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单恋太寂寞 2

一直都知道,他是有女朋友的人。毕竟他的优秀,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到;连我这样的小土豆都会迷上他,更何况那些天天在他周围、和他共事的女人们?

当然也知道他的现任女友是谁了。上回去姐夫的公司借电脑写论文,我曾偷偷地跑去瞄过一眼——感觉她是个大方明丽的女子,长发披肩,笑容温柔,是很适合娶回家当老婆的那一型。

而当时的我,做了一件很傻的事情:我拿出书包里随身携带的数码相机,偷拍了她的照片,然后逃跑。

的确,这是只有心志未成熟的小白女生才会做的事呢。我真是鄙视自己啊。

回到寝室以后,我把照片洗出来,分给我的室友们看。阿娅看后很口没遮拦地说:“噢咿,这个套装阿姨是谁?你情敌啊?安啦,你比她卡瓦伊多了,你瞧她笑得多假,我吐。”

呵呵,这个阿娅,嘴巴真毒。不过我听了她的话,却偷偷地高兴了好几天。

虽然,我并没有资格成为套装阿姨的情敌;虽然,我只是在暗地里嫉妒着她、并且单恋着她的男友罢了。

秦瑶二○○X年九月二十五日

PS.决定请阿娅吃水煮鱼,开始存钱了。

画下最后一个句点,秦瑶合上日记本。一抬头,就看到一张特大号的女生脸庞在她眼前粲笑着。她惊叫一声,连忙往后退,“阿娅!”

“我看到了哦,有人说要请我吃水煮鱼。”阿娅——林文娅笑嘻嘻地把手按在秦瑶的桌面上。她观察这小妮子红着脸偷偷写日记的样子很久了。看来小瑶写得很投入哦,连自己偷偷凑到她跟前都不知道。

在这间明亮干净的女生寝室里住了四个大一女生,其中要数秦瑶和林文娅最为投缘。林文娅与秦瑶同系,虽然名字叫“文娅”,可为人却大大咧咧的,非常爽朗有男孩气。她蓄着一头染成金黄色的短卷发,戴玳瑁框大眼镜,穿纯银鼻钉,衣着走HIPHOP路线。在学风严谨的戏剧文学系里,所有老师都看她不爽,可是同学们都很喜欢她活泼开朗的性子。

秦瑶也喜欢阿娅。自打入校的第一天起,阿娅就对她很好。秦瑶是没什么心眼的单纯女孩子;谁对她好,她就也对谁好。

而寝室里的另外两个女生,则经常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据说,她们一个是中文系的才女,一个是戏剧表演系的班花。每天晚上,才女去图书馆给自己充电,班花和男生出去约会,寝室里经常剩下秦瑶和林文娅两个人,她们俩在一起相处的时间几乎比家人还多,自然而然地就熟稔亲热起来。

不过好姐妹之间,也并非是无话不谈的。比如秦瑶就从来没有告诉过阿娅,她暗恋一个遥远的男子;而阿娅的感情生活,在秦瑶看来似乎也很神秘。

此刻,林文娅大咧咧地一**坐到秦瑶腿上,戏谑地捏捏她的粉颊,笑道:“哎呀呀,脸这么红!看来小妮子春心动矣,在写H文?”

“我才……才没有呢!”秦瑶脸更红了,急忙把日记本藏到身后。这个阿娅,口没遮拦的,什么玩笑都敢开。

“那你干什么不给我看?”林文娅坏坏地扬起眉,“啊,我知道了,莫不成——你是在给男生写情书?”说着,她立刻激动起来,握住秦瑶的肩膀轻摇,“快说快说!到底看上谁了?趁着本小姐我今天心情好,就免费替你鸿雁传书一回吧!我很少这么慷慨的,机会要把握噢!”

