑,随即暧昧问道:“那个空降部队是谁?关系很不同的学妹又是什么样的关系?”

“喂,你别想歪了,真的只是学妹,少胡说八道呀!”林汉彦还真怕他随意猜测。

“好吧!你就让她过来试试,不过你该知道,我是很严厉的,请她先有个心理准备。”对于这种走后门的,夏安崧向来不具有任何信心。

“我一定会告诉她,免得被你吓跑,那就麻烦你了。”林汉彦才想挂电话,突然又想到一件事,忍不住叹口气,“你知道近来谁打算入主公司?”

“谁?”夏安崧听出他口气的低沉。

“简安德。”林汉彦口中这个人就是他的大舅子。

“他又想做什么?想赶你走还是赶我走?”夏安崧发出冷笑,“放心吧!他虽然想主掌一切,却没有这个能力。”

“不管有没有能力,他握有我岳父遗留给他的股份,他已经有权这么做了。”这也是林汉彦最伤脑筋的地方。

当初“奇韦”这间公司就是林汉彦的岳父出钱为他设立的,俨然为最大股东。而简安德打从一开始就持反对意见,还声称他父亲不公平,直到林汉彦的妻子病逝之后,他又来公司闹一次,依然没能拿到他想要的。

直到两个月前林汉彦的岳父也去世后,简安德继承父亲的大笔遗产,包括“奇韦”最大股东的身分,这次他回来必定不会让林汉彦舒服过日子。

“唉!那就只好走一步算一步了,等他真的来管事,我们再伤脑筋也不迟。”

“也是,那我就不打扰你了,你忙。”林汉彦遂道。

夏安崧的确很忙,也没多说什么便挂了电话。

之后,他看看满桌子的卷宗及资料,又想起老爱找他们碴的简安德,忍不住又头痛了起来。

低头柔了柔眉心又伸了伸懒腰,努力将注意力摆回公事上,说什么也得尽快赶上进度才行,其他的事就别再想了!

***

田若琳依照林汉彦所给的名片来到奇韦广告设计公司。

询问柜台后,她便被带往公司的核心部门——设计总监办公室。

她轻轻敲敲门,等里面传来“请进”一声,这才走了进去,看着坐在办公桌前忙得连头也没空抬起来的男人。

大约三十秒后,夏安崧才抬起脸,当看见是个陌生女人时这才端坐身体,疑惑地问道︰“你是?”

“我叫田若琳,是林汉彦学长叫我来的。”她弯起嘴角,“你就是夏安崧总监吗?”

他眯起眸,勾起嘴角,望着她一副青涩的模样,心想这样的女人能有多少的设计经验,看来她还真是来学习的。

唉~~整个广告设计组的负担已经够大了,干嘛还要多个扰人的学徒呢?然而看在林汉彦的面子上他又不好拒绝,只能勉为其难的接受了。

“我是。”他阖上桌上的资料,往后靠向椅背问道︰“听说你是学设计的?”

“对,我是广告设计系毕业的。”她小心翼翼的回答。

他点点头,“那么有没有任何的设计作品与相关工作经验?”

“在大学有设计过许多作品,相关工作经验的话……还没有。”她不好意思的垂下脑袋。

夏安崧愈听愈不对劲,“你有带履历表吗?”

“有。”她从包包拿出一张履历表走上前交给他。

夏安崧接过手看了眼,眉头不禁紧蹙,虽然早预知她不会有什么工作经验,可怎么也没想到上头竟然是一片空白!

