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腹黑总监 第五章

隔天一早田若琳如同以往提早半个小时到公司,将夏安崧的车子停到停车场后,她就搭电梯上楼。

她想昨天夏安崧生病了,今天应该不会太早到才是,可万万没想到才走进办公室就见他正好从茶水间出来,手里还端了杯热茶。

“总监,你怎么这么早到?”她很疑惑地问。

“我一向如此,怎么了?”瞧他精神奕奕的,而以往总是漠然的眼底浮现的是笑意。

“可是你生病了,今天不是该待在家里休息?”他非但不休息,还一早就到公司,难道他不怕病情加重?

“我已经好多了,所以就来了。”他疑惑的挑眉,半开玩笑,“倒是你,为什么每天都这么早到?早来可没加班费的喔!”

她被他这句话逗得一笑,“我才不是为了加班费早到,只是觉得早点来可以多做一些事。”

夏安崧灼灼的目光始终盯着她自然的笑颜,对于她的关心他不能说没有感受到浓浓的温暖。

“你真的对设计很感兴趣吗?”

“嗯,我真的很有兴趣。”她怕他又以为她在说谎,于是赶紧澄清道:“我可没有骗你,我说的都是真心话。”

“干嘛这么紧张,我有说你骗我吗?”蜷起嘴角,他轻笑了声,“愿不愿意帮我个忙,我希望你能成为我的助手。”

“和这阵子加班赶的案子有关吗?”她直觉的问。

“无关,是我想出来的一种设计形式,主要是将平面图以不同的布面高级质感呈现,底图采微透的油画方式呈现,我想创作这样一件作品。”他将自己的想法说出来。

田若琳的脑海里浮现他所说的样式,随即兴奋地点点脑袋,“嗯,一定很不错,光想就很棒,我要参与。”

“那好。”他点点头,“我加入你。”

“还有谁呢?”

“就只有你。这是我自己的新构想,想先做个样本,试试看效果如何,其他人已有太多工作,我不想再添太多事给他们。”

听他这么说,田若琳点头道:“我知道了。”

“不过先说好,你可能得配合我的时间,会比较辛苦,所以你可以再考虑一下。”

“不,不必考虑,我要做。”她坚定的说。

听她这么说,夏安崧欣慰的笑了,温柔的目光凝住她好一会儿,“好,那我知道了,你去忙吧!”

“总监——”瞧他转过身,田若琳忍不住叫住他,“谢谢你给我这个机会。”

他轻轻扯开唇,“这没什么。”

“还有,你吃药了吗?”她抿着唇笑问。

“呃……这个……”夏安崧没料到她会突然问到吃药的事,不过他还真的没吃,甚至没带来公司。

“你一定没吃也没带吧?我就知道。”说着,她便从口袋掏出两包药递给他,“因为拿的是三天药,我猜依你的个性顶多休息一天就会来上班,也不会带药来,所以我昨天就自作主张的取了两包药带在身上,拿去吧!”

“你怎么?”他不敢相信她竟是这么的了解他。

“快点吃,我回座位啰!”她可以从他的眼中看到一丝震惊与感动,但她不希望他说出口,一切尽在不言中。

虽然她还没弄清楚近日他对她到底是什么样的关心,但像她这样神经大条的女生,也能感受到他这几天传递给她的是一种真心的关怀。

也因为这样的转变,让她看见了不一样的他,现在的他说话不再锐利,反而有种温暖。

现在的她真的很感激他,而且非常欣赏他的才华,除了他的名气让她仰慕,在看过他所有的手稿与完成稿的作品收集册之后,她更确信他是个天才型的设计人。

望着她整理桌面的身影,夏安崧也不禁露出笑容,步回办公室,他看着手里的两包药,在吃与不吃中犹豫,最后决定不辜负她的好意。

“若琳,你最近都在忙些什么?瞧你不时进出总监办公室,而且手上做的东西是我以前从没见过的,是新案吗?”趁午餐后的休息时间,杨梅禁不住好奇问了这事。

“这是总监的新尝试,他问我愿不愿意帮忙,我可是求之不得呢!”虽然才刚开始,但她发现这种创作手法很新鲜有趣、也间接从夏安崧那里学到许多技巧。

“咦?”杨梅笑了笑,“怎么感觉你和总监的感情最近突然变好了,而且这一好还好得让人眼红,他怎么没要我们帮忙呢?”

