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单恋太寂寞 4

今天晚上胃痛到很想杀人或自杀,日记改天再补上。

秦瑶二○○X年十月一日

秦瑶拉开铁门;高大俊朗的男子就站在门外。衬衫长裤,休闲打扮,脸上的表情却很严肃。

“你还好吧?”肖亚诺快步走进来,很自然地揽住她的肩头,另一只手在她额头上探了一下,“去拿你的学生证和健保卡,我们走了。”

“我……”她既惭愧又心虚地垂下头。

“怎么了?”

“我的胃……不痛了。”她声如蚊蚋。又在撒谎了,她的胃根本没痛过。

“不痛了?”肖亚诺扬起眉,片刻后,宽慰地露出微笑,“那很好啊。”为什么她看起来却不高兴?

“对不起,肖大哥,害你白跑一趟。”

“你没事就好。”肖亚诺满不在乎地耸耸肩,对她笑出一口白牙,“改天我让小唐请我吃饭谢恩好了。”

“嗯……哦。”他的玩笑话并没有减缓她的心虚。她立在玄关,搓着双手,心想:她没事了,那他……就该走了吧?

的确,她已经耽误了他太多和女朋友相处的时间;他没理由再留下来的。

可是,就在下一秒钟,她看见他笑笑地冲她眨眼,“怎么还不请我进去坐,顺便问一下我想喝什么?”

“啊?”秦瑶张着嘴发愣。好半天才反应过来,他的意思是——不打算离开吗?

好……好高兴。她捂住胸口,担心自己的心脏因激动而蹦出胸腔。

可是……又好紧张。要知道,她可从来不擅长和自己暗恋的男子单独相处呵。

就在她呆愣间,肖亚诺已经走进客厅,大咧咧地在客厅沙发上坐了下来,舒服地伸展双脚,摸到遥控器打开电视。

回家的话,也不过是和女友吵架罢了;与其对着谭芸蕙哀怨指责的眼神,还不如留在这里陪陪小妹妹。

“那个……肖大哥想喝什么?”秦瑶走过来,脸儿红红,很顺从地问出他刚才“传授”她的问题。

肖亚诺轻笑出声。这小丫头真的很可爱,“逗你玩的。我又不是什么客人,要喝什么我自己拿就好。”的确,在小唐家里不用客气。他很自发地走到厨房,从冰箱里取出一罐啤酒。

坐回沙发上,见小丫头仍然红着脸站在原地,他忍不住蹙眉提醒:“小瑶?需要我说‘请坐’吗?”

“啊?噢!”秦瑶猛然回过神来,才意识到自己在客厅门口罚站的样子有多傻气。她连忙学着他的样子在沙发上坐下来。本也想潇洒地襥起双脚,可是肖亚诺用玩味的眼神一直盯着她看,害她紧张极了,两脚往前一伸——“砰”的一声!脚跟没搁上沙发前的茶几,反而掉到地上。

“啊!”她尖叫,身子连带着往下滑,摔入沙发与茶几间的狭窄空间中,并且卡住了。

“小瑶,你还好吧?”在这一刻,肖亚诺实在很想笑,但看着小丫头脸上羞愧得恨不得立即死去的表情,他还是好心地忍住了。连忙弯身扶她,关心地问:“摔疼了没?”

秦瑶此刻真的很想死。天啊,她笨死了!在暗恋对象的面前居然跌落沙发,还是以这么丑的姿势!她为什么不索性砸穿地板跌到楼下去呢?真丢脸,大白痴!

她嗫嚅着爬起来,完全不敢直视肖亚诺的眼睛。偷偷揉着被摔疼的**,嘴上还说:“不……不太疼。”

“那就好。”肖亚诺再度忍住笑,看着她羞得通红的俏脸,一时之间,心中竟然生出几分悸动的感觉来,忍不住伸手拉了一下她的长辫子,笑道:“在我面前用不着害羞的,小瑶。你觉得疼,可以用手揉。”

“轰”的一声,秦瑶的脸颊再度燃烧成赤艳的霞色。天啊,还有什么能比此刻更叫人尴尬?她的心上人居然建议她光明正大地用手揉**、可以不必顾虑他的存在?!

