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魔女的契约 第十章 永远

日本

“宫绘,我回来了。”御景崎浩一进厢房便给妹妹来个大大的热情拥抱。

“哥。”御景宫绘也甜甜地应道,如花的笑颜惹得御景崎浩有点意外。

“你今天心情很好嘛。”他盯著她渐泛红云的脸颊道。

“是吗?我每天心情都很好啊。”她说著,体贴地为哥哥送上茶水。

“可都没今天那么好。”事实上,他有点感觉到妹妹是有些许寂寞的,御景家的繁琐规矩或多或少给予她不少压力,如今惟一能让妹妹快乐的,只有一个人。

“霆又打电话给你了?”只有商震霆的来电才能让她展露如此甜美的表情。

御景宫绘神秘地笑笑,不打算回答。

他是不想多管妹妹的私事了,可仍不免抱怨一下:“真不晓得霆那臭小子在耍什么花样,前阵子你出事,他活像没了你就死定了似的,现在风平浪静了,他却躲著。都等了你七年了,难道连个求婚也不会,以为几个电话就搞定你了,别忘了宫绘现在也是名门千金了,日本有一大把公子哥排著队追呢,你的选择范围可大多了。”

她还没怨呢,他就先替她喊了,御景宫绘白了哥哥一眼,但笑不语。

就在这时,桌上她的行动电话的音乐铃声响起,御景宫绘拿起接听,对方一阵沉默后,商震霆低沉磁性的嗓音传入她的耳中:“宫绘,是我。”

“你在哪?”她声音里难掩激动。

“喜欢我的玫瑰吗?”他反问。

“喜欢,霆,我想见你。”她说出期望。

他低声笑开,“我在你家门口。”说完,便挂了线。

御景宫绘也收了线,忙起身立刻冲出门外,独留御景崎浩在房内。

“唉,恋爱真好。”御景崎浩望著飞奔出走廊的紫色身影,羡慕地叹了口气。

fmxfmxfmxfmxfmxfmxfmxfmx

御景家的铁门开了一条缝,走出一位身著紫色和服的美人儿,她借著白炽路灯四处张望,除了一辆陌生的黑色法拉利停罢在路口外,空无人影。

御景宫绘有些失望地垮下肩,正准备转身回去,突然一个黑影窜到她身后,在她还没反应过来时,一双健臂就环住了她的娇躯──

“吓!”她惊了一跳,本能地挣扎。

“是我。”商震霆的声音贴在她耳边道。

他来了!

“霆?”她惊喜地自他怀里回过身,望进他充满爱意与思念的深眸。

“嘘,让我好好看你。”他点住她的唇,大手抚上她的脸蛋,“天,你更美了。”

御景宫绘黑瞳里闪著水光,“你瘦了,我走后,你没听我的话好好养伤吗?”

“这点小伤又算得了什么。”总比不上想她的相思苦来得重。

“我不要你再为我付出什么代价了,你已经为我受了两次枪伤,为了我失去了最敬爱的福伯,为了我……唔!”她要说的话全数被他用唇封住。

他吻住她喋喋不休的小嘴,仿佛要补偿这一个月来的想念一般,他狂猛地夺取她口中的蜜。

她脑中混乱空白,只有接受他强势的掠夺,她双臂攀上他的颈,以热烈的回应表示她的激动。

好久,他吻够了她,改由紧紧搂她入怀,力道大得弄痛了她,可御景宫绘也没吭声,她希望他能再抱紧自己一些,这样才能让自己真实地感觉他的存在。

“我一直在等你说要我回到你身边,可你在电话里都没提过一句。”她有点埋怨地道,事实上,她再怎么找理由说服自己,心里还是怨他的。

“对不起,对不起。是我的错,是我太蠢了。”他急忙道歉。

她突然笑得淘气,“那你准备怎么补偿我?”

他朗声一笑,道:“明天的情人节,你去北海道的海边等我,好吗?”

