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善意的谎言 第十章

医院的走廊上,一位身穿白大褂、形似企鹅的光头男人正急匆匆地走着,他就是奥蒂斯的医生。

"凯伊特医生!"梅茜招呼道,急急忙忙上前截住了他,想和他作一次简短的私人交谈。

凯伊特转过身,调整了一下厚厚的眼镜。当看清站在眼前的是谁时,他笑了,双下巴也随着抖动起来。"史都华小姐,"那沙哑的声音与矮小敦实的身材很不协调。"你看起来气色很好。"他握住梅茜的双手,"我猜你还是睡了一会儿。"

梅茜高兴地紧紧握着医生的手,"是的,外公一脱离危险,我就睡了一会儿。"然而,她却没提有个头发淡金色的海盗总是索绕在她的梦里,不管她如何努力想把他从头脑里赶走。"我只想再次谢谢您,外公的身体恢复得很好。"

凯伊特撅着嘴,点了点头,"确实很好,才两个星期的时间。我想说,这多半该归功于那位可爱的迪莫尼小姐,她天天守候在你外公的身旁。"医生咯咯地笑了起来,听起来就像是一盒摇晃着的碎石子,"她的举止像个可爱的孩子,但是一涉及到你的外公,她却像是一头保护幼仔的母老虎。"

"是的。"梅茜赞同道,心里却局促不安。她看到几乎所有的人都受到了约瑟芬的指责,从白天的护士到负责膳食的人员。"我——我很抱歉,一涉及到外公,约瑟芬是有点儿偏执。"梅茜停顿了一下,不安地咽了一口唾沫,"我想问的是,您知道,约瑟芬和外公今天就要结婚了,您对他的诊断是——我的意思是,您认为他会……"梅茜说不下去了,她不敢说出自己的担忧。

医生亲切地笑了,"我以前说过,在疗养院,你的外公已经放弃了生活的希望。他生命垂危,我已经无能为力。当他听到你结婚的消息——"他停了一下,摇了摇头,知道这是个伤心的话题,"不管怎么样,那个消息给了他生的渴望。当他提出想去看你时,我知道什么也阻止不了他。另外,"他推了推鹰勾鼻上的眼镜,继续道,"我当时觉得这可能是他见你的最后一次机会,我不能拒绝他。"

他的神情变得快活了起来,"我确实没有料到,那个活力四射的约瑟芬会蹦进他的生活。在你和那个可爱的'发动机'的照顾下,你外公正一天天地好起来。"

"但是——但是这次心脏病突发……"梅茜提醒道。

医生点点头,"啊,是的。你假结婚的坏消息,对他的打击确实够大的。他仍然很虚弱。"他握住梅茜的臂膀,安慰道,"但是,我相信,带着新生活的希望,再加上充足的休息、丰富的营养和适当的锻炼,他会强健起来的。"

梅茜的眼中闪着欣慰和感激的泪花。"哦,凯伊特医生,这是我听到的最好的消息,我……"她扑在他宽厚的肩膀上,激动地说不下去了。

"好了,好了,"医生安慰道,"就像我以前说过的,药物治疗是有限的,还是应该谢谢你自己,和那个守护在他身边的坐立不安的母老虎。"

梅茜松开了凯伊特的肩膀,擦了擦眼泪,"我——谢谢您,医生。"

凯伊特又推了推眼镜,点点头,"哦,如果你不介意,我该去照顾那些比你外公更需要我的病人了。"他投给梅茜一个鼓舞人心的笑容,一摇一摆地离开了。

梅茜激动得浑身颤抖,医生的话犹如一帖止痛药,安抚着她受伤的心灵。外公以这种方式得知了这个假结婚的消息,令梅茜深感内疚。如果外公因此而死去,梅茜真不知道自己能否承受得住这样的打击。

梅茜抛开这个可怕的念头,低头看着身上的粉红色亚麻裙,出于神经紧张而不是真的需要,抚平了衣服上的细小折皱。她无奈地叹了口气,不知道这些天为什么总是摆脱不了索绕在心中的不安。

