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腹黑总监 第三章

“若琳,你最近怎么了?为何总是看来若有所思的呢?”田母一边打着毛衣,一边看着坐在电视前,但双眼始终没有注视萤幕的女儿。

“我没事啦!”若琳很少将自己心底的苦向母亲诉说。

“真的吗?有什么事一定要跟妈说,自从你爸走了之后,所有的担子都落在你肩上,妈知道你很辛苦。”田母于心不忍。

“我一点也不苦,反正事情都过去了,从现在起我要振作起来,重新出发。”这是她一直以来放在心中的愿望。

“妈相信你一定办得到。”田母递给她一抹微笑。

“谢谢妈。”看见妈脸上的笑容,她告诉自己就算再难熬也没关系,现在的不顺心只是一时的,总有天她一定可以实现自己的梦想。

电话铃声响起,若琳立即拿起身边的话筒,然而电话那头却传来口气极为狠冷的台湾国语,“田若琳小姐吗?”

“对,我就是。”

“还有最后一笔钱,到底哪时候才要还?”

一听见这种熟悉的逼债口气,田若琳便忍不住浑身发抖,但又怕被妈听见,只好压低声音说:“你们老大上次说暂缓的呀!”

“你说的是哪一位?”对方又问。

“齐先生。”

“你说老齐,哈……他已经挂了,现在已经换人当家了。”

“什么?你说……你说齐先生他已经……”她不敢相信的捂着唇。

田若琳的父亲因为投资失败,欠了地下钱庄一笔债,在利滚利下他不得已的走上绝路,原以为可以一死了之,没想到对方并没放过他的妻女。

田若琳为了还钱,不得已到齐先生旗下的酒店上班,幸好齐先生见她有诚意,也是为父所累,所以没有勉强她接客,同意让她只做在一旁倒酒的工作,若遇到那些想占她便宜的奥克,他还会为她出头。

直到最后一笔五十万元,他答应给她三年的时间无息还钱,却没想到事情会演变成这样!

如今,唯一愿意宽限她的人已经不在了,她该怎么办呢?

“现在谁是老大?”她微颤着嗓音问。

“发财。”

“是他?”她记得这个人,是个视钱如命的莽夫。

一道粗鲁的大笑声从话筒里传来,“拜托小姐,不管谁是老大,钱还是要还的。”

“我不管,齐先生就算已经不在了,但当初他答应我要延后三年无息还钱,现在你们又苦苦相逼,我完全不能接受。”田若琳忍不住对他们低咆,忘了田母就在身边。

“三年无息?!这真是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话,哪个地下钱庄借钱给人家是不用利息的。”对方故意拉长语调,好像在强调错的人是她。

田若琳深吸一口气,“好,那你说,什么时候要?”

“当然是愈快愈好,如果你不还的话,我们会加计利息,你自己看着办。”

“你们……你们简直是吸血鬼,我不想说了。”眼看母亲已朝她走来,田若琳一紧张便随手挂断电话。

“若琳,是那些人又打电话来了是吗?”田母紧张的问道:“你不是说已经还完了?”

“这事我会处理,你别想太多。”田若琳扬起一抹笑,内心却十分紧张,不知道那些人还会不会再打电话来?

“若琳,你听妈说,别什么事都要瞒我,妈虽然什么都不懂,但可以帮你一点忙,分担你一些压力,像是替人帮佣或是做些缝缝补补的都可以。”田母握住她的手,发现她的小手竟是如此冰冷。

见妈这么担心,她心头一酸,立刻抱住妈,“我知道,有什么做不来的,一定会告诉你,让你替我分担。”

“那就好,你可别骗妈呀!”

“不会的。”她拉住母亲的手坐回沙发上,立刻转移话题,“对了妈,我前两天在公司里遇到林大哥,他对你煮的面念念不忘呢!”