“你有东西送我?”她眼里闪著兴奋。

他点点头,神秘地道:“要准时喔,明晚十二点,北海道海滩,我要给你一个大‘惊喜’。”

她笑,“你就是‘惊喜’了呀,这半年来你给我的惊喜还不够多呀。”

他点点她俏鼻,“这么容易就满足啦,这是我们的第一个情人节,我保证送你一个与众不同的礼物。”

他已有一个决定,在那天晚上,他将要对她许下一生的承诺。

fmxfmxfmxfmxfmxfmxfmxfmx

“今天就是情人节了喔,宫绘。”津泽智子笑咪咪地走近御景宫绘身旁轻声道。

“呃,奶奶。”回过神,御景宫绘忙应道。

津泽智子若有所思地盯著孙女颈上闪闪发光的紫水晶项链,突然道:“这链子,是震霆送你的?”

下意识抚上紫水晶,御景宫绘点头,“是的。”就是这条链子,为她带来了爱她一生的男人。

“他很有心,不过,奶奶倒有点看不惯他对你的霸道和占有欲。”津泽智子佯装生气地拎起她的手,看著那枚紫水晶戒指,“他胆敢没征求过我的同意,就把你订下了,至少也该来御景家正式提亲嘛。”

“奶奶,霆他只是太爱我,我相信他并没有无视您的意思。”她急了起来,忙解释。

“呵呵,好啦,奶奶说笑而已。”滓泽智子拍拍孙女的手安慰道,“我要问的是,今晚震霆没打电话约你出去吗?”

“他打过。”

“就这样?你们今晚没有节目吗?昨晚你和他在门外聊了这么久,他没向你表示什么?”商震霆未免也太逊了吧。

“他说今晚要和我约会。”在奶奶的追问下,御景宫绘只好乖乖坦白。

“哦,这还差不多。其实要不是怕打搅到我们祖孙俩独处的时间,我想他早就来抢人了。”津泽智子一语道破。

“奶奶,你怎么也和哥一样胡说。”御景宫绘不好意思起来。

“如果我不说,你就打算陪我这个老太婆一辈子,你愿意,震霆恐怕会咒死我的。”津泽智子地握住御景宫绘的手,道,“你能陪奶奶度过一个月有你在的日子,奶奶很满足了,但是宫绘,你也应该是时候回到他的身边了,你是属于震霆的,自你带上这条紫水晶项链起,你就是他的人了,奶奶不想阻碍你们。”

“奶奶,对不起。我──”

“不要再说对不起了。”津泽智子打断她,“你该去他身边了,你对奶奶的孝心也足够了,不要再为别人而耽误自己的幸福了,知道吗?”

御景宫绘感动得落泪,“我知道了,奶奶。”

是的,她的确该去争取属于自己的爱了,或许,也该是她主动的时候了。

fmxfmxfmxfmxfmxfmxfmxfmx

二月十四日,是属于全世界的情侣们欢庆的日子。

御景宫绘下了车,拉紧身上的紫绒大衣,海风拂乱了她一头秀发,她无暇顾及,睁著一双杏眼在沙滩上的人群中寻找那道熟悉的身影。

看看不远处一座教堂上的大壁钟,还有五分钟才到零时十二点,是她来早了?

御景和郎从车内探出头来对御景宫绘道:“宫绘,外头很冷,还是回车里等吧。”

“不了。”御景宫绘笑著拒绝,“时间快到了,我要到沙滩上去等。三爷爷,您先回去吧,好吗?”