梅茜将一缕滑落在外的头发塞进法式发髻内。

她对自己说,一切都很好。她知道,外公被空运回迈阿密,她欠了丹蒙的人情债。她该抽空给他写封短信,表示感谢。但是,现在她被伤得太深了。丹蒙怎么能相信是她将假结婚的秘密透露给克莱顿的呢?她决不可能做出如此不负责任的、将外公的健康置于危险境地的事情。

她抛开了这个令人沮丧的想法,深吸了一口气,振作一下精神。丹蒙已经远离了她的生活,外公的身体正在恢复。这么多年来,外公第一次这么开心。牧师随时都会到来,将心爱的女人嫁给他,而他的新娘一定会欣喜若狂。

梅茜转身向奥蒂斯的房问走去,但是她猛地停住了脚步。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瞪大眼睛,然后眨了眨,但是那个身影还是在那儿。

丹蒙-迪莫尼正站在她面前,注视着她走过来,俊美的方下巴上有一块肌肉在跳动。

梅茜感到呼吸困难,透不过气来。这个男人帅呆了,其他的词都无法用来描述他。他简直就是美男子的典范。他身着定制的纯灰色西服,恰到好处地衬出他运动员般的身材。他的衬衫是雪白的,丝质的领带以绿色为底色,上面饰有由深紫和灰色构成的精致图案,将他的眼睛衬托得完美之至。

在荧光灯的照耀下,谈金色的头发为他的脸上增加了一圈光晕,使他看起来更像一个下凡的天神,而非冷酷无情的商人。

"你——你在这里干什么?"梅茜尖声叫起来。

他抿着嘴,一脸懊悔,"见到你很高兴。"

不管梅茜怎么努力,她始终无法将目光从丹蒙脸上移开。为什么,哦,为什么他长得这么帅气?

他甚至比梦里见到的还要英俊,虽然他的眼睛带着明显的倦意。各种情感涌上梅茜的心头,其中有一些是温柔的思慕,这令她十分恼火。"这里不欢迎你。"她愤愤地说。

丹蒙双臂互交,放在胸前,"也许不受你欢迎,但是,我是被邀请来参加婚礼的。"

梅茜脸色变白。是啊,她怎么没想到呢?约瑟芬绝对不会不请丹蒙参加她的婚礼。要是有人能早点提醒她就好了,也许,她可以有所准备,装出一副冷若冰霜的样子。

她旋即换成一副冷冰冰的样子,仰起下巴,从丹蒙身边飘然而过,"为了外公的婚礼,我不会和你吵架,但是,我不知道你有何脸面出现——"

丹蒙抓住了梅茜的手腕,打断了她的话,"梅茜,我很抱歉,我原以为是你把我们的秘密告诉了克莱顿。"梅茜很不情愿地面对着丹蒙,他的道歉令她惊讶。"现在,我知道了,他肯定是那晚在海滩上偷听的那个人。"他的声音中透着公然的鄙视,"只有像他这种人,才会等到最具毁灭性的时刻,将秘密公布于众。"

梅茜皱起了眉头,尽避她竭力想让自己恨这个男人,但是她的心却背叛了她,不由自主地想着被他触摸过的地方。"呃——"她有点喘不过气来,"至——至少你承认了这是你犯的一个错误。"她深吸着气,压低嗓音来掩饰颤抖的声音,"我听说,你说服了董事会,将表决延迟到下个月。那一定让你费尽了口舌。"

丹蒙耸了耸肩,"在董事会,我还是有一些支持者的。"

梅茜望着天花板,"你让我吃惊,丹蒙,你真是巧舌如簧。"

丹蒙绿色的眼睛审视着梅茜的脸,若有所思,然后轻轻地说道:"谢谢。"

"这不是赞美!"梅茜希望他们之间这种尴尬的接触赶快结束,她猛地挣脱了丹蒙的手,"请你让我走。"

"他们在查账中已经发现了一些不合法的东西,"丹蒙不顾梅茜的请求,继续道,"艾莫斯不能肯定这对奥蒂斯是有利还是有害。"

