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腹黑总监 第六章

好不容易等到林汉彦走出来,见他摸着下巴沉默的离开后,田若琳不放心的走向总监办公室,轻轻敲敲门。

“请进。”

田若琳推门而入,看见的就是他坐在办公桌前沉思的模样。

片刻后,他抬起眼,当发现进来的人是她时,随即别开视线,“你来做什么?”

“我只是想问你,你真的要走吗?”她的嗓音略带激动。

“嗯。”他随口应了声。

“你的能力大家都知道,为何要因为他们的几句话就投降?”

“我不是投降,而是扞卫我的尊严。还有,以后我的事不用你管,你可以走了。”他闭上双眸柔柔眉心,“明天起,你就跟着杨梅他们做事,至于以后就看新来的总监怎么分配工作了。”

“你……你真的要离开我们?”她依然不敢相信。

夏安崧抬眼看她,“嗯,能不能出去,我想静一下。”

“总监,我希望你别走。”好不容易他们之间打破僵局可以相处融洽,还携手共同进行一项创作,她实在不愿意和他分开。

再说,他是这么的有才能、有想法,如今遭受这样的待遇,她实在为他不平!

“我走不走与你无关,你一样可以待下和他在一起。”同一天里发生两件不愉快的事,他真的很难保持君子风度。

为何要让他看见她和林汉彦在一起?这让他觉得这阵子他所作的痴梦非常可笑,只是他又能如何,毕竟她和林汉彦认识在先,而他也是一厢情愿的对她好,他没有权利要求她什么。

“他?!你指的是谁?”她不明白。

“我不想再重复一些话。”走进休息室,他搬出一只空纸箱,“你只要抱持这分对工作的热情做事,肯定可以闯出自己的一片天。”

“总监……”听他说出这种话,她真的好想哭。

“就这样,你走吧!”他将桌上的东西都放进纸箱内。

“为什么这么急?要走也不用急于一时呀!”见他不一会儿工夫就将桌面清空,她开始慌了。

想他被各大广告公司挖角都不为所动,情愿待在这件不算大的广告设计公司,为的只是一分友情,他不该被这样对待,“不,我去跟林大哥说,绝对不能让你离开。”

“他并不希望我走。”夏安崧扬高声调喊住她,“这是我自己的主意,再说我也不希望他因为我与其他股东闹僵。”

将沉甸甸的箱子抱起,他什么话都不想再说的往外头走去。

田若琳紧跟着他到办公室门口,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转角,她忍不住追了上去,拦住他,“接下来你要怎么做?”

“什么意思?”他半眯起眸。

“我们一起进行的创作,那不是你一心想完成的吗?难道你就这么放弃了?”她不希望他离开,可又找不到理由,只好这么说。

“我不会放弃,不过会休息一段时间。”休息是为了走更长远的路。

她难抑悲痛的对他大声喊道:“那你就没有什么话想对我说?”

“你想听的话去找汉彦吧!我想说什么并不重要。”淡然的睨了她一眼之后,夏安崧便不再留步。

搭着电梯下楼,夏安崧原本无情无绪的眸子覆上一层黯影,他重重闭上双眼,在心底喟了口气。

说真的,离开奇韦他并不难过,因为这是他早就预知的;可是离开她,他却万分不舍,尤其在得知她的心上人是林汉彦之后,心里的苦涩与空虚几乎将他淹没。

他甩甩头不再想,决定抛开这一切,寻求内心的解脱。

隔天,田若琳早上从睡梦中醒来,一想到夏安崧的事,她就惊跳下床。

急急起床打理后,她匆忙走出家门,却听见母亲喊住她的声音,“若琳,你怎么不吃早餐呀?”

“我有急事,路上买来吃。”

“昨天你已经买了面包鲜奶,怎么不吃过再走?”田母发现她昨天回家后就魂不守舍的。

“我现在不饿,妈多吃点。”回以母亲微笑后,田若琳便匆匆赶往公司。

以往她到公司时,夏安崧也已经来上班了,可今天不管她怎么敲他办公室的门,都没有任何回应。

田若琳心口蓦然下沉,不顾一切的闯了进去,然而里头的样子就跟昨天一样,办公桌上空荡荡的,再也没有堆积如山的卷宗与文件,难道林大哥没能成功挽留他?!

