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腹黑总监 第七章

如小纪所料,奇韦自从少了夏安崧这块金字招牌后,接到的广告案锐减一半。

简安德也禁不住压力,在数名股东的联名要求下去找林汉彦,希望他能够将夏安崧请回公司。

但是即便林汉彦费尽唇舌,夏安崧还是只能对他摇头。

“对不起汉彦,我的设计已接近尾声,现在只想全心把它做好。”近两个月来的努力,终于即将完成自己的全新设计,他并不想分心。

“我没要你马上回来,但是能不能在你结束手边的事后回来帮我?”林汉彦叹口气,“简安德真的后悔了,也答应我以后不再插手我的人事安排,你就考虑一下吧!”

夏安崧柔柔眉心,“你也知道,当初我本就无意去奇韦上班,可是为了你我还是去了。我可以不计较待遇与头衔,但是要给我最起码的尊重。”

“我懂,是我对不起你,没能在会议中为你说话,只能放马后炮。”想起那天的事,他也很懊恼。

夏安崧拍拍他的肩,“不要这么说,我一点都不怪你,只是想通了而已。”扯开嘴角,他笑了笑又说:“除了我,广告界还是有许多人才,别忽略了他们。”

“可是——”

“我有点累了,先回房歇会儿,你可以将若琳叫进来,你们现在无法在公司见面,就好好聊聊吧!”浓烈的眸转往门外凝住了会儿,夏安崧这才转身进房间。

眼看夏安崧进屋后,林汉彦不得不摇摇头,随即打开大门让刻意留在外面、让他们两人单独谈谈的田若琳进来,“我们已经谈好了,你进来吧!”

“怎么样?他愿意回公司吗?”田若琳关心地问,坦白说她也希望他们可以像以前那样一起工作,共同为公司而奋斗。

“可能有困难。”

“为什么?”

“这还用问?之前股东曾当着他的面给他难堪,安崧向来自尊心极强、怎堪别人这样糟蹋?”林汉彦摇摇头,“也是我的错,在会议上我面对股东的无措批评与冷嘲暗讽,却没办法为他扞卫尊严,只能事后做安慰的动作。”

“别这么说,我可以替你说说看。”

“你!可以吗?”夏安崧很少听女人的话。

“最近我较常与他相处,我发现他并不难沟通,可以试试的。”她甜甜一笑。

“真的吗?”林汉彦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唔,没想到他变性了。”

“变性?”她吓一跳。

“不,我是说改变性情。”他漾起微笑,半开着玩笑。

“原来这样,你还真是。”田若琳掩唇一笑。

“对了,那你呢?等这里的工作结束后,回公司上班吧?”林汉彦很希望她能回去,因为他从她的作品中发现她的确有广告设计的天分,假以时日必能成为优秀的人才。

她垂下脸摇摇头,“不了,我不想再让人说闲话,最近我正在找工作,我想很快就会有好消息的,你不用替我担心。”

“唉~~有时候想想,你和安崧的个性还真像,一样像顽石。”自己最信任的两个人都确定不回公司,林汉彦还真有点伤感。

“别这样说,我不重要,公司真正需要的是总监,我会帮你说说看的。”田若琳弯起嘴角,希望他别再愁眉苦脸了。

“好吧!希望借你的金口可以帮我留住他。”

“我只是试试看,不知道成不成,希望可以成功。”要说服夏安崧,说穿了她也没有信心,但是不试又怎么知道结果呢?

“我明白,尽人事听天命了。”他理解的点点头,“对了,他回房休息去,等他出来再跟他说吧!”

“嗯。”她送林汉彦出门后便折返屋里,不一会儿就见夏安崧走出房间,还倒了杯酒坐在窗边啜饮。

“真厉害,人家是尿遁法,你是睡遁法吗?”走到他面前,田若琳拿下他手中的酒杯,“我们聊聊好吗?”

