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单恋太寂寞 7

两年后——

“肖公子,今天请你来不是纯吃饭的,是有正经事要问你。”

冬天刚开了个头,这座城市就迅速冷起来。宽敞明亮的唐家客厅里,中央空调嗡嗡作响,释出干燥的暖气。两名男子对桌而坐。

唐仲行正忙着把香菇和鸡翅串到竹签上去,顺便没好气地白了一眼对面笑嘻嘻的男子。今天晚上这里会举行一个BBQ派对,而他的爱妻秦珂正身怀六甲,每天要睡十几个小时,于是煮夫的责任只好由他来承担了。

肖公子耸耸肩,“你问吧。”早知道来小唐家蹭饭吃不是那么简单的事,得随时应付他的拷问才行。

唐仲行一掀眉,长发在眼角翻飞,“你究竟有什么毛病?年纪一大把的人了,为什么还不结婚?”

肖亚诺瞪眼。他哪有“年纪一大把”?三十有三——正是男人最有魅力的黄金年龄段好不好?

“还没碰上喜欢到想娶回家去的女人吧。”他随口回答,一边拿着小刷子往鸡翅和牛肉上刷黄油。

“那你和DIANA算是怎么回事?”小唐不以为然地挑眉。自打两年前肖公子和谭芸蕙分手后,肖公子身边就没再出现过任何疑似“女朋友”身份的女人。新来的助理一对他有意思,就立刻被他炒掉。现在,唯一与他保持不清不楚暧昧关系的,算下来也只有那名叫DIANA的妩媚女子了。

“没怎么回事,她是她,我是我。”继续对着烤肉刷刷刷。

“少来了。”小唐白他一眼,“我经常看到你们出双入对。”

“那是工作关系,OK?”懒得理这八卦男人,肖亚诺干脆站起身来,到厨房里寻觅新的食材。

要说这两年,他自认过得非常不错,努力工作、升职、赚钱;大多数男人到不惑之年都未必能积累的财富,他已经提前赚足了。在感情方面,他依旧没有放太多心思;偶有女性下属向他投怀送抱,他都敬谢不敏、能躲多远就躲多远——原因无他,实在是被当初谭芸蕙的釜底抽薪给吓怕了,不敢再去招惹窝边草。

也许是年龄渐长的关系,肖亚诺觉得如今的自己已不再像当年那么浮躁;旧情人DIANA依旧未婚,身边男友走马灯似的换,他看在眼里,一笑而过,不再放在心上。

至于为什么不结婚——也许真的是缘分未到吧?在他心里,早就没有任何女人的影子了。即使偶尔在夜里,会想起某年某月曾有一个女孩把脸埋进枕头嗲声嗲气地向他告白,但那样的回忆——也仅仅出于是对青春的一种眷恋而已吧?

肖亚诺从厨房的橱柜里端出一盆熟制肋排;盆子底部的油渍沾上了他的手。他刚想找条毛巾擦拭,门铃响了起来。大约是小唐快手快脚地跑去开了门,当肖亚诺手里抓着毛巾走出厨房时,第一眼就看到玄关处站着三个衣着鲜亮的年轻人。为首的那一个扬起头来,对他微笑——

“肖大哥!”

肖亚诺眯起了眼——面前是个漂亮女孩,棕色长发,发梢微卷;面孔白皙,眼睑上闪着淡淡柔光。她身穿一件奶油色套头毛衣,红棕格子短裙,麂皮筒靴,看上去时尚又俏丽。

记忆中当年那个总穿着娃娃衫的红脸蛋小丫头,果然是长大了呵。

他站在原地,为这份陌生的美丽而怔忡了片刻,然后把手在毛巾上擦了擦,迎向她,“小瑶,好久不见哦。”一如当年那样,爱怜地拍拍她的头。

秦瑶点点头,“是啊,听说肖大哥升职了呢,今天正好借这个机会好好庆祝一下。”她笑得非常开朗,当初的羞赧已半点不复见了。

毕竟两年的时间可以极大地改变一个人,连他都快要老了,小瑶当然也成熟了许多。当年的那场清涩单恋,不知道她还记不记得?而那个半真半假的“三年之约”,又有谁还放在心上?像小瑶这么可爱的女生,怕是早就名花有主了吧?

