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腹黑总监 第二章

夏安崧本想问问老板林汉彦,为什么要放这么个女人到他的部门?或者这个“学妹”也不过是他在欢场中认识的女人?

可是仔细想过之后他还是放弃了,毕竟这话问出口只会伤感情而已。

摇摇头,他劝自己别再多想,将注意力摆回公事上,如果不想部门里养个空降米虫,他一定得找点东西来评估一下她的实力。

否则等简安德真的进公司了,肯定会拿她当藉口挑他毛病。

于是他走出办公室,对着田若琳说:“你进来一下,如果底图画好了,就顺便拿进来。”

“是。”她将东西整理好,拿进总监办公室。

夏安崧丢了份资料袋给她,“这个案子就交给你了。”

“什么?第一天就交给我案子!”她很讶异。

“怎么?不愿意接受挑战吗?”夏安崧俊眉一撩,“我必须知道你不是来这里玩玩的,除了喝酒之外你还需要有设计的实力。”

听着他话里的讽意,她用力深吸口气,对他笑笑,“总监请放心,我一定会将这个案子处理好。”

“底图呢?”丢下笔,双手抱胸看着她。

“在这儿。”她以双手放到他桌上。

夏安崧睨了她一眼,往后靠向椅背端详着她所绘制的图稿,上头满山遍野的枫,或深或浅的占据整个版面,“主题是什么?”

“秋。”田若琳看着那幅画说。

“秋?”他柔柔鼻,摇摇头说:“我看是杂吧!秋可以用一种意境来表达,而不是画个枫叶或柚子、满月那么粗浅。”

“意境?”说真的,太久没碰设计,不可否认她已生疏许多,就连创意都不见了!

夏安崧拿出一张白纸,只用灰与暗橘两种色笔来描绘,女人的灰色影子站在窗边,窗外则是一片暗黄的淡淡秋景,给人一抹孤寂、等待、心痛的感觉!

田若琳看在眼中,已完全能感受到那分属于秋得寂寥。他所用的人物背景只以三分之一的版面去完成,剩下的完全留给主角来展现。

当然,更令她惊叹的是他的手法,不但快速而且精准,即便是用模糊的笔触,也可以勾动人心。

“总监,你好厉害!”她惊叹地说。

“既然只是底图就不能抢了主角的风采,当然也不能太乏味。”他本不想对她说这么多,但是看在她的画工还不错的分上才教她一点,免得林汉彦骂他没人情味。

“是,我会学习。”她露出开心的微笑。

“我的话有这么好笑吗?”他望着她那兴奋的笑容,不禁皱起双眉。

“不是!”她赶紧澄清,“而是因为总监愿意将案子交给我,我很开心。”

“别开心得太早,交给你的案子得用心的做,这案子不难,我会用它来评估你是不是可以继续待下去,如果真不行,就算天王老子求我都没用。还有,你的责任只是把广告图设计出来,其他的千万别插手。”夏安崧给她最后的提醒。

“我知道,我一定会尽力。”看着手里的东西,她虽然害怕自己能力不足,但也明白现在这情况已不容许她退缩。

“因为案子简单,我给你三天时间。”

“才三天?!”她吃惊地问。

“对,就三天。”他用笔指着门,“现在可以出去了吧?”

“是。”她又觑了眼他冷漠的表情后,这才退出办公室。

站在门外,她看着手中的资料,告诉自己一定要加油,无论如何都要好好地完成它。

回到位子上,田若琳从资料袋拿出文件非常仔细地看了遍,彻底了解客户的需求,接下来就该构思如何凸显这商品。

杨梅见她专注于手边的工作,走上前问道:“在看什么?”

“哦,这是总监交给我的第一个案子。”她笑了笑,“有点紧张,但我会认真做好。”

“别太担心,没事的,总监虽然要求严格,但对于手下的第一个案子多少会放水的。”杨梅这些话倒是让她放心不少。

“谢谢你,我会定下心做。”

“那就好,如果有需要帮忙的地方,尽避告诉我或小纪、阿梁他们都可以。”杨梅拍拍田若琳的肩。

“我知道,谢谢你们的照顾,不过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可以凭一己之力完成。”她为自己打气,“这么一来我才能确认自己的实力。”

杨梅听她这么说,也很欣赏她的决心,“好,那么加油啰!看你这么有活力,我也该去忙了。”

看着杨梅回到座位继续埋头苦干,田若琳不禁心想辛苦的又不止她一人,她该秉持勇于接受挑战的信念,努力完成这个任务。

就在第三天,夏安崧因为一通紧急电话临时赶往南部出差,偏偏因为时间急迫,他误将一个快没电的电池装进手机里,本想一路上以手机遥控办公室的作业,这下子什么都别做了。

也因此,田若琳打了好几通电话给他,不是转接语音、就是断线打不通,这可急坏了她。

“总监说三天后要将设计稿交给他过目,可他不在,客户说后天就是交件的日子,我到底该这么做?”田若琳局促不安的自言自语着。愈想愈不对,她转身问着小纪,“总监去南部,明天就会回来了吧?”

