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单恋太寂寞 8

“这是怎么回事?!”

蕴含着怒气的嗓音霍然响起,露台上接吻的男女立即分开。看他们脸上的神情,他们与肖亚诺一样震惊。

然而肖亚诺此刻的心情决不只是单纯的震惊而已,他还很生气!实在没有想到看起来老实正直的舒阳会是这种人,明明和小瑶在交往,却又去招惹别的女生!

“可以解释一下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吗?”他寒着脸质问。

“我……我喝醉了,一时冲动,对不起。”舒阳的一张俊脸涨得通红。他垂着头,不敢看肖亚诺,更没脸面对林文娅。

“喝醉?”肖亚诺眼神锐利地挑眉,“这种借口很烂。你这么做——究竟将小瑶置于何地?”原来好相貌的男孩终究不可靠,都会利用自己的优秀条件招蜂引蝶。

这种事情,他当年未必就没有做过,可是现在看到舒阳这么做,他直觉地替秦瑶感到怒不可遏了起来。小瑶那么单纯美好,没人有资格肆意伤害她的感情!

“你是男人吧?是男人就要敢做敢当,我希望你现在就进去,跟小瑶把一切事情解释清楚,向她道歉。”肖亚诺说着,手往客厅里一指。

“我……”舒阳羞愧得说不出话来;而林文娅此刻的表情——在片刻的狂怒之后,已恢复成如死水一般的绝望寂静。

肖亚诺吐出一口长气,却没能纾解胸中的郁结。他烦躁地以手梳过额发,“以我的身份就只能说这么多了。舒阳,你好自为之。”该死的刚才他到底在想什么?小瑶和这个男孩很相配?!配个鬼!

他愤愤地转身,实在不想对着舒阳那没种的怯懦表情;然而双脚刚踏出露台,身后传来男孩吞吞吐吐的声音——

“我、我知道自己做了禽兽不如的傻事,我不该对林粗暴、不、对阿娅那样,可是……”他看了脸色臭臭的肖亚诺一眼,深吸一口气,终于缓缓道出,“可是我和小瑶并没在交往。以前我是喜欢过她,可是她——已经有男朋友了。”

肖亚诺身形猛然一僵。

什么?!小瑶已经有男朋友了?

这个事实令他惊讶得顿时失去了自制!他霍然转身,一把攫住舒阳的肩头,沉声问道:“小瑶她——现在和谁在交往?”

“我也不是很清楚。”舒阳摇摇头,“我只知道那个男生送了小瑶一条挺珍贵的水晶链子,小瑶每天戴着,从来不摘。我曾经问过她那是不是她男朋友送的,她没否认。”说完,他轻轻地叹了口气。当年他确实是很喜欢小瑶的,也为了她有男朋友的事实而郁闷消沉过,可是现在……他偷偷地瞥了一眼站在离自己三步之外的林文娅。刚才的那一刻,他为什么……竟会情不自禁地吻了她呢?

林文娅别开头,刻意闪避他的目光;头顶高悬的露台灯照射着她,灯光下的她脸色苍白。

而肖亚诺听了舒阳的话,则结结实实地愣住了。

水晶手链?

是的,他当然不会忘记那条水晶手链——因为那是他送的。只是,小瑶为什么要对人说那是来自她男朋友的定情信物?

原来在她心目中的他——竟然是以“那种”身份存在的吗?难道说,在两年后的今天,她依旧对他……

心头瞬间涌上难以言喻的复杂情绪,震惊中好似还夹杂着别的什么。肖亚诺蓦地闭上眼,用手按压自己突然鼓噪起来的太阳穴。

他正在努力地使自己平静下来。

因为他想,他迫切需要和小瑶谈一谈。

气氛温馨的粉色调少女卧室里,床头灯散发着柔和光辉,将原本是粉红色的窗帘照成了橘红色。

秦瑶跪坐在地毯上整理冬天的衣物。她把两件厚毛衫和一件厚绒外套折叠起来,塞入自己的小箱子里。毛衣和外套的颜色都是粉嫩嫩的,手感柔软。她抓起那件鹅黄色的棉绒外套抖了抖;突然,有个什么东西从外套的大口袋里掉了出来,落在她脚边。

她一愣,然后惊讶地瞠圆了眼睛!是……那本日记本!