“杨梅姐,你胡说什么啦!还眼红咧!”田若琳的双腮倏然染红,“总监可能认为我很闲吧!”

“瞧,我也没说什么,你脸都红了。”瞧她那副羞涩的模样,杨梅不想挖苦她都难。

“你还说?”田若琳一跺脚,赶紧回到位子上。

“我还没说完呢!总监的改变果然是有原因的,否则他怎么可能从一个恶魔变成绕指柔呢?偷偷告诉我,你和他发展到什么程度了?”

“拜托杨梅姐,你愈说愈离谱了。”这回她从小脸红到了耳根。

“瞧你,分明就有鬼,还不从实招来?”

杨梅的逼问,吓得田若琳连忙站起,找借口想溜人,“我渴了,去贩卖机投饮料,你要喝什么?”

“我什么都不想喝,只想知道真相。”

“我不知道真相啦!”她咬咬下唇,尴尬的往另一头跑去,却不巧撞到了走进办公室的夏安崧怀里!

他反射性的将她扶住,直到怀里的人抬起一张红到不行的俏脸时,他才知道原来是田若琳!

杨梅见状,带着暧昧的笑容说:“我突然想喝饮料,就不知道能不能也撞见如意郎君喔?”

“什么?”夏安崧听不懂她的意思。

“杨梅姐!”田若琳捂着脸,不敢看向杨梅那别具含义的笑容。

只见她离开后,夏安崧不解地问着田若琳,“怎么了?刚刚发生什么事?”

“没……没事。”这种事她怎么敢对他说。

“你没去吃饭吗?”

“我早上买了三明治当午餐吃,最近气温低,不会坏的。”她其实是不想浪费时间在上下楼吃饭上。

“这怎么可以?以后不准再这么做了。”他很果断地补了句,“如果以后懒得下去吃饭,我可以带上来给你,别忘了。”

因为这句话,她怔怔的愣住,很好奇他怎么会知道她的想法,更令她心颤的是他居然要为她买午餐!

“你知道我懒得下楼用餐?”她嗓音微嘶地问。

“你一向很擅于利用时间,我猜就是这样,不是吗?”夏安崧撇撇嘴。

田若琳敛下双眉,心头的开心瞬间消失大半,“你这么说是在取笑我还是挖苦我?”

“怎么这么说?我是打从心底赞扬你,现在已经很少年轻女孩像你这么认真做事了。”真是他的真心话。

“真是这样?还是认为我爱钱,只要能赚钱的机会都不放过?”其实她也不想把自己弄得这么紧绷。

“你真的误会了,我完全没有这个意思。”瞧她低垂脸蛋,夏安崧掬起她的下颌,却意外发现她眼底酿出泪来。

这泪载满了她过去所承受的压力与痛楚,夏安崧的心窝竟无法控制的跟着怞动,生起寸寸心疼。

她随即抹去眼角的泪,“对不起,是我太敏感、太激动了。”

“没关系。”他看看表,“你等我一下。”

“你要去哪?”

“一下就好。”对她眨眼一笑后,他便走出办公室,大约过了十分钟又返回,将手中提着的一个纸袋搁在她的办公桌上,然后不动声色的走回自己的办公室。

田若琳疑惑的望着他离去的背影,随即看看桌上的纸袋,好奇的打开一看,原来是甜甜圈!显然他是去楼下新开幕的甜甜圈店买的。

她窝心的笑了笑,再看看那扇紧闭的房门,不敢相信他会为了她跑这一趟,而他真是大伙心目中冷厉无情的恶魔总监吗?

