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VIP老公 第七章

从那天起,小泉千秋不再踏进森山家,每天的早晨会报,改由接替她的富美参加,她只随旁协叻指导。森山和正几度想与她谈话,改变她的王意,但是小泉千秋都拒绝了。对她来说,已经没什么好谈的了。很快又到周末,小泉千秋交代富美预先排好森山议员下周的行程后,便收拾东西准备下班。

“千秋。”东条坚特地在门口等她。

“东条先生还有事吗?”她背上包包,将椅子推进桌子下,才拾起头。

“我听议员说,妳要离职了?”

“是。”她点头。

“为什么?”他急切地问。

“我有我的原因,但不方便告诉你。东条先生,如果没有其它事,我要下班了。”对待任何人,她都一样冷淡,除了──那个她赶不跑的人。

想到绪之,她神色忽而一柔,没再看他就往外走。

绪之来电一向很准时,如果她下班却还待在办公室,他知道了肯定又要念上半天。

“千秋,妳等等。”东条坚追上来,拉住她的手臂。“我希望妳留下来。”

“东条先生,请你放手。”她低头瞪着,他只好放开手。

“千秋,妳再考虑考虑,给我一次机会好吗?”显然他很急,而且急的语无伦次,因为他说的话,千秋完全听不懂。

“你在说什么?”

“从四年前我到议员身边工作开始,我就喜欢妳,一直到现在,从来没有变过。”他鼓起勇气道。

他说什么?!小泉千秋怔住。

怎么,她最近犯桃花吗?不会吧……

“很可惜,千秋不会喜欢妳的。”千秋还没回答,从她身后传出一道清亮的回答,简洁有力。

光听声音,千秋已经猜到来人是谁了。

“东条先生,你还是继续打拚工作去吧,别打千秋的主意,她已经名花有主了。”帅气地勾住千秋的手臂,来人朝东条坚作势一踢。“如果你敢打坏主意找千秋的麻烦,小心我踢的你满地找牙!”一副保护者的模样,撂完狠话,再亲昵地搂着千秋,走人也。

东条坚错愕地怔在当场。

不会吧……那个女人……跟千秋……两个女人……不会吧?!

等她们已经走远了,东条坚还站在原地,久久无法回神。

来到樱花庭,川崎萧已经先坐在她们的老位置上等着,看见她们来,她脸上的无聊一扫而空。

“亚织,妳去好久!”川崎萧板起脸抱怨。“我好饿……”要知道,准妈妈是最不耐饿的。

“没办法,”中山亚织耸耸肩。“我们小泉小姐的行情看涨,我去的时候刚好替她解决一只苍蝇。”

“真的?!”萧眼睛一亮。千秋身边有苍蝇,那代表她有机会可以敲人一顿竹杠、或是整人了耶!

“妳没机会了。”中山亚织很清楚她那种表情代表什么意思。“那只苍蝇已经被我一掌打死。”嘿嘿!

“可惜。”萧嘟起嘴,难得她终于找到娱乐了说。

千秋很美,古典的面容细致婉约,虽然她只是个小小的助理,但是跟着主人经常往来那些高级宴会,也有不少富家公子对她展开追求,要不是千秋一律冷冰冰的拒绝人家,搞不好早就嫁入豪门了呢!

“可惜?”千秋优雅地入座。“我记得妳现在是『非常时期』,应该有人会把妳看得紧紧的才是。为了避免那个人公私两忙、提早被妳吓出白头发,妳还是安分点儿好。”

“说的好!”亚织大笑。

从知道萧怀孕、把她接回家之后,龙泽星这个在商场上铁面无情的男人就变身为老母鸡,再加上龙泽星那个从小把萧疼惜人心坎里的龙泽爸爸,两个人轮流替换,把萧看得紧紧的,让她再没有偷溜的机会,弄得好动的萧无比哀怨。

可是,既然牢头是龙泽星,那么她这个唯一的牢犯,也就乖乖地听话了。没办法,他是她的克星兼爱人、以及唯一的老公嘛!