梅茜停止了脚步,"查账?别告诉我你正在查账。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想了解真相。"

梅茜咬着牙,胸中的怒火在不断膨胀。"就算你查出外公是清白的,也不会有人知道的!"她再次挣脱着,"让开!我看见牧师过来了。"

这一次,丹蒙松开了手,但是他的手指却在梅茜的手腕上多停留了一会儿。令梅茜不安的是,她居然默许了他的这种行为,并放慢了将手抽回的速度。意识到这一点,让她暗暗心惊。她聚集了身上所有的热情,向牧师跑去,而纷乱的思绪却留在了丹蒙的身上。

和任何新娘一样,约瑟芬看起来光彩照人。她头戴多莉.帕顿式假发,身披白色丝质婚纱,手捧一束鲜红的郁金香。她私底下向梅茜说过,按维多利亚花卉书上的说法,红色郁金香象征着完美的爱人。她羞涩地肯定道,奥蒂斯一旦恢复健康。将是一个完美的爱人。

约瑟芬将一朵红郁金香和一枝满天星插在奥蒂斯的钮孔上。奥蒂斯穿着一身黄色的睡衣,胸前别着鲜艳的郁金香,显得非常可爱。虽然被太阳晒成的红色已经褪尽,他的脸色有些苍白,但是他的体重增加了非常重要的几磅,看起来也就不那么虚弱了。

约瑟芬坐在病床旁,拉着奥蒂斯的手。牧师站在床的另一头,宣读着结婚誓言,仿佛他正做着振奋人心的布道。

梅茜作为伴娘,站在约姨婆的身边;丹蒙作为伴郎,则站在床的另一边。

梅茜时不时地走神,眼睛总是情不自禁地瞟向丹蒙。有一次,被丹蒙看见了,他投过来一个充满歉意的笑容,梅茜吓得连忙窘迫地看向一边。

牧师正在宣布奥蒂斯和约瑟芬正式成为合法夫妻。新古德伊夫太太凑上前去,在丈夫的嘴上印了一个爱恋的吻,又在他的脸颊上亲了一口,依偎在他耳边柔声细语,忽而又轻拍着他的脸。这是一个多么甜蜜的画面啊!泪水溢满了梅茜的眼眶。

突然,什么东面飞了过来,梅茜条件反射地用手去挡,随即发现自己抓到的是约瑟芬的那束鲜花。"喔,亲爱的,"约姨婆的脸上泛着新娘特有的羞红,"我真心希望你们能心心相印,重新回到甜蜜的过去。"她拉着梅茜的手,另一只手绕过奥蒂斯,伸向丹蒙,并向丹蒙招手,示意他拉着。"你们俩尽可以否认,但是,在大开曼岛你们是相爱的,不管有没有合法的婚姻,你们是属于对方的!"

约瑟芬的话令梅茜羞愧难当。她眼睛瞪得大大的,盯着丹蒙,丹蒙也正注视着她,脸上的表情难以琢磨。就连他弯腰亲吻姑婆的手时,他的眼睛还是盯着梅茜,"我祝你们幸福美满!"他轻声祝福道,仿佛根本没把姑婆的劝告放在心上。冷漠先生,沉着先生。丹蒙抽回手,目光转向奥蒂斯。他轻轻抱着老人的肩膀,"您看起来气色不错,外公。"

老人哈哈笑了,"谢谢你,我的孩子。但是对你我可不能说同样的话,你看起来有点憔悴。要是我感觉好一点,我一定要去痛骂克莱顿-斯君曼给你带来这么多烦恼。"

梅茜从约姨婆的紧握中抽回自己的手,喃喃道:"如果不介意,我——我去落实一下蛋糕的事。"这显然是个借口。大家都知道,蛋糕就摆放在大厅对面的护士室里,不需要落实。但是,她在丹蒙身边一刻也呆不下去了,那样太痛苦了。