“聊什么?”他大概可以猜得出来她想说什么。

“你为什么不肯回奇韦?”她瞅着他,“既然那个人已经知道错了,你就大人有大量别计较了吧!再怎么说林大哥都是你的好朋友。”

“既然舍不得他,那你回去好了,何必拉着我一起?”他眉头拢起,“够了吧!别再损我了。”

“你说什么?”她被他这一顶不由愣住。

“我……”看着她眼底的震惊,他这才察觉自己的口气太差了,于是深吸口气,待心情平复后才道:“我和汉彦永远都是好朋友,这跟我回不回奇韦无关,你是不会懂的。”

“真的没有转圜的余地?”

“对,不过我希望你能回去,可以在奇韦工作很不容易,不要轻易放弃这个工作机会。”他语重心长的说。

“我的事你就不要烦了,我自己知道该怎么做。”因为无法说服他,她有点丧气。

“瞧你,不是一样不喜欢被人控管未来?所以就别再想说服我了。”他将空酒杯拿到厨房清洗,又回到客厅对她说:“我已经没有心情做事,明天再继续吧!我预估只要再一个星期就可以完成了。”

“为何没有心情做事?”她的双眸担心的凝住他紧皱的脸,不明白他眉心那抹愁是打哪来的?

“你为什么任何事都要打破砂锅问到底?”他很无奈。

“我是关心你。”

“你该关心的人不是我,别随意施舍你的关心好吗?这样会让我很为难。”

每天有她陪在身侧,他有着说不出的幸福感,然而只要想起她就要离开,他的心就会生起无法言喻的疼痛。

因此,他现在连想都不敢想,偏偏她又不时对他诉说关心的话语,教他更加煎熬。

“我不懂你的意思?”她的关心会带给他这么多痛苦吗?

“你不需要懂,因为再过一星期我们即将各走各的路。”他轻轻一哼,“你回去吧!”

“你想对我说的就只是这样?”田若琳微微掩上双眸,虽然她仍没弄清楚他为何突然变得这么消沉,不过他最后那句话却让她很难过,什么叫作各走各的路?难道他对她真的连一点感觉都没有,往后不再和她联系?

“要不,你还想听什么?”他强逸出笑痕。

望着他那抹不经心的吊诡笑容,田若琳突然觉得好无力呀!

“没,算我多话了。”又凝睇他一眼,田若琳这才拿起外套与包包从他眼前离开。

听着大门合上与她的脚步声远离,夏安崧只能苦笑地看着门板,又仰首喝了口烈酒。

经过两个半月的努力,夏安崧的新创作终于完成了,这是属于他的新尝试,一旦发表可以想见将造成设计界的轰动。

这时田若琳得知日本的创意大师“久隆汀”将于日本举办“久隆汀柄际设计大赏”,只要自认创意新、设计佳都可以参加,作品会由久隆汀亲自过目并选出获奖者,再依作品的分类展出于东京的国际艺术会馆。

当然,其最主要目的是挖掘各国的人才,延揽进他的团队,创造出更多引导潮流的设计品。

依往例,只要能在“久隆汀设计大赏”中获奖,知名度将一跃千里,受到国际设计界的高度关注。

“我们参加好不好?”她向夏安崧提议道。

“算了,久隆汀是何许人?要让他看上是很难的。”

“怎么这么没信心?”她不解的问。

“你挺好,我在台湾的广告界或许小有名气,但与久隆汀这位国际级的大师相比简直是小巫见大巫,就像C咖对A咖。”不是他看不起自己,而是国际上的设计师不计其数,有些就算没有名气,却不代表他的创意不好,而是没有遇上伯乐的运气。

“哟!你还知道什么是C咖和A咖呀!”听他说出这番话,她忍不住笑了。

“这有什么好笑的?”他皱起眉。

“就是好笑嘛!苞你的STYLE真的很不搭。”她愈想愈好笑。

“我又是什么STYLE?”真是气人,为什么她总是将他说得好像非常与众不同,难道就不能把他当成一般人?