想到这里,他唇角微弯。有意思的是,他虽然没有刻意去守约,却至今没结婚。如此想来,自己也算个言出必行的人了。

他自嘲地撇唇,连忙把小瑶带来的两位客人让进客厅。那年轻俊朗的男孩是他曾见过的;另有一个戴眼镜的帅气女孩,想必也是他们话剧社的成员了。

“你们先坐一会儿。等我们家太后睡醒了,就可以开席了。”唐仲行笑着说。“太后”当然是指怀了宝宝的秦珂。

“我也来帮忙准备烤肉,这样会快一点。”林文娅自告奋勇地接过竹签和烤肉就操作起来。

“先去洗了手才可以碰吃的,林粗暴。”舒阳伸手打了她一下。

她立刻哇哇大叫:“你很烦呐!”

秦瑶坐进一旁的宽大沙发里,笑看这对冤家斗嘴。眼角不期然瞥见倚在门框上的高大身影,她心跳顿时紊乱了半拍。肖大哥……还是一点都没变呵。仿佛永远都不会老似的,三十三岁的人了,眼睛里仍然闪着如少年一般的淘气光芒;眼角的淡淡纹路,唇角的微微弧度,只是更彰显了他的男性魅力而已。

记得当时,她曾经那样痴傻地单恋着他呀……每天写日记记录他的一举一动,还自不量力地向他表白,徒惹笑话……想到这里,脸颊泛起了淡淡红潮。不知道那本日记本……现在还留着吗?

在升上大二以后,她开始接手话剧社的日常管理事务,大三时升任了副社长的职位。课余时间被占得满满的,写日记的那份闲情,久而久之也就抛下了。只是那种羞涩又寂寞的心情呵……现在回想起来依旧鲜明。

两年的校园生活让她成长了不少,性格变得更加活泼开朗,人也漂亮了;但在面对肖亚诺的时候,心头仍是会酥软起来,不自觉地就陷入那些羞涩情绪之中。

原来她对他的单恋,比她所想的——要更加悠长一些呢。人长大了,心情却历久弥新。也许,这就是单恋的好处了?没有开始过的爱情,注定更让人难以割舍。

小手偷偷地伸进毛衣袖口,轻抚着手腕上的温凉水晶链子。这链子是大一那年肖亚诺送她的入学礼物,她很喜欢,倍加珍惜地一直戴到今天。尽避阿娅一口咬定这是某个男人给她的定情信物,但一向羞涩的她这回却没有争辩也没有澄清,自顾自地戴着,任别人误会着。

因为在她心里,那个约定——始终是约定呵。

两年了,他没有结婚,甚至没有新的恋情发生,那她是不是可以进一步大胆假设:无论出于主观或是客观,他——也许真的可以等她三年呢?

再度望了一眼那张轮廓分明的俊脸,秦瑶的心都融了。还是……很喜欢他。两年前她的爱恋曾让他错愕不已;那么两年后的今天,就让她——再给他一个惊喜吧。

这天晚上,唐家客厅里气氛温馨活跃,BBQ派对举行得如火如荼。

怀了六个月身孕的秦珂挺着大肚子派发烤肉,她手脚已变得有些不灵活,唐仲行只好亦步亦趋地跟在她身边善后。

席间,舒阳和林文娅一刻不停地吵架,其他人于是优哉游哉地坐下来看笑话。肖亚诺负责控制烤炉的温度,在厨房和餐厅之间跑来跑去。几次听到他们几个年轻人仰头大笑,他不知道他们在笑什么,也就乐得沉默了。

想当初,他是朋友圈里公认的耍宝一族,可是现在每每在人多的场合,他却总是听得多些,说得少些。是成熟了,还是老了?

“我们家小瑶在学校里一定有很多男生追,对不对?”秦珂很为自己的妹妹自豪,手里挥舞着鸡翅说得眉飞色舞。

“姐!”秦瑶尴尬地叫了一声。

林文娅却很热衷于这个话题,立刻响应:“还好啦,大家都知道小瑶已经名花有主了,很少有男生会自己送上来自讨没趣啦!”

“林粗暴!”舒阳红着脸吼她。就知道这女人唯恐天下不乱。

原来自从秦瑶加入话剧社以后,接连着和舒阳搭档演了两回情侣,由于外形和气质都很般配,在校园内取得了不错的反响。于是很快就有这样那样的绯闻浮出水面,说他们俩本来就是一对,校园八卦新闻甚至封他们为话剧社的金童玉女。这样一来,不少对秦瑶有意的男生也只得望洋兴叹了,毕竟谁的条件能好过“广告王子”舒阳呢?

