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单恋太寂寞 3

一连好几天,我都特别关注“DIANA”这个名字。

那天去学校图书馆上网,在GOOGLE上打了“DIANA”,结果跳出来几十页的新闻。我知道英国的已故前王妃叫DIANA,有个黑人女歌手叫DIANA·ROSS,可是我想象不出,他所喜欢的那个DIANA是什么样子的。她有多漂亮?多迷人?很性感吗?一定是长头发吧?

唉,我又想带着数码相机去姐夫的公司偷拍了。

还有一件奇怪的事:昨天舒阳学长打来电话,说要请我吃饭。以前,他都是约阿娅的时候顺便带上我,可是这回,他似乎并没有联系阿娅。

我问他干吗要那么破费?他只说:有事求你帮忙,请你吃顿饭是应该的。

听上去好像是个鸿门宴哦。不去可不可以?

秦瑶二○○X年九月三十日

PS.明天就是十月一日了,七天的长假,好奢侈,决定去逛街。

“啊?!”

学校后门的比萨屋里,摇宾乐声嘈杂。秦瑶惊诧地张大了嘴,双眼圆瞠瞪着坐在对面的帅气男孩,“舒阳学长,你……是在开玩笑吧?”

“我是认真的。”舒阳的一张俊脸涨得通红,面对秦瑶,似乎比面对摄像机镜头更令他感到紧张,“小瑶,我希望你能慎重地考虑一下。”

“可是……为什么会是我?”她语带怀疑地问出。

“我觉得你很合适。”舒阳语气虔诚地回答。

“可是……我实在是没有想到,学长会……”

“答应我,回去好好地考虑一下,过了国庆节给我答复,可以吗?”

对话进行至此,邻座的几位大学女生已经开始骚动,不时探头探脑,往他们这一桌瞅来。在她们看来,学校里的影视多栖大红人舒阳和某个可爱粉嫩的一年级小学妹之间,正进行着一场疑似“表白”、“示爱”的对谈,那一句句语焉不详的对白,搔得听者心痒痒。

秦瑶低下头,望着盘子里吃剩下的意大利面,心想:果然是一场鸿门宴啊。舒阳学长的这个请求,令人吃惊,也让人为难。她咬了咬唇,开口:“学长,我害怕我……没什么经验,无法达到你的要求。”

经验?要求?邻座的女生激动得险些推倒桌上水杯。难道说,和舒阳谈恋爱还要预先累积经验值?

而舒阳则是连连摇手,“不需要,不需要,你只要本色出演就可以了。”

邻座女生愣住:本色出演?演什么?怎么好像越说越不是那么回事了?

秦瑶依旧拧着眉,担忧地问道:“可是,万一我演砸了怎么办?我知道《青春》是话剧社的年度大戏,你又要我演女一号,戏份这么重,我怕我……担不起这个责任。”

答案揭晓,这帅哥没在告白,这美女也没打算恋爱。他们两人只是在谈一出叫什么青春的话剧罢了。邻座一群小女子立刻失望地垮下肩膀。

见秦瑶不肯点头,舒阳急了,“我打包票,这个角色就是为你度身定做的!要不这样吧——演好了算你的,演不好算我的,你什么包袱都不用背,所有责任我来担,可以吗?”他简直是在恳求了。

本来,他的如意算盘打得好好的,邀请秦瑶加入话剧社,既可以扩充社里的美女资源,又可以多些时间和秦瑶相处。每天一起排戏,日久生情也是再自然不过的事了。可是没想到,大学女生人人趋之若鹜的话剧社,在秦瑶看来却并不怎么有吸引力。

听听,她总有借口,“而且——学长,我这学期课还蛮多的,恐怕抽不出时间来排练呢,会耽误大家的进度的。这样吧,我再考虑一下。”

“要考虑多久?”舒阳急切地追问。

秦瑶脸上微微一红,“那个……等国庆长假以后吧。”到时候她就求阿娅帮她编个理由婉言谢绝好了。

现在的她,只想单纯地念念书、写写文章,顺便继续单恋“那个人”——这样就够了。她的课余时间用来“恋爱”,她觉得很值得,比加入话剧社演戏出风头更值得。

这样想着,她放心地吃掉铁盘里的最后一块比萨,拿出纸巾抹了嘴,正想向舒阳道谢;舒阳却抢先一步开了口:“对了小瑶,国庆节有空吗?找一天出来玩,我请你吃寿司怎么样?”