“可是──”

“我保证我不会有事的。何况还有霆在我身边啊,您不用担心的。”她再次保证道。

“那好吧。”御景和郎妥协了,他从车上递出一顶紫绒帽给她,“戴上,你要著凉了我没法向大嫂交待。”

“谢谢爷爷。”她接过帽子,目送御景和郎离去,心顿时暖和起来。

把紫绒帽戴好,她带著家人的关爱一脸幸福地朝沙滩走去,沿路的人皆被这个紫色天使的美丽给摄住了。

fmxfmxfmxfmxfmxfmxfmxfmx

海风猛刮著她白皙嫩滑的脸蛋,虽有丝刺痛感,冷意也侵入四肢,但她的心仍是温暖而甜蜜的。

“铛……铛……铛……”教堂的钟声响起。

这时寂静的夜空中放起了五彩绚丽的礼花彩炮。

御景宫绘在仰头观望天空的礼花时,眼角不经意地扫到前方不远处伫立的人影,待她看清那人后,脸上顿时绽放花般笑颜。

“宫绘。”

商震霆穿著黑色风衣,在他脚边躺著一大束约有近千朵的紫玫瑰,他站在距她五米处,缓缓张开双臂──

“霆!”

御景宫绘奔过去投入他的臂弯里,两人相互紧拥。

“你来晚了。”她娇嗔。

“哪里,刚好符合童话故事的剧情,零时一过,灰姑娘的白马王子便出现啦。”他开玩笑地说。

“贫嘴。”她笑骂,“十二点一过,所有的魔法都会消失的。”

“我的魔法可不同,它是专为你而变的。”他放开她,让她看见那堆紫玫瑰,“宫绘,我想,我们结──”

“等等。”御景宫绘忽然打断他的话,挣开他的怀抱退离他数步远,小脸上有著慎重认真的神情。

“宫绘?”商震霆被她的举动愣住了,不解地看著她。

“商震霆。”她正色地喊他的全名,“我现在要求你很认真地回答我一个问题。”

“怎么啦?宫绘,你要我回答你什么?”商震霆挑起一眉。

五指挑起颈上闪动紫光的坠链,“还记得我们的这个‘契约’吗?我曾为了它强迫你娶我。”

“哦?”那也是他“心甘情愿”让她“强迫”的呀,她突然提起这个干什么?

地仰头看向夜空,又再次看著他的俊脸道:“今晚,我对天解除这个‘契约’,因为我真正爱上的是链子的主人。”

“宫绘,你……”

深吸一口气,她说:“霆,请你跟我结婚吧。”她想,这次由她主动地面对他告白。

商震霆愣愣地盯住御景宫绘非常认真的俏脸上的表情。半晌,他“噗哧”一声狂笑起来。

“你笑什么?”她可是很认真的呢。

他走上前笑著圈住她,在她唇上偷得一个香吻,“没什么,因为你真的很好笑。”没想到她也会有如此可爱的一面。

她有些气愤地捶打他的胸膛,“我这么认真,你当我是开玩笑吗?还这么夸张地笑我,连个答案也没……”

“我愿意。”今晚角色竟然对换了,原本应该是他向她求婚的啊,不过也无所谓了,难得她这么主动,他当然也要配合了。

她呆住,停止捶打他的动作,“你说什么?”

“你难得向我求婚,我怎么能不给你面子呢?”他伸出戴著紫水晶戒指的手交握住她的。

“这就是我的答案。我爱你,宫绘。”

她黑眸里闪著激动的泪,玉臂索性拉下他的头,红唇贴上他的。

无限星夜,玫瑰环绕,都在默默签证他们的爱情──

fmxfmxfmxfmxfmxfmxfmxfmx

御景宫绘万万没料到,商震霆送她的“大惊喜”竟是在情人节那晚把她拐到米兰,准备在第二天举行婚礼。

天啊!一切来得太快。她完全没有心理准备,只记得商震霆搂著她看海,看著看著她便累得睡著了,醒来时她已身在他的私人飞机上,赶赴米兰,这时,他才把这个“大惊喜”送给她,令她措手不及。

“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克莱斯在休息室里望著镜中的美丽新娘,冷不防冒出一句。

商绮罗狠瞪了他一眼,“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是啊,今天可是宫绘的好日子,千万别说些晦气话。”朴舞芸边为御景宫绘上妆边赞回道:

除了朴舞芸外,其他三位灵媒师好姐妹们亦一同到来庆贺。

宫月霓贼笑地盯住克莱斯,“克莱斯,我们什么时候也能喝到你和绮罗和喜酒呀?”