“喂,妳们两个今天是特地约我出来笑我的吗?”萧努努嘴,非常努力地表达不满,可惜眼角的笑意破坏了她的表情。

“当然不是。”千秋安抚地笑道,“难得亚织休假来东京找我们,我们当然要先好好享受一顿晚餐,然后再来份晚茶;不吃到撑,绝不回家。”

“那还等什么?”翻开Menu,萧开始点菜。

亚织和千秋也点了一些,不一会儿,满满的饭菜被她们一扫而空。当饭后咖啡送来时,三个人不约而同深吸口气。

“这是我的。”中山亚织抢过第一杯咖啡,然后拿了一壶水果茶给萧。萧一脸哀怨。“妳是准妈妈,为了肚子里的小宝贝,妳就忍耐点儿;等生出小孩了,想喝咖啡,我和千秋再陪妳喝个痛快。”

“好吧。”想到自己的特殊状况、老公担心的脸,萧乖乖地喝茶。“千秋,妳说有事情要告诉我们,现在可以说了吗?”

“好,我……”才开口,千秋的手机就响了。她连忙给了两个好朋友一抹歉然的眼神,然后在铃声响完第三声前接起电话。“我是千秋。”

“?,刚吃饱……不,不在家,在外面……对,是和她们在一起……哦,我现在才要说……好、好、好。”电话那端不知道说什么,就听千秋答了三声好,然后脸颊可疑地微红。“不跟你说了,好,再见。”

“『好』什么?”亚织和萧异口同声。

“他说:代他向妳们问好、叫我要吃饱、早点回家,然后,他晚点再打电话给我。”所以她总共回答了四个“好”字。

“他?!”亚织和萧更加讶异,对看一眼,再一同看向千秋。

是“他”,她们两个没有听错?一向远离男色的千秋,有个“他”?!不会吧,才二十几天没见,就可以改变千秋从不近男色的事实?

“对。”千秋忍住笑,觉得两个好友呆呆的表情很好笑。“而且,他知道妳们。”

“妳告诉他的?”萧不意外。

千秋一直是孤单一个人,她们两个就是她最信任、也最要好的朋友;她和亚织也同样这么看待千秋。所以千秋会把她们两个人的事告诉他──那个可能掳获千秋芳心的男人,也不奇怪。

“不,是他自己知道的。”千秋更正。

“他怎么会知道我们?”凡事谨慎的亚织收起玩笑的表情,认真地问。

“因为,他和龙泽星是好朋友,是龙泽星告诉他的。”千秋回答。

“阿星?”萧满脸疑惑。

能被阿星视为好朋友、无所不谈的男人不多,只有──

“源绪之和高桥隆之助,哪一个?”萧立刻问。

“源绪之。”千秋一回答,萧和亚织再度目瞪口呆。

“那个……源氏财团……源氏的家族长……源绪之?”亚织虚弱地问。

“是。”千秋点点头。

“不会吧!”亚织按住额头呻吟。

“千秋……”萧想昏倒。

源绪之耶,源氏和森山家的婚事全日本没有人不知道,他即将迎娶森山爱,千秋怎么会──

“我们下星期三结婚。”千秋再丢出另一个炸弹,亚织和萧再度被轰的目瞪口呆。

今天晚上,她们是特地来接受震撼教育的吗?

亚织拍拍额头,想办法让自己清醒一点,接着在椅子上坐正,一脸严肃又担心地望着小泉千秋;萧也是。

“为什么是他?”萧问。

“因为我爱他。”千秋坦诚。在绪之面前,她好象还没说过这句话,不过,他也没有好好地表示过──关于这点,他们以后再好好讨论。

“妳明知道他和森山爱有婚约,还答应跟他结婚?!”亚织一手支着额角,觉得自己随时可能爆发偏头痛。

“听说爱神邱比特是个瞎子,所以爱情通常是盲目的。”千秋居然还笑得出来,而且还有心情调侃自己。

亚织现在很确定──她头在痛了!

“既然这样,我和阿星都支持妳。”萧突然出声。

“萧,别捣乱。”亚织警告。千秋的情况很复杂,森山爱是她的异母妹妹,而源绪之……“千秋,源绪之知情所有的情形吗?”