粉色绒制外皮,封面上造型奇怪的卡通图案——当年的她似乎就喜欢这种玩意呢。

秦瑶轻轻笑了,将日记本拾起放到膝盖上,翻开扉页,看见上面留有自己的娟秀字迹:单恋,像守着一盆老也不开的花,像观看一部别人主演的电影。我不是主角,可是——我爱他。

好矫情的文字呵……她再度失笑了。心里,却也因为当初的痴傻执着而泛起了浅浅的感动。她索性在地毯上坐了下来,一页一页地翻着,读那些过往情怀、那些心绪点滴。

她读到在话剧公演结束的那天晚上,她在本子里写了一大串骂人的话——因为当时,她真的很气DIANA破坏了她的梦想,与她喜欢的肖大哥那么亲昵;接着,她又读到大二那年,第一次有男生正式宣布追求她,她一本正经地告诉他自己已经有了男朋友,还把那条水晶手链秀给那个男生看……读到后来,她简直要笑得趴在地上。两年前的自己真可爱啊。

这时,门板上传来几声轻敲。秦瑶连忙站起身来,“门没关。”

门被推开了。肖亚诺高大的身形杵在门口,面上的笑容有些局促,“小瑶,可以和你谈谈吗?”

“可以啊。”她展开笑容迎向他,顺带把那本日记本用拖鞋“嗖”的一下扫到床底。

她在小床上坐下来。肖亚诺看着她含笑的单纯表情,想了想,决定还是坐到离床最远的角落里——窗台。他坐下来,轻咳一声,“小瑶,我想有件事情——你应该知道一下。”然后他说出舒阳和林文娅在露台接吻的事,秦瑶听后诧异地瞪大了眼睛。

“这怎么可能?!是阿娅和舒阳学长呢!”太令人意外了!这两人一向是冤家对头啊,怎会突然就……

肖亚诺谨慎地望进她的眼睛里——欣慰的是,在那里他没有找到悲伤的神色,“这件事——你怎么看?”他挑眉。

秦瑶沉吟了片刻,道:“既然这是学长和阿娅之间的问题,我想,我怎么看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俩能把事情处理好,毕竟他们都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不希望他们交恶。”

就这样?肖亚诺有些诧异。这丫头确实是长大了,说话变得更理性了。他深吸了一口气——接下来才是正题,“后来舒阳告诉我,说你和他并没有在交往。是这样吗?”

“本来……就是啊。”她的脸开始有些红了。他要说什么?

“不仅如此,他还告诉我,你不交男朋友的原因是——你已经有男朋友了。”肖亚诺直勾勾地盯住她的面部表情变化。

秦瑶突然紧张起来,咽下一口唾沫。她想,她隐约知道这场谈话的重点是什么了,“我……好像是有那么说过,我自己也不记得了。”她低下头。

肖亚诺站了起来,缓缓走到她端坐的床前,蹲下身子,直视她黑色弹珠一般的大眼睛,“小瑶,你拒绝所有男生的追求,究竟是为什么?真的不想谈恋爱吗?”他语气平静地问。

“我……”秦瑶扁扁嘴,不知该怎么回答。她不是不想谈恋爱;只是她想要的那个人,不想要她啊……

肖亚诺叹了口气,不再说话,伸手拉过她的手腕,一把撸高毛衣袖口——璀璨晶亮的手链露了出来。

秦瑶的脸颊蓦然红透。被他发现了!

这时,耳边响起他一字一顿的诘问:“小瑶,你直到现在——还是喜欢我吗?”

“……”她羞窘得说不出话来,心里却很想大叫:喜欢!一直都喜欢!怎么会不喜欢呢?他一直都那么棒,一直对她那么好,既然如此,她又为什么要戒掉对他的爱恋呢?她没有理由那样做啊!

而肖亚诺此时却显得很冷静。秦瑶虽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可是她此刻的羞赧和沉默已经给了答案。

知道这丫头喜欢他,他心里——不是不高兴的;因为对这丫头的感情,早在不知不觉之间……向着他所不能控制的方向发展而去了。他无法否认,继DIANA之后,他恐怕又对某个女人动了真心了。而让他害怕承认的是——那个女人就是一直被他当作小妹妹看待的秦瑶!

