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单恋太寂寞 尾声

一年后

清爽明朗的六月天,早晨八点。

有些零乱的宽敞男性卧室中,杂志衣物堆了满地。大床上横躺着一名男子,正揽着棉被合眼沉睡。他长得很好看——虽然长睫毛遮住了那本该是勾魂的眼眸,黑发卷曲凌乱如鸟窝;下巴上昨夜初生的胡碴浅浅泛着青色,为他平添几分男性的粗旷魅力。

帅哥夏睡图——很是赏心悦目的一幅画面;尽避片刻后,那震耳欲聋的门铃声就破坏了这静止的美感。

“铃……”

“该死的,谁啊……”肖公子在大床上拥被哀号。今天是周末哎,一大清早就扰人清梦会不会太过分了些?

“铃……”门铃声继续大作,并且迅速转为急促的短音,“铃!铃!铃!”仿佛不把他吵醒就誓不罢休似的。

肖亚诺霍地一下从床上坐起来,目光凶狠地瞪住门板。此时此刻,他真的很想杀人。

“铃!铃!铃!”

“来了来了来了!”他不耐烦地喊着,穿衣服下床。趿着拖鞋冲到门口,把房门用力拉开——

出乎意料地,一个绿色的邮寄包裹递到他鼻子底下,邮递员公式化的声音同时响起:“你是肖亚诺肖先生吧?这份东西请你签收一下。”

特快专递?肖亚诺皱了皱眉,在半梦半醒中抓起笔潦草签下自己的名字,捧了包裹回屋,坐入沙发中研究。

这是什么东西?谁寄来的?他瞪着这个包裹看了半晌,在险些又睡过去的前一秒钟,终于一鼓作气拿起剪刀为它拆封。

几层厚厚的绿色包装纸被撕开以后,特快专递终于依稀露出真容。肖亚诺有些疑惑地从这个小到不能再小的盒子里捞出两个信封,一个红一个白。

他把那个红信封打开,顿时明白一切:那是一张结婚请柬,新娘的名字是——谭芸蕙。而另一个白信封里,装着三年前她从他这里拿走的信用卡副卡。

原来与谭芸蕙分手已近三年。她找到了好归宿,不再需要他的供养,所以提前把卡还他,顺便寄上喜帖,是炫耀也是了断。

肖亚诺手里捏着那两个信封,不禁摇头苦笑,他怎么忘了?这是另一个女人和他的“三年之约”呵。

上午十点整,肖亚诺准时驱车来到艺术学院。今天是秦瑶的毕业典礼,说起来还要感谢那个勤劳的邮差,今晨早早地就吵醒了他,让他有足够的时间来准备打点一切,为女朋友庆祝毕业。

他把车停在校园大礼堂门前的广场上,刚钻出车门,就看见穿着学士礼服的大学生们成群结队地从礼堂里走出来。一片黑压压的人群里,有个女孩冲他挥手,“肖大哥,我在这里!”

不会吧,到了今天她还叫他“肖大哥”?他以为他们的关系就此“转正”了呢。肖亚诺走上前去,见她娇小的身子装在黑布袋似的学士服里,忍不住打趣道:“小瑶,今天你看起来很像巫女。”

秦瑶娇笑着揽住他的胳膊,四下观望,“姐姐姐夫呢?”

“他们有说过今天要来观礼吗?”肖亚诺问。

“好像没有。”秦瑶小脸微微一皱,道,“那——只好麻烦你载我回家了。”

“有何不可?”他笑着摊手,当然不会傻到告诉她,是他在今早九点打电话到唐家,威逼加利诱双管齐下,终于说服小唐放弃带老婆来观礼的念头。此刻,那对夫妻应该在去买婴儿用品的路上,当然刷的是他肖亚诺的卡。

很惨是不是?刚从谭芸蕙那里收回来的那张卡,转眼间进了小唐的腰包。不过,能在亲亲女友的毕业典礼这天和她一起共度温馨浪漫的两人世界,没有旁人打扰,肖亚诺觉得这个牺牲还是相当值得的。

把黑布袋似的秦瑶塞进跑车的副驾驶座,肖亚诺发动引擎,扶着方向盘侧头笑望她,“今天你毕业,先别忙着回家,想去哪里玩?我是你的专属司机,二十四小时随时候命。”

秦瑶抿嘴一笑,他对她真的很好呢。眼中突然闪过一抹有别于以往少女娇羞的妩媚光芒,柔软手臂轻轻攀上肖亚诺的胳膊,顺便把脸庞也挨近了他的肩膀,她甜着声音道:“我……想去一个只有我们两个人的地方,吃饭也好,看电影也好,静静地坐着什么都不干也没关系。”

甜蜜的话语令肖亚诺胸中激荡,他腾出一只手轻抚她的面颊,柔声道:“你说什么就是什么,都听你的。”对她,他是没有止尽地宠爱。可以想见,以后娶了这个小了他十一岁的乖巧伶俐娃娃,他绝对会成为比小唐更严重一百倍的“妻奴”。

跑车开出校门,驶入车流汹涌的马路。第一个十字路口亮起红灯,肖亚诺停了车,耳边听着小瑶唠唠叨叨地在讲那些八卦琐事:“很奇怪呢,现在阿娅和舒阳学长几乎都不跟对方讲话了,难道一年以前犯下的一个小错误,就真的这么不可原谅吗?我是很希望他们再做回好朋友啦,就算是每天吵架斗嘴也好啊,像现在这样互相不理不睬的,我夹在中间很难做呢……”

肖亚诺望着秦瑶一张一合不停翕动的两片唇,她说了什么——并不那么重要,但那粉红色的柔软唇瓣,轻轻嚅动,吐着圆润娇软的声音字句,逐渐令他胸腔绷紧。

真是可爱的丫头……

“哎?”察觉到茶色车窗突然自动升起,车子里的光线顿时变暗,秦瑶诧异地瞪大了双眼。为什么突然关窗?

这时,高大的身影缓缓凑近了她,低哑呢喃响在耳边:“小瑶,怎么办?我想吻你。”

秦瑶瞬时羞得面红耳赤。他……怎么突然提起这个?

“别这样……我们现在在大马路上呢!”她伸手用力推阻他壮硕的胸膛,奈何肖公子的意志非常坚定,她推不开,双手反被他握住,一把拉进怀里。

秦瑶没防备地跌入他怀中,眼前一阵昏眩。刚想轻呼出声,肖亚诺温热的唇就堵了上来。

她羞死了,连忙闭上眼。之前在姐姐姐夫的严密监控下,她和肖亚诺已经好久没有过亲昵动作;而今天才是她大学毕业的第一天呀,他居然就这么等不及?

秦瑶被他温柔地、热情地吻着,在深爱男子怀中,神志逐渐陷入玫瑰色的昏茫;不知不觉地,纤细手臂缠上了他的颈项,她开始生涩地回应他的吻。看来等不及的,原来不止他一个人啊……

“嘀嘀!嘀嘀!”

突然间,尖锐的汽车喇叭声响了起来,硬生生打断两人的亲昵。肖亚诺撑坐起身体,神情郁闷地扭头朝后车窗望出去。是谁?是谁?!大白天的偷窥他和女朋友接吻,还狂按喇叭,真的——很不道德!

“嗨,肖公子!”后头那辆的银灰色轿车的车主摇下车窗,笑嘻嘻冲他挥手,还明知故问,“和女朋友在享受二人世界哦?”

“小唐!”总有一天,肖亚诺真的会被这个损友气到吐血身亡。

看来,他的这段柏拉图式恋爱,将会无休止地延续下去咯!

—全文完—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