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VIP老公 第六章

她错愕地望着他。

“傻瓜。”他将她的表情全看在眼里。

“你……”

“妳以为当我知道妳是森山和正的私生女,就会立刻不要妳吗?”

“我……”

“还是妳自卑自己是个私生女,觉得无法配上我?”

“我……”

“妳认为,我会因为妳是私生女,就看不起妳、不再爱妳了吗?!”他咄咄逼人,终于引出她的火气。

“是又怎么样?”她大声承认。

“胆小表。”他语气嘲弄,眸里有抹属于怜惜的笑意。

“你又不是我,怎么会知道我有多不安?!”她生气了,又被他骂,突然觉得自己很委屈、泪眼汪汪地大吼:“我可以与森山家划清界线,但是永远无法否认我跟森山和正的血缘关系,不管我姓不姓森山,都改变不了他是我父亲的事实!你不会知道,我有多气老天爷那么早就把我母亲带走,让我不得不回森山家──”

源绪之一把将她搂人怀,将她紧紧抱住;小泉千秋把脸埋在他胸口,泪水再也止不住。

从来没想过那样淡漠处世的她,心里郁积了那么多苦。

她倔强、独立,也坚强,一定不轻易掉泪,然而身世……却让她哭了。

她在森山家……一定受过委屈……就像七年前初遇那天、他所看到的情况,他早该猜到,她心里藏了多少苦……

“我讨厌他……讨厌我是他的女儿……”她啜泣地喊。

源绪之没有出声安慰,只是抱着她,提供自己的胸膛,给她一个安全的臂弯,任她宣泄自己的情绪。

“我讨厌欠他养育之恩……”

他讶异了下,心里迅速猜测:如果她不愿意待在森山和正身边,偏又留下,难道……只是为了还养育之恩?!

“我讨厌你……”

讨厌他?源绪之一脸无辜。

“你是坏蛋!”

源绪之莞尔。他是坏蛋,她却在坏蛋怀里哭。

她呜呜哭着,想到他刚才骂她,双手不自觉抡成拳,一下一下地往他身上招呼去。

源绪之吃苦当吃补地任她捶打──幸好也不痛。

好一会儿,她哭泣声渐渐停了,这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不觉赧红了脸,讷

讷地坐起身。

“好点了吗?”他抬起她的脸,抓来纸巾小心翼翼地擦着。

眼睛哭得红红的、鼻子红红的、脸也红红的,她的模样该是狼狈的,他没笑她,只是愈看愈心疼。

哭完了,回复了神志,小泉千秋想开口,可是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他衣服上沾满她的泪渍,一件名牌衬衫就这么毁了。

“放心,我不会要妳赔的。”他看穿她的愧疚,打趣地道。

“就算要赔,我大概也赔不起。”她闷闷地回道。

现在她的秘密说了,他──会怎么办?

“妳当然赔得起。”将她的泪痕擦干,倒来开水让她喝下后,他才道:“妳真的认为我会因为妳的身世,就改变主意不要妳?”

“我不知道。”他的心思藏在他心里,他不说,谁能猜得着?!

“妳呀,平时聪明,这个时候却傻的可以。”他倾近到她面前,“仔细听好我的答案──我、要、妳。”

她抬起眼。

“妳是小泉千秋,一个孤儿也好,是森山和正的私生女也好,不管妳是什么身分,妳都是妳,我的心意都不会变。”

“可是,你不是不愿意娶森山家的人?”

“妳姓『小泉』,又不姓『森山』。”

“可是,交往是一回事,如果要结婚……如果他们知道了,又该怎么办?”这样的身分太过尴尬,这也是她为什么一再犹豫不决的主要原因。

“我打算娶的人是妳,除非妳觉得我必须请求森山和正的同意,否则他们是什么反应、要怎么办,我干嘛理?”他云淡风清地道。基本上结婚这回事,他们两个才是主角,其它人只有配合的份。

呃,也对。

但是,才认识十多天,真正见面连今天也不过第四次──顶多第五次,这样就答应给他一辈子的承诺,会不会太随便了?!

“好了,别理那些乱七八糟的事,在我身边,就只能想我们两个人的事。”他

扳正她的身体,认认真真地再问一次:“现在,回答我,愿意嫁给我吗?”

“我……一定要现在回答吗?”她为难地道,谨慎的天性让她不敢冲动行事,直觉该让自己缓一缓,冷静一下。

“当然可以不必现在回答。”他很大方地给她缓刑。“不过,下个星期我们一样要去北海道结婚,所以,妳在考虑的同时,也可以抽空打包行李、请假休息,我们要顺便去度蜜月。”

瞧他说的理所当然,好象她非嫁他不可似的,径自决定一切──真是太大男人了!