然而秦瑶终究是秦瑶——她是小唐的妻妹,比他小十一岁,大学未毕业,清纯无瑕得像一张白纸。这样的一个她——他怎么敢去爱?怎么能去爱?

“小瑶,你听我说。”肖亚诺握住她的手,尽量使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静——他三十三岁了,应该懂得如何控制自己的感情,“你是非常非常优秀的女孩子,肖大哥很喜欢你,也一直希望你能有更美好的未来。当初我是说过,如果等你毕了业我还没有结婚的话,我们就交往看看。可是我这么说,并不是要你拒绝其他人的追求,只等着我来实践那个约定。你还年轻,未来还有无限的可能,说不定以后哪天就会遇上很好的男孩子呢?所以——不要把自己的心封闭起来,小瑶,你值得更好的人来爱。”说完后,他长长地呼出一口气,不知道此刻心里泛滥的酸楚是为了什么。但是他知道自己在做一件好事——一件正确的事。以往面对感情,他从来没有这么大方过,大方得……简直不像他了。

肖亚诺说完了,秦瑶也沉默了。他的一番说辞令她沮丧得接不上话去。没想到两年后的今天,他给了她一个与当初相同的答案。真是……叫人生气也叫人无力。

说来说去还不都一样吗?她太小,他太老,他们之间差距过大,所以没有任何可能!既然如此,他当初又为什么要提出那个“三年之约”来呢?给了她希望,让她傻乎乎地抱着这个希望等了两年,现在又亲手毁坏她的希望——难道这就是他的伟大、他的谦让?

“说了这么多,肖大哥……其实还是不喜欢我吧?”秦瑶蓦地抬眼,泪水在眼眶中滚动,可是她硬是忍住了,没有在他面前哭,“如果……真的很喜欢我的话,如果……真的喜欢到无法控制的程度的话,你才不会对我说这种话!我……一点也不优秀,也没有更高的奢望,这两年来我所做的一切努力,都只是为了让肖大哥喜欢我而已!这一点——难道就真的这么难实现吗?”

“小瑶,我并不是……”肖亚诺不知该怎么跟她说才好,将手指伸至她颊边,心疼地揩去她的泪水。成人的感情世界,终究有太多现实考量;他怎能冲动到抛弃一切顾虑拥她在怀中呢?

他不能那么做的。他虽然从来不是一个多好的男人,但他知道相爱的底线在哪里。她太年轻,以后一定会后悔。

“肖大哥,我……”秦瑶吸吸鼻子,努力把挂到唇边的鼻涕吸了回去,一字一句、颇为认真地说,“我的要求不多,你就再等我一年,看看能不能喜欢上我,好不好?我会努力的!”

“别说这种傻话,小瑶——”他的话说到一半就被撞回了嘴里,因为秦瑶小小的身子扑了过来,柔软的触感袭入他的胸怀。他一愕,然后发现她用力地抱住了他的腰身,湿润的嘴唇也狠命地吻住了他的。

肖亚诺呆住了。一时没想到要推开她,也推不开她。她抱他抱得那样紧;过去他从来不知道这个小小的身体里有那么巨大的力量。还有她的吻,带着近乎疯狂的热情席卷了他的理智,那柔软的两片唇瓣不顾一切地要与他纠缠,辗转吸吮间,逐渐激起酥麻的热浪……

“小瑶,别——”他试图停止这荒谬的一切,她可是小唐的妹妹啊!然而嘴唇才一张开,她就更加深入进逼。吻着他,咬着他,无论如何,不肯放开。

她是单纯的女生,根本不懂接吻的技巧,可是这一刻,她什么也不管不顾了!

这是她单恋了那么久的男子,两次淡淡笑着拒绝了她的爱意的男子。也许下一刻,他就会推开她;也许今天过后,她会恨死自己的恬不知耻;可是……她只要现在这一刻的交会而已啊!