“不一定喔!也可能要两天到三天。”小纪笑笑,“这是常有的事,也唯有这时候我们才能轻松一下。”

“什么?两天到三天!”哦!老天,那不是过了交件给客户的期限。

“怎么了?瞧你愁眉苦脸的,发生什么事了?”小纪这才瞧出她脸色的不对。

“后天就要交出我手上的广告案,但总监不在,我不知道该不该交出去?”她颇伤脑筋地说:“难怪才给我三天时间,原来时间这么紧急。”

“我看还是得交出去,时间不能延误。”小纪给她意见。

“可是总监还没看过,如果他不满意呢?”一方面不能得罪客户,另方面她又不敢擅自作主,还真是左右为难。

“如果客户满意就行了,总监不会说什么的,你也太紧张了。”小纪给她一个微笑,“安啦!”

“好,那我知道了,谢谢你。”幸亏身旁还有好同事,可以给她许多建议,让她不至于手足无措。

“别客气,以后有什么事尽避问我。”小纪拍拍胸脯,“我可以让你靠。”

田若琳点头笑说:“是,我记得了。”

就这么过了两天,期间夏安崧是有打电话回来关心公事与进度,可偏偏都挑在田若琳不在的时候打来,而小纪也直以为那件事不重要,因此没有向夏安崧提及。因而直到交件的日子,田若琳还等不到他回来,于是在客户江老板的催促下,她只好亲自前去开会,看对方对她的设计表现出既满意又欣赏的笑容,她这才放了心。

“若琳,你顺利完成第一个案子,是不是该请客呢?”同事们起哄要她请客,由于总监没回来,大头不在,大伙闹得可起劲了。

“那有什么问题,你们想吃什么尽避说。”田若琳见大家这么热情,她也大方的允诺,增进同事间的感情。

“那可是你说的,我们可得好好想想。”阿梁拍拍小刘的肩,“你说对不对?”

“没错,那可得选斌一点的。”

“够了你们。”杨梅忍不住开口道:“人家若琳才来上班几天而已,都还没领薪水,你们这么做是不是太过分了?”

“我没关系的。”田若琳对杨梅摇摇头,“只要大家开心我也开心。”

“还是不要,等你下次完成更大的案子,我们一定让你请个够。”杨梅是他们几个人当中年纪最长、也最体贴的一个,她做了个建议。

“好吧好吧!那就等下次了,否则又要被杨梅姐骂了。”

就在众人在办公室内叽叽喳喳时,夏安崧回来了!

皱着眉头看着眼前的一幕,他走进办公室已足足有一分钟之久却没人发现!

他深吸口气,一手叉着腰,另只手没好气的敲敲桌面,顿时大家噤声不语,连头都不敢回了。

杨梅先回复镇定,绽放笑容走向他,“总监,你回来了?”

“发生什么事?怎么这么吵?”夏安崧颦起英挺的眉。

“是这样的,因为若琳刚来没几天就交出了好成绩,我们都非常替她高兴。”杨梅解释道。

“什么好成绩?”他快步走向自己的办公室。

“今早若琳将客户要的东西交出去,对方很满意。”杨梅这话一出口,夏安崧猛地停下脚步,回头望着对他微笑的田若琳,“你把什么东西交给客户了?”

“呃……就是前几天你要我负责的案子,因为——”

“什么?那个案子你送出去了?”夏安崧不等她说完,便疾言厉色的问。

“怎么?不对吗?因为我联络不到你,但对方急着要。”看他那张怒气快要爆发的脸,田若琳吓得赶紧站起身,还紧张的抓住衣摆。

“你难道忘了我交这个案子给你的时候,交代你些什么?”他沉着嗓问。

“我记得,你说我只要负责设计,其他的别插手。”

“那你又做了什么?”他大声的朝她一吼,不单是田若琳呆住,连在场的其他人都被总监的怒火给吓到僵住。

“因为……因为江老板说如果不能在时间内交出,就要告我们违约。”生怕自己做错了什么,田若琳捂着唇,实在不敢再想下去,“我想联络你,却一直联络不上。”

“联络不到也要联络到,你到底做出什么样的东西我都还没看过呢!”天,遇到她之后怎么会发生这么多头疼的事。

“但如果迟交,我们会违约——”

“合约在我这里,你亲眼看见了吗?”他怒视着她。

“江老板拿给我看过。”

“那么附加的条件你也看见了?”夏安崧沉声又问。

“什么?”还有附加条件!