“真的吗?那就请他来呀!煮碗面算什么,他给了你工作,是我们的大恩人。”这个话题果真暂时让田母忘了刚刚的事。

“他本来那天要过来,不过正好有事缠身,我想改天吧!”想起那天的事就让她联想起夏安崧,心情又变得很糟。

自从那天过后已经两天了,她在公司依然是“英英美代子”,虽然很无奈,可她不愿服输,只因她热爱这份工作,更需要这份薪水。

“那好,你们同公司应该很方便见到面,找个机会去找他,告诉他妈非常欢迎他来。”田母突然想到什么又问:“对了,我们可不可以找他帮忙?他现在是公司大老板,应该——”

“妈,以前我不知道他已经做了大老板,所以没去找他,可如今最艰难的日子都过去了,我又何必再求助他人?”她摇摇头,不愿欠下人情。

所谓钱债容易还,但是人情债却是心上一辈子的负担。

“可是妈怕你……”

“放心吧!相信我,我现在过得很好。”她不希望妈再多想多虑,于是看看表找机会离开,“妈,我还有些工作要赶,先回房了。”

逃回房间后,她不禁掩面苦笑,现在的她哪有事可做,可又不能不欺瞒母亲,这一点让她难受不已。

在公司即便没有事做,田若琳还是利用机会不停的学习,希望能够加强自己的画工,并翻阅一些底图图稿,参考别人的画法与意境的想像。

她发现虽然现在电脑绘图很便利、也可以呈现美丽的图样,但是夏安崧还是非常注重手工的表达,于是在手工与电脑并用下,创造出一个个精彩的作品。

或许是因为勤于练习的关系,连杨梅见了都忍不住赞扬她几句,“若琳,你画得愈来愈好了,这一张如果加上电脑修饰,一定非常棒。”

“杨梅姐,谢谢你的赞美,听你这么说我真的很开心。”田若琳回以一笑。

“好好加油。”杨梅俯下身在她耳边小声说:“还有,千万不要被总监给打倒,一定要坚持下去。”

虽然她不明白夏安崧为什么要冷落一个这么上进善良的女孩,不过见若琳没有因为丧气而离开,更无惧于这样尴尬的场面,她真的很佩服她。

“我一定会的。”田若琳很感激身边有这么多鼓励她、帮助她的好同事。

就在这时候,她突然听见小纪惊呼的声音,“糟了!”

“什么事?”田若琳与杨梅同时看向他,这才瞧见他桌上的水杯打翻了,将他好不容易就要完成的设计稿全都浸湿了!

“天,你怎么这么不小心?”杨梅和田若琳连忙拿来面纸试着抢救他的图,可惜色彩已渲染开,图已经毁了。

“完了……这下完蛋了,本来这张稿我今晚只要加工一下,就可送到电脑组去做字型选定了。”小纪哀号的嗓音正好传进走进部门的夏安崧耳里!

他看他们又聚集一块,忍不住问:“你们又在干嘛?”

“总监,我不是故意的……”小纪指指桌上已遭殃的画稿。

“什么?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夏安崧一看见这情形,眉头狠狠的打了个死结!

“对不起,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为什么会弄翻茶杯。”看来他就算不眠不休也赶不出图了。

“你自己说该怎么办?”夏安崧看他一副无言以对的样子,忍不住爬爬头发,极为恼火道:“好了,就看看有没有同事愿意怞空帮你,否则后果自行负责。”

“我可以帮他。”田若琳立刻举手道。

夏安崧半眯着眸看她一眼,久久才道:“好吧!就你了。”

眼看他已走进办公室,杨梅立刻开心的握住她的手,“太好了,这是好的开始,你一定要好好表现。”

“嗯,我知道。”田若琳用力点点头。

“什么太好了?我可一点都不好。”小纪看着这张图,“这张图耗费了我许多心血,没想到一杯水就毁于一旦了……”

“别懊恼,打起精神,我也会尽快完成手边的工作,看看有没有时间帮你。”杨梅回到座位前又对田若琳说:“那就拜托你帮小纪了。”

“我会的。”田若琳看了眼小纪的画稿,“来,我们开始吧!”

就在他们一边画一边做修饰的同时,时间也一分一秒的过去,眼看真的赶不及的时候,田若琳突然放下画笔,目光胶着在小纪的画稿上许久。

“你怎么了?想放弃了吗?”小纪见她突然停手,眉头都皱拢了。

“你这张画稿要传达的意思与我前两天所画的一张图稿满像的。”她喃喃说道。

“真的?那快拿来看看呀!如果可以的话,那就真的是老天帮忙了。”小纪原本黯淡的脸孔一亮。

“好,你等等。”她赶紧从怞屉里拿出这几天所绘的画稿,找出她说的那张,“你看看这张怎么样?”

小纪睁大眸子,直称赞道:“这张太好了,刚好符合我所需。”

杨梅与小刘听见小纪的赞赏之词也忍不住走过来看,而他们也都有着和小纪同样的想法,这张图真的太棒了!