秦瑶愣住。又请吃饭?这个学长……未免也太大方了吧?

“那怎么好意思?还是不要了,太破费了。”她摇头,“不如,改天我回请你吧。”

“你们两个就这样请来请去,都不带我哦?”这时,斜里突然插进一个嗓音,然后一个穿宽袍大袖HIPHOP服装的金发女生在他们的对桌坐了下来,冲他们俩皮皮地一挤眼。

“阿娅,你怎么在这里?”秦瑶叫道。

林文娅笑着挑了挑眉,眼光却定在舒阳身上,“兴致这么好来吃比萨?”

舒阳当即有一种做了坏事被人当场活捉的怪异感觉。说来奇怪,他追女生并不需要向林粗暴汇报啊,可是此刻她的眼光就是令他心虚不已,“……你午饭吃了没?我替你叫份培根面?”出于内疚,他这样问道。

而林文娅也绝对不跟他客气,“培根面有啥好吃的?嗯……我要九寸的海鲜比萨,还要吞拿鱼炒饭。”她指着菜单上最贵的两样,语气很重,仿佛跟谁怄气似的。

“阿娅?”秦瑶低叫,去拉好友的衣襟。她这分明是狮子大开口嘛。

舒阳也变了脸色,“林粗暴,你点这么多一个人吃得下吗?”

“吃不下可以打包回去当夜宵啊。”林文娅口气很凉。

“那你自己买单。”舒阳皱起眉。他不是小气到不愿请客,可是现在她明显就是在捣乱。而且他讨厌自己的情绪波动。他为什么要因为她而感到心虚?

“好啊,本来也没指望要你买。”林文娅毫不在乎地一耸肩,随即高高地扬起手来,“小姐,点单!我要海鲜比萨,吞拿鱼炒饭,对了,再加一对鸡翅!饮料有什么推荐的?”

舒阳沉着脸,而秦瑶则不安地低声道:“阿娅,钱我来付好了……”她再愚钝也感受到了舒阳学长和阿娅之间的怪异气氛,他们俩——是在吵架?

“不用了,我付就是我付,今天我请我们三个。”林文娅豪爽地把两张百元大钞拍在桌面上,脸上虽然笑着,但眼神中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怨气。

等菜上了桌,她用叉子叉起鸡翅啃咬,完全不理睬同桌的另外两个人,末了含糊不清地说出一句:“小瑶啊,这次国庆长假我恐怕不能陪你逛街了。我要去海南旅游,都订好了机票的。”

“噢,没……没关系的。”秦瑶傻傻地点头。是人都看得出来阿娅现在心情欠佳,当然她说什么是什么咯。

舒阳也板着脸插上一句:“去海南?和阿SAM他们?”他知道这次国庆话剧社的活动就是双飞海南游;可他也知道林粗暴和他一样,从来不喜欢这种常规集体活动,也从不参加。这次她干吗突然转性?

“是啊。”林文娅喝了口果汁,照例回答得话里有话,“话剧社里帅哥比较多嘛,多和他们出去玩玩,也许日后有机会发展也不一定呢。”她简直是在用鼻腔说话了。

舒阳皱起眉,确定自己很不喜欢她此刻的语气,“你想交男朋友?目的性这么强,小心期望越高,失望也越大。”他讽刺道。

林文娅眉毛一挑,扔下叉子,目光瞬间尖锐起来,“请问现在是谁的目的性比较强?”

一句话,堵住了舒阳的嘴。他闷闷地坐着,不再说话。心仪的女生就坐在身边,可是他的心情被林粗暴破坏殆尽,甚至提不起精神来和小瑶搭话。

他明明就喜欢小瑶呵,然而——为什么在听到林粗暴要找男朋友的那一刻,他会觉得心里酸溜溜的、浑身不对劲?