真服了这家伙的想象力,还鸿雁传书呢!秦瑶白了莫名兴奋的室友一眼,“开学这么些天,你见我和哪个男生说过一句话没有?”在她看来,她们艺术学院的男生帅归帅,可要是比起成熟英挺的肖亚诺来,还都是发育未成熟的小男孩呢。

她爱上的那个男人,当然比其他人要优秀一百倍;她的眼光,是不会有错的——她有些自豪地想着,浅笑泛上唇角。

林文娅搔了搔头,“也对哦,你从来不和男生讲话的,除了舒阳——啊!”她突然大叫一声,双掌用力相击,“我差点给忘了!舒阳今天早上发短信给我,要我们今天晚上去小剧场看他的戏呢!”

林文娅口中的舒阳是表演系的某位大二学长。由于外形讨喜,在大一时曾被商家相中,接拍过几支零食广告,在校园里也算小有名气。而林文娅之所以会和他相识,是因为两人都是校话剧队中的骨干,也都是性格开朗爱闹的人,碰在一起时经常斗嘴。

林文娅跳起来,着急地大叫:“天啊,现在几点了?”不待秦瑶回答,她自己先抱着脑袋哀号起来,“完了,已经八点半,八点半了!舒阳约我们六点半在小剧场门口等,现在戏都演完了!他一定会骂死我啦!”

听她这么一说,秦瑶也立刻站起身来,“那我们快走,去赶谢幕。”

两个女生手挽着手一路小跑到艺术表演系的小剧场门口,只见不少学生正从大门往外走。这下不用赶了,戏已经落幕了。

一见此情景,林文娅又开始扯着秦瑶哀哀叫嚷:“小瑶,我完蛋了啦!你知道那个男人有多么自恋吗?这回我没去看他的戏,他一定会记恨我直到毕业!”

“哪有那么夸张啊?”秦瑶弯唇轻笑。

这时,身后突然响起一个清朗带笑的男子声嗓:“你们两个——今天晚上死定了哦。”

秦瑶一回头,就看见那个叫舒阳的男生从小剧场的大门里缓步踱了出来。他身材高大,形神俊朗。虽然脸上带着残妆,但这丝毫无损于他阳光帅气的整体形象。

这种时候,也只有存心找碴的人才会这么说了,“噢咿,舒阳,你今天看起来肤若凝脂耶!怎么,这次你反串女主角吗?”

这一声“噢咿”的怪叫正是林文娅发出来的。此刻她八成已经忘却了方才心中的愧疚,跳上前去直朝舒阳挤眉弄眼,“下次,应该推荐你去代言化妆品,‘粉嫩嫩’。”她当下决定赐给他一个新外号。

舒阳斜眼睨着她,“林粗暴,你是很久没被我扁,所以皮在痒了是不是?”说着,顺手捶她一拳。

秦瑶忍不住笑了。这两人真是一对冤家。舒阳学长总爱把阿娅唤作“林粗暴”,因为他说阿娅一点儿都不文雅,名叫“文娅”简直就是糟蹋了“文雅”这个词。

舒阳将脸转向秦瑶,“我猜,林粗暴一定没告诉你我今晚公演。”他望着秦瑶的表情十分专注,还带点期待。

“不是啦,是我们在房间里聊得太久,忘记时间了。”秦瑶替林文娅说话。

“对哦,她话很多。如果你不主动打断她,我打赌你们可以一直说到明天天亮。”舒阳低低地笑。

林文娅在旁听得气得七窍生烟:这两个人当她死的哦?这么当面损她?当下,她没好气地一把搂过秦瑶的肩膀,转头瞪了舒阳一眼,“喂,你不是说公演完了要请我们吃宵夜吗?那就快走啦!难道想赖账啊?”

舒阳耸耸肩,道:“我没说错,你话真的很多。”然后他又转过头去看秦瑶,“小瑶,想吃什么?今晚我请。”

真的要请哦?秦瑶吐了吐舌头,“那……水煮鱼好了。”她知道阿娅最喜欢吃水煮鱼。

“好,没问题。”舒阳点头点得很干脆,“我们去后门那一家湘菜馆,那里的水煮鱼做得很地道,干锅鸡也很好。”说着,他伸手拍了拍秦瑶的肩头,用大哥哥似的爱怜口吻道:“你太瘦了,应该多吃一点。”

秦瑶一愣。

而林文娅则突然重重地咳嗽起来,边咳边挥着手说:“不行了,不行了,受不了了!‘粉嫩嫩’,你要改行演琼瑶剧了是不是?这么肉麻!”

