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别怀疑就你 尾声

田依柔推开沉重的门,一眼就见到正在沉思的谌枳。

“嗨!你怎么了?”她连忙出声表示关心。

“你怎么来了?”谌枳立刻起身将她拉进宽敞的办公室,“有事吗?”他一副不解她为何突然造访。

“是你有事吧!”

这件事说来她也有几分牵扯,要不是因为黄琼华的关系,谌枳也不会成为人家的俎上肉。

“庭逸那个大嘴公。”真不愧是他的得力助手,谌枳不忘在心里大肆赞许一番。

“现在怎么办?”田依柔担心的问。

‘你放心,我已经有所行动了。”谌枳搂着她在一旁的沙发椅上落坐。

“可是,庭逸说你的焦点太大了,人家一定会发现的。”她也知道他在打什么主意,可这是行不通的。

“所以哩,我就擅自借用你的名义进行了。”谌枳好心的事后补行通知,对于一切都在掌控之中。

“我?”她指着自己一脸疑惑,“可你不是打算要入主黄氏纺织经营阶层?”

“是有这打算。”他坦言道,‘不过得先经过一道手续才行得通。”

“什么手续?”她疑惑地看着他,心里不知怎地有个预感,这事肯定是和她脱不了关系。

“得先把我身份证上的配偶栏填上你的名字,这样我们的综合持股才有达到公司大股东的成数。”谌枳终于将他如此费心安排的最终目的给说了出来。

“这该不会是你设计好的圈套吧?”她真的很怀疑他这么做的动机何在。

“算是吧。”他并不否认自己的强烈意图。

“怎么样?”这次他不达目的可不罢休。

“你赢了。”他都不惜将名下的财产登记她的名了,她能再说不鸣?

“太好了!”谌枳高兴的抱紧她猛吻,狂跳的心真有说不出的喜悦。“走!先去公证。”他可不想田依柔又反悔。

“你妈不是说她不承认公证的效力吗?”她可没忘了湛母对谌航和白-说过的话。

“我可不信法律的效力约束不了你这善变的女人。”他轻捏她的俏鼻说道。

“又不是我不承认。”田依柔拍掉他的手,斜睨着他说。

“只要你肯认帐就好!大不了学阿航他们再补办一场风光的婚礼。”谌枳坏着她的腰,“我怕你跑掉。”

“怕我卷款潜逃啊?”他的财产都归入她的名下,会有这种疑虑不为过。

“我是怕你又拿那个烂借口逃避婚事。”这才是最让他感到寝食难安的原因。

“这次不会了。”他是这么爱她,她怎忍再伤他的心。“我发誓。”

“发五都没用还发四,我要的是确实点的安全感。”他说什么都不会错失这个大好机会。

“好嘛!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她哪敢有意见。

“老婆,我爱你。”谌枳在她脸上印上一连串的热吻。

“现在还不是。”她用手捂住他的嘴。

“马上就是了。”他不由分说拉着她就往外冲。

“要去哪?”田依柔紧随着他迫不及待的脚步。

“法院。”坐而言不如起而行,他可是超级行动派的代表人物。

“没有证人。”没有预约就这样跑去,不会太猴急了吗?

“庭逸!”谌枳对过另一头的办公室大声喊道,“再去找个人跟我上法院。”

“你犯了什么罪?”安庭逸不解的问。

“我要结婚了!”谌枳乐得快飞上天去,逢人就大声宣告此事,羞得田依柔直想要他闭嘴。

“恭喜,终于达成心愿,抱得美人归了。”安庭逸也为好友感到高兴。“婚礼订在什么时候?”

“就现在。”谌枳吹着口哨,一脸的春风得意。

不会吧?安庭逸惊讶地看着两人的背影。

这小子也未免太过心急了吧,连知会父母一声都省了,看来谌爸和谌妈铁定不会放他甘休的。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