好喜欢,好喜欢他……她吻着他,在他怀中汩汩地流下眼泪;这份没有回应的单恋,已让她寂寞得太久了,委屈得太久了……

肖亚诺轻轻叹息一声,两手伸出,回抱住她娇软的身驱。这个小小女孩,已将他逼得没有退路了……

恍惚中,他发现自己竟开始回应她的吻。他觉得自己很卑鄙很肮脏,居然对天使一般的小瑶做出这种事!可是他却无法控制自己的唇舌与她纠缠,像怀中捧着珍宝那般怜惜地、宠爱地对待她。逐渐忘情,逐渐抛掉所有理智……

“天哪,你们在干什么?!”

突然,高八度的女声尖叫自门口的方向响起。肖亚诺一把推开秦瑶,两人微喘地转过头一看——

秦珂和唐仲行并肩站在卧室门口,而他们脸上的表情——震惊得好似要当场昏死过去一样。

静。

唐家客厅内,灯光大亮,难堪的静默主宰了一切。

肖亚诺和秦瑶并排坐在宽大真皮沙发上,谁都没有说话;面前有两个不停打转的大陀螺——他们是唐仲行和秦珂。他们俩已经濒临精神崩溃的边缘,脸色惨白,表情犹如吞吃了一千只苍蝇那样恐怖。

秦珂抱着隆起的肚子默默哀叹:拜肖公子和她的亲妹妹所赐,肚里的小孩只怕要吓得早产。

“你你你!”她终于忍不住发作了,尖尖的指甲戳向肖公子的鼻子,吼叫:“你竟敢染指我妹妹!”

“秦珂,别那么激动。”唐仲行伸手按住爱妻的肩头,“先坐下来再说。”

“我怎么能不激动?他非礼我妹妹耶!”秦珂对自己的老公也照吼不误。

肖亚诺苦笑着皱起眉。染指,非礼,用词一个比一个严重。可是,他能说什么呢?

他看向相对冷静一些的小唐,“可以听我的解释吗?”

小唐冷脸对他,轻哼一声:“你倒说说看。”

肖亚诺深吸一口气。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他也不打算隐瞒自己对小瑶的感情了。被小瑶的家人看见他们在亲吻,他无论如何是要负起这个责任来的。更何况,他本就喜欢她,不是吗?

但在那之前,他先要确定小唐对这件事的接受度有多少,“如果我说——”他以诚恳严正的神情望向小唐,“我和小瑶彼此喜欢,想要认真地交往,这样的解释——你们能接受吗?”

身边沉默的秦瑶立时倒抽一口气。他……说什么?他喜欢她?他真的亲口说了喜欢她?

她惊讶地转过头,对上肖亚诺闪着温柔光芒的双眸。他看着她,缓缓绽开一个笑容。与此同时,她感觉到自己的小手被他握住了,牢牢地包裹在他掌心里,感觉温暖。

他是认真的!他是真的喜欢她啊!秦瑶蓦然惊觉这样一个事实;然后,狂喜的感受袭上心头,她嘴一瘪,眼泪止不住地掉了下来。

好感动……到了这一刻,别的什么都不再重要了,她唯一在意的就是——长久以来的梦想成真了,他终于喜欢上她了啊!

可是那厢,秦珂却发狂了——

“你说什么?!”她狠狠瞪住肖亚诺,“你喜欢小瑶,小瑶也喜欢你?!这不可能!”他们俩年纪差这么多,根本没任何交集,小瑶是疯了吗?

唐仲行的脸色也很沉重,“肖公子,我一直当你是朋友。可是现在——”他吐出一口气,“我真的有点想揍你。”在他看来,小瑶年轻单纯,根本不懂什么叫**情,一定是肖公子口甜舌滑迷惑了她。

肖亚诺叹了口气,“很抱歉必须以这种方式让你们得知……我们之间的事。刚才,我确实是一时冲动……有些过火了,我真的很惭愧,也对小瑶感到抱歉。”几句话把所有责任揽到自己身上。

唐仲行听得脸色铁青,“什么叫‘一时冲动’?什么叫‘过火了’?在今天以前,你还对小瑶做过什么?”他开始考虑要杀人了。

肖亚诺摸摸鼻子,这下真是百口莫辩,他什么也没做过啊!

不过他一直知道自己在小唐心目中的形象有多么的……不正面,所以——也怨不得兄弟质疑他的节操了。

“拉过手算不算?”他试图开玩笑来缓和气氛。

然而那对神经紧张的夫妻立刻怒叫了起来:“什么?你碰过她的手?!”