“谁说我一定会嫁给你?”她抗议地问。

“那当然,”他抬头挺胸。“妳到哪里找一个像我这么英俊、又有魅力、负责任,既温柔、又体贴,兼对妳死心塌地的男人当妳老公?而且这个男人还发誓会一辈子保护妳。”

“不害臊。”她笑他。哪有人自己夸自己的?

“快答应,不然妳就准备和我耗在这里,一辈子别离开了。”他环住她。

“哪有人这样的,你是在求婚,还是逼婚?”小泉千秋忍不住瞪他一眼。

“嗯……”他仔细想了一下,回答她:“都有。”求不成,就用逼的啰,反正她是他的,别想跑掉。

“你……哪有人这么霸道的?”她嗔道。

“有啊,妳现在就看到了。”就是他。

她差点翻白眼。更正,他不只霸道,而且自大,虽然,他的确有本钱霸道、自大。

“快答应。”他催道。

她望着他,眼神忽然变柔和了。

表面上,他径自决定一切,但其实,他还是要她亲口说愿意的吧!如果她坚决不肯,他不会真的强迫她。

“你真的不介意我的身世?”她又问一次。

“不介意。”

“可是,你的家人……”她的唇忽然被堵住,剩下的话被他截去。

“千秋,要娶妳的人,是我;妳要嫁的人,是我。妳只需要做我源绪之的妻子,不是要妳嫁给整个源氏家族,明白吗?”

“明白了。”她点点头,知道刚刚那句话,已经是他给她的最大保证。

“那么,愿意嫁给我吗?”他额头抵着她,补充道:“嫁给一个爱妳爱到只想把妳拐回家的男人?”

她忍不住笑了出来。

她从没忘记,七年前的那天,他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对她伸出援手的人;也许人真会对所有的第一次特别难忘,所以他对当时只是陌生人的她的好,她格外珍惜。

他对她好、在乎她,无庸置疑;而她对他──也牵牵挂挂了七年,虽然一直没有见面,但有关他的事,她却是悄悄注意,然后将他的面容收在心底,也让他……远在她能察觉之前,就进占了她的心,就算没再相遇,她也很难忘记他。

现在,听到他求婚,她差点直接点头了,但又犹豫──不行,怎么可以这么轻易就答应他呢?这样好象她把自己送上门似的。

考虑了下,她小小点了下头。

“原则上,我嫁你。”

“原则上?”源绪之皱眉。这算什么答案?

“在婚礼之前,你要想办法让我心甘情愿嫁你;如果你做不到──就罚你不能跟我过新婚之夜。”她说。

源绪之一脸黑线。

“绪之,你爱我吗?”见他一脸不豫,她小小声地问。

“不爱妳,就不会跟妳求婚了。”

“那,成全我这个小小的愿望嘛。”她偎着他,笑的娇柔。“我会嫁你,可是……我想要一个特别的求婚仪武,不要你弄得人尽皆知,只要你用诚意感动我。”

她顿了下,语气转,“不过,如果你不肯也没关系,反正……我会嫁给你,你们男人都是一样,对将要娶到手的老婆不会浪漫、也不会珍惜;如果这是当人老婆后的生活写照,那我最好从现在就开始习惯……”

瞧瞧她说得多么委屈!他哪里对她不浪漫、不珍惜了?!

“好吧。”他只能接受这个挑战了。“我会想个方法,让妳没有犹豫,直接就点头嫁给我。”为了他的新婚之夜,只好拚了!

“谢谢。”咧出一个满意的大笑容。

她不是故意为难他哦,也没有要惩罚他老足偷袭她的意思,只是……想多享受一下被人追求的感觉而已,嘻嘻!

敞开顾忌,他们整个晚上聊的忘了时间,几乎在客厅里睡着,后来还是源绪之撑着最后一丝清醒,将她抱进房里,然后一同睡着。

别怀疑,他们两个真的同床共枕一晚,但什么事也没发生。

当她再度睁开眼,已经是中午时分,身边的人早就不见了。

她梳洗后走出房门,看见他换了一身休闲服,正在厨房里忙着。

他坚持不肯让她动手,她却坚持帮忙;他们的早餐做了多久,他们两个就逗嘴多久。

她都不知道自己这么爱跟他唱反调呢!尤其,每当拿她没辙的时候,他总会露出既纵容又无奈的表情,吻了吻她后,就顺着她。

他真的好宠她呢!她想着想着,就忍不住笑出来。

“什么事这么好笑?”从厨房里泡来两杯咖啡,就见她一脸笑意。

早春的午后还是有点凉,在玩了一天的健身器材、逛完别墅的特别设计后,她在别墅旁的草皮上坐着,什么事都不做,只享受这里的宁静、清新。

他陪着她,当然没忘记替她披上外套。

“没什么。”她摇摇头,接过马克杯。“这里,没有我想象中的大。”

一般的有钱人,住的地方都大的吓死人;可是,他的别墅虽然不小,却没有学某些富豪一样建起豪宅,有那种光一个主屋就占地好几百坪的气派。

“因为,这里是我努力工作、精准投资后,才获得的一小片土地。”他坐到她身边。“源氏财团的财产虽然富可敌国,但我并没有动用半分,我现在所花费的

钱,都是我自己赚来的,当然买不起那样的豪宅。”

“为什么?”她好奇地问。怎么有人能对那一大笔财产毫不动心?