这阵子田若琳与夏安崧一起赶工新创作,得经常进出他的办公室。

每次起身,她都可以听见杨梅与小纪发出的轻笑声,让她觉得难为情又好尴尬。

进入总监办公室后,就见夏安崧对她绽出绝魅的笑。

而她也不好意思的开口,“可不可以让我待久一点,这样我有问题可以马上问你,否则一直进进出出的被人笑。”

“谁敢笑你你跟我说,我替你报仇去。”他开着玩笑。

“总监也会开玩笑呀!”她睨着他一眼。

“怎么不会?当我是木头?”夏安崧站起来并拿了张椅子给她,“坐这里吧!要不要将办公桌也搬进来?”

他谜样的眼神望着她的娇容,如果她真的愿意搬进来与他作伴,他也绝不会反对。

这阵子,只要他独自坐在办公室,总会不时地想着她在外面做什么,偶尔听见外头传来窃窃私语或低笑声,他总是想该不会是她有什么开心的事正和他人分享?而他却什么都不知道,又没办法偷听,只能一个人在里面胡猜乱想,还真闷。

也就在这几天,夏安崧才恍然大悟,朝夕相处外加对她特别怜惜的感情,他似乎愈来愈在意她、喜欢她,而她在他心中的地位也愈来愈重了!

“不要,那更会被人说闲话。”她笑着摇摇头。

“没想到你也挺古板的,我们男未婚女未嫁,怕什么闲话?”夏安崧薄薄的唇逸出低沉的笑声。

他一点都不在意旁人会误解他什么,因为他喜欢她是事实。这个女人让他对她从欣赏渐渐产生了好感,更发现她的可爱与善良之处。

过去他一直忙于工作,从来不曾注意过哪个女人,尽避有女人对他示好,他也无动于衷,唯有对她他竟然产生一股强烈的情愫。

只不过个性使然,向来不擅谈情说爱的他在面对她纯真的笑脸时无法很自然的表达出自己的情感,所能做的就是尽可能的关心她。

“你好像变了,以前你应该很在意才是!就别装了吧!”她仿佛听出其中含义,忍不住仔细望着他那对湛深的眼,仿佛可以从里面瞧见真心。

就在这瞬间,田若琳心口突地一弹,双腮生起燥热感,她不是没有感觉之人,他近日的关心与对待已深深打动她的心,况且她向来就对他的才华敬仰不已,如今他整个人已占据住她整个心。

试想,有几个女人可以抵挡得了才貌兼备又温柔体贴的男人呢?但是她也清楚,他给她的温暖是很单纯的,绝不是她所希望的“爱情”。

唉!别再胡思乱想了。

如今她所身负的责任让她没有时间儿女情长,只要上班时可以看着他,即便只有几眼,她也觉得心满意足了。

“咦,你怎么这么了解我?”他绽出清朗的笑。

“那是因为我过去受尽你的气,怎会不了解你的喜好,再怎么也得暗中调查个清楚。”她无意间将心底的话说出来。

他赫然挑眉,“你调查我?”

“呃!”她表情一怔,没想到自己居然说溜了嘴!

“说,为什么调查我?”站起身,他朝她勾勒一弧魅笑,直欺近她那张傻愣愣的小脸。

“我……只是随口说说。”她吃惊的往后退,眼珠子东瞟西瞟的,企图摆脱他的注视。

“随口说说!以为我信?快说。”此刻两人的距离近得都快要鼻尖相触了。

“我只是问了杨梅姐和小纪他们而已。”她有点不自在的挪移了下婰部。

“问些什么?”他继续追问。

“就问他们你一直以来都是这么讨人厌吗?是只针对我,还是对其他人都是这副模样?”

“我又是那副模样?”

“嗯……脾气就跟茅坑里的石头一样又硬又臭。”既然是他要问的,那她只能直说了。

“你说我像什么?茅坑里的石头?”他眯起眸。

“你之前真的很像嘛!难道我说错了。”明知道听了会不高兴又干嘛逼问她?田若琳噘起小嘴,“怎么?你又要故态复萌了?”