她颓丧的垂下脸,看着办公室内的一切,觉得好空虚!

她无力的回到位子上,直到其他人都来上班后,她沉重的告诉大家这件事,“总监辞职了。”

“什么?”每个人都震惊地看着她,“你怎么知道?”

“昨天我有点事来公司,刚好他和老板与股东在开会,好像有股东对他冷言冷语,所以……”说到这里,她几乎已说不下去了。

“我知道是谁了,老天……当初我就有预感那个人一来,我们铁定会不好过。”小纪气呼呼的说道:“这下可好,以后有得瞧了。”

阿梁不明白地问:“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少了夏总监,以后案子肯定锐减,再说新来的总监不知是怎样的人,大家都要有心理准备。”小纪回到位子上,就连一旁的杨梅也不知如何是好。

田若琳看着桌角堆放的全是这阵子与夏安崧努力的成果,如今却成了一场空,她都这么难过了,何况是他呢?

好不容易撑到下班时间,田若琳便将夏安崧给她的资料装袋,离开公司搭车来到他的住所。

不知道他是否在家,但是她总得试一试,无论如何都想知道他现在的状况。

搭电梯上楼来到他的住处外,她试着按下电铃,不一会儿大门开启,当夏安崧发现站在门外的人是她时,表情明显的震了下。

“怎么是你?”她的到来的确令他意想不到,本以为他们日后再见面的机会不多了。

昨晚,林汉彦不只一次打电话给他,要他再多加考虑,让他接地都烦了,只好对林汉彦下最后通牒,告诉他如果再打电话来,他就把手机关机、把电话插头拔下。所以刚刚听见电铃声时,还以为又是林汉彦跑来啰嗦了。

“你真的不回公司吗?”她知道林汉彦也积极的在挽留他,说服他。

“都已经走了,我就不会回去。”他扯唇一笑。

“其实你大可不必理会那些股东,只要把你的工作做好,我想林大哥一定会支持你的。”她仍然想说动他。

“在别人的船上指挥行驶的方向,你认为船的主人会同意吗?”他瞅着她,陰恻恻的回道:“以公司现在的状况,光靠林汉彦一个人的支持是不够的。”

“还有我呀!”她很认真的说道。

“你?!”他唇角泛笑,“你们还真是一心呀!”

“我说的是真的。”她想了想又说:“我现在是没有钱,等我有钱了一定请你来当设计总监。”

她的话让他的眉心深锁,忍不住道:“一个女人不该说这种话来撩拨一个男人。”

“什么?”她说的是真心话。

“你走吧!我是不会回去的,汉彦应该还在公司加班,你去陪他吧!”想到她是好友的女人,他心中漾起一股前所未有的涩意。

这份爱虽非来得轰轰烈烈,却似沙漏般慢慢堆积,当发现的时候已经充塞全身毛细孔,又如何能轻易的排除?

“他并不需要我,可我知道你是需要我的,所以我决定留下来陪你。”经过一整天的考虑,她做出决定。

“呵,你留下?干嘛?陪伴一个失意的男人?”拜托,他已经很痛苦了,她又为何要雪上加霜。

“我知道你现在心情不好,我说什么你都不高兴,如果你想骂我或者像一开始那样对我,都没关系。”田若琳看向他屋里,发现桌上搁满从公司搬回的资料,她于是拿高手中的袋子,“瞧,我也将我的部分带来了,我们开始工作吧!”

“你……”他摇摇头,“你别傻了,你以为每天下班来做一下就可以完成吗?我不喜欢这种断断续续的作业。”

“那……那我就辞职。”她坚定的望着他。

“你别闹了,快回去吧!”他不能跟着瞎起哄,虽然他绝不会放弃自己当初的坚持,可是现在他的心情乱糟糟,哪有什么想法呢?