舒阳被她说得俊脸泛红;他抿着嘴瞪了林文娅一眼,在看向秦瑶时,表情竟然有些赧然,“小瑶,你别理她,她这人就爱胡说八道。”

“啊?哦。”秦瑶有些呆滞地应了一声。刚才阿娅的那句话……似乎别有深意?不过,她不是很懂呢。她摇了摇头。不去想了,反正今晚有好料吃了,应该放开肚子大快朵颐一番才是!

于是,她轻笑着迈开脚步,对身后那两个怒目相视的家伙说:“你们在这里吵着,我先去饭店占位置。晚自习结束了,后门排队等吃宵夜的人一定很多。”

秦瑶前脚刚走,舒阳就立刻扑上来敲了一下林文娅的头,“死丫头,刚才你差点害死我知不知道?!”

“好痛!”林文娅抱头哀叫,“我可是在帮你制造机会耶,你还打我?恩将仇报!”

“反正,下次你少多嘴。我自己的事,我自己会处理。”舒阳脸上一红。是的,从第一次见到秦瑶,他就悄悄地喜欢上了这个单纯可爱的小学妹。他想追她,可又不知该怎么追。秦瑶性格文静,每天晚上窝在寝室里不肯出来。而身为学校大红人的他,又不好意思把司马昭之心真的显露到“路人皆知”的地步。

而幸运的是他早就认识林文娅——秦瑶的同学兼室友,这样一来,他就有了接近秦瑶的渠道。他借着约林文娅出来玩的名义和秦瑶见了几次面,感觉事情正朝好的方向发展着。只不过今天晚上被林粗暴这么一搅局,他觉得自己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又被扼杀在摇篮中了。刚才那一瞬间秦瑶脸上呆愣的表情,实在令他心虚不已。

秦瑶她……可别是看出了什么?他忐忑地想着,忍不住对林文娅发出二度警告:“下回你可什么都不准说。”

“耶?奇了怪了,嘴长在我身上,凭什么不许我说话?”林文娅眼睛一瞪,张口反驳,“你舒大帅哥自己要玩暗恋,怎么,还要拉我一起下水?你也说过了啊,我话很多嘛,我就是喜欢在小瑶面前乱讲,我没日没夜地讲,一刻不停地讲!你准备拿我怎么办?毒哑我?”她故意气他。

而性格老实的舒阳也真的被林文娅的快嘴气得说不出话来。他气急败坏地瞪着她好一会儿,然后,没辙地吐出一口气,“这一次,又想从我这里敲诈什么?新买的MP3无偿借你一个月好不好?”认识林粗暴,绝对是他命里的劫数;他追女生她非但不帮忙,反而乐得拖他后腿,也不知是什么居心。

而林文娅一听这话,立刻笑逐颜开,“这可是你说的哦。明天我去你寝室拿,可别赖账。”她似乎也容易满足得很,一个月的MP3使用权就收买了她。

“那……下次别忘了帮我打听一下她原来在高中里有没有要好的男朋友。”舒阳脸色稍霁,但仍不忘叮嘱。然后,他像是终于放下心来,伸手揉了揉林文娅的一头卷毛,放柔声音道,“快走吧,去吃水煮鱼。我知道你这家伙一向嗜辣如命。”

林文娅什么也没再说,耸了耸肩,跟上他的脚步。夜色渐深,掩去了她眼底的落寞。舒阳这个家伙,根本是个大白痴。她要他的MP3有什么用呢?她想要的,是被他的耳朵熨热过的那副耳机,是那些他反复听过的歌曲。他爱恋的眼光只专注于小瑶的身上,当然不会发现他身后的她,正用同样的眼光看他。

上几节课,读几本书,写几篇日记,一个星期很快就过去了。星期五下午是秦瑶扛着大包小包回家的日子,而姐夫唐仲行说好了来学校接她。

秦瑶站在校门口等待,其间几次有系里的男同学走上前来问她要不要帮忙拎包,她笑着摇头谢绝。

下午五点整,一部银灰色轿车准时开到她面前,唐仲行从车窗内探出头来,“等很久了吗?”