“你不会才刚毕业吧?”她虽然看来单纯,却不像刚毕业。

“我毕业两年了。”她有点不敢看他,每次都是为了这个原因应征时惨遭滑铁卢。

“两年都没工作过?”他不可思议地问。

“不是没工作过,而是做了其他的。”因为某种因素,她不得不这么做。

“为何不学以致用?觉得设计这种工作太辛苦?如果真是这样,现在又为何要回头做起设计?工作不是你爱做就做,不爱做就摆着,而是需要一股热忱。”他端起脸色,很认真的对她说。

“以后我一定会努力学习,绝不再打退堂鼓。”她也回以非常坚定的语气。

夏安崧望着她的双眸,不可否认她长得是很清秀漂亮,可是想用外貌来当作对付他的武器那就太笨了,“好吧!你就留下,但我会盯着你,别给我偷懒。”

“是。”她大声的回道。

田若琳原以为他会拒绝,没想到他竟然答应了,让她心底顿时雀跃不已。

夏安崧被她震耳欲聋的一声“是”给震得足足呆了五秒,没想到她看来文文静静、身材又这么瘦小,竟然有这么大的肺活量!那么刚刚那副唯唯诺诺的样子是装出来的罗?

摇摇头,他望着她脸上那抹灿烂的笑容,蹙起眉说:“明天再来上班。”

“总监,我今天就能上班了。”她不希望明天再来,就怕会有变数,她需要这份工作,一份她喜欢又可以赚钱的工作。

“你还真是……”夏安崧习惯地皱眉,深提口气道:“才第一天,是我该听你的还是你听我的?我不希望你毫无准备的就过来。”他随即从怞屉里拿出一本有关广告的书籍递给她,“两年没接触,回去把当初学习时的那分感觉找回来,可别把它当装饰品带回去再带过来而已,我可是会怞问的。”

田若琳倒怞口气,瞠大眸子看着他张好看却不苟言笑的脸庞,一颗心突然紧张的怦怦跳了起来!

“我知道,我一定会非常仔细看过一次。”她赶忙双手接过那本书。

“光仔细看不够,还得放进脑袋里。”夏安崧再次强调。

“是。”她的脑袋又垂下了,半晌后微微抬头从眼睫下偷瞄他的表情,“现在我可以回去了吗?”

田若琳发现站在他面前,她得不时紧绷着神经,心脏的血管强烈收缩,再不离开或许她会神经衰弱外加心脏病吧?

“好吧!你走。”他又重新拿起桌上的资料。

“谢谢,我明天一定会准时来上班。”田若琳朝他一鞠躬之后便快步走了出去。

当她走过小纪身旁,小纪忍不住好奇的问道:“你是来应征的吧?”

“对。”她点点头。

“怎么样?成功了吗?”他又问。

田若琳笑着点点头。

“哟厚,实在是太棒了!”小纪开心的大叫一声,这动作可吓了田若琳一大跳!

“怎么了吗?”她眨着眼问。

“没……没什么。”小纪立刻抓住杨梅转向她,“这位是我们这里的大姊头杨梅,我们都很欢迎你来上班,另外有个跑腿的阿梁和专门搞动画的小刘正好出去了,那一边则是媒体广告组,与我们平面组是分开的,你也可以去打声招呼。”

田若琳看着他这样的笑容与动作,忍不住掩唇笑了出来,“谢谢你们,我一定会努力做事,不成为各位的负担。”

“怎么这么说,我们很开心多了位同事,明天记得要来喔!”杨梅朝她伸出手。

“谢谢,你们的热情让我安心不少。”田若琳赶紧握住杨梅的手,这分热络让她感动得眼眶都湿了。

“怎么?你肯定是被我们总监给吓到了吧?安啦!没事的。”小纪爽朗大笑,随即又捂住嘴,担心让总监给听见。

“嗯,我知道,我明天会准时来上班,以后还请你们多多指教,那我先回去了。”朝他们点点头之后,她便带着雀跃的心情走出公司。

看着手里的书,虽然觉得压力沉重,但也对未来充满了希望。

***

当晚田若琳带着一颗兴奋又紧张的心情上床,整晚只要想到夏安崧那张严肃的脸庞就睡不着,真不知道明天的上班情形会是如何?会不会太过刺激?

天未亮,她就起床做准备,想到昨天所见的杨梅与小纪穿着都很简单,于是她便将两年来一直没机会穿上的漂亮洋装放回衣柜,重新找了件衬衫与牛仔裤换上。

才到楼下,正在厨房做饭的田母问道:“若琳,怎么这么早起来,粥还没煮好呢!”