“谢谢你们,这几句话让我信心大增,好开心喔!”得到这么多前辈的鼓励,她一直处于灰色的心情终于有了光亮。

“好,就用这个,谢了若琳。”小纪立即拿回自己桌上,“我可以做最后一点点的修饰吗?”

“反正已经给你了,随你处理。”可以帮到他,她也感到无比欣慰。

“谢谢。”小纪看看表,赶紧在时间内将这张图与商品做了连结。

直到下班前,他终于满意的将所有资料放进牛皮纸袋,拿进夏安崧的办公室。

“总监,我已经做好了。”小纪面带微笑,“如果没问题,我得拿去选字,做排版印刷。”

“做好了?”夏安崧抬起眸子望着他,“就算大家都帮你,也不可能这么快吧?该不会是随便交差了事?”

“当然不是,这张图是若琳之前画好的,刚好适合,总监你可以看看。”说着,小纪从资料袋子里拿出来。

夏安崧结果资料漫不经心的看着,当他看见那张画时,很明显的眼睛一亮,表情也有所改变!

“这真是她画的?”夏安崧仔细看着图,还真不得不承认她有两把刷子。

“没错,很棒是吧?我也被这张图稿给征服了,若琳真的很有潜力。”小纪一再称赞田若琳,希望总监可以正视她的存在,别再冷落她。

“行了,她有没有潜力我自己会判断,你不必替她说话。”他将手中的资料还给他。

“这么说……这个OK啰?”

“时间都这么赶了,也只能这么办了。”夏安崧睨了他一眼。

“谢谢总监,那太好了,我想客户一定会喜欢,那我走了。”就在小纪离开之后,夏安崧双手抵在额头,忍不住想着田若琳这个女人。

这么多个日子过去了,没想到她还挺有能耐、挺能撑的,硬是要待在这里。如果她是因为不想离开老板身边,任何一个部门她都可以待,为何就是要赖在他的部门?

桌上的电话响起,接起一听原来是位客户,就是当初催促田若琳将广告交出去的江老板。

“江老板,好些日子没联络了。”夏安崧说着官场话。

“是呀!自从把广告交出来后,怎么就没消息了?”对方笑问。

“很抱歉,我是该问问结果,但最近真的太忙了。”说穿了夏安崧是有点不悦他们的做法,为何不等他回来再说,完全没有履行事前的承诺。

“夏总监是个大忙人,每天案子接到手软呀!”江老板笑说。

“哪的话,不知道你今天有何指教?”夏安崧现在的确很忙,如果只是要闲聊打哈哈,他可没空。

“我是要谢谢你。”

“谢我?”夏安崧眉一撩。

“谢谢你上次为我做的广告,一推出就收到成效,好几位大客户下了订单,而我也将它做成巨型海报,张贴在各大卖场和大楼外墙,虽然广告费有点惊人,但我认为值得。”他说得极为兴奋,夏安崧可以感觉到他不是装出来的,心底赫然扬起惊疑。

难道那个田若琳是认真的?来这里不只是玩玩而已。

“不客气,你能满意是我们的荣幸。”他淡淡的说。

“什么时候你也会说这种花言巧语了。”江老板大笑,“可见你是听我说话听烦了,那我挂电话了。”

“别这么说,改天约个时间一起吃饭再聊。”

夏安崧挂了电话之后,不禁柔柔眉心,被田若琳这个女人搞得心情更乱了!

坦白说,这阵子虽然他对她表现得冷漠,甚至假装无视于她,但每天上班、下班、甚至进进出出都会遇见她,而她也经常陪着大伙一起加班,让他猜不出她到底在想什么?或者有什么目的?

如今,他更不明白了!

“妈,你说什么?有人来家里闹?”

正在上班的田若琳接到母亲嗓音饱含惊恐的电话,让她整个人的神经倏然紧绷了起来!

“对……他们说我们还欠一笔钱,直说要见你,又不肯告诉我多少钱,我只好打电话问你。”田母本不想打这通电话,但是他们凶神恶煞般的逼问,让她不得不这么做。

“妈,告诉他们我马上回去,如果敢动你一根寒毛,我会跟他们拼命!”因为气极了,她大声喊道,让坐在旁边的杨梅与小纪都被她激昂的嗓音给吓到!