“这个案子对方催得很紧,所以我在附加条件注明如果时间紧迫,可以再延一周。其实他们在意的不是你做的广告好或不好,而是‘奇韦’的名声和我夏安崧的背书。”

广告界的人都知道,只要是奇韦制作的广告,该产品就会大卖,与其说是该产品出色,倒不如说是广告的创意引起消费者的注意与喜爱。

听他这么说,田若琳只觉冷汗直冒,因为已经无法挽回了。

小纪虽然也很怕夏安崧杀人的目光,但他还是鼓起勇气说道:“总监,你要怪就怪我吧!若琳曾经问过我,是我告诉她交出去没关系,所以……”

“不,这不关小纪的事,都是我的错。”田若琳阻止小纪继续说下去,她知道小纪是为她好,可她不希望连累他。

“呵!你们还真会友情相挺呀?”夏安崧眯起眸看着她,若不是林汉彦的关系,他真想要她走人,毕竟他的忍耐度已经到达了极限!

“算了。”走回办公室,用力合上门,心忖或许她来这里只是想图个“设计师”的身分,那他何不成全她,让她过得逍遥点,他也乐得轻松,反正薪水是公司给的。

对,就这么办,无视于她,这么一来对他们两个都有好处。再怎么他也不相信来这里打混的女人会拿出什么好作品来

田若琳原以为夏安崧会狠狠修理她一顿,结果却不是。

他见了她不再说话,并且不再分配工作给她,完全不将她当成设计组的一分子。

为此,她感到既难过又伤心,终于在中午大家都出去吃午餐的时候,看见夏安崧从外面进来,便上前堵住他的去路,“总监,我有话想问你。”

他睨了她一眼,却吝于给她一个字,不理不睬的继续往前走。

“求你别这样。”田若琳再次拦下他,“我知道我错了,你可以骂我或惩罚我,但是不要不理我,看别人这么忙,我却像没事人般闲闲的在公司晃,这样像话吗?”

“你要的不就是这个吗?”他绕过她走进办公室。

她大胆的推开门,跟着进去,“为什么这么说?你是不是看不起我?就因为我曾经在酒店待过?”

夏安崧眯起眼,冷眼瞅着她那对无惧的星瞳,“对,我是看不起你,不过这和你曾经做过什么没有直接关系,而是你的态度仍像做酒店女一样,喜欢利用男人。”

林汉彦不就是其中之一?为了她,向来公正不循私的他居然会让她走后门!

再者,她擅自作主将作品交给客户,他到现在都不敢去想、去看她到底做了什么样的东西交出去,会不会丢了奇韦的脸?

“你是什么意思?”他的语气中有着太多对她的偏见。

“反正就是这个意思,你的手腕对付其他男人可以,但是对我可就没这么简单了。”夏安崧伸手指着外面,“出去。”

“总监,你对我真的有天大的误解,但我不想为自己解释,只求你给我工作,我来这里是学习,不是想闲着领干薪。”她被说得眼眶微红,却强忍着不让泪水掉下来。

“工作的事你去找老板,我这里没有你可以做的事,你还要我说几次?出去。”他板起脸色,丝毫没有半点软化。

“我——”

“真要我请警卫上来赶你出去吗?”夏安崧一对眉毛高高耸起,怒火飙涨。

她咬咬下唇,心想现在这情况就算再坚持也是徒劳,可又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化解他对她的偏见。

再抬头看着他那双炯利又犀锐的眼神,田若琳只好垂下脸,很无奈、很伤心、很痛苦的走了出去。

“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会有什么手腕呢?看不起就看不起,何必找一大堆理由……”田若琳也赌了气,“好吧!你既然要这么做,我也无话好说,那我们就只好耗着了。”

颓丧的回到位置上,她见阿梁一用餐回来就忙着整理客户资料,她立刻上前问:“阿梁,我帮你好吗?”