“没有啦。”秦瑶拉开车门,把硕大的书包塞进后车厢,然后自己也一猫身钻进后座。

这时突然有人问她:“带了些什么东西,书包这样鼓囊囊的?”

她瞬间愣住。

副驾驶座上的那个男人转过头来冲她微笑,“是我,我今晚去你家蹭饭吃,欢不欢迎?”

秦瑶的脸儿蓦然红得像一颗番茄。是……肖公子?他怎么会在姐夫的车上?

这时唐仲行笑着为她解惑:“他这两天和女朋友在冷战,所以有家归不得。”

“喂!”肖亚诺立即抗议地叫起来,“什么叫我有家归不得?我是不想回去,吃别人家的饭就是比较香,不行吗?”

秦瑶低垂下头。她觉得自己既蠢又坏,这一刻听到肖亚诺和他女朋友吵了架,她心中竟然浮起窃喜的感觉。

其实,这有什么值得窃喜的呢?就算肖公子和女朋友分一千次一万次手,也不会看上她这个小白痴的。他一直只把她当小妹妹,她还不明白吗?

“肖大哥……和谭姐姐吵架了?”她很讨厌自己脸红红刺探的表情,可是又忍不住要问。

“倒也没有,只是偶尔也想一个人待着。”车子启动了,肖亚诺摇开车窗,风灌进来,吹歪他的领带。他满不在乎地耸了耸肩,“而且,秦瑶小妹妹上大学了,我当然也要来关心一下。”说着他冲秦瑶一挤眼,后者猛地咽下一口唾沫,险些给呛着。

好帅哦……秦瑶抚住胸口,心怦怦跳。上帝啊,请原谅她这个肤浅幼稚的小花痴吧。明知道他只是开玩笑而已,可是,她就是忍不住心情激越。

唐仲行没好气地白了肖亚诺一眼,也凑趣对秦瑶道:“也对,你多跟肖公子谈谈,听听他在大学里是怎么骗女生的。以后在学校里碰上像肖公子这样的男生,一定要马上抬脚踹过去。”

“是啊是啊,我当年的确是魅力横扫校园,每个女生看见我都脸红心跳,情人节收巧克力收到手酸。关于这一点,小唐一直很嫉妒我。我了解,我了解。”肖亚诺毫不示弱地开口反击,他神情轻松,笑呵呵的,一点儿看不出是和女朋友吵了架的。

秦瑶抿着嘴,偷偷地笑。她心里好高兴,实在喜欢这一刻车里的气氛。每当这个时候,她都会做起白日梦来,幻想肖亚诺是没有女朋友的;他只是一个笑嘻嘻的、到处闲逛的顽皮帅哥而已,所有女人都爱他,他并不特定地属于谁。

在她心里,他……就是这样自由的呵。

“怎么?终于和女朋友分手了?”

这是秦瑶的姐姐秦珂见到肖亚诺以后所说的第一句话。此刻的秦珂,腰上围着花色围裙,手里拿着锅铲,站在厨房门口,看着客厅里沙发上跷脚看电视的两个大男人。

听她这么说,肖亚诺刚扔进嘴里的一根薯条,立即卡在嗓子眼里。他抬眼,瞪着秦珂,“嫂子,‘终于’这个词听起来不像是褒义哦。再说,我根本没有和她分手,我们仍旧好好地在交往,OK?”自从小唐和秦珂开始谈恋爱,他就领教了秦珂的这张嘴。她似乎对男人天生没有好感,更喜欢损他这个可怜的黄金单身汉;而小唐结婚以后,明显地比较偏帮老婆,至于兄弟嘛——那重色轻友的男人八成老早就忘了“兄弟”二字怎么写了。