“若琳,你别冲动。”田母担心事情会一发不可收拾,“你只要告诉我到底还欠他们多少钱,妈会自己想办法。”

女儿已经承担太多了,这两年来为了替家里还债几乎没有任何休闲娱乐,而她这个做妈的只要一想到这里就对她万分愧疚与心疼。

“我不会有事的,妈你等我,我马上回去。”挂了电话之后,田若琳便对杨梅说:“杨梅姐,我有急事要回家一趟。”

“出了什么事吗?”大伙都用关心的眼神望着她。

大伙的关怀让她感到既温暖又鼻酸,她强忍住心中的悲伤,不希望别人替自己躁心。

“没什么,我妈打电话来,我只是回去看看。”对他们点点头后,她便立刻离开了。

一分钟后,夏安崧从办公室出来,拿了一份资料给阿梁,这才发现田若琳不在办公室内,心想难道她打退堂鼓了?

“她去哪了?”虽不想过问,但他还是问了。

“总监,她家好像出事了,她刚刚匆匆离开,连外套都没拿呢!”杨梅立刻说道。

他皱起眉,“你怎么知道?”

“刚才她母亲打电话来,不知对她说了什么,她激动的喊了声,眼角还汗着泪水……”杨梅大致将刚刚发生的事说了一遍。

夏安崧闭眼沉吟了会儿,然后快步回到办公室,拿起电话准备打给林汉彦,既然他们之间关系不同,这种事应该让他知道才是,或许他可以过去处理一下。

但是林汉彦碰巧与客户有约,不在公司!

这下他能坐视不管吗?

就算他再怎么对她有偏见,但凭她和林汉彦的关系,他又怎能不管她的死活?

无奈地拿了钥匙和桌上的墨镜,他快步走了出去,这一幕让杨梅和小纪见了相视而笑,希望他这次出去是为了若琳的事。

回到家里,田若琳就看见三名壮汉占据小小的客厅,还把母亲堵在角落的沙发上,而母亲吓得直发抖,让她看得好心疼。

“妈——”她赶紧扑过去,蹲在母亲身旁,“他们没有对你动手吧?”

“没有,不是要你别回来,你为什么就是不听?”田母紧抓住她的手,眼底满是担忧。

“就算我不回来,他们还是会赖在这里等着我。”田若琳回头瞪着他们,“你们到底想做什么?”

“当天是来讨债的,这还用说吗?”其中一人双手抱胸,一副混混的模样。

“我也说了,我现在没钱。”

“我也跟你说过,只要一天不还钱,我们就照利息算,一个月十分,你却挂我电话,这是什么意思?”男子冷冷一笑,“我这可是看在以前的大哥承诺你的分上才来通知你一声。”

“你们……你们是吸血鬼吗?十分?你们干脆拿枪杀了我好了,就算一分我也给不起。”这两年来她已经受够了,以为可以松口气了,没想到又冒出这种事,还真是让她筋疲力竭又灰心丧志。

“不,不可以伤害我女儿,钱……钱我们会还,利息随你们算,求你们走吧!我们一定会想办法。”田母赶紧护住田若琳,不许他们动她。

“好,这可是你这老太婆说的,那我就当你也答应了。”三人扯着邪恶的笑容挑挑眉毛便走了出去。

田若琳气得浑身发抖,最后难过的跪了下来,“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若琳,别想太多,到底欠多少钱跟妈说,妈还有一些首饰可以卖了,要不我也可以去找事做,妈不许你再去那种地方上班。知道吗?你去酒店上班那两年是妈最痛苦、最伤心的时候。”

说到这里,田母抑制不住的掉下泪,“如果你爸地下有知,知道你为他生前闯下的祸过得这么辛苦,他会有多伤心难过呀!”

“妈,没事的……真的没事,我已找到一份喜欢的工作,我喜欢广告也喜欢动脑设计,现在的我很开心,不会再去酒店上班。”

“我看我们还是对汉彦直说,让他替我们想想办法,好不好?”田母哭着说。

“不,我不要,就算只欠十块钱,我也不想拿别人的。”她用力站了起来,对母亲笑了笑,“妈,你别担心,我会想到办法的,你一定很累了,回房休息会儿吧!”

见母亲神色疲惫,田若琳扶着她走进房间,这时一直站在门口的夏安崧眉心轻拢地望着她们的背影。

回头再看看刚刚离开的几个男人,他随即将门关上,跟了过去。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