她匆匆走进护士室,一名志愿者正准备将蛋糕推出去,梅茜险些和她撞上。梅茜发现自己手里还握着那束鲜花,于是将它放在推车上的蛋糕旁,叫那个女人继续推过去,自己则朝大厅最远的自动饮水机走去。其实她并不渴,但是,她决定采取这种策略拖延时间。丹蒙当然看得出他的在场令她不安。如果他有点儿绅士风度,他会吃了蛋糕就自觉离开。反正,不管他有没有意识到他令她不安,不管他是不是绅士,她打算一直在那儿溜达,直到他离开。

梅茜慢慢地喝着水,过了好长时间,她直起身子,正好看见丹蒙从外公房里走出来。他停住了,四处张望着。当他看见梅茜时,脸色阴沉了下来。

他将手插进宽松裤的口袋里,和梅茜对视着。他的目光深邃而执著,梅茜有种奇怪的感觉,好像丹蒙在用脑子给她拍照。

几秒钟紧张的对视折磨着梅茜早已不堪重负的神经。她的嘴唇开始发抖,脉搏的跳动声像雷鸣在耳边震荡,但是出于某种疯狂的原因,她无法将目光移开。

突然丹蒙紧锁眉头,把嘴一抿,转身离开了,大理石地面上留下了一串脚步声。当他在拐弯处消失时,一种沉沉的失落感向梅茜袭来,仿佛一块巨石压在了心头。

梅茜又开始在一艘新游艇上为新的老板工作,希望能开始新的生活。这是十二月的第一天,奥蒂斯康复了整整一个月了。就在上午,她看着这对新人乘上"银猫号",开始了他们迟到的蜜月旅行。

奥蒂斯的气色好极了,他是那么开心。梅茜想跟他们一起去,为他们做饭,但是约瑟芬却悄悄说,新郎的外孙女在艇上会妨碍他们度蜜月的。

梅茜对自己笑笑,摇摇头,不知道在约瑟芬和奥蒂斯心里,她会妨碍他们做的事情到底是什么。

梅茜突然想起了在大开曼岛丹蒙开的玩笑,他说约瑟芬和奥蒂斯比他们有更多的乐趣。想到这儿,梅茜的笑容消失了。她咬着嘴唇,试图将有关丹蒙的念头从脑海中统统驱除。新的工作是在一艘更豪华的游艇上,游艇有个有趣的名字叫"我爱你"。

两小时前,和蔼可亲的船长开启了这艘游艇。

梅茜刚刚准备好二人丰盛的晚餐。

她还没见过游艇的主人——一对新婚夫妇。她是在约姨婆的热情推荐下,由这对新婚夫妻的经纪人雇来的。对于第一顿晚餐,那个男人已经对梅茜作了周密的指示,那是一个烛光盛宴。

新的工作惟一让她感到遗憾的是,她将为一对新婚夫妇工作。在长达一个月的加勒比海蜜月旅行中,这对情意绵绵的年轻人会勾起她对自己那段假蜜月的回忆。

汽笛声响起,表示那对夫妇准备就餐了。梅茜在不锈钢冰箱前检查了一下仪容,令她欣慰的是,头一回她白色的新制服上没有沾上一点污渍。

梅茜上边端起盛着沙拉的银盘,一边暗叹自己怎么这么倒霉。那个负责布菜的女管家突然不见了,就像"银猫号"上的波妮经常做的那样。她一边通过大厅,走向餐厅,一边胡思乱想,不知某处是否有所学校专门教授管家如何在主人用餐前逃之夭夭。

梅茜走进灯火辉煌的餐厅,看见了柚木的墙面、精致的亚麻台布和金边的银制餐具。她面带微笑,初次见面,她想给主人留下一个美好的印象。

但是,就在进门的一瞬间,她脸上洋溢的微笑消失了,随之而来的是一阵惊慌失措。

丹蒙-迪莫尼正站在那里,身着白色的宽松裤和运动衫,显得随意而潇洒,令她心里一阵刺痛。

他神情安详,双手漫不经心地搭在其中的一张安娜女皇椅的靠背上。

"你好,梅茜。"他淡淡一笑。

恍惚中,梅茜膘了一眼餐桌,上面摆放着两个人的餐具。她的心结成冰块,坠落在脚下,摔成无数块碎片。他结婚了吗?难道要她去服侍她心爱的男人和另外一个女人度蜜月吗?这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变态报复呢?