“我不急,只是睡不着。”她赶紧走进厨房,“妈,不是说以后只要我在家,家事都让我做,你怎么一早又爬起来了?”

“今天是你第一天正式上班,又是你喜欢的工作,妈当然要为你做点什么。”田母指着锅子,“里头是你最爱吃的咸豆粥,保证你吃了之后一整天上班都有活力,过去你真的太苦了。”

听着妈的话,田若琳忍不住捂唇吸吸鼻子,“妈!”

“好了,我什么都不说了,你再等会儿。”田母又打开锅,将一些蔬菜放进去,最后才将火给关了,“再闷会儿会更好吃。”

“我说了我不急。”田若琳拿出发带,系了个马尾,“你去休息,剩下的让我来。”

田母这才看清楚她今天的打扮,“若琳,你待会儿还会换衣服吗?”

“不换了,就算这样去上班,那里的职员大多穿这样。”她觉得自己这样子也没什么不好。

“人家已经是老员工了,可你是上班的第一天,这样穿会不会太随便?”田母心疼的问︰“是不是没衣服?”

“怎么会?两年前的衣服我还留下几件,只是真的不需要。”她从冰箱里拿出几瓶酱菜,一一装在小碟中,“我们开动吧!”

田母点点头,“好,我们开动。”

待田若琳将粥盛好后,母女俩便一块儿吃了顿开心的早餐,之后田若琳便出门去了。

等她到公司才发现自己来早了,整间公司只有零星几名职员,田若琳走进广告创意部,看着这间大大的办公室,每个人的桌面都非常凌乱,可以想见他们一定都很忙碌,希望自己可以帮得上忙。

就在她看着墙面上所贴的每个人的作品,露出欣羡的微笑时,正好在公司熬夜的夏安崧从办公室走出来,映入眼帘的就是她那副傻笑的表情!

“你在干嘛?”他突然发出声音震了她一下。

“总监,你在呀?”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可能来早了点,所以不知道该做什么?没想到你……你比我还早到?”

“我是根本没回家。”他伸了下懒腰,“既然你来了,就跟我进来一下。”

夏安崧说着又折回办公室,从皮夹拿出一千元给她,“楼下有间超商,帮我随便买个鲜奶面包。”

她看着钞票,有点儿介意地说道:“我不是来打杂的。”

“我也没要你打杂,只不过请你帮个忙,我还想去梳洗一下,没空下楼,你连这点忙都不愿意帮吗?”他看着她,不懂她为何对这种事这么的挑剔?

田若琳这才发现自己似乎反应过度了些,于是尴尬一笑,“好,我马上去。”

看她那副落荒而逃的身影,夏安崧却只能摇头兴叹,“汉彦怎么介绍个这么个人给我,希望在公事上千万别这么偏执与少根筋才好。”

趁她去买早餐的空档,夏安崧便去冲洗了一下,直到大伙都来上班了,田若琳也买了早餐回来。

“咦,你带早餐来吃呀?总监规定不能在办公室吃东西的。”小纪看见赶紧提醒她。

“这不是我要吃的,而是那个规定不能吃的人要的。”她耸肩一笑,随即走向总监办公室,敲了下门竟无人回应。她疑惑地想,该不会他不在吧?

等了几秒后,她索性将门推开,却看见夏安崧正从里头的休息室出来!

她顿时呆愣住,却怞不开眼神,此刻的他衬衫的钮扣还没扣上,露出壮硕的身材,额上的刘海略湿地卷曲着,带着一股不羁的洒脱,更让她错愕的是他看她的眼神竟是这么的炯利!

也不知过了多久她才猛然回神,随即背转过身,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更忘了进来的目的。

夏安崧压根没想到会突然有人出现在他的办公室,还让她看见他衣衫不整的模样,眉心忍不住紧蹙起来,“是谁让你进来的?”