“如果是呢?”他又向前一些,两人的唇瓣只差盈寸。

他真的很想品尝她那两片鲜嫩的红唇,想知道她究竟是什么滋味,但是这么做肯定会吓坏她。于是,他只是轻抿了下唇又退开身,“逗你玩的,瞧你紧张的。”

田若琳深吸几口气,虽然紧绷的神经因而松懈下来,但也不得不承认其实她有点失望。

“以后我不会再打听你的事了,这次就原谅我吧!”她慌张的将手中的资料递给他,“这个请你签名,我已经待很久,是该出去了。”

他坐回椅子上,笑着接过手,又看看这份文件,很潇洒的签上姓就交给她,“待会儿就不进来了吗?不是说进进出出怕被说闲话?”

“现在不怕了,因为有人说他不怕,我又干嘛害怕?”拿回文件,田若琳对他皱皱鼻子后笑着走出去。

背对着他往门外走去,她偷偷抚着心窝,仿佛还没从刚刚那股挑情的魅惑中回过神来,老天,她到底在想什么?

他是她的上司,她和他在条件上是天差地别,这样的男人又怎么可能看上她?

似乎还能感受到他从背后射来的火热目光,田若琳赶紧旋开门把,闪身出去。

终于领了第一个月的薪水外加加班津贴与奖金,田若琳好开心。

虽然这跟她过去在酒店帮忙倒酒的收入要差了许多,但毕竟是她喜爱的工作,就算再辛苦、薪水再少也没关系。

将这个月的家用留下,她拿着剩下的钱来到地下钱庄打算分期还款,或许对方不会接受,但如今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还多少是多少,至于利息部分她连算都不敢算。

“你来干嘛?”一走进里面就遇到上次去她家捣乱的男子。

“我来还钱。”

“嘿,那个帅哥都帮你还钱了,你还要再还一次?如果你嫌钱太多,那就多多益善。”男子激狂一笑。

“你是什么意思?”她不明白他话里的意思。

“有个男人替你还了五十万,难道你不知道?”男子见她一脸狐疑,这才对她说清楚。

“他是谁?”

“他没说,反正就是一个长得挺帅的家伙。”男子笑了笑,“看来你真的连是谁替你还钱的都不知道,还真是奇闻咧!”

“真有这么一个人?”奇怪,她没对任何人说呀!

莫非是妈告诉了林大哥,所以是他替她还了这笔钱?

对,肯定是这样,在她认识的人当中,唯有他有可能帮助她!田若琳眉心一锁,立刻返回家中,要向母亲问个清楚。

“妈,你是不是将我们的事告诉了林大哥?”回到家中,田若琳问母亲。

“我没有呀!”田母摇头,“发生什么事了吗?”

“你真的没说?”她有些怀疑。

“你不准我说,我哪敢说呀!”田母睨着她,“别疑神疑鬼,妈要去买菜,你别再乱跑,我马上回来。”

田母并不知道她刚刚去地下钱庄还钱,还以为她只是出去走走,一个人走着走着又胡思乱想了。

见母亲就这样离开,她心底的疑惑却还没解除,想她也没认识其他男人,就只有林大哥与她们还有联络。

想了好久,她怀疑是他要妈别说,妈才会这么匆忙的离开。

于是她又打了电话给林汉彦,才得知他假日还去公司开会。

“林大哥,你什么时候会议结束?”这件事无论如何她都要当面向他道谢。

“大概还要一个多小时吧!”他看看时间,“有急事吗?”

“对,非常急的事。”她随即道:“我去公司找你,你开你的会别在意我,我会在办公室等你。”

“好,那就这么办,晚点见。”林汉彦说道。

“晚点见。”挂断电话之后,田若琳便前往公司。

到了公司得知他还待在会议室内,田若琳便回到公司等待,也顺便将自己未完的工作做一个结束。

约莫一个小时后,她听见办公室外有人说话的声音,心想该不会是会议结束了。

她前往会议室,恰巧看见林汉彦与几位大股东从里头出来,直见他送走那些人,她才上前问道:“开完会了?”