唉……看来,他真的从没有把她当过女人看。秦瑶沮丧地瘪着嘴,把目光调回电视屏幕,那里正在播一部搞笑电影,周星星在大叫“天外飞仙”。而她现在真的很想飞到天上去,躲开这尴尬生不如死的局面。

她沉默着看了半个小时的电影,电影很好笑,可是客厅里没有人笑。肖亚诺见秦瑶羞成这样,自然也不敢当着她的面笑出声来。少女心都很脆弱,他不想伤了她的自尊心。

又过了半个小时。电影播完了,肖亚诺终于忍不住了。他问秦瑶:“想不想出去玩?”或许这样可以令她忘记刚才发生的糗事。

秦瑶微讶地抬起头,看向他,“可……可以吗?”做梦也不敢想有这样的好事呀。

“当然可以。”她晶晶亮的期待眼神太可爱,他忍不住又捏了她的脸颊一把,笑道:“你上大学也快一个月了,肖大哥还没送过礼物给你呢。我们今天出去买,好不好?”

秦瑶又惊又喜地张着嘴。原来……系花的办法真的有效哎。他——居然主动提出要带她出去玩、给她买礼物?她、她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上帝啊,今天一定是她生命中最幸运的一天了。尽避吃了好多糟糕的东西,又摔疼了**,可是——真的很值得,是不是?

她难掩兴奋地站起身来,说话的声音都有些结巴了:“我……我去换衣服!”

“不用了,这样够可爱了。”他满意地审视着她身上的粉嫩圆领T恤和白色网球短裙。20岁的小丫头,就是青春可人;和她一比,他还真是老了。

见她羞怯点头,他自然地揽上她的肩头,嘱咐道:“带好钥匙哦。如果忘了,我可不负责帮你撞门的。”然后把身材娇小、只到他肩膀高度的她牵了出去。

他只当她是可爱小妹妹罢了,这样的亲昵动作应该不会太过分吧?他这样想着,闻到她头发上水蜜桃的味道,甜丝丝地钻入鼻间,居然令他有些恍惚了起来。

似乎……很久没去注意女友使用的洗发水是什么味道了。

他们开车来到PARKSON。泊好了车,肖亚诺点着秦瑶的鼻子叮嘱:“跟着我,不要乱跑。手机开着,如果走丢了我好CALL你,记住了?”他知道黄金周期间商场里人满为患,而秦瑶大多数时候又呆愣愣的,真叫人不放心。

“哦。”真是的,永远把她当小孩子。

肖亚诺拉着秦瑶的手穿梭在店堂内,这感觉很奇怪。过去,他并没有太多陪女友SHOPPING的经验,也不喜欢逛街;可是今天领着小唐家的小妹妹出来,感觉居然挺不赖。或许,他是真的老了?逐渐开始培养出长辈的平和心态?

秦瑶被肖亚诺牵着手,乖乖跟在他身后小步紧走。每走一步,心脏都漏跳一拍。他的手大而有力,暖暖的。自己的小手被他握住的感觉,像一个太美的梦境;她不敢相信,却也舍不得抽离。

也许是因为太激动了,胃部在此时居然一阵又一阵地抽搐起来。她难受地蹙眉,却在他转身时慌忙绽开甜美的笑容。

“想要什么礼物?”他摊开手,宠溺地微笑着,“肖大哥今天任你敲诈。”

任她敲诈?那……做他女朋友,可不可以?脸颊因这突然冒出的大胆念头染上了霞色;她什么都没说出口,却被自己的不知羞给吓到了,于是又开始傻乎乎地咳嗽起来。

“怎么了?”肖亚诺连忙拍她脊背助她顺气,“小瑶,我真服了你,说个话也能呛着?”他决定了,不管她想敲诈他什么,他要先去避风塘买大杯奶茶来给她捧着,省得她动不动就咳得满面通红无法说话。

十分钟后,他们从避风塘出来,秦瑶手里果然捧着750CC的巨型奶茶杯。她咬着吸管,像个小媳妇似的跟在肖亚诺后头走。

肖亚诺来到PARKSON的施华洛世奇专柜前。避免回家后看见谭芸蕙的怨妇脸的唯一办法,就是买那条手链送她。他想了想,走上前去指着柜台里的某处,潦草地对服务小姐道:“这条麻烦帮我包起来,谢谢。”然后从皮夹里抽出信用卡递上。

这时,身后传来惊叹的抽息:“好漂亮哦……”

他低头一看:秦瑶正趴在玻璃柜台上,杏眼圆睁地看着那条他选中的手链,嘴里发出啧啧惊艳之声。

他微讶地扬了扬眉。似乎女人都喜欢这个。真有那么漂亮吗?他盯着那条手链看了又看,然而再怎么看,他仍然觉得那只是一条镶满了彩色石头的铂金链子而已。

这时,秦瑶开口问:“这条手链,肖大哥是要买来送给谭姐姐吗?”说着她仰起脸,墨黑的晶灿瞳仁中闪着羡慕的神采,由衷地感叹道:“她一定会喜欢的。”