“我……我……”突然她想起了早餐,赶紧说道:“我是想把早餐拿进来给你。但我要澄清,我敲过门,只是没人应门,所以我以为你不在。”

天呀!才上班第一天就发生这种事,想必他肯定很不谅解。

他闭上眼轻吐了口气,然后将钮扣扣上,“把早餐放着,你可以出去了。”

“哦!是。”她不敢再看他,开始表演滑稽的“倒退噜”,慢慢移到他的桌边。

夏安崧又是一声轻叹,“我已经扣好扣子了,你可以转过来看着路走。”

“老天——”真糗!田若琳噘着唇慢慢转过身来,并趁机偷瞄他一眼僵冷的脸庞。将早餐及零钱放在桌上,她踌躇了会儿忍不住又说:“总监,你千万别生气,下次如果没人出声,我也不会再闯入了。”

“算了,这点小事我不会计较,至于你该做的事我已经交代小纪,你可以问问他,先出去吧!”他随意抓了抓头发,便坐回位子上。

“是的。”她不经意的抬头,正好看见他原本带点湿意的发经他随意一抓,倒是乱中有序、颇具魅力。

同时听了他这番话后,她心中的一块石头也落了地,于是应了声便迅速退出办公室。

小纪见了她,立刻笑问:“怎么了?瞧你一脸惊恐,冒犯了咱们恶魔总监了?”

“呃……是有一点。”她尴尬一笑,“对了,总监说有交代你我的工作,不知道是什么?”

“哦!是这个。”他将一些基础的画稿拿给她,“这些画稿你看一下,我们部门对于新来的同事,大多让他从打底图开始,我们总监想看看你的手法如何,下午你就必须交出来,题目由你自己定。”

“可现在不是都以电脑绘图为主?”看看这些还都是手工画。

“话是没错,不过我们总监喜欢手绘的感觉,你想如果手绘都画不好,躁作电脑可以美到哪儿去?”小纪解释道。

“那我懂了,我会尽力一试,有不懂的地方再问你。”她立即接过手。

“还有,你的位子在那里,昨天我有请清洁工将桌椅擦拭整理过了。”小纪开朗的笑容让田若琳一颗心也轻松不少。

“谢谢你,那我先过去罗!”田若琳在位子上坐定便开始翻阅这些底图范本,从中慢慢了解它的勾绘方式与重点。

正在她考虑自己第一次要交出去的成绩单该以什么为主题时,总监办公室的房门突被推开。

夏安崧一看见他们就问:“你们谁有空,跟我去一趟泛贺企业。”

在场的每个人都对他摇摇头,还面露可怜外加悲哀的表情。

“怎么了?你们那是什么表情?”夏安崧双手叉腰瞪着他们。

“总监,不是我们不肯陪你一起去,而是手边的工作真的好多,都快排到下个月了。”杨梅是他们的大姊头,眼看大伙都看向她,她只好挺身而出替大家说话。

“真是见鬼了!”工作怎么这么紧呢?

“我可以陪你去。”瞧他一脸懊恼样,显然他真的需要有人陪,田若琳于是热心的举起手。

“你?”他皱起眉,心想虽然她没什么经验,但是帮忙整理图档总该会吧?无鱼虾也好,也只好让她跟了,“好吧!就你了。”

田若琳露出微笑,赶紧收拾好东西,“今天要交的图我明天会赶出来。”

“那个不急,动作快点。”他折回办公室,整理好要带走的资料与笔电。

田若琳见了,立刻接过他手上的笔电与公事包,他空出一只手拿着钥匙,“我们走吧!”

“是。”她立刻尾随夏安崧的脚步离开。

***

来到泛贺企业之后,就在夏安崧向对方经理介绍广告案的处理程序时,明显发现对方的眼神直望着坐他身边的田若琳。

他转头看看田若琳,却见她正专注的整理图档,并依他的指示拿出他需要的档案,似乎没有察觉对方色迷迷的眼神。

不过说也奇怪,田若琳虽然长得不错,但算是清秀型的,就连打扮也很朴素,还不至于让男人露出这种有色眼光,夏安崧真不懂她究竟是哪点勾了他的魂?

“看来你无心于这个广告案上,是嫌我们做的不好?或者你想另请高明?”他可不是带女助理来卖色的,他索性合上资料冷眼望着对方。

“不不,夏总监你别误会,其实是……”对方犹豫了会儿,然后将他拉到一旁压低声问︰“那个女人是你们公司的员工?”