林汉彦一见她便笑说:“嗯,让你久等了。”

“没关系,是我自己跑来找你的。”田若琳摇摇头,“现在有空吗?”

“你都等了这么久,我可以先听你说,究竟什么事这么急?”他理解地问道。

“可以跟我回办公室说吗?”这件事不好在人来人往的地方讲。

“好。”

两人便一块往设计组的办公室走去,一入内,田若琳便将门关上,不希望让旁人听见。

毕竟公司大老板替她安插工作又还债,传出去对林汉彦和她都不好。

“到底要说什么,怎么这么神秘?”林汉彦疑惑的挑眉。

“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说,你为什么要帮我这么多呢?”她感激的红了眼眶。

“我帮你?”

“我知道你不想说,我也不逼你,但总得让我谢谢你。”田若琳眼中漾满感激的光影。

林汉彦想了想,该不会她是在感激他为她安排这份工作?“若琳,你已经谢过我了,干嘛又这么慎重的重提,会吓到我的。”

“这次与以前不同,我也希望你以后不要再帮我了,欠你的我会尽快还给你。”想他不但为她找工作又还债,这分恩情她该如何回报呢?

“你再这么说我可要生气了,帮你点小忙又不算什么?”

“或许这对你而言是小意思,但对我却是……”五十万在有钱人眼里可能只是九牛一毛,但对她来说却是一笔大数目,更等于救了她一命。

光想到这阵子被地下钱庄胁迫的恐惧,她忍不住沁出泪。

“好了好了,别哭了。”见她哭了,他顿觉无措,于是怞了桌上的面纸拭去她的泪,还抱住她拍拍她的背。

这时办公室的门被推开,走进来的夏安崧刚好看见这一幕。

只见林汉彦抱着田若琳,轻声安抚她,这亲密的模样教他心口泛起剧烈的疼痛,脸色控制不住的下沉。

直到他们分开后,他才徐步走过去。

“安崧!”林汉彦看见他,赶紧走过去紧握住他的手,“真的对不起,刚刚人事会议中我没办法替你多说什么,简安德他简直就是个混蛋!”

“没关系,这是我早料到的。”夏安崧撇撇嘴,“既然他看我不顺眼,那我走就是,否则连你都会被拖下水。”

“什么?你真要走!”林汉彦难以置信,“你干嘛在意他们那些人的鬼话,公司是我在经营,我要让谁当设计总监就由谁当,你千万别走。”

刚刚在会议中,那些股东居然当着夏安崧的面,对林汉彦说公司并不需要用个高格调又爱标新立异的知名总监一样会赚钱,这种话任谁听了都会不悦。

“如果我继续留下,你会很难做人。”夏安崧苦笑地拍拍他的肩,“无所谓,我真的不在意。”

“你不在意我可在意。”安崧可是他力邀来的,这几年他为公司创造庞大的利益与名声,他的贡献是毋庸置疑的。

偏偏那些股东只会出一张嘴,不仅不清楚公司的营运状况,而且一个不高兴就要将一个人才赶出公司,简直太过分了。

“我不想再留下来受简安德的羞辱。”夏安崧冷哼,而后拍拍他的肩,“以后有机会我们可以再合作。”

绕过他,夏安崧直接朝自己的办公室走去,在经过田若琳身边时停了下,什么都没说的继续走进办公室。

田若琳不明白地问林汉彦,“究竟发生什么事了?总监为何说要离职?”

“这事说来话长,反正就是刚刚开会时,股东说了一些嘲讽的话……你等等,我去看看他。”林汉彦叹口气,迅速走进夏安崧的办公室。

田若琳几乎是震在当下,她完全没想到昨天他们还开心的一起工作,可今天他就要离职离开了?

站在门外,她同样为夏安崧担心,却也知道现在不是她进去的时候,只能在门外默默守候。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