“我比较喜欢用自己的力量,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他含笑望着她。“就像──妳。”

小泉千秋一怔,脸颊微红地又低下头。这人!

“嫁给我好吗?”

好──字差点顺口脱出,她及时闭上。差点被他拐了!

看见他贼兮兮的笑容,她白了他一眼,他却大笑。

不理他得意的笑,她小口喝着咖啡,一边看着四周的景色。

他没有采购一望无际的豪宅,却挑了一个视野很好的地方,可以看见远处的山光水色,听不见人声,几乎要以为自己与世隔绝了。

“我从来没有这么优闲的放过假,平常都只是工作、工作、工作。”她忽然说。放空自己,什么都不想、不做,对她来说是奢侈的。

“所以,我们一定要去度蜜月,我带妳去玩。”他搂住她的肩。

“可是,我没有钱。”她半刁难地道,看他怎么回答。

“我不介意养妳,只要妳愿意。”他笑笑地,没有看轻她的意思,语气只有完全的疼爱。

她也许一无所有,但却有着极高的自尊心,他懂,更明白她需要被尊重,所以他这么回答,仍然让她保有绝对的自主权。

他细心的令她无法不感动!

“你说,我们下星期要结婚?”她抬眼问。

“对。”他点头,然后想到什。“妳要一个很盛大的婚礼吗?”

“不要。”她摇摇头。“如果只是公证也可以,我只希望能让我的好朋友在场;这些年,她们照顾我很多。”

“当然可以,一个是川崎萧,一个是中山亚织,对吗?”

“你知道?!”她讶然。

“当然知道,因为很不巧的,川崎萧的丈夫龙泽星,跟我有着『孽缘……”这个说来话长,源绪之简单带过。“龙泽还警告我不能欺负妳,因为妳要是不开心,川崎萧就会不开心﹔川崎萧一不开心,龙则星就不开心,这样我就是罪魁祸首了。”

小泉千秋笑了。“原来我们之间还有这层关系啊!”他不说,她还真不知道哩!

源绪之低头亲吻她一下。“还有件事,妳最好先把东西打包好,因为等我们结婚后,妳就要搬到大阪跟我一起住了。”他顿了顿。“当然──”

“如果妳喜欢这里,也可以住这里。”他不介意车程来回,大方地再给她一个选择。

“等等,为什么我只能搬到大阪、或者这里?”没道理。

“妳都嫁给我了,当然跟我住,不然妳还想跑去哪里?”他瞪她。

呃,对哦。还没适应将嫁他这件事,她一时没想到。

“那,大阪好了。”离他比较近。

“就这么决定。”

虽说是一个小小的婚礼,但仍有许多事必须决定。他脑袋里迅速转过几种想法,也迅速将不适合的方法删除,定案。

等结婚后,他们直接在那里度蜜月,再回来解决婚约的问题。

在他思考的同时,她已经闭上眼,自动在他怀里找了个最舒适的位置,轻叹一声后,便放心地将自己放进那堵怀抱里。

源绪之将整个婚礼的流程大概想过一遍之后,这才低首,望着一脸闲适自得的诱人娇颜,他突然觉得满足。

他暗暗对自己承诺,要永远保持住她这份无忧,让她不再受任何委屈、不再有机会流泪。

度了周末回来,星期一早上八点半,小泉千秋一如往常到森山家;而森山家却一反常态,闹烘烘的。

“都是妳把爱子给宠坏了,她今天才会这么不听话!”森山和正生气地对妻子低吼道。

一个多星期前,森山爱一声不吭离家出走,但森山和正凭着长年在各界建立起的人脉,很快找到女儿的下落。

现在女儿找回来了,但是依然让他气得半死!

“如果你不要逼爱子嫁人,她自然会听话。”森山美和子风凉地道。

“要不是有妳替她撑腰,她今天敢这么大胆违背我的话?!”都是她这个做母亲的惯坏了女儿!

“她是我女儿,我替她撑腰有什么不对?”森山美和子才不怕丈夫。

而森山爱就站在母亲这边。有母亲替她作主,她才不怕爸爸。

“美和子,妳应该明白为什么我会替爱子订下这门亲事;我跟源老夫人已经谈妥婚礼细节,这桩婚约没有人可以改变。”爱子非嫁不可!