肖亚诺突然感到一阵怪异的感觉袭上心头。那感觉是什么,他不甚明了,但他觉得自己无法辜负那双眼睛。

“你很喜欢这链子?”他问。

秦瑶一怔,随即把头摇得像波浪鼓,“也……也没有啦。我只是觉得谭姐姐一定会喜欢。”

肖亚诺眼色一凛。他当然知道她喜欢,他没有错看刚才那一秒钟她眼底的渴望神采。这个20岁的年轻女孩,比他所以为的更加懂事贴心。她是以为这条链子是送给谭芸蕙的礼物,所以才决定割爱的吧?

他望着秦瑶那小小的个子,红扑扑的脸庞,一时之间心中柔软起来。然后,也不知怎么了,竟然就那样冲口而出:“喜欢的话,我买下来送你。”

“嗄?”秦瑶愣住。这条手链,不是要送给他女朋友的吗?

“不用包了。”他出声打断服务小姐抖开包装纸的动作,“直接给她戴上吧。”然后,他拉过秦瑶的手,示意服务小姐将那条彩色水晶手链系上她的手腕。

“可、可是……”秦瑶微微挣扎。她不是傻瓜,她知道这么做不妥。虽然在内心的最深处,她爱极了这条手链,也爱极了他宠她的窝心举动;可是,别人的东西——她不能要。正如别人的男朋友,她再渴望——也不能夺爱。

链子终究还是绕上了她的手腕。她怔怔地望着洁白皓腕上那一道流光溢彩,心中不安起来,胃部抽痛得更厉害了。

“我说过了,今天任你敲诈。你喜欢什么都可以,不要跟肖大哥客气。”肖亚诺以为她不好意思收下,连忙伸手拍拍她的肩头,安抚道。事实上,他觉得自己做了个正确的决定。女朋友他可以买别的礼物来哄;可是方才那一刻这女孩眼中的晶亮神采,却是他迫切想要留住的。他从小没有妹妹;这一回,就当是宠自己的妹妹。

“那……谢谢肖大哥。”秦瑶拗不过他的坚持,只好低声道谢。

买完了东西,肖亚诺抬腕看表,差不多已是晚饭时分了,“小瑶,晚饭想吃什么?”

“我……随便。”秦瑶小声回答,用手偷偷地按着胃部。事实上,她现在胃疼得什么都不想吃。今天中午狠命吞下去的冷饮和辣椒,此刻终于开始发威了。

为什么?为什么偏是在她和肖大哥相处得最快乐的时候发作呢?她欲哭无泪。

就在这个时候,他二人身后突然响起一声婉转轻唤:“ARNOLD。”

听到这个声音,肖亚诺结结实实地愣住了。

他转过身,只见五步之外站着一名女子。细高身材,黑长卷发,眼波流转;她站在那里,周围空间都因她的轻浅笑靥而氤氲。她,当然是DIANA。

而她纤细的手臂,正如藤缠树一般地勾着一位高大英俊的男子。

肖亚诺的眼色立即深沉了下来。

“ARNOLD。真巧,不是吗?”DIANA巧笑倩兮地走了过来。她今日身穿充满民族风情的珠绣曳地长裙,颈间挂着数串绿松石项链,看上去像个吉卜赛女郎。

肖亚诺有些不自在地轻咳一声,“是啊,很巧。”他的眼盯住DIANA身旁的那位男子。他看上去非常年轻,至多不过二十出头的样子,眉清目秀,皮肤白皙。

怎么?DIANA换了口味?他耸了耸肩,刻意忽略心底涌上的酸意,“不为我们介绍?”他挑眉问着,没有注意到身后秦瑶越来越苍白的脸色。

“嗯哼。”DIANA手腕轻扬,“这位是JASON,我目前在交往的对象。这位是ARNOLD,我的好朋友和——”说到这里,她刻意停顿,妩媚地低笑,“大恩人。”

秦瑶蓦地咬住下唇。胃好疼……而且,她想她知道面前这个并不美丽却风情万种的女子是谁了。能让肖亚诺流露出那种怔忡神情的女人,这世上除了DIANA,还会有谁?