对于这些绯闻,舒阳一直很介意,秦瑶倒是听得习惯了。她伸手抚了抚阿娅的手背,笑道:“其实,应该说是我阻了舒阳学长的桃花运呢。”

席上的三个“大人”你看我我看你,都不知道她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我们学校喜欢舒阳学长的女生很多哦,不过她们都以为我是舒阳的女朋友,所以都不敢来追他了。说起来,我还欠舒阳学长一个女朋友呢。以后他如果遇上喜欢的女生,我一定要快快退出成全他们才行!”秦瑶表情郑重地解释完毕,姐姐秦珂立刻不给面子地打了一个哈欠,真是小儿科的爱情。

林文娅的表情却突然变得尴尬。不知道小瑶是真的单纯还是话里有话,反正她听了这话……总觉得很心虚。

肖亚诺手里转着酒杯,神情莫讳如深:这些爱来爱去的校园恋情纠葛,他听得不是特别明白;唯一入了耳的,是那一句“我还欠舒阳学长一个女朋友”。想来,这对年轻人之间的感情——应该正朝明朗的方向发展而去吧?

也对,小瑶和这个名叫舒阳的帅气大男孩实在很相配呢。而舒阳分明也是喜欢小瑶的,从他眼眸深处的那抹赧然就可以看出来。

肖亚诺轻轻地吐出一口气。他想,小瑶当年答应他的,她已经做到了。好好念书,参加社团,多交朋友,还有那最重要的一点——找一个好男孩,谈一场清纯无杂质的校园之恋。现在,他再也不必担心她的大学生活会经营得不够好,是不是?

想到这里,他觉得自己应该欣慰地扬起一个笑容。可是嘴角扬了起来,笑容却挤不出来。胸口浮上陌生的窒闷感,令他原本怡然自得的神情——蓦然变得僵硬而苦涩。

他看了桌对面的秦瑶一眼。她正持着刀叉,把肉片从一条肋排上一片一片切下来分发给大家。她一抬眼,对上了他的目光,立刻抿嘴笑了。脸蛋红红的,眼神闪亮。

她把一个装着肉片的小盘子递向他,“肖大哥,尝尝看,这一炉是我烤的哦,黑胡椒的味道很香。”说着一把银叉挥到他唇边,叉子上油汪汪的烤肉片对他发出无声的邀请。

肖亚诺瞪着那把银叉,这是小瑶刚才用来叉肉吃的,现在又递到他嘴边,恐怕……不合适吧?他并不是嫌她用过的叉子不卫生,只是——这样会不会很像是在间接接吻?

他们俩只是像兄妹一样的朋友关系,这样的亲昵似乎不妥,应该要避嫌吧?

肖亚诺蓦然甩头,挥开脑子里那些莫名其妙的念头。他在瞎担心什么?又在心虚什么?对她笑了笑,然后用手把那片烤肉从叉子扯下来,嗅了嗅,放进嘴里,“嗯,很好吃。”

身边迅速扔过来两个嘲讽的大白眼——唐氏夫妇有志一同地双手环肩,似笑非笑地看着他笨拙的举动。

肖亚诺突然觉得很想去死。他低下头,瞪着餐盘里残余的烤肉,心乱如麻。自己这究竟是怎么了?

晚饭过后,秦珂的肚子突然出了一点小状况。她声称感觉到胃里面有东西在蠕动,于是开始发狂地哇哇大叫起来。唐仲行忧心地陪她在沙发上坐了十分钟,见爱妻眉头依旧紧皱,他也坐不住了,“我们去医院。”扔下简短五个字后,立即站起身找钥匙。

“姐夫,我也去!”秦瑶急匆匆地从厨房里跑出来。虽然知道她这个姐姐一向很喜欢大惊小敝,可她肚子里有个宝宝呢,真令人担心!

“不,你留下,家里还有客人。”唐仲行手脚利落地为秦珂披上大衣和围巾,将她扶出门口。抬眼一望,秦瑶的两个同学仍旧在冷得冻死人的露台上并肩站着,你一言我一语地不知在争辩什么,对客厅里的状况毫无所觉。

他没辙地叹了口气,“小瑶,顾好你的朋友,我不希望我不在家的时候这里发生什么暴力事件。”他看见林文娅的双手几乎要掐住舒阳的脖子了。这两个人,可不可以偶尔不打架?

“可是——”秦瑶还要说什么,唐仲行已经关门离开。她呆呆地站在玄关,双手紧张地绞在一起。

肖亚诺从洗手间里出来,第一眼就看到秦瑶杵在玄关发愣。他走上前去,一手搭住她肩头,“怎么了?”