“没错,怎么了?”夏安崧眯起双眼。

“你知道她的过去吗?”他说的更小声了。

夏安崧摇摇头,很无奈地说︰“她的过去我没兴趣知道,只要她可以做好分内的工作就行。”

“你想的还真简单,我向你保证只要你知道她以前做过的事,绝对不敢再带她出来,那可是会让你抬不起头。”那人愈说愈夸张。

“你到底在说什么?”夏安崧的表情已显现不耐,“我们还是先谈公事,至于其他以后再聊。”

“不,为了证明我说的是实话,请你跟我来。”那人带着夏安崧来到田若琳面前,衔着笑叫了她一声,“茱蒂。”

正在整理东西的若琳双手顿了下,随即错愕的抬起脸直盯着那个人。

就在这瞬间,夏安崧明显察觉到她的脸色骤变,但她却强持镇定的问道:“请问,你在喊谁?”

“茱蒂你不会不认识吧?”

“对不起,我不认识。”她别开眼。

“你怎么可能不认识呢?金龙殿酒店啊!你在那里的花名刚好就叫茱蒂。”他的笑容非常的放肆,吐出的每个字都令若琳浑身打冷颤。

说实话,这种不怀好意的眼神与脸色她看多了,她一点儿都不在意他们对她的想法。但是,她真的好怕好不容易得到的工作会因为这个人的一句话而失去。

为了保有工作,她只能打死不承认了。

努力逼自己抬起脸,她拉出一抹牵强的笑,“先生,你太高估我了,我这个样子怎么可能在那里上班,你认错人了。”

然而,就在田若琳这么说的同时,夏安崧的目光却没遗漏她紧握的拳头,可见她有多么紧张,更说明了一件事——她在说谎。

“是我认错了吗?”这位经理不停打量着她。

“我想也是,有哪个酒店会找这样的小姐,我想你真的搞错了。”夏安崧撇撇嘴,“我待会儿还要去别的地方,能不能先谈公事?”

“好好,我们谈公事。”既然夏安崧都这么说了,他也不好再说什么,但是质疑的眼神却始终没有离开田若琳的脸庞。

就此她一直处于不安中,希望可以赶紧离开,更祈求总监可以把这件事当作一场笑话看,万万别当真呀!

直到解说结束之后,她便和夏安崧迈向归途,在车上她一直紧抱着笔电,还不时观察夏安崧的表情,却发现他竟然比来的时候更加冷漠不语,实在猜不出他到底在想什么?

一路上田若琳都抱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就在她快要承受不住的时候,夏安崧终于开口了,他劈头就问:“你毕业后那两年就是去酒店上班吗?”

“呃!”她吓了一跳。

“既然向往灯红酒绿的生活,干嘛又回头来干设计这种既辛苦又没几个钱可赚的工作?设计虽然好听,却必须没日没夜的加班、绞尽脑汁,你做得下去吗?”他拧起眉,冷冷地说道。

“我……我……”面对他这番嘲讽的话语,她竟然不知该如何反驳。其实她有很多很多话埋在心中,虽然很想找个管道来发泄,可是这两年来她已训练自己把苦往肚里吞,连该怎么表达都忘了。

“你不用再否认,我已经看出来了。”他半眯着眸,眸底那抹严肃外加不屑的神情透露着一种令她难堪的嘲弄,更好像是在告诉她,想要瞒过他门儿都没有!

“听好,你如果后悔了,随时可以离开,这里的薪水不多、工作超时、压力又重,你好好想想吧!还有,如果你把案子搞砸了,或是拿它当儿戏,就马上离开我的部门。”

他铿锵有力的话语再一次重击若琳的心,她怎么也没想到第一次出公差就遇到这种事,往后她是不是会遇到更多类似的事情,她得有几张嘴才解释得清楚?

如果不能解释、无法说明,那么她就索性闭嘴不语,只希望时间能洗去那段悲伤的记忆,永远别再记起。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