“我不是在取笑你,而是你……你在我眼中总是高高在上、遥不可及……”她以倾慕的眼神望着他。

“我遥不可及?呵!我再平凡不过,我希望在你眼里我就跟林汉彦一样,没有差别。”他叹口气说。

他受够了她每每用一种看神的眼神看他,他宁可不要当神,只想成为她眼底的普通人。

“为什么要和林大哥一样?”她笑了笑,“你跟他不一样的。”

林汉彦是她从小就认识的大哥哥,待她很好,就宛如亲人。可是他却不同,除了一开始她对他的仰慕与畏惧之外,到如今看见他,她内心竟会生起一股无法形容的悸动。

她喜欢看他的笑容,但是她很笨,每次想要逗他开心却反而激怒他,唉~~

“是呀!我知道我和他有多么不一样,你不需要强调。”他的口气又冲起来。

“你真的很奇怪,是不是对我又有成见了?”田若琳觉得好委屈,“好吧!既然你想骂人,那我就给你更多骂我的理由,我……我已经将你的新创作寄到日本去了,或许久隆汀现在正在欣赏呢!”

“你说什么?”他以为自己听错了。

“我知道你已经听见了,我就不再重复。”她望了下他的表情,“其实我来这里就是想告诉你这件事,既然说了那我要回去了。”

“你这丫头!”夏安崧箝住她的手腕,“你到底把我当成什么了?”

“什么意思?”她眨眨眼。

“你……你真的让我非常生气!以为我不敢修理你吗?”他一双利眸冷冷瞪视她。

“你不是已经开骂了?”田若琳微噘小嘴。

“田若琳!”瞧她那两片噘起的红唇,心底那股亟欲拥吻她的冲动又窜升起来,不过另有一种声音告诉他“不可以”。

“什么?”她等着他说话。

“算了,你走吧!”夏安崧猛地推开她,然后用力爬爬头发。

田若琳往后踉跄了步,又看看他那张快发黑的脸色,只好点点头,“好,我这就走,不过我对你有信心,你一定可以获得久隆汀的青睐。”

说完这句话,她趁他快要变脸之前逃到屋外,教夏安崧又好气又好笑,却又拿她没办法。

夏安崧怎么也没想到他的作品果真得到设计大赏,久隆汀还亲自写信通知,表示他对这幅设计作品的高度赞赏,并说会将他的作品展示在最重要的展区,更请他务必到日本受奖,希望能与他本人见面。

田若琳得知这个消息后开心得不得了,就好像得奖的是她一样,“太棒了,我就说你办得到的。”

“又不是你受邀,你兴奋什么?”其实他是乐在心底。

“我是真心为你开心呀!又不是为我自己。”她辩解着。

“那你想去日本吗?”夏安崧问。

“是有点想,不过我又不是设计师。”田若琳嘟起小嘴。

“但是我可以带你去。”他撇嘴笑,“既然是设计师,带个助手在身边又何妨。”

“真的,你愿意带我去?”哪个学设计的不想参与那样的盛会,如果真的可以如愿,将是她这辈子最难忘的记忆。

“瞧你开心的。”他扯扯唇角。

“因为我在想如果可以在这样的季节到日本的山上赏雪,不知道有多美!”这是她一直以来的梦想,可是这几年她一直被债务缠身,根本没机会实现。

“还赏雪咧!我都还没找你算账。”他嗤笑。

“算什么账?你明明也很高兴的。”

“一码归一码,我高兴是因为我的创作受到肯定,但是不会因为这样就忘了处罚你的擅自作主。”他眯起眸,扯着坏坏的笑。

“那……那你打算怎么处罚我?”她偷觑着他,“反正你就要赶我离开了,这样的惩罚还不够吗?”

她这句话宛如针尖刺进夏安崧的心窝,他望着她的容颜好一会儿才说:“我可不是金主,怎么可能一直养你。”

“我不用你养,只希望以后如果你接了案子,可以让我在下班后来帮你。”她实在很不愿意就这样和他分开。

这个创作已结束,她以后还有什么理由来找他呢?

她看了下时间,“我们走吧!林大哥已经订了餐厅,他要请客。”

“他干嘛请客?”

“我……不好意思,我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他。”

“你为什么老是喜欢先斩后奏?”其实这也没什么,但他就是不知道打哪来的脾气,只要想起他们如此亲密的频频联系,他就感到失落。

“你们不是很要好吗?我相信他一定也很关心你。”田若琳有点委屈。

“我……”真糟,每次看见她眨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就好像他是个大坏蛋似的,“约在哪?”

见他还是不太痛快,她赶紧说:“我发誓以后不管做什么一定会问过你,这次就原谅我啰?”