“知道。”事实上,他是在知道所有情形的情况下,追求她的。

“你们上床了?”亚织突兀地问,萧一口茶差点喷出来。

“没有!”千秋低叫着回答。

千秋外表精明干练,但骨子里却对情事保守得很,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母亲的事,所以千秋坚决不在婚前与人发生亲密关系。

虽然了解,但是听到回答,亚织还是松了口气,也很惊讶。

“你们要结婚了,而他居然没有先把妳拐上床?!”这种口气听起来像是全天下的情人,在进行结婚这个补票的手续前,都已经先上过车了。

“亚织,妳满脑子不正经。”萧笑她。

“我问的是正常的问题。”亚织一脸正经地看着萧。“妳要知道,根据源绪之的名声,他可不什么柳下惠,而是一个风流贵公子……呃,对不起。”最后一句是对千秋说的。

“没关系,那不是秘密。”千秋反而一脸坦然。

“妳不担心他……”亚织怀疑地问,但顾虑到千秋,她没把话说的太明。

“不担心。”千秋摇摇头,神情笃定。

“为什么?你们有过协议?”亚织不明白地问。

“不,我没有问过他这方面的事,但是他也没有隐瞒,更不会辩解。”绪之太骄傲,不会解释任何事。“我愿意相信他,对于那些传闻,我不想多问,也不想知道。”不管他以前是什么样子,她只要现在的他和以后的他。

“严重!”亚织看起来想昏倒。

“好棒耶!”萧拍拍手。“千秋,很高兴妳也坠入爱河,这下我有伴了,我是龙泽太太,千秋很快就要变成源太太了耶!”

“是,我还知道妳很快就会变成龙泽妈妈。”亚织没好气地道。“萧,妳可不可以认真一点,现在讨论的是千秋的终身大事耶。”

“哪有讨论,这件事已经决定了呀。”萧眨眨眼。“千秋要结婚了,邀请我们两个去观礼,我们当然要去。”

“万一源绪之欺负千秋呢?”

“他不敢。”萧快乐地应。“千秋有我们两个保护,如果源绪之敢对不起千秋,妳一定会去揍他一顿,而我会叫阿星给他好看。”

亚织瞇眼瞪着萧好一会儿后,突然大笑。

“妳……妳该不会是建议我……在婚礼之前……和妳一起去威胁源绪之吧?”

一边笑一边说话,亚织差点岔了气。

“对。”萧继续快乐地点点头。“千秋太骄傲,绝对不会主动去要求源绪之什么,但是我们可以去要他作一些保证,例如:要他把所有财产过户给千秋,因为没有钱的男人就搞不出花样;或者,我们可以要他当众跪下发誓一辈子爱千秋,绝对不可以背叛千秋,要一辈子照顾她等等……”嘿嘿,真是太好玩了!

萧说的一脸兴奋,她终于找到一个娱乐打发无聊了!

“如果他不肯,我们就打昏他,或者直接带千秋走人,让他找不到千秋。”亚织的脑袋显然比较暴力,千秋在一旁听得啼笑皆非。

“千秋,妳比较喜欢哪一种?”两双眼睛突然期待地转向她,她们说了很多方武,让她选一种。

“我可不可以都不选?”她微笑地撑着下颔,直直望着她们。

光看她这种表情,她们就知道没得玩了。好吧,拉回正题。

“千秋,妳真的考虑清楚,要嫁给那家伙?”亚织认真地问。

“嗯。”

“婚礼会盛大举行吗?”萧接着问。

怎么说源绪之都在社会上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他的婚事当然不同一般。

“应该不会,暂时只有我们几个人知道。”千秋摇头。

“为什么?”

“因为,他还有一个别人为他订下的婚约要解除。”千秋望着亚织。“我知道妳担心我,不过我信任他。”

“妳现在跟他结婚,别人会怎么说妳想过吗?”亚织当然乐见好友得到归宿,但现实的事也不能不想。

“想过。”千秋的神情沉静下来。“但我爱他,这是我必须冒的险。”抢妹妹的未婚夫。

“妳真的不在意名声?”亚织不是反对,也不是阻止,只是希望千秋仔细考虑清楚。

千秋微微一笑,了解亚织的心意。

“记得萧上次问我们,我们十四岁的时候,一起发过的誓吗?”

“记得。”亚织回答,然后三人同声说出来──

“自己的男人,自己追。”

“所以,”千秋坚定地看着她们。“我不要放弃我爱的男人,就算明天以后所有的人都会反对、都会骂我,我也不要现在就放弃。”这是她对爱情的坚持。

“不是所有人,至少我和萧就不会。”亚织纠正,和萧握起手,再握住千秋的。“如果有人敢骂妳,他得先过我这关。”

“还有我。”萧指了指肚子。“等他出生,就多一个他保护妳。”

千秋爱上一个男人,不管那个男人是什么样的人,她们都会赞成并且表示支持,只要那是千秋想要的幸福。

接到源老夫人的电话急召,源慎一带着妻子茗双由欧洲赶回来。

源老夫人一看到茗双就沉了表情。

“我有话要跟你说,叫她退下。”源老夫人沉声道。

一年前,慎一为了这个女人拋下社长之位、将源氏家族交给绪之──都是这个女人害得慎一不得不离开源氏家族!