“这是爱子的终身幸福,不是你用来交换利益的筹码。”森山美和子昂首看着丈夫。“什么事我都可以依你,但事关爱子的幸福,只要爱子不愿意,我就不让你逼她。”

“爱子非嫁源绪之不可!”森山和正斩钉截铁地道。

“我不嫁。”森山爱瞥见玄关的那道人影。

“爱子!”森山和正瞪向女儿。他刚才说了那么多嫁给源绪之的好处,她到底有没有在听?!

“如果一定要嫁一个女儿,才能让源氏财团赞助你下届选举的经费,那为什么不是她嫁?”森山爱纤手一指向门口。“她也是你女儿呀,为什么她可以自由自在的,又不必背什么责任,我就要?

你不是常常说她比我优秀,比我能干,我什么都比不上她,那叫她去嫁呀!我们家养她那么多年,就算要她嫁人、替我们得到一点利益,也是应该的。”

凭什么她就得当利益婚姻的牺牲品?!

她还年轻、还没玩够,她才不要结婚,被人管东管西的;那个源老夫人那么凶,她要是嫁过去准没好日子过。

“妳胡说什么?!”森山和正才要吼人,森山美和子立刻打断。

“爱子说的对。”她附和,两母女有志一同地望向森山和正。“千秋也是你女儿,而她现在又是你的助理,应该更清楚你所需要的是什么,由她嫁源绪之,再适合也不过。”

“胡闹!”森山和正怒吼,发现跟自己的妻女沟通,比在议会上跟人吵架更累。

“反正,我不会嫁、不要嫁。”爱子搂着母亲,有母亲作靠山,她有恃无恐得很。

两母女有志一同,挑衅地瞥了森山和正一眼,然后优雅地相偕回房。

森山和正气得说不出话。

要千秋嫁,那不等于要对外承认他的确有私生女──那对他的声名打击有多重,她们不知道吗?如果他在政界的前途完了,她们也绝对不会有好日子过。

总之,爱子一定得嫁!

深吸口气,平定了下心神,森山和正这才缓和了脸色,转向小泉千秋。

“千秋,吃过了吗?”

“吃过了。”小泉千秋面色平静地走向前,仿佛刚才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妳放心,我不会要妳代嫁的。”森山和正拍拍她,安抚地道。

就算要她嫁,源老夫人也不会接受。小泉千秋很清楚这点。

爱子她们不知道,除了身家,源老夫人有多重视血统的问题。她不是纯正的日本人,但爱子是,所以森山议员才会执意要爱子嫁。

因为知道内情,森山和正此刻慈爱的安抚表情,就显得更加虚伪。

“妳早点来也好,我正好有事要单独跟妳谈。”森山和正示意她跟着一起到书房。“妳的辞呈我已经撕掉了,为什么妳又写一张?”

“因为我要辞职。”小泉千秋站在他面前。

“我说了不准妳辞职。”

“从上次递出辞呈后,我就开始训练富美,现在她对我的工作已经非常熟悉,如果你对她不满意,可以另外再找个一个你信任的人来代替富美;不过,下星期一,依然会是我最后一天为你工作。”不理会他的否决,她径自报告道。

“我不准。”森山和正沉声道。

“如果没其它事吩咐,我先回办公室等你。”弯身一行礼后,小泉千秋转身走向门口。

“千秋。”他喊住她。“对我,妳一定要用这么生疏的态度吗?我是妳亲生父亲。”

小泉下秋暗吸口气,头也不回地问:“我的个性像妈妈,对不对?”

“对。”森山和正答道,真的很像。

“那么,你认为我决定要辞职,会因为你一句话就取消吗?”

森山和正一震。当年她母亲,也不曾因为爱他就留下。

“但那不同,妳是我的女儿!”他阻止不了她母亲,但对她却有绝对的权力。

“我姓小泉,叫小泉千秋,从以前到现在,不曾改变。你养育我六年,我很感激,所以我用六年的时间替你工作,偿还这份情,如果你觉得我这样做不够,你可以在我离职之前,开出你的条件。”说完,她不再迟疑地走出那扇门。

森山和正颓丧地倒向椅背,知道千秋是认真的。

她替他工作、替他分忧解劳,只是为了还那份养育之恩;她心里……也许从来没有承认过他这个父亲。

可是,他却是真心欢喜有这个女儿的呀!

当初带她回家时,因为美和子的反对,所以她没有改姓回森山;不能对外公开承认,只说她是养女,这只是为了顾全他名声的权宜说法──千秋一向冰雪聪明,应该能了解的呀。为什么她就不能体谅他这个做父亲的苦衷呢?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