“这、这不需要。”阿梁尴尬的笑了笑,“我忙得过来。”

“是总监不让你们让我插手吗?”她能理解的说。

“若琳,你是怎么得罪总监的?他虽然很魔鬼,但还不曾对任何人这样呀!”阿梁觉得田若琳不但人长得漂亮,个性又好,实在没有任何惹人讨厌的地方。

“魔鬼?”她轻轻一笑,苦中作乐地说:“没错,他的确像极了一只超级大魔鬼。”

“不过你别放在心上,只要花点时间,他会慢慢了解你的好,其实总监人不错,每次我们加班太晚,他都会买点心请大家吃,若是成果不错,也会自掏腰包招待我们去旅游。”阿梁净说夏安崧的好,就是怕田若琳会因为丧气而离开。

她当然明白他的意思,只是这种被冷落的感觉,还是很差。

突然,她桌上的内线电话响起,她赶紧接起,才知道原来是老板林汉彦打来的。

“若琳,知道我是谁吧?吃午餐了吗?”

“林大哥……哦不,我应该喊你老板。”听见他温暖的关怀,她不自觉的勾起唇,“我吃饱了。”

“上班几天了,感觉如何?”林汉彦早就想问她,可最近真的忙昏头了。

“我?”田若琳愣了半晌才说:“很好,这里每个同事都很照顾我。”

“每个同事?”他随即以一副了解的口吻,半开玩笑说:“其中一定不包括夏安崧吧?”

“这……”她咬咬下唇,故意笑出清脆的声音,“你还真了解他。”

“那是当然,我和他认识很久了。”林汉彦继续说着安抚的话,“你别太在意,他那人就是这样的怪个性,久了你就会习惯,也会明白这是他的缺点也是他的优点。”

“好,我知道。”

“对了,下班后有空嘛?我想请你吃顿饭,记得以前每次去你家,伯母都会煮碗热腾腾的面给我吃,想想就怀念,现在该换我请你了。”手边的事都处理好了,他终于得闲可以好好请她吃一顿。

“这样好了,来我家吧!我让我妈煮面给你吃。”既然他这么怀念,她希望可以满足他。

“真的可以?”林汉彦光想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其实他怀念的不仅是面的味道,还有对田家这份说不出的恩情,所以他现在才会特别照顾她。

“如果我连一碗面都骗你的话,就太没诚意了。”

“OK,那我们下班后在一楼大厅见,你坐我的车回去。”林汉彦看看行程表后说道。

“好,就这么说定了。”

挂了电话后,她深吸口气,看看表距离下班还有一个小时,而这一个小时是这么的难熬!

下班时间一到,田若琳就见夏安崧从办公室走出来,直接对其他人说:“我跟立威的经理约好见面,所以先走了,你们也不要待太晚。”

“是的总监。”大伙回应道。

就在夏安崧经过田若琳面前时,连看也不看她一眼,而她也只能感到委屈的垂下脸,轻轻逸出一声叹息后也跟着收拾起桌面,打算到一楼大厅与林汉彦碰面。

“各位,你们忙,那我走了。”虽然大家还在加班,她就这么下班不太好意思,但是无所事事的她留下来只会更滑稽。

“没关系,你先下班吧!”大伙都能理解的对她笑笑。

她心底赫然翻腾起一股悲哀,随即狼狈的逃离办公室。

躲到电梯中,为了不让林汉彦发现她的异样,田若琳看着金属墙映出的自己,强迫自己不能掉泪,还勉强露出难看的假笑。可不知为何,看着看着,竟让她觉得自己还真不是普通的卑微,居然连伤心都不能表现出来。

到了一楼,电梯门开启,她深吸口气后走了出去,看见林汉彦已站在那里等她,她微笑的走上前,“嗨,老板,让你久等了。”

“下班后就别喊我老板了,这样多生疏,我们又不是才刚认识。”他笑睨着她。

“说得是,那我还是喊你林大哥。”田若琳对他笑了笑。

“这才对,可别以为长大翅膀硬了,就可以不让我管了。”林汉彦宠溺地柔柔她的脑袋。

而这一幕正好被夏安崧看见,在他眼里他们就像一对甜蜜的恋人。

正要赶去与客户见面的他,刚刚在走廊上接到一通电话,到休息室说了一会儿后才辗转下楼来,却没想到电梯门一开启就看见这样的画面。

他像个没事人般从他们面前走过去,却还是让眼尖的林汉彦瞧见了。

“安崧,还真巧,你也要下班了?”林汉彦快步走向他,用力拍了下他的肩。“要不要一起去吃饭?”