没等梅茜弄明白是怎么回事,丹蒙已经从她僵硬的手中拿走盘子,轻轻放在了桌子上。"见到你很高兴。"他拉着她的手,"为什么不坐下,你脸色苍白。"

丹蒙手指的触摸将梅茜从麻木中震醒,她摇晃着挣脱了丹蒙。"这是怎么回事?"她哇哇叫着,"我为什么会在这儿?我不想为你工作!"

"梅茜,"丹蒙轻声唤道,走到她面前,温柔地搂着她的肩膀,"坐下。"他的眼睛咄咄逼人,声音温柔似水,"我们得好好谈谈。"

梅茜身体僵直,"丹蒙,我想不出和你有什么好说的——"

"我爱你,梅茜。"丹蒙柔柔地打断道。但是他的声音再柔,梅茜还是听清了那几个字。

她瞪大眼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你说什么?"她厉声问道,猜想这又是他的一个诡计。

丹蒙把梅茜一缕散开的头发捋到脑后,"我说,我爱你。"他朝椅子点了点头,问道,"现在,你可以坐下了吗?"

梅茜此刻的心里翻江倒海,但是她拒绝相信他。这个男人实在太狡诈了,她还能再指望什么。

她摇摇头,向后退去。他正看着她,眼里闪着诱人的光芒。她被看得不知所措。他到底在玩什么把戏?"不,你不爱我。这有点像——"

"求婚。"丹蒙低声道。他上前一步,一把将梅茜揽进怀里,"嫁给我。"

梅茜还没来得及叫喊,丹蒙已经将嘴压在她的唇上。他的吻缓慢而有说服力,令她丧失了反抗的力量。梅茜发现自己紧贴着丹蒙结实的身体,感受着他身上男性的魅力,渴望更多的亲密。

丹蒙将梅茜搂得更紧,他的手**着她的背脊,很快就抽走了她身上最后的一丝抗拒。梅茜呻吟着,理智和情感进行着一番激烈的搏斗。他确实是在求婚吗?他是当真的?就算他是真的,她能毫不犹豫地就这么嫁给一个男人吗?梅茜在甜蜜的诱惑和痛苦的事实之间摇摆不定,这是所有恋爱中的人都会遇到的棘手问题。

随即梅茜想到了丹蒙的那些不道德的商业手段,心中又充满了嫌恶。她猛地从丹蒙的亲吻中扭开嘴唇,"丹蒙,你太自以为是了。"梅茜气喘吁吁地说。她暗暗发誓,不能被他臭名昭著的空头许愿蒙骗,成为他的猎物,"趁我还没喊人,你现在就让我走。"

"你以为有谁会来帮你吗?"丹蒙反问道,声音沙哑,语气亲呢,"这是我的游艇。"

梅茜浑身战栗。她想,丹蒙说得对,她只能由他摆布。梅茜感到悲哀,只能直直地盯着丹蒙的眼睛,那么近,那么诱人。她为什么会爱上这个男人?他的触摸为什么会令她颤抖?她决不能把自己交给一个她不尊重的男人。"我——我想,也许我最好坐下来。"她终于说道。

丹蒙扶她在一张椅子上坐下,然后自己坐在她身旁。他的大腿碰到了梅茜的大腿,她想挪开,可是她发现自己连这点力气都没有。

丹蒙咯咯地笑了起来。从认识他以来,梅茜还是第一次听到他的笑声没有了玩世不恭的成分。

"你那个结婚谎言真让我意外地走运,正是它才让我着手去查当年的老账。"

梅茜将目光集中到了丹蒙的脸上。他正望着她,那种柔情是梅茜以前从未见过的。而且,他的心情似乎出奇地好。

"另一个意外的好运是那天在医院,你离开奥蒂斯的房间后,"丹蒙继续道,"你外公追忆起在公司工作的往事,谈到了克莱顿的父亲西摩,也就是原来的会计。奥蒂斯说西摩是个数字天才,正是这句话引发我的思考。"