比如此刻,小唐居然带头笑起来,还假模假样地对自己老婆说:“他现在是被女朋友赶出家门的无壳蜗牛一只,你就别嘲笑他了。”

“谢谢你哦,这么同情我。”肖亚诺白了兄弟一眼,站起身来往厨房里走,决定不跟这对没口德的夫妻废话了。

“小瑶,有什么可吃的?我快饿扁了。”他走进厨房,看到个子小小的秦瑶站在料理台旁,正手持汤勺用力地搅拌着什么东西。他凑过去,一点儿都不避嫌地将双手搭上她的肩头。

就见秦瑶的身子猛地震颤了一下,然后,她迅速地转过身,借着这个动作摆脱了他的双手,并像背书似的快速说着:“我正在煮番茄牛肉汤,大概还要等十来分钟。冰箱里有蔬菜色拉和煮好的玉米,你饿了可以先拿来吃。”

聊聊天嘛,这么紧张干什么?肖亚诺奇怪地扬了扬眉,当然不懂她的女儿心思。况且蔬菜和玉米,也勾不起他的食欲。这样想着,他把脸凑过去,就着秦瑶手里的汤勺“咕嘟”喝了一大口。

“小心烫……”秦瑶巴巴地低叫。他表现得那么自然,她心里却已经兵慌马乱。

“还好啊。”肖亚诺咽下那口汤,舔了舔唇,赞道:“味道真不错呢。”

秦瑶立刻红了脸,心里感到甜丝丝的。他,喜欢她的手艺啊……

谁知这时,肖亚诺突然把汤勺伸到她嘴边,“大厨,自己尝尝看。”他眼眉带笑,声音温柔。

秦瑶又羞又窘地盯着那个汤勺。他才刚就着它喝过汤,现在又给她喝,这样子……算不算是某部日剧里说的那个什么“间接接吻”?天啊……她可以被允许以这种方式“接近”他吗?

不行,不行!秦瑶连连摇头。“间接接吻”呢!这个词语太亲昵了,太劲爆了。她小小的脆弱的心脏,承受不了。

“怎么了?”见她不喝,肖亚诺更觉得奇怪了,“不想喝吗?”她自己煮的,有什么问题吗?

“我……待会吃饭的时候再喝好了。”秦瑶害羞地转开脸。厨房里空间本就不大,肖亚诺再一进来,这强烈的存在感使她觉得都无法顺畅呼吸了,脸颊燥热着,手心出汗。

“哦。”肖亚诺应了一声。现在的年轻小女生,动不动就红着脸,他也弄不懂了。他靠在洗碗机边上,随口跟她聊,“大学里好玩吧?住校还习惯吗?”

“还……还好。”她声如蚊蚋地回答。

连回答这种问题也要结巴?肖亚诺眉头微蹙,继续问道:“交到好朋友没?”

“有……一两个而已。"她盯着地板说话。

他眉头蹙得更紧,但仍是以轻松语气道:“这样啊。我猜,在学校里一定有很多男生追你对不对?你长得这么可爱。”

这下子,“轰”的一声,秦瑶的脸又红成一颗番茄了,“没……没有啦。”她答着,心中有点委屈——因为他说有很多男生追她,但又矛盾得有点怯喜——因为他赞她可爱。她傻傻地埋着头,不知道还要应付多少个来自于他的问题。跟他聊天,似乎永远也没办法自然。唉……谁叫她喜欢他呢!

这时候,肖亚诺突然没头没脑地冒出一句:“小瑶,你这样可不行哦。”

“啊?”秦瑶呆愣。她做错了什么吗?