“反正说到底你就是不肯相信我,可是我就是非做不可。”她不能让他一个人孤军奋斗,“就算你嫌我讨厌、嫌我啰嗦,我也照单全收了。”

“你还真是……”望着她的双眸,他锁起眉心,“你是玩真的?”

“当然。”

夏安崧无奈的爬爬头发,“好吧!既然你坚持,那就这么办,我会照付你薪水。”

“我并不在乎薪水。”是她自愿要帮他,又怎好意思拿他的薪水。

“别傻了,那你怎么生活?”他回头走向工作室,“这得耗费不少时间,难道这段时间你都不用吃饭?”

“这……我自有办法,前阵子拿了些奖金,省吃俭用还过得去,等完成后我会再去找工作,因为我还欠林大哥一笔钱。”她很仔细的思考着。

“他的钱你还需要还吗?我想他也不会计较的。”感情都已经这么好了,还提前的事不免可笑。

“就算他不计较我也得还。”

“你这么做不怕他伤心难过?不必什么事都一板一眼的。”

“我只是——”

“好了,虽然汉彦是我的好友,但你们的事我不想知道,你就别再提了。”他不是圣人,还无法用平常心看待这件事。

“不说就不说,我也懒得说。”对他皱皱鼻子,她便坐在茶几前,从袋子中拿出资料与画到一半的底图继续工作。

夏安崧看着她这副认真的样子,唇角不禁泛起笑,接着走进厨房倒了两杯果汁出来,打算与她共同奋战。

当林汉彦得知田若琳辞职了,真的很意外。

他打了通电话给她,“听说你刚刚到人事室辞职?为什么?又为何不上楼找我?”

“我本来想上去跟你打声招呼,但是听说你有客人,所以就不打扰了。”她不是那种说走就走的人,“我是打算找一天再向你解释。”

“这些都是其次,我只是想知道你为什么要离开公司?”夏安崧走了,他想尽办法也留不住,没想到在这个节骨眼上,她也要辞职!

“林大哥,你别生气,我只是有自己的想法。”

“什么想法,可以说来听听吗?”林汉彦无法理解,到底有什么事比工作重要?

“我想帮助总监。”她毫不隐瞒的说了。

“你要帮他?!”林汉彦很意外,他一直以为他们处得不是很好。

“对,不行吗?我知道我欠了你很多,但是我发誓绝不会赖账,就再给我一段时间,好不好?”她很认真的说。

“你怎么又提欠不欠的事,你并没欠我什么,倒是我欠了你家许多,当年若不是你父亲,我没办法顺利毕业,更不可能有现在这样的地位。”她再这么说,他可要生气了。

“好,那我不再提,这么说你是同意了?”她等着他的答案。

“既然你这么坚持,我能不同意吗?你就好好的帮他吧!现在的他也只有一个人了。”

“林大哥……”她打从心底感激他的体谅。

“好了,没事,千万别放在心上。”他听得出她都快哭了,“那我就给你一段时间,等你帮他完成创作后一定要回来上班,知道吗?”

“嗯,我知道。”挂断电话后,田若琳以面纸拭去眼角的泪,过了会儿就见夏安崧从外面进来,手里拎着两杯饮料。

“你出去就为了买这个?不用客气的。”她看看表,“而且快要午餐了。”

“先喝点热饮,午餐我再带你到外面吃。”夏安崧望着她,“喝完热饮就去躺一下。”

“我又没有不舒服,为什么要躺?”她奇怪他为何这么说。

“还说没有不舒服,不是生理期吗?”

听他这么说,田若琳吓了跳,“你……你怎么知道?”

“今天早上你一直抱着肚子,还有……”他用下颚点点她搁在沙发上的包包,从里面滑出两片卫生棉。

她回头一看,立刻尴尬的将它收起来,更没想到他这么细心,竟然观察到这些细节。

“你对女孩子还挺关心的嘛!”她低头笑道。

“不是对每个女孩子都这样。”夏安崧深深瞅她一眼,性感的薄唇扬起淡淡的笑,心想她肯定不知道他对她的心思了。

只可惜他在意的女人却不可能属于他,而他更不可能抢走自己好友的女人,所以他得牢牢守住,不能让一丝一毫感情泄露出来。

“哦,那么是哪种女孩比较容易得到你的青睐?”她轻轻试问道。

她真不相信像他这么优秀的男人会没有红粉知己,倘若没有,为何他总给她一种若即若离的感觉?好像有点喜欢她,有时候又非常冷淡,让她猜得心好乱。

更气人的是,没用的她却连开口问他喜不喜欢她的勇气都没有!