梅茜皱着眉,努力想跟上他的思路。但是他身上散发出的气息索绕着她,她每吸进一口气,都会受到它的撩拨,使她难以集中思想。"思考?"她附和道。

丹蒙点点头,"关于一个天才会计可能会伪造出某人侵吞公款的假证据。"

梅茜直直地盯着他,一脸迷惑。她努力想抛开脑海中杂乱无章的期盼。他的亲近使她的所有感官都变迟钝了,她甚至不能再相信自己的耳朵了。他的话断断续续,仿佛来自遥远的地方,但是,他好像是在告诉她,有个叫西摩的人是多年前真正的贪污犯。

丹蒙咧嘴笑道:"我曾经以为是祖父干的。"他摇摇头,稍稍收起一点笑容,"肯纳德当然不是一个天使,可我也想知道他是不是个窃贼。"

梅茜坐直了身子,惊呆了。那是他说的吗?!

西摩-斯君曼侵吞公款,然后加害于外公。

"当然,西摩已经死了,"丹蒙解释道,"但是,他的罪行使我对其他一些事感到好奇。于是我命令秘密复查公司所有的账目,报告昨天刚到。"

梅茜茫然地瞪着他,"昨天?"她重复道,丹蒙现在说的这些话令她不知所措。

"多年来,克莱顿的部门一直干着非法的勾当,提取回扣,侵吞公款。显然,西摩将他篡改数字的本领传给了他的儿子。"

当梅茜明白了他的意思后,她张大了嘴。克莱顿-斯君曼不仅是个卑鄙的阴谋家,而且还是个诈骗犯!而她却一直在指责迪莫尼家族,痛恨他们,其实他们也和外公一样,一直以来都无辜地背着罪名。

"所以,"丹蒙继续道,"今天,我是无可争议的美洲豹汽车公司的总裁,而克莱顿将因涉嫌诈骗被起诉。此事现在应该已上了报纸的头条新闻。"

"哦,丹蒙……"梅茜喘着气,丹蒙的揭露终于穿透了她麻木的脑袋。但是她并不感到高兴。奥蒂斯是清白的,丹蒙甚至提都没提到这一点。显然,对丹蒙来说,这无关紧要。"当然,我——我为你高兴,但是那并不会改变——"她为外公感到不公,她鼓起勇气,跳起身,躲开了丹蒙危险的亲近。他没有公开为外公洗脱罪名,这一点她不能原谅。不过,这也没什么好问的!"你掉转船头,送我回去。"她不假思索地说道,然后朝出口走去。

当听到丹蒙没有反对时,梅茜发现自己放慢了脚步。这个男人已经向她求了婚!曾经有多少次,这个情景在她的梦中出现,但是一觉醒来,却消失得无影无踪。他为什么要那样做?他不能一边真心地爱着她,一边如此无情地对待外公。对她来说,这是不可原谅的罪过。

到了门口,梅茜发现自己不动了,她情不自禁地转过身,"现在你想要的都得到了,"她嘲讽道,"我希望这让你开心……"

"我有了一切——除了你。"丹蒙承认道,他的目光深邃而热切。

梅茜感到自己被震住了,被撕扯着。但是她明白,对于像丹蒙这样的男人,从小被培养成一个自私冷漠的人,她永远不可能满意。"我不能爱一个对我外公如此漠不关心的男人。"

丹蒙显得困惑不解,他探询地看了她一眼。

"梅茜,我对你外公从未冷漠过。但是,昨天以前,我甚至都不知道是否还拥有公司,当我确定以后,就将公司一半的股权给了你外公。但是你是知道的,你知道他拒绝了我,说我们应该去做该做的事。"

"你——你在撒谎,"梅茜怒吼道,"我对这件事一无所知。"

