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大小

背景設置

白天夜間淺粉護眼青春

別懷疑就你 尾聲

田依柔推開沉重的門,一眼就見到正在沉思的諶枳。

「嗨!你怎麼了?」她連忙出聲表示關心。

「你怎麼來了?」諶枳立刻起身將她拉進寬敞的辦公室,「有事嗎?」他一副不解她為何突然造訪。

「是你有事吧!」

這件事說來她也有幾分牽扯,要不是因為黃瓊華的關系,諶枳也不會成為人家的俎上肉。

「庭逸那個大嘴公。」真不愧是他的得力助手,諶枳不忘在心里大肆贊許一番。

「現在怎麼辦?」田依柔擔心的問。

‘你放心,我已經有所行動了。」諶枳摟著她在一旁的沙發椅上落坐。

「可是,庭逸說你的焦點太大了,人家一定會發現的。」她也知道他在打什麼主意,可這是行不通的。

「所以哩,我就擅自借用你的名義進行了。」諶枳好心的事後補行通知,對于一切都在掌控之中。

「我?」她指著自己一臉疑惑,「可你不是打算要入主黃氏紡織經營階層?」

「是有這打算。」他坦言道,‘不過得先經過一道手續才行得通。」

「什麼手續?」她疑惑地看著他,心里不知怎地有個預感,這事肯定是和她脫不了關系。

「得先把我身份證上的配偶欄填上你的名字,這樣我們的綜合持股才有達到公司大股東的成數。」諶枳終于將他如此費心安排的最終目的給說了出來。

「這該不會是你設計好的圈套吧?」她真的很懷疑他這麼做的動機何在。

「算是吧。」他並不否認自己的強烈意圖。

「怎麼樣?」這次他不達目的可不罷休。

「你贏了。」他都不惜將名下的財產登記她的名了,她能再說不鳴?

「太好了!」諶枳高興的抱緊她猛吻,狂跳的心真有說不出的喜悅。「走!先去公證。」他可不想田依柔又反悔。

「你媽不是說她不承認公證的效力嗎?」她可沒忘了湛母對諶航和白-說過的話。

「我可不信法律的效力約束不了你這善變的女人。」他輕捏她的俏鼻說道。

「又不是我不承認。」田依柔拍掉他的手,斜睨著他說。

「只要你肯認帳就好!大不了學阿航他們再補辦一場風光的婚禮。」諶枳壞著她的腰,「我怕你跑掉。」

「怕我卷款潛逃啊?」他的財產都歸入她的名下,會有這種疑慮不為過。

「我是怕你又拿那個爛借口逃避婚事。」這才是最讓他感到寢食難安的原因。

「這次不會了。」他是這麼愛她,她怎忍再傷他的心。「我發誓。」

「發五都沒用還發四,我要的是確實點的安全感。」他說什麼都不會錯失這個大好機會。

「好嘛!你說什麼就是什麼。」她哪敢有意見。

「老婆,我愛你。」諶枳在她臉上印上一連串的熱吻。

「現在還不是。」她用手捂住他的嘴。

「馬上就是了。」他不由分說拉著她就往外沖。

「要去哪?」田依柔緊隨著他迫不及待的腳步。

「法院。」坐而言不如起而行,他可是超級行動派的代表人物。

「沒有證人。」沒有預約就這樣跑去,不會太猴急了嗎?

「庭逸!」諶枳對過另一頭的辦公室大聲喊道,「再去找個人跟我上法院。」

「你犯了什麼罪?」安庭逸不解的問。

「我要結婚了!」諶枳樂得快飛上天去,逢人就大聲宣告此事,羞得田依柔直想要他閉嘴。

「恭喜,終于達成心願,抱得美人歸了。」安庭逸也為好友感到高興。「婚禮訂在什麼時候?」

「就現在。」諶枳吹著口哨,一臉的春風得意。

不會吧?安庭逸驚訝地看著兩人的背影。

這小子也未免太過心急了吧,連知會父母一聲都省了,看來諶爸和諶媽鐵定不會放他甘休的。

上一章加入書簽下一章
首頁 | 詳情 | 目錄 | 簡體版 |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