“这个我倒没研究。”他拿出热饮给她,“为什么对我的喜好这么感兴趣?”

“我……我只是好奇。”

“没什么好好奇的,喝了快去休息一下。”他实在不忍心见她抱病堡作,“对了,如果还疼得受不了的话,可以吃下这包止痛药。”

看他从口袋中掏出一包药,田若琳的心窝顿时束紧,他这样的温柔关怀,怎能不触动她的心?

瞧她只是傻傻的望着自己,夏安崧勾起一抹笑,“傻瓜,你在看什么?还不拿去,进房里歇会儿,那间是客房。”

“我还好,不是很疼。”她还是没打算去休息。

“那就看你自己了,真不舒服就别硬撑。”他打开工作档开始修面,突然问道:“你在我这里帮忙的事告诉汉彦了吗?”

“他知道。”她很自然的说道。

“你真的辞职了?!”他皱着眉头,“他没说什么吗?”

“没有,他只说要我好好帮你。”瞧他皱着一双剑眉,她忍不住笑,“怎么?干嘛脸这么臭,我又不会真要你的薪水,再说两个月没收入我还饿不死。”

她和母亲这两年为了还债可说是勒紧裤带过日,久而久之已成为习惯,除了基本三餐与必需品之外,几乎没有多余的花费。只不过欠林汉彦的那笔前得再缓一阵子还了。

“他真的没有反对?”那家伙还真放心他呀!不担心他抢走他的女人?唉,汉彦愈是这样,每每看着若琳时,他就得更艰难的把持住自己的心!

“没有,你在想什么?”她疑惑的问着。

“没……”心情烦郁下,他拿起刀片打算将画笔削一削,却一个不留神割伤自己的手指,“该死!”

“你怎么了?”她走过去看着他的手,“天,怎么流这么多血!”

“没事的。”他将手怞回。

“少来了。”田若琳担心的硬是将他的手抓回来,用面纸紧紧压住,“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压着伤口,你的医药箱呢?”

她起身四处找着,夏安崧叫住她,“别找了,我这里什么都没有。”

“什么?你该不会连优碘都没有吧?”她还真服了他。

他不在意的说:“这点小伤干嘛大惊小敝的,没学过什么是‘指压止血法’吗?”

“你的伤口不小,压得住吗?”她很怀疑。

瞧着她噘着红唇的俏模样,夏安崧忍不住笑,“逗你的,谢谢你的关心。”

他真的很想告诉她,别对他如此热络,这只会让他觉得自己超级无能,只能看着自己喜欢的女人却什么都不能做。

闻言,她竟然喷笑出声。

“你笑什么?”

“你居然还会谢我。”他向来很自大的。

“你怎么可以这么说,我又不是威权主义者。”关于这点夏安崧真要解释一下了。

“好了,别浪费唇舌,我只是开玩笑的。”她又看看他的伤口,“真的没事吗?”

“放心,我没这么脆弱。”只要她别气他就好。

“那么这次换你去休息吧!这里交给我就行。”她催促着他回房去。

“拜托,我又不是断了胳膊少只腿,休息什么,待会儿等我饿了帮我煮碗泡面就好。”在寒冷的天气里吃碗热腾腾的泡面最过瘾了。

“那有什么问题?”她微笑的点点头,“现在吗?”

“不,等一下。”他只是说说,如果他吃泡面,她一定会陪他吃,那可是一点营养都没有。

“好吧!”她点头,“想吃再告诉我,笔给我,我帮你削。”

拿过他面前的画笔,她小心翼翼的为他削着笔,夏安崧看着她那张温柔似水的小脸,眼底酿出更深的眷恋,多希望这个创作永远不要结束,那么她就会一直待在他身边了。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