下一秒钟,那双厚实大掌再度按上了她的肩膀,肖亚诺特大号的俊颜猛然凑到她鼻尖,黑色眼眸紧紧盯牢她,一字一句地说:“上大学了,就不可以再这么害羞了。说话的时候,要看人,不可以看地板;声音要自信响亮,不可以结结巴巴的。知道吗?”他感觉自己像在培训新进员工。

秦瑶被他这样抓着,心中又激动又混乱,几乎快昏倒了。这么近距离地看他,好像是第一次呢。他的脸部轮廓长得好完美,眼睛似会说话,声音很动听,像拂过耳边的清风……完了完了,他的魅力像大海的浪潮一般扑打过来,她脚跟还没站稳呢,就被大浪卷走扔到天边。实在是……太喜欢他了,这份汹涌情潮,她怎么才能忍住不告诉他?

“我……”我喜欢你!她心中的那个声音在大喊。而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涨红着脸说不出话来。

肖亚诺浑然不觉,继续“培训”她:“你以前一定上过演讲课吧?记得吗,有一个最通俗的方法是:感到紧张的时候,就先深呼吸三次,然后把你的听众全都当成卷心菜。”说着他捧住她的脸,逼她直视他,“看见了没?我是一颗卷心菜,很帅很帅的卷心菜王子。”他故意耍宝,做鬼脸,想让她放松点。

果然,秦瑶“噗嗤”一下笑出声来,然而厨房的门口,也有人“噗嗤”一下笑出声来,仿佛应和似的。

肖亚诺回过头,发现秦珂倚在门框上冲他眨眼,“卷心菜王子,你既然这么有空,不如顺便替我把那边的蒜头剥一剥。”然后她看向妹妹,“汤好了吗?端出去吧。”

肖亚诺难得幼稚一回就被当场抓个正着,他有些尴尬地站起身,开玩笑地反问:“我是卷心菜王子,又不是蒜头王子,干吗要我剥蒜?”

秦珂微微一笑。只是这么一说罢了,肖公子来人是客,哪会真的要他剥蒜?她转头朝客厅里喊:“老公,过来帮下忙好吗?”

然后,几乎是一眨眼的工夫,唐仲行就精神抖擞地跑进厨房,“要我做什么?”边问,边自觉地系上老婆手中的花布围裙。

肖亚诺看傻眼了。哗……男人结婚前和结婚后,真的差很多哎。他无话可说,双手在大腿上拍了拍,一转头看见秦瑶正捧着几乎有脸盆那么大的汤碗小心翼翼往外走,他连忙上前接过,“我来吧,你个子这么小,端那么大的碗,我看了都担心。”

“可是……”秦瑶的双手突然空了,她傻傻地站在原地,看着他高大的背影填满厨房的门框,然后走了出去。

刚才两人手掌相触的那个片刻……太短暂。她胸口震颤着,一瞬间,心底闪过这样荒谬的念头:如果他没有女朋友,如果自己能再长大些,那该有多好呢?她发誓:如果那样的话,她一定会追他的,她会很勇敢地去争取他的爱,去博得他的关注,而不是只像个白痴似的傻站在这里脸红。

“小瑶?”姐姐的唤声响在耳边。秦瑶猛地一抬眼,发现秦珂正以别有深意的目光看她,“你觉得肖公子长得很帅吗?”她问着,眉宇间净是不以为然。

秦瑶偷偷地将双手交握——因为这个姿势比较不容易紧张,“他还好啦,和姐夫是同一级别的帅哥。”面对老姐时,她说话就流畅多了。

“是吗?”秦珂挑眉,看了眼正在低头剥蒜的老公,“我还是觉得我们家小唐长得好看一些。不过也许吧,情人眼里出西施,肖公子的模样,也是很讨女人欢心的。”

“嗯。”秦瑶怯怯地点了下头,算是同意姐姐的看法。可是过了一会儿,心中又莫名地恐慌起来,觉得姐姐似乎话里有话。

难道说……她那卑微的暗恋情怀,终于被发现了吗?