就这样,三个人的餐桌,两人郁闷沉默;而秦瑶——也只好陪着这对冤家一同沉默了。她嘴比较笨,不会说笑话来缓和气氛,只能低头绞着双手,兀自沉思。

长假就快到了,大家却都不快乐。学长和阿娅不知为了什么在生气;而她——只要一想到DIANA这个名字,心头就蓦然沉重起来。

那个会令肖公子伤心的DIANA……究竟是怎样神通广大的女子呢?

九月的最后一天,程黛娜到“弗洛森”报到。经由肖亚诺的力荐,她顺利坐上市场部内场主管的宝座,从此以后,她的办公室和肖亚诺只隔着一层楼面。

对于这份新工作,她——显然是满意得不得了。上任的第一个上午,她整理完了案头的东西,便腰肢款摆地走上肖亚诺所在的十六楼。她今天擦的是“沙丘”香水,穿亚麻色职业套装,领口开得很低。脚步移动间,洒下一路芬芳,惹得不少职员侧目。

她微笑着走到肖亚诺办公室的镂花木门前停下,门前办公桌后的女子立刻起身,眼神如猫般,警惕地望住她。

“我找ARNOLD。”程黛娜直截了当地开口。

“请问您有预约吗?”双手扶桌的谭芸蕙挑起柳眉,声音淡漠。这一刻,她没能认出她的情敌来;可是DIANA身上散发出的清雅香水味让她感到了威胁。

“自家同事要什么预约?”DIANA轻笑起来。面前这个中规中矩的清丽女子……就是ARNOLD的现任女友?果然——很无趣呢。

“你是……”

“DIANA,市场部新上任的内场主管。”她轻巧抛下一颗炸弹。

下一秒钟,果然见到谭芸蕙顿时变了脸色。她愣了片刻,突然轻咳两声,语气刻板地道:“请等一下,我打个电话。”

接下来的三分钟里头,程黛娜很愉悦地欣赏着谭芸蕙打内线电话给肖亚诺的过程。看着谭芸蕙面色渐渐苍白,嘴角渐渐抿紧,她忍不住好笑。

“如何?”谭芸蕙放下电话后,她立刻问。

“总监请你进去。”谭芸蕙的表情活像被人兜头扇了一耳光。

程黛娜目不斜视,径自越过谭芸蕙的桌子走进办公室。她从来没有多余的兴致去怜悯自己的手下败将。

门开了。肖亚诺坐在宽大柚木桌后,表情并无甚惊喜。刚才在电话里,谭芸蕙泛着醋味的话语已经够令他心烦的了;此刻,他所能做的就是保持冷静,也保持和DIANA之间的距离。

“工作第一天,感觉如何?”他迎视长发女子细长的丹凤眼。香水的味道包裹住他,他吁了口气,要自己别受影响。

DIANA在桌前坐下来,“又有薪水可以养活自己了,当然开心。”

“那很好。”他点头。

“这次可是多亏ARNOLD的推荐呢。”她又露出那个玫瑰花一般的笑容了,“今天晚上有没有空?一起吃饭如何?就当是答谢你。”

肖亚诺神情一顿。理智告诉他,不应该答应这个女人的邀请。首先,他是有女友的人了;其次,DIANA不是一般女子——她很迷人,但也相应的很伤人;最后,他还未能对她的魅力完全免疫,还是不要以身试险的好。

于是他拢起眉,“抱歉,今天约了女朋友吃饭。改天吧,我请你。”

DIANA扬起戏谑的微笑,并不介意他的拒绝,“这么乖呀?那就不勉强了。哪天有空,记得带女朋友一起出来聚聚,我也想见见呢。”她假装不知道谭芸蕙就是他的女朋友。

说完后,她站起来,款款走到门边,又回头道:“有空来我的办公室看看吧,当年你给我的那盆植物还活着哦。”

肖亚诺沉默了。

那时候,他迷她迷得死去活来,送她的东西堆满整个房间。她并不喜欢那些他精心挑选的小礼物,却很喜欢他为她花钱。有一次,他买了一盆昂贵的荷瓣兰回来,她漫不经心地丢它在墙角,没有太在意。