她看出他眼中流露出疑惑。"对不起,我真的以为他已经告诉你了。"丹蒙烦躁地捋了捋头发,"也许他什么也没说是因为我还对他说我爱你,今天我要向你求婚。"他忧郁地笑了笑,"也许他以为我想亲自告诉你。"

梅茜立刻回想起今天早晨奥蒂斯说的话。他眨眨眼睛,神秘兮兮地说:"邋遢丫头,我和约瑟芬要给你一个惊喜,但不在这里也不是现在。如果不出我所料,它会找到你的。"梅茜被他说得糊里糊涂,当时她正幸福着他们的幸福,很快就把外公的话忘了。难道外公说的就是这个吗?

丹蒙那双温柔的眼睛一直在梅茜的脸上徘徊,"原谅我,梅茜,我想——"他欲言又止,声音中掺杂着激情。他咬紧牙关,竭力克制着自己,"我想我可以掉转船头,但是在我见到你的那一刻,我只想紧紧地拥着你,好好地爱你。"

梅茜的呼吸变得急促而困难,她浑身战栗。一切来得太快,令她无法思考。她困惑地摇摇头,大声叫道:"这不可能……"

丹蒙疲惫地用手抹了一把脸,"我们的关系中掺杂着许多谎言,但是这一次是真的。"他慢慢向梅茜靠近,双手捧起她的脸,"梅茜,我的祖父犯过错,我的父母犯过错,我也犯过错。对于爱情、婚姻和家庭,我的观点都是扭曲的。但是,看到你和你外公,看到你竭尽全力地帮他,感受到你对他的忠诚——所有这些都告诉我,亲人之间并不是非得像我的家人那样相处。"

丹蒙的神情中透着一种忧伤的美,令梅茜感动,这是以前从未有过的感动。他终于向她展示了内心脆弱的、与失去的童年一起埋葬的部分。眼前的一幕令她全身心都为之感动。"我真的爱你,梅茜。"他柔声地保证,"如果你能给我一次机会,我将用我的一生来证明给你看。"

贴在她脸上的手是那么温暖和温柔,凝视着她的目光充满了爱意。他那绿宝石般的眼睛里闪烁着激情,令她难以抗拒。"你给我的生活带来了纯洁和忠诚,我不能失去你。我爱你,爱你的邋遢,甚至爱你的谎言——因为它们是用来安抚伤痛的。"

他低下头亲吻着梅茜的眼睛,"我再请求一次,嫁给我。"

梅茜的思绪在飞旋,在跳跃,她的意识飘忽不定,"我不相信,你在撒谎。"她呻吟道,心在喜悦中狂奔。"我不相信。"

丹蒙令人销魂地咧嘴一笑,双臂将梅茜托起,"哦,你不信?"他问道,语气中透着逗弄,"梅茜,这艘游艇的名字是什么?"

梅茜迷迷糊糊的,嘴里喃喃道:"我爱你。"

丹蒙咯咯地笑了起来,笑声浑厚而深沉。梅茜感觉到他找回了那个完整的自己。"我也爱你,亲爱的,"他发誓,"我要马上实现它。碰巧我的船长也是个牧师。"

梅茜望着丹蒙,仿佛身临梦境,最后她终于让自己接受了这个醉人的事实——他真的爱她。她对丹蒙嫣然一笑,"这是巧合。"

"说实话,这根本不是巧合,"他坦白道,轻咬着梅茜耳垂,"我打听了整整一夜,今天早晨这个家伙刚从加利福尼亚飞来。"

梅茜发出了咯咯的笑声,"你一定还躺在床上。"

"我突然发现这个主意不错。"他俯在梅茜耳边,"现在,吻我。"

梅茜乖乖地服从着他的命令。丹蒙温湿的嘴唇亲吻着梅茜,传递着永恒不变的爱的诺言。

那天晚上,简单的结婚仪式结束以后,丹蒙和梅茜开始了他们的婚姻生活——不再是作假,而是真真切切的。他们命中注定要成为这样的一对美满情侣,既能在厨房烹制出美味佳肴,又能在床上为灵魂创造激情的盛宴。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