商绮罗娇嗔:“今天是宫绘姐姐当主角,干嘛把话题扯到我身上啊。”纯美的脸浮起两抹粉色。

而克莱斯则佯装听不到,随意抓起桌上的报纸乱瞄。

这两个小表头的反应煞是奇怪,如果是往日必定顶撞起来,可现在怎么全不好意思了。

在场的人都犯嘀咕,难道这两个小冤家开始懂爱了?

冷艳望著镜子里绝艳的佳人,“宫绘,没想到你是我们五人中最先找到幸福的。”

“这叫苦尽笆来嘛。”来可琴为御景宫绘戴上花冠。

御景宫绘对冷艳轻笑道:“相信有一天,大家都会找到彼此的真爱的。”她只是比较幸运罢了。

“宫绘,如果商震霆待你不好的话,我一定诅咒他几万遍。”来可琴拍胸保证道。

“呸呸呸,你们这些女人,帮宫绘打扮就好了,少动那张嘴好不好。”朴舞芸真服了她们。

“是呀,我担保二哥绝不会欺负宫绘姐姐的。”这一点,商绮罗可是百分之百打包票。

说曹操曹操就到,商震霆推门进来,一见到穿婚纱的御景宫绘就傻愣住了。

“宫绘……”

御景宫绘听到他的轻唤,便站起身笑著看他,“霆。”

今天,她将会是全世界最美丽的新娘。

“婚礼准备开始了吗?”御景宫绘走到商震霆身边柔柔地问道。

他今天非常地帅,比往日平添几分儒雅气质,但仍不减他的性感迷人。

“天!你简直像仙女。”他惊叹。

朴舞芸拿起棒花递给新娘子,“知道就好,那你还不快套牢她,可别让她再跑了。”

“没问题!”商震霆拉起御景宫绘的手,双双往礼堂走去──

fmxfmxfmxfmxfmxfmxfmxfmx

一夜之间,各大商界媒体都关注著一个大喜事:三大跨国性集团之一的御景集团千金御景宫绘将与她的神秘情人在米兰举行盛大的结婚典礼,而这位幸运的新郎竟是“四宇”集团的二公子,服装界的“设计鬼才”商震霆。

商业界两大企业的家族联姻,自然轰动商界,各界的人士都纷纷慕名而来参加这场隆重的盛况婚礼。

美艳的新娘在好友的簇拥下走进教堂。

华丽的教堂里人满为患,身穿不同款式的紫色晚礼服模特儿们站在教堂周围,记者、摄影师们的镁光灯全在新娘出现的时刻闪个不停。

“霆,我好紧张。”御景宫绘抓紧商震霆的手小声说道。

“相信我。”他回她一个安慰的笑容,随后把她交由朴舞芸挽扶,自己率先走上台中央,在麦克风面前伸手示意安静。

人们马上静默了下来。

台上一袭黑色西服的新郎英俊挺拔,他深情地看著台下美若天仙的新娘说道:“今天,是我名为‘魔女的契约──爱之魔女’服装秀,同时,我们今天将举行婚礼,为的是证明我对她的一生不变的爱,请各位作见证。”说完,他走下来,向她伸出手。

御景宫绘藏在雪纺纱后的脸溢著感动,她也伸出戴著紫水晶戒指的手,放到他的手里。

商震霆掀开她的头纱,吻住她的唇,这时,全教堂里响起热烈的掌声,在场的所有人皆为这对幸福的俊男美女结合而祝福他们。

御景宫绘笑著倒在心爱的人怀里,她知道,她将不再孤独,她将自己交给这个男人,在他的呵护下走入属于他的世界坚,再也不会痛苦流泪──

商震霆拉著御景宫绘奔出教堂,御景宫绘将手中的棒花向后抛,捧花不偏不倚地掉在了克莱斯和商绮罗脚下。

两人低头看看捧花,再望著新人驾著花车远去──

“哇!不会吧──”

两人同时异口同声地喊道。

【全书完】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