“不了,我和立威的许经理约好见面。”

“唉!那真可惜了,我要去吃的晚餐外面可是吃不到的。”林汉彦一副替他惋惜的表情。

夏安崧扯开唇角,“那你好好享用。”说时,他瞄了田若琳一眼,似乎意有所表。

“瞧你,干嘛说得这么生分,若琳是你部门的同事,怎么不打声招呼?”其实他早就想找机会约他们一起出来聊聊或吃顿饭,好让若琳知道夏安崧私底下可没这么严厉。

如此一来,她工作起来应该会更愉快。

“天天见面,想不见都不行,招呼就免了,我和许经理约定的时间就快到了,得先走了。”夏安崧朝他露出一抹笑后,便准备举步离开。

就在这时候,林汉彦身上的手机响起,他对夏安崧说:“等我接通电话,我还有话要对你说。”

接起电话,林汉彦随即问道:“方强,什么事?”

“我们昨天提出的申请案,对方突然改变主意了。”方强急促地说。

“这不是早说好的吗?怎么又开始刁难了?”林汉彦眉头紧锁。

“对方只想见您,而且明天是申请的最后期限,所以我才打电话给您,怕误了事。”

“什么?现在吗?”

“对,就是现在。”方强提高嗓音,“我已经约好地点,老板您只要来一趟,应该就不会有问题了。”

“可是我现在——”

“林大哥,你去吧!反正以后有的是时间去我家,还是以公事为重。”田若琳听出他电话里的意思,于是主动说道。

“这样好吗?我答应要送你回去的。”这样对她还真不好意思。

“没关系,我可以自己搭车。”她不也是搭车来上班的吗?如今没能替公司做任何事,还要让老板送回家,不好意思的人是她才对。

闻言,林汉彦沉吟了会儿,突然他的眸光望向站在一旁夏安崧,又对方强说:“好,你告诉他我马上过去。”接着,他便转向夏安崧,“对了安崧,我要跟你说的是后天简安德正式入主公司,你要多注意一下,能不惹他就别惹他。”

“好,这个我知道。”

“还有,你能替我送她回去吗?”林汉彦指着田若琳。

“什么?我已经和人有约了!”他又不是不知道。

“不就是和许经理见面吗?我知道你找他谈什么事,这事并不是很急,我待会儿替你打通电话向他道歉,若琳就拜托你了。”说着,林汉彦便快步走了出去,连给他拒绝的机会都不留。

田若琳看了看一脸僵冷的夏安崧,理解的说:“总监,你去忙你的吧!我自己回去就行了。”

说完这句话,她便旋身就走。

夏安崧望着她淡然的表情,纤柔的背影,忍不住扬声喊道:“等一下,既然是老板的交代,我能不听从吗?”

“我真的无所谓。”她转过身,对他摇摇头。他现在一定看她极不顺眼,又何苦勉强他。

“这可是你说的,那好吧!”

可是才走了几步他又想起林汉彦,“算了,还是让我送你吧!”

既然林汉彦亲口拜托他,他还是送她回去得好,免得无法向林汉彦交代。

看她一脸防备的看着他,夏安崧不禁轻笑出声,“这么怕我?放心吧!我既然答应送你,就不会半路丢下你。”

“你是真心的,还是怕老板责怪?”她皱着眉问。

“只要把你平安送到家就好,其他的有这么重要吗?”他走向停在路边停车格的车子,“上车吧!”

见他都将车门打开了,她如果再不上车就显得太小家子气了。想了想,她只好不情不愿的坐进车中,让他送她一程。

无奈的报出自己家的地址后,她忍不住又问:“总监,你哪时候要给我工作?”

“你还需要工作吗?凭你和我们老板的关系,应该不愁吃穿才是。”他冷言冷语着,“干嘛还要来设计部纠缠我?”

“纠缠你?”她很惊愕的问:“你怎么会这么想,我哪时候纠缠你了?我只是向你要工作做。”

“我还是那句话——不、可、能,你最好转其他部门,这是我给你的规劝。”夏安崧依然淡漠,口气十分冷谑。

“总监,我是不会走的,所以你不必想着怎么赶我离开。”她不得不加重语气,表达自己的坚定。

“你!”他眉头一蹙,板起脸,“好吧!随便你,你就等到地老天荒吧!”

田若琳一脸受挫,不过他别以为用这种恫吓的语气吓住她,反正她是认定了这份工作,相信迟早他会懂得她这种执着不是逞强、不是偏执,而是真心对广告设计的喜爱。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