“不原谅你能怎么办?”夏安崧摇摇头,“走吧!你带路。”

“嗯。”田若琳开心的点点头,带着他前往餐厅。

“若琳,你会和总监一起去日本吗?”

在林汉彦的宣传下,奇韦上上下下所有员工都知道夏安崧获此殊荣,每个人都真心为夏安崧开心。

因大伙知道田若琳全程参与夏安崧的创作,所以杨梅、小纪他们找了天约她出来吃饭聊天。

“他说或许可以带我去,不过还不一定啦!”田若琳面露期待。

“如果可以一起去的话就太好了。”小纪一副羡慕的口吻。

“不瞒你们说,我也很期待。”她甜甜一笑。

“那就跟总监撒娇呀!我倒像知道对总监撒娇结果会如何?”杨梅好奇地问。

“这还用说,肯定被骂。”田若琳想都不想地回道。

“哈……你真的这么想?”阿梁猛点头,“我想也是。他肯定皱着眉头、撇着嘴说‘你玩够了没?少恶心了’。”

此话一处,每个人都忍不住捧腹大笑,将餐厅包厢烘得热热闹闹的。

“对了,夏总监真的不回公司了吗?”阿梁紧接着又问:“自从夏总监离开之后,整个设计组变得好没生气,那位新来的总监没有能力领导大家,做不到一个月就自己走人了。”

“他应该不会回去了,之前我劝过他几次,他还是不答应,当时我有点气他的顽固,可是现在我反而觉得他的决定是对的,回到奇韦他只不过是回到过去的生活,却没办法再创事业高峰。”田若琳轻轻一笑,“看来我是少了远见。”

“也是,我赞成若琳的想法。”杨梅笑了笑。

“对了,什么时候约夏总监出来,我想办个庆祝趴。”小纪灵光一现。

“他可能不喜欢吧?”在田若琳的认知里,夏安崧似乎并不喜欢热闹。

“我们也知道总监不喜欢,但你可以偷偷把他拐来嘛!”阿梁提议道:“看见他吃惊的脸色一定很有趣。”

田若琳摇摇头,“不行,这会惹恼他的。”几次都被他说先斩后奏,她怎么敢再造次?

“若琳说得对,别胡闹了。”杨梅想了想道:“要不这样吧!你打通电话给夏总监,征求他的同意,看是要哪一天出来让我们帮他庆祝,我们都没问题。”

“好,就这么办。”小纪附和道。

“那我试试看。”田若琳点头,拿出手机打给夏安崧。

不一会儿,电话被接起,田若琳笑着说:“是我。”

“若琳,什么事?”

“我现在正和杨梅姐他们在一起,他们都知道你的喜事,所以想当面向你道贺。”她试着又问:“可不可以?”

他轻笑的摇摇头,“怎么连他们都知道了?”

“好事传千里不好吗?不过不是我说的,你可别怪我。”她干净澄清。

“我知道。”他闭眼沉吟了会儿,“最近要忙着去日本的事,告诉他们等我回来,可以吗?”

“要等到那时候呀?”她看看大家。

“才不过几天而已,到时候我请客。”

“真的?那我替大家谢谢你啰!”田若琳笑了,心想这消息一定能让他们大大的开心。

“再过几天就要去日本了,有个人不是还想去山上看雪,怎么还有时间出去喝别人吃饭闲聊,东西都准备好了吗?”

他这句话让田若琳愣了半晌,数秒后才笑道:“你的意思是……真的要带我去啰?而且还会去看雪?”

“不喜欢?”他勾起笑。

“不,我喜欢,非常喜欢,那我马上回去准备。”挂断电话后,她立刻对杨梅说:“他答应带我去了,还说等他从日本回来后再请大家吃饭!”

“哇……还是总监了解我们。OK,为了这一顿,我们等。”小纪笑道。

“你的行李都收拾好了吗?如果还没,就快回去准备吧!”杨梅善解人意的说道。

“好,那我先走了,改天再聊。”田若琳朝他们点点头后便离开了。

去日本出席“久隆汀设计大赏”,又是与夏安崧同行,田若琳怎么不开心呢?尤其还可以去山上赏雪……这可是她梦寐以求的呢!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