肖亚诺还未开口,秦珂眼尖地发现此刻他们俩在她眼皮底下依旧手牵着手,她立即血压飚高,冲上去扑打,“放开!不准拉手!”

“姐,好痛耶!”秦瑶痛叫着抽回手。

“你还好吧?”肖亚诺关切地看向身边的人儿。

“她很好!”秦珂抢着回答。

“姐,你可不可以让我先说句——”

“你!坐到旁边去!”

“请问,我们能不能冷静地谈——”

“你!离她远一点!”

一时之间,客厅里有三个人抢着说话,三道声音此起彼伏,叽叽喳喳愈演愈烈。唐仲行环着肩站在一边没有说话,因为他的额头越来越疼,脑袋越涨越大。眼前这三个人,一个是他老婆,一个是他妻妹,一个是他最好的兄弟,三管齐下,他简直不知道该听谁的好。

好乱……真是举世无双天下无敌的乱!他不确定自己的理智还可以维持多久……

“停!”突然一声暴喝插入三道嗓音之间,终结了客厅内的吵嚷状况。

三人一齐收声,转头瞪着终于发怒的小唐——

唐仲行深吸了一口气,严肃的目光缓缓扫过客厅里的其余三人。这样闹下去,什么问题都解决不了。因此他决定,一家之主要发挥其应有的作用了。

“秦珂,你先坐下来,站太久对宝宝不好。”他瞥了一眼怀孕的老婆,口气很严正,后者立刻乖乖入座。

“肖公子——”他看着自己的好兄弟,抬起手腕扬了扬,秀出上头的手表,“大约十五分钟以后,我们去外面谈。”

肖亚诺回视小唐半晌,郑重地点了下头。尽避他很明白,“去外面谈”就意味着“被扁不准还手”。

唐仲行呼出一口气,很好,两个解决了,现在轮到最重要的那一个——

“小瑶,现在我要你照实说,你和肖公子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

的确,这才是最关键、最值得讨论的问题。

在众人的目光聚焦下,秦瑶有些胆怯地吞了吞口水,反复深呼吸数次后,终于找到自己的声音:“我……我喜欢他,想要和他在一起。”

秦珂立即倒抽一口冷气。小瑶果真是疯了!

“那你有没有意识到,他足足比你大了十一岁?”唐仲行挑起浓眉,表情严肃。

“我不在乎。”秦瑶的脸色有些发白,可是语气非常坚定,“姐夫,我真的很喜欢他!我已经二十二岁了,我会对自己所做出的决定负责。不管结局怎样,我……都不会后悔的。”说完后,她缓缓转头,望向被姐姐秦珂远远隔开的肖亚诺。他也正回望着她,黑眼睛里的那抹认真坚定告诉她:她的决定不会有错。

他们彼此喜欢,就应该在一起,其他的一千个理由,都不成其为理由。

唐仲行沉默了。说实话,他鲜少看见小瑶有这么认真的时刻。而肖公子——看他望着小瑶的那种眼神,深情而诚挚,应该是可以令人放心的吧。

既然两位当事人的心意已决,他这个局外人又好说些什么呢?

他看向自己的爱妻,努了努嘴,“我觉得,可以让他们一起试试看。”

“可是,肖公子他……”秦珂还是不放心。她太了解肖公子的过去了,这男人原本是个情种,让自己天真纯良的妹妹和他在一起,实在是个太过冒险的赌注。

收到妻子眼中的担心,小唐将脸转向肖亚诺,“你应该知道,如果要和小瑶在一起……”就不该再和任何其他女人有任何瓜葛。

“我知道。”肖亚诺读懂他未出口的话语,郑重地点了点头。

这两年来在他心里,别的女人的影子早已渐渐淡了去;而小瑶对他来说,一直都是太纯真太珍贵的宝贝,他怕只怕自己配不上她的年轻美好,是以从来不敢允许自己对她妄想。如今,她那样坚定地说喜欢他,说想和他在一起。有了这样的宝贝在怀,他还奢求什么呢?