想不到两年后的今天,那株花还活着;而他与她之间,不过一个月的短暂交集罢了。花比人长久?真讽刺。肖亚诺自嘲地摇了摇头。

“有空一定。”他虚应着,目送她修长的背影走出门去。心底,也许有过一丝的颤动;然后,所有情绪归于平静。

国庆长假的第一天,秦瑶就落单了。

唐仲行和爱妻秦珂乘飞机“咻”地飞到香港去游迪士尼;而秦瑶抵死不肯做电灯泡,于是决定一个人乖乖待在家里,享受“小表当家”的孤独和乐趣。

而她选择不去香港的另一个原因当然是——肖亚诺。国庆黄金周,七天的假期,如果连一天都见不到自己喜欢的人,那这假期未免太过凄凉。

十月一日。中午时分,吃过了“国庆大餐”——海鲜泡面加荷包蛋,秦瑶就把自己窝进沙发里发愣。手里把玩着手机,她很苦恼。该用什么理由打电话找肖亚诺呢?她可从来不是擅长和男生说话的人呵。

向他诉苦,说姐姐姐夫抛下她去逍遥游,然后叫他陪她出去玩一整天?不,不行,这样他会觉得她很幼稚,还是个小女孩。

向他卖可怜,说自己不会煮饭、在家里快要饿死了,然后叫他带她出去吃顿好料?不,不行,她明明就会煮饭——他知道的。

要不然……向他撒娇?学着用寝室里那位表演系系花的口吻对他说:“肖大哥,我上大学都快一个月了,你还没有送过东西给我呢!”

这样做虽然很矫情,但也很有效果吧?她看过系花这样约男生,每约必中。

秦瑶摸着下巴,琢磨了又琢磨,过了快一个小时之后,终于鼓起勇气拨通肖亚诺的电话。

好紧张……她抚着自己的胸口,觉得耳朵开始发烫。

几声长音过后,电话被接起,那头却传来柔和的女子声嗓:“喂,请问找哪位?”

秦瑶顿时泄了气。他——果然是和女朋友在一起呵。

心里又紧张又嫉妒,她反复咽了好几口唾沫,才巴巴地憋出一句:“我……我找肖大哥,请问他在吗?”

那边的女人一怔,随即笑出声来,“你叫秦瑶是吧?我常听他提起你,今年上大学了吧?”

谭芸蕙的语气非常亲热,却让秦瑶听得气馁。套装阿姨对她说话的方式,就像是对小孩子一样。这种感觉,真的很让人气短。

“那、那个……”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咳嗽了几声,继续说道,“肖大哥他……现在不方便接听电话吗?”

“哦,他在书房上网,你等一下。”

谭芸蕙的声音隐去,过了片刻,另一把男子声嗓从听筒里传出,瞬间熨热她的耳垂,“喂?”

她的心蓦然抽紧了,出口的话带上轻喘,“肖大哥……我是秦瑶。”

“哦,小瑶啊。”肖公子的声音听起来很开朗,“今天放假,没出去玩?”

“没、没有。”

“怎么了?你的声音听起来好像很没精神。”那端扬起关切的轻问。

“我……我胃痛。”

话一出口,秦瑶就恨不得立刻咬掉自己的舌头。她胃痛?这个借口真烂。她活到这么大甚至没有犯过一次胃病。

“胃痛?什么时候开始的?”想不到他居然相信了。

“就……就刚才。”既然撒了谎,就只有圆下去了。

“你姐姐姐夫一不在,你就乱吃东西了对不对?”肖亚诺的声音听起来有几分责备。

“嗯。”秦瑶尴尬应声,“我现在……疼得很厉害。”她睁眼说瞎话,话语间心虚的停顿听在肖亚诺耳中更像是疼痛的抽息。

他有些急了,“你等着,我马上过来,送你去医院。”简短地说完这句,立刻挂下电话。小唐去了香港,秦瑶独自在家没人照料,这事他不能不管。

他快步走到玄关,刚拿起车钥匙,谭芸蕙急匆匆地跟了上来,问:“你要去哪里?”