秦瑶用一种近乎膜拜的眼神打量面前的女子。她不算漂亮,可是眼神如烟雾般迷离,嘴角的笑容带着淡淡讽意。她一挑眉,身边的年轻男子立刻露出着迷的表情。

就在这个时刻,仿佛感应到了她的注视,DIANA朝秦瑶投来羽毛般轻柔的一眼。秦瑶立刻紧张得被刚喝下去的奶茶呛到了,嘴里咬着一颗糯米珍珠,吞下去也不是,吐出来也不是。她脸色涨红,连连咳嗽起来。

肖亚诺连忙回身,“丫头,又怎么了?”他抚抚她的背,又掏出纸巾递给狼狈的她。

而DIANA此时则突然笑了,“你女朋友?”她问。

“不是,朋友家的小妹妹。”肖亚诺回答得很坦然,而秦瑶听了很郁闷,继续捶胸狂咳一通。

“唔,好可惜。你们很配呢。”DIANA冲肖亚诺戏谑地一眨眼,娇软的语调让人分不清她是开玩笑还是说真的。然后她挽起身边男伴的手臂,提议道:“既然碰上了,一起去吃饭如何?”

一起吃饭?他、小瑶、DIANA和她的新男友?这样的四人组合会不会太怪异了一点?

肖亚诺犹豫了一下,决定拒绝:“小瑶她比较内向,不习惯和——”

他话还没说完,DIANA纤长的手臂就伸了过来,很自然地扯了扯秦瑶的辫子,微笑道:“你叫小瑶是吧?我挺喜欢你的,一起吃饭?”

秦瑶吃惊地瞪大杏眼,像木头人似的僵住身子不动。DIANA怎么……突然抓她的辫子?原来她那假想中的情敌,竟是个那么容易表达善意的女子吗?

她对上DIANA闪烁着笑意的丹凤眼,彻底搞糊涂了。

肖亚诺也露出纳闷的表情,“DIANA,你?”她在搞什么?

DIANA给了他一个“天经地义”式的笑容,“人多热闹嘛。”然后半转过身,冲秦瑶一扬眉,“小瑶,你没意见吧?”

秦瑶满嘴含着珍珠奶茶,像个傻瓜似的瞪着DIANA,半晌,终于点了下头。

结果,当秦瑶真正意识到自己答应了什么的时候,她已经和肖亚诺、DIANA他们一起坐在一间装修雅致的英式摇宾音乐餐厅里了。

橙红色的橘子吊灯在她头顶上轻晃,面前摆着香气四溢的菜肴。然而此刻,她无法去回想自己是怎么会跑到这间餐厅里来的。因为她忙着用一只手按住不断抽痛的胃部,脸上还要强撑起笑意,生怕肖亚诺发现她的异状。

而今天的肖亚诺,似乎也特别粗心了些。他轻啜了一口啤酒,抬眉问道:“你们是怎么认识的?”他是在问DIANA和她的小男朋友。

“酒吧。”DIANA耸了耸肩,潦草地吐出两个字,然后反问,“你们呢?”

肖亚诺自嘲地撇了撇唇。他在想,要不要向DIANA重申一遍他和秦瑶并不是一对?思忖了片刻后,他决定还是不用多此一举了。向旧情人特别说明“她不是我女朋友”是全天下最愚蠢的事情。于是他只是简单介绍秦瑶:“她是小唐的小姨,现在正在艺术学院念大一。小唐你认识吧?”

“认识,那个长头发帅哥嘛。”DIANA点了下头。然后,她搓了搓手,提议道,“就这么干坐着好无聊呢,我们玩点什么吧。”

“掷骰子?”她那乖乖的小男友立即响应。

“不要,那个比干坐着更无聊。”DIANA娇嗔道,整个身子向男友身上偎去。他们头挨着头,耳鬓厮磨,开始调情,不时发出细碎的低笑声。

肖亚诺和秦瑶同时不自在地把眼别开。前者抓起啤酒啜饮,一口接着一口,仿佛这样就能排解胸中的郁结。

秦瑶很想开口叫他别喝了,可是声音卡在嗓子眼里,怎么也出不来。人多的时候,她总是不擅长说话,更不擅长对心仪的男子表达关怀——她觉得自己没那个资格。结果,当五分钟后DIANA终于离开男友的怀抱坐直身体的时候,肖亚诺已经干掉了三瓶喜力。