他看向沙发上缩着的小小人儿,看她对他轻笑,眼神羞涩却闪烁着醉人情意。他看着看着,整颗心都融了。今天才发现,原来她那看似幼稚、不值一提的单恋,是他所遇过最好的爱情。

“既然如此,我这边没有问题了。”唐仲行摊了摊手,示意他和肖公子之间的敌对状态解除。不过——“你要发誓好好对她,不然就算是兄弟,我也会随时翻脸的。”

“嗯,我保证。”肖亚诺说完了这句,见小唐眼神依旧充满怀疑,他叹了口气,竖起四根手指,“好吧,我指天发誓会好好对待她,用心珍惜她,永远都不会让她哭。我们约会,你甚至可以来旁听,这下总行了吧?”真是任重道远的恋爱哪。

唐仲行终于露出满意的微笑。看来肖公子这家伙还算上道。他上前拍了拍老友,道:“也许哪一天,我们俩真的会成为亲戚也说不定——”爱上同一对姐妹,谁说这不是一种缘分呢?

“等等!我还有问题!”唐仲行话音刚落,唐夫人跳了起来,恶狠狠地盯住肖亚诺,“我对你的人品还是持怀疑态度,所以在小瑶大学毕业之前,你不准碰她一根汗毛!你知道我在讲什么!”

肖亚诺一怔,然后好笑地点点头,“这我可以做到。”眼角瞥见小瑶的脸已经烧红了。秦珂这个当姐姐的,还真的什么都敢说。

“接吻也不行!”秦珂继续追加条件。

他想了一下,再度点头,“可以。”

“拉手也不行!”

“这——”他愕然。条件未免也太苛刻了吧?

“姐!”秦瑶低叫着抗议,脸蛋红得像熟透的番茄。

秦珂霍然回头瞪住妹妹,双眼喷火,“现在是怎样?你有了男人就不要听姐姐的话了是吗?你看我和你姐夫,结婚三年才怀上宝宝;我可不像你,才刚交了男朋友就想着要怎样怎样……”

“秦珂。"唐仲行尴尬地咳了几声,阻止爱妻继续往下说。结婚三年才怀孕,不是什么值得夸赞的事吧?

“好了,很晚了。我要回去了,你们继续瞎扯这些有的没有的吧。”受不了这对夫妻的肉麻话题,肖亚诺高举双手站起身来往外走。

“我送你!”秦瑶立刻从沙发上跳起来,不顾姐姐横扫过来的杀人眼光,快步追到玄关处,小手偷偷牵住肖亚诺的衣角,一脸的留恋之色。现在就要走了吗?他才刚说过喜欢她,他们还没能互相诉一诉衷肠呢……

“外面冷,快进去吧。改天打电话给你。”肖亚诺看着她微红的脸蛋,心中一动,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她柔顺微卷的头发。

然而手指停留在她发梢上不到三秒钟,客厅里的秦珂立刻叫起来:“啊炳!犯规!警告一次!”

肖亚诺没辙地松开手。看来未来的这一年间,他和小瑶的交往——将会是纯柏拉图式恋爱的典范了。毕竟,“三年之约”始终是“三年之约”呵,“约定”时限未到以前,他可都要规规矩矩的了。

“那……肖大哥路上要小心。”秦瑶依依不舍地仰头凝睇他,双眸水汪汪的,含着三分失落七分依恋,一点一点杀死他的理智。

肖亚诺叹了口气,这种眼神……真的会把他逼疯。他小心地看了看屋内,突然躬身,捧起秦瑶的小脸,在她酡红的颊边快速印下一吻,然后哑声道:“快进去吧,乖。”

“哦。”她点头应了声,脚步却不肯移动。

“小瑶!”他加重语气警告,然而一个没留神间,她就蓦地跳了起来,双臂用力绕上他的颈项,结结实实地搂住了他,湿润微热的唇瓣——也顺势吻住了他。

双唇相触,肖亚诺决定放弃挣扎了。他捧住她的脸,温柔地回吻她,双手深入她发中——直到数秒钟后,一只拖鞋从客厅里飞出来,快准狠地砸中他的脚踝,伴随着秦珂的追命吼声:“肖公子,放开我妹妹!”

玄关处的两人额头抵着额头,呆愣片刻,无奈地相视而笑了。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