听见祖母的命令,慎一握紧茗双的手。

“奶奶,茗双是我的妻子,只要有我、就会有她。”

“她不配。”源老夫人一脸苛刻。

“奶奶,如果妳没有其它的事,我和茗双先告退了。”不能反驳老人家的话,但慎一也不愿任自己的妻子受委屈。

“坐下!”源老夫人沉声一喝。“难道你忘了你的家族责-一”

“现在的家族长是绪之。”慎一温和地打断。“祖母如果有事,应该找他商量。慎一已经退出源氏家族,不适合再过问家族中事。”

“就算你不再是源氏的家族长,但难道你连绪之的婚礼都不打算来参加?”

“绪之的婚礼?”慎一蹙眉。他没有接到绪之的通知呀。

“绪之未来的妻子,是森山议员的独生女。”源老夫人将森山爱的照片放在桌上。“你去通知绪之,再过十五天,准备当新郎。”

源慎一恍然大悟。

“绪之不会同意的。”他太了解他的堂弟了,绪之表面上看来奸商量,但实际上最不可能接受利益婚姻的,就是他。

“他必须同意。”源老夫人强硬地道,“他既然是现任的家族长,就该清楚自己所背负的责任,如果他胆敢使源氏家族蒙羞,那么他也休想再管理源氏财团,就连家族长之位也一并撤除,由你回来继续担任。”

“奶奶,是我把社长之位传给绪之,就没有再回去的道理;而妳既然要替绪之选妻子,就不该瞒着绪之。”源慎一暗叹口气,祖母强硬的个性怎么不会随着年纪增加而变得圆融一些呢?

“他告诉你的?”源老夫人脸色更难看。

“没有,他什么都没有说,但妳不会以为绪之不说,我就不知道日本发生什么事了吧?”祖母实在太小看日本媒体炒作新闻的能力了。

“哦──”源老夫人神色闪过满意。“看来你还是很注意家族的动态,嗯,很好。”

“是亲人,我总会关心,但不会再回来。”源慎一表明态度。“奶奶,如果妳真的珍惜绪之这个孙子,就别逼他做他不愿意做的事。”

“我替他挑选一个家世清白的媳妇,错了吗?”源老夫人眼神一沉,瞥了茗双一眼。“我绝不再让一些身家不清白的女子进源家当媳妇。”

“家世清白,不代表就是好。”源慎一悄悄搂了妻子,以示安慰,但眼神仍不卑不亢地面对长辈。“奶奶,绪之已经是大人了,他应该有权利可以决定自己的事。”

“想自己作决定,除非我死。”源老夫人决绝地道,“休想我会眼睁睁看着你的事再重演一遍!”

“奶奶……”源慎一不知道该说什么。如果可以,他也不希望惹她生气;但若

为了孝顺、为一点点微不足道的血统之见,就要他放弃此生唯一深爱的茗双,他实在做不到。

“这场婚礼,由你主持。你也顺便转告绪之,要他十五天后,准时出现在婚礼上;否则,休怪我以家规处置。”

“我明白了。”不再多说,源慎一点点头,挽着妻子离开源氏祖宅。

“慎一,你打算怎么办?”茗双担忧地问。反正源老夫人不接受她已经不是新闻,她并不在意;现在麻烦的是,绪之该怎么办?

绪之虽然一副好好先生的模样,但却也从来没有人能勉强他做事。

“先到大阪找他,也许,绪之已经有主意了。”早在一年前,当他将源氏的一切转交给绪之的时候,就已经预料会有今天的事发生。“如果,我必须再回去管理源氏财团,妳会陪我吗?”

“当然会啊,你休想赶走我。”茗双搂紧他的手臂。

“我才舍不得。”奸不容易再度拥她人怀,成了夫妻,源慎一绝对不想再有分离。

低头吻了下她额头,两人并肩散步到车站,准备搭电车到大阪。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