“这样,我们来玩真心话大冒险怎么样?”DIANA伸手整了整敞开的领口,像没事人似的说道。

肖亚诺立刻皱起眉,“DIANA,小瑶还是学生。”让她参与这种“残酷”的游戏,她会被整得体无完肤的。

“那有什么关系?我又不会叫她站到桌子上去跳肚皮舞。”DIANA挑眉,直视旧情人的眼睛,狭长的丹凤眼中迅速闪过一丝玩味的神情。看来,ARNOLD很保护这个小女生呢。她唇角微扬,绘出狡狯的笑弧,“大不了——每次都由你代她受罚好了。”

“DIANA!”肖亚诺瞪了她一眼。她是不是在暗示什么?他转头看向秦瑶,柔声道,“累了的话,我先送你回去。”

秦瑶咬住下唇。是的,她很想回家。胃好疼,疼得像有针在扎一样;可是,DIANA那眯眼笑看她的神情更像是一根细密的针,带着挑衅意味,直直扎入她的神经。她刚想开口说话,DIANA那悠然的语调响了起来:“是呵,小妹妹该回家喝牛奶上床睡觉了。”

秦瑶的脸“刷”的一下涨红。真丢人,原来这里的每个人都把她当小孩子看。可恶,她看上去又没多幼稚,干吗总歧视她?

在自己的大脑能够反映过来之前,她听见自己脱口而出:“不,我要留下来,我想玩。”

“小瑶?”肖亚诺微讶地挑起眉。

“我……真的想玩。”说着,她用手使劲地按了一下不肯合作的胃部。今天晚上死就死吧,她豁出去了!

见她神情坚定,肖亚诺脸色稍缓,但仍是以指关节叩着桌面警告:“先说好,不准让她喝酒,不准脱衣服,她才二十岁。”他深知这群夜夜泡吧的派对动物都爱玩些什么;可是,秦瑶玩不起——当然他也不准她这么玩。

DIANA不置可否地扬了扬眉,想说什么,却终是没有说。

游戏开始了。他们轮流将空酒瓶在桌上旋转起来,瓶口指向谁,谁就倒霉。

谁也没想到,第一个倒霉的居然是DIANA自己。她选了真心话,而她的小男友JASON得到发问的权利。不知道这个大男孩是太过自信还是太过白痴,他居然这样问她:“在你所有交往过的男人里面,你最难忘的是哪一个?”

DIANA愣了一下,随即“嗤”地笑出声来。她轻摇螓首,边笑边道:“好问题,好问题。嗯……应该是某个向我求过婚的男人吧。”

肖亚诺顿时神情大震。她……是在说他?!他望向DIANA,后者长发一甩,巧妙地回避了他的眼神。

“那个男人是谁?”JASON难掩醋意地追问。

“亲爱的,一次只能问一个问题哦。”DIANA笑眯了眼,伸手拍拍男友的脸颊,像在安抚一只宠物。然后,她开始旋转酒瓶。那酒瓶在桌面上慢吞吞地打了几个转儿,左摆右摆,最后终于停了下来。

秦瑶蓦地倒抽一口冷气——那瓶口指向了她。

下一秒钟,所有人的眼光都投向她。

眼看着DIANA的嘴角逐渐浮起有趣的笑意,她的心里“咯噔”一声:这下惨了,DIANA一定不会轻易放过她。

肖亚诺顾不得收拾方才心中的紊乱情绪,连忙出声提醒:“DIANA,别玩得太过火。”

“不准喝酒,不准脱衣服,明白。”DIANA很合作地将两手一摊,随即转头看向秦瑶,“选吧,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我来替她选,真心话。”肖亚诺再度抢先出声,同时伸出手来,在桌子底下握住了秦瑶微颤的小手。凭他对DIANA的了解,如果选大冒险的话,秦瑶百分之百会被她整死。

“唔,这么紧张小妹妹呀?”DIANA别有深意地扬起眉,眼中又闪过那抹狐狸一般狡狯的神情了。她冲秦瑶友好地一笑,然后轻轻启唇——

“小瑶,你是不是暗恋ARNOLD?”

语气无比轻巧自然的一句话,仿佛平地一声炸雷,瞬间震慑了四人的圆桌。

每一个人都愣住了。肖亚诺更是吃惊地——也是下意识地——放开了秦瑶的手。

秦瑶呼吸一窒,然后仿佛不敢相信似的、用力地闭上眼睛。血液在她的脑中急速激荡,令她感到昏眩。

真是……杀得人措手不及呵。

心底那个隐匿了那么久、埋藏得那么深的秘密,就这样赤luoluo地被揭开了。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