这天晚上,肖公子心情很好,和老友一家一起吃饭,就是其乐融融。甚至当秦珂有些故意地提起谭芸蕙时,他都是笑着的。

“都说了,没和她吵架。”肖亚诺笑眼弯弯,摇着手里的酒杯,“她只是在闹情绪罢了。你们知道,我很礼遇女人的,惹不起就躲出去咯。”

“是吗?”唐仲行怀疑地挑着眉。他知道谭芸蕙一向很沉得住气,这一次是发生了什么事,让她有这么大的情绪可闹?

秦瑶低着头,努力喝汤。他们大人讲话,她不该参与;可是她那爱幻想的毛病又忍不住犯了,她想:如果她是肖亚诺的女朋友,她一定会对他百依百顺,绝对不会和他闹别扭。而且,肖亚诺的脾气那么好,那么宠她,他们之间一定不会有任何矛盾产生。

她自己一个人偷偷地想着,想得很乐,直到姐姐把她赶下饭桌,催她去洗澡。

而与此同时,吃完了晚饭,唐仲行和肖亚诺各自手里端了一杯酒,移师到露台上聊天。

他们坐在宽敞露台的白藤椅上,夜风微凉,酒意被淡淡吹散了。

“我听说,前天你把DIANA的简历推荐给了人事部。”唐仲行开门见山地说。本来今天把肖公子叫来吃饭,就是想和他谈这件事的。他知道“DIANA”这个名字对于肖公子来说,一直都是一道坎。

肖亚诺啜了口酒,眼神深处闪烁了一下,但随即恢复坦然,“她离开了原来那家公司。而我见我们这边人事部正在招人,就顺手帮她个忙咯。”

唐仲行立刻皱起眉,“你把她招进来,以后准备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不怎么办,一起努力工作啊。”

说得倒轻松。唐仲行无奈地撇了撇嘴角,也不去戳穿他了,又问道:“谭芸蕙是为了这事给你脸色看?”

“也不一定。没准她是气我没给她买那条手链。”肖亚诺低笑。

唐仲行瞪着他自得其乐的笑脸,好一会,才吐出一句:“老兄,你根本不爱她,趁早散了吧。”他实在不欣赏肖公子处理感情的那种方式。自己不投入,害得别人也伤心,何必呢?

“你和大唐都结婚了,只剩下我一个人,多可怜哪。”肖亚诺仍是皮皮地笑着。

“那么——DIANA呢?”唐仲行的表情很严肃,“我知道你最想要的一直是她,其他女人只是备胎而已。现在她回来了,你如意了?”

“喂,别乱说哦。”肖亚诺假意虎起脸,“我现在可是有固定女友的男人了,你想害得我被女朋友甩?”

唐仲行朝天翻了个白眼。看来今夜肖公子是不打算和他好好谈了。他把手一摊,“你现在尽避笑,以后如果再被那女人伤了心,记住不要跑到我面前来哭,我是不会同情你的。”

“去,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肖亚诺意兴阑珊地把头别开,仿佛这个话题引不起他的一丝兴趣。然而,当他把目光投向夜空时,他的眼前却突然有些模糊了。自己做了正确的选择吗?把DIANA招进公司,日后抬头不见低头见,他……当真对自己的理智有信心吗?

他这么做——究竟是想证明自己已经不爱她,还是想让自己再一次爱上她?

他缓缓摇了摇头,神情困惑。他没发现,唐仲行也没发现,露台的曳地丝绒窗帘后头藏着一个小小人影,手里捧着睡衣,脸上带着苦恼神色。

DIANA……是怎样的女子呢?会比谭芸蕙更美好吗?

原来她的情敌,可不止一个呢。这下子,她的单恋之路,注定要走得比较坎坷了吧?她又多了一个嫉妒的对象了。

想着想着,秦瑶把小脸埋进棉布睡衣里,嗅着那上面洗衣粉的柠檬香气,忍不住自嘲地笑了。坎坷又如何?嫉妒又如何?说到底,她只是一个人在自导自演这场戏罢了,从来就没有人配合她,她又何必想太多、徒增烦恼?

单恋,本来就是自己一个人的事呵。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