“姐姐肚子不舒服,姐夫送她去医院了。”秦瑶回过头来,一张俏脸上写满了担忧之色。

“没事的。”肖亚诺牵她到沙发上坐下,安抚道:“只要有你姐夫在,就一切都没问题。”他很相信小唐在关键时刻的冷静。

“我知道。”秦瑶点头,“姐夫是值得信任的男人呢,我一直很庆幸他和姐姐找到了彼此。”

“嗯。”肖亚诺应了一声,不再说话。他在沙发上伸展长腿,不知怎的突然觉得这个客厅有些空旷。人都到哪儿去了?

一转头,看见舒阳和林文娅待在露台上,室内空调的嗡嗡声盖过了他们说话的声音。

怪不得这安静的客厅里只有他和小瑶两个人呢。感觉……突然有点怪怪的。

若是在以前小瑶还单恋着他的时候,那情景一定非常尴尬。因为小瑶会红着脸好长好长时间都不说话,而他则会没话找话说来活跃气氛……肖亚诺想到这里,突然尴尬地一咧嘴,因为他发现,现在客厅里的气氛也不比以前好到哪里去,他和秦瑶已经有好几分钟没有说过话了。于是他决定重新扮演当初活跃气氛的角色。

眉一挑,他提出话题:“小瑶,还有一年就毕业了吧?想好将来要做什么了没有?”问完后他发现,他是真心想知道她的未来。

“我啊……”秦瑶咬着下唇思索,“应该会和姐姐一样,从事文字创作方面的工作吧。”

“那很好。”肖亚诺点点头,片刻后,又莫名其妙地重复一遍,“那很好。”

好奇怪的感觉……什么时候开始,他在小丫头面前讲话会不自然了?当小瑶用那晶晶亮的眼眸盯着他看时,他竟会觉得心跳一阵紊乱?真是……从未遇过的棘手状况!舔了舔突然干燥起来的唇,他茫然不解。

这时秦瑶反问:“肖大哥呢?未来有什么打算?”

“打算?”他一愣,回过神来,“没有,顺其自然吧。”

“那……没想过要结婚吗?”虽然语气已经尽量控制得自然,但在问出这句话的时候,秦瑶的脸颊仍是不可避免地涨红了。这话里的刺探意味——好明显,看来在他面前,她永远也学不会“镇定”两个字怎么写。

肖亚诺一怔。这丫头是忘性太大或是干脆就不在乎?竟然用这样平稳淡定的口吻问他打不打算结婚?要知道当初,可是她央求他不要在她大学毕业之前结婚的啊!

这样想着,他忍不住哑然失笑;与此同时,心中又晕开浅浅失望的感觉。那个约定,她……忘了呵。

“最近比较没有女人缘。”压下心中怅然,肖亚诺半开玩笑地耸耸肩,“所以结婚暂时不会提上议事日程咯。”

心头浮上狂喜,秦瑶猛然喘一口气,站起身来,“我……我要回房间一下下!冬天到了,我想找些厚衣服带回寝室去,我、我去整理!”她怕她再不走,绯红的脸蛋和狂乱的心跳就会出卖她。

“小瑶?”看她像只兔子似的跳起来,慌慌张张地钻回自己的卧室里去,肖亚诺不禁拧起眉:她讨厌这个话题吗?

他吁了口气,怪不得人家说三岁就是一条代沟。照这么说,他和小瑶之间几乎要隔着四条代沟了。

想来想去,还是那个叫舒阳的少年和小瑶比较般配吧——年龄相貌性格学历都相当,所谓的“金童玉女”,就是这样了。而他这把老骨头,还是不要跟着瞎掺和的好。

虽说心里,不是没有过片刻的悸动的……

肖亚诺摇了摇头,把脸转向露台的方向——窗外那一对冤家依旧在吵架。隔着厚厚的窗玻璃,他听不见他们在说些什么,可是依稀看得出林文娅的脸色非常难看,说着说着,居然扬起手朝舒阳脸上挥去。

不是吧?!聊天聊到要打架的地步?肖亚诺从沙发上站起来,犹豫着要不要走过去劝架。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他看见了令他惊诧至极的一幕——

舒阳一把攫住林文娅的手臂,将她扯入自己怀中,然后他低下头,重重地、狠狠地吻住她的唇!

肖亚诺的下巴掉了下来。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