肖亚诺回过头,淡淡扫她一眼,“电话不是你接的吗?我去找谁你应该了如指掌。”

谭芸蕙顿时哑了。她知道肖亚诺不喜欢她擅自接听他手机的习惯,可是,她终究是他的女朋友,即便她犯了什么错,也不该得到他这样的冷脸薄待。

她终于忍不住了,板起脸,声音尖锐地拔高:“只不过是顺手替你接了,有这么严重吗?还是你有什么怕让我知道的秘密?”

肖亚诺蹙起浓眉,“我现在没空跟你吵架。”说完后他转身,毫不留恋地跨出门去。

谭芸蕙狠狠瞪住那扇被摔上的门。良久,她蹲下身子,在玄关上坐了下来,把脸埋进双腿间。肖亚诺说得对,他甚至没空跟她吵架。那她……究竟算是他的什么人呢?这份感情,于她而言——已变成一种羞辱了啊。

秦瑶和肖亚诺通完电话以后,立刻把手机摔向绵软沙发,然后整个人高高地跳起来,挥手喊着:“YES!”

现在整间房子里只有她一个人,她没必要再扮乖乖女,亦没必要掩饰内心的激动。心里好高兴,肖亚诺说要来看她呢!想不到她的借口虽烂,收到的成效却大大出乎意料——不,应该说是,好得出乎意料!

他要来找她,然后带她去医院,这证明他很关心她的身体健康……想到这里,秦瑶脸上的笑容凝结了。她猛然想起一件重要的事,那就是——自己并没有真的胃痛,去医院一定会穿帮!

这下怎么办?怎么办?怎样做可以让她的胃突然痛起来?秦瑶傻站在原地,双手捋着长辫子,脑筋飞速旋转。

突然,她双眼一亮,大步跑进厨房,打开冰箱,捧出里头的大盒哈根达斯,就用勺子挖着大口吃了起来。

吃冷饮,好主意!吃冷饮应该会伤胃吧?这样想着,她狼吞虎咽,不一会儿就干掉一整盒香草冰淇淋。

然而,十分钟过去了,她的胃依旧好好的,没有任何不适感。

于是她又趴在厨房的地砖上做俯卧撑。听说吃过东西后马上运动也会导致胃痛。

她使出吃奶的力气,连续做了30个俯卧撑,然后浑身无力地躺倒在地。手臂好酸,可是胃……还是没感觉到痛。

她没辙地瞪着厨房的天花板。辣椒型的红色吊灯一晃一晃的,似乎在嘲笑她的愚蠢。

她盯住那盏灯,突然间,一个念头袭上心来。

她又跳了起来。拉开橱柜,拿出一个红红的小鞭子,瓶身上的标签写着:密制天府辣椒酱。

秦瑶深吸一口气,为了肖亚诺,她豁出去了!她拧开瓶盖,捏住鼻子,把瓶口倾斜,将红红的辣椒酱倒进嘴里。

那种感觉……她这一辈子都不愿再去回忆,口腔里又麻又辣,仿佛有火在烧似的,热辣辣的痛楚;舌头似乎肿成了原来的两倍大……吃了几口,秦瑶终于受不了,放弃了。她扔下那个罐子,冲到水槽前对着水龙头猛喝一气,然后沮丧地一**坐到地上。

她突然觉得自己很可悲,比白痴还白痴。

吃冷饮,作俯卧撑,灌辣椒酱……瞧,为了这段无望的单恋,她做了那么多傻事。可是,连老天都不帮她。她糟蹋自己的胃,却得不到想要的痛楚。一切的努力,全是徒劳无功。

她真讨厌这样的自己。

不是说好了只要默默爱他就够了?那么此刻的她,又是在痴心妄想什么呢?她……即便是再想,也无法得到啊。

想想吧,肖亚诺三十一岁,跨国公司高级管理人员,有车有房,有固定女友。而她二十岁,念大学一年级,没自己赚过一分钱,甚至没拉过男生的手。

他与她之间的差距,比天空还大,比海洋更深。她要怎样仰望,才能窥见他的爱?要怎样努力,才能让自己的努力看起来不那么像个小丑?

秦瑶躺在地上发愣;这时候,门铃声嘹亮地响起来。她低叹一声,爬起身去开门。

胃,还是不痛。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