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千金之嫁 第八章

凌晨四点。

老强开的黑头轿车缓缓驶进康家宅院,朦胧雾气中,只见康孟学从车里抱出睡着了的平平,拾阶往二楼踏上。

“盂学少爷——”无论多晚,如姨照例起床出现在大厅。

“嘘,别吵醒平平了。”摆出噤声的手势,康孟学示意她不必理会他。

嘻,如姨还在想平平整跑哪儿去了?原来是他们少爷把人家给拐出去了,而且,看他们满身沙子、衣衫不整的样子,想必有一场精采绝伦的风流韵事发生-!可怜平平被“虐待”得都累坏了。

如姨目送着康孟学和平平的身影消失在楼梯顶端,暗记着要绐他们炖份十全大补汤喝喝。

“咿呀——”踹开木门,康孟学把平平放在自己的床上,没把她直接送回房。

站在床前凝睇着她好半晌,他笑得既得意又自豪,然后才转身走进浴室,把浴缸注满水。

脱掉西装,康孟学赤luoluo地走向平平,趁她睡熟,也解开她沾染沙尘的衣物,抱着她回到浴室。

“唔……”水声哗啦哗啦,平平只在康盂学将她放进浴缸时发出一句呢喃,后来就再也没有声响了。

“睡得像猪一样!”康孟学一边替她以及自己洗澡,一边笑骂她。

“呼!”迅速冲洗干净,他又抱着她躺上床,拉起被单盖住两人一丝不挂的身体。

从来没有一个女人能让他在**时得到这么多,康盂学把玩着平平的黑发,心中洋溢着的满足不言而喻。

身这个女人虽然很凶、很霸道,但除了她,还有谁值得他花一辈子的时间去呵护呢?康孟学委实想不出来!

按下电视遥控器的按钮,康盂学忽然觉得有点饿,但他又懒得到楼下找吃的,只好打开房里的冰箱,挖出一大瓶还未过期的鲜奶裹腹了。

莫怪他饿,在沙滩上做了一整晚消耗男性体力的“运动”,他不饿才是奇迹!

背枕着软垫,康孟学悠哉的看电视、喝鲜奶,心情好得发烧。

“嗯……”平平下意识朝温暖的来源靠近,双手一揽就揽在他的胸口,长腿一跨就跨在他的腰间,全不设防的模样令人垂涎。

康盂学放下牛奶,着火的一双大掌在被底下游移,自她的胸、她的腰、她的腿一路抚摸而下,不怀好意的骚扰她。

“唔……”好痒、好麻……睡梦中,平平隐约感觉到有人压在她的身上……“啊?康孟学!”

霍然睁开眼,看见一颗男性头颅埋在她胸前,平平吓得连忙推开他。

但这一推,可让她看清楚他们未着寸缕的身体!“我的妈啊,我们……我们……”

昨晚的火热激情全数回笼,她记得他如何**她,带给她高潮;她也记得她如何拥抱他,带给他回应……

喔,他们**了?他们真的做了?

平平尴尬得只想找个地洞钻下去!

“没什么好困窘的,男欢女爱这是很正常的事。”康孟学圈住她的腰身,以鼻尖摩蹭她的。

“你上过几百个女人,当然不会啦!”

平平粗俗的用词引来他的抗议。“别说得这么难听!”

她才不理他咧!平平紧张的咬着手指甲,喃喃自语:“完了,也不知道他有没有病?我的安全期是什么时候?”

康孟学翻了个白眼,忍住想扁她的冲动。“和别的女人**,我都有带保险套,我很健康,0K?至于你的安全期,抱歉,我无法预估。”

“那你还做得下去?”平平瞪大眼,觉得他说这话太不负责任了。

“为什么做不下去?”他学她瞪大眼,振振有词的说:“你不想怀我的孩子吗?别的女人可是一点机会都没有耶!”

大部分的女人都想怀他的种,好爬上康氏企业总裁夫人的宝座,可惜康孟学的防范功夫做得十二万分缜密,绝对不会让自个儿的精子有机会在女人的子宫里着床。

平平是个例外,康孟学不但要她怀她的孩子,而且愈快愈好!

“自大狂!少臭美,谁希罕了!”她伸出食指戳他,口气非常不屑。

康孟学根本是在欺负她嘛!跟别的女人上床,他就小心了;跟她,他却百无禁忌,完全不管她死活!

呜呜……她是上了贼船啦!

“你不想?那由不得你-!”他高深莫测的笑望她,拿起床头的鲜奶喝,好意问她:“要不要吃早餐?”

“没有别的选择吗?”平平也饿了。

“有!”康孟学无耻的说:“我!”

“呸!”除了鲜奶就剩他了?平平宁愿饿死!

“你太伤我的心了。”故作难过状,康孟学悄悄欺近她,握住她的下巴,亲口哺渡鲜奶进她的嘴巴。

“咳咳!你这该死的家伙!”她最讨厌鲜奶了!平平气极了打他,康孟学却将鲜奶瓶挡在前头,害她一没注意打翻了整瓶鲜奶,淋了一身。

“真糟!”他假意说道,脑中的诡计已然成形。

“还不都是因为你!”掀开被单审视,纯白馨香的鲜奶流淌在她的丘陵幽壑间,一幅媚惑人心的春宫图正活色生香地呈现在康孟学眼前。

平平未觉异样,把被子悉数踢离自个儿的身体,四处找毛巾

“我来帮你。”康孟学难得热心。

“嗄?”望着他趴上自己的娇躯,眼睛闪动着浓浓欲望,平平才猛然惊觉他的意图——“不……”

再多的推拒都是多余,康盂学压住她,一小口一小口吸吮着她的肌肤,一小口一小口品尝他最爱的鲜奶……

平平再度被他燃起欲望之火,与他共赴巫山,享受早晨耳鬓厮磨的激烈缠绵……

星期日。

篮球队的学员不需要练球,家长们纷纷把孩子接走,享受亲子同欢的周末。

为了处理学校与建设公司之间的纠纷,康盂学应邀到平平家吃午餐,此刻平家的饭桌上笑语不断,气氛十分融洽。

“康先生,来,多吃点,这是我的拿手好菜,你尝尝。”穿着围裙,邱若眉在厨房里忙进忙出,而她那两个宝贝女儿却闲闲地窝在沙发上观赏“蜡笔小新”。

“平平、安安,开饭了,你们还不去帮忙你妈!”拧起两道浓眉,平凡略带不快的低喝。

他的爱妻忙得要死,两个女儿倒有闲情逸致看卡通节目!喷,养女不教,谁之过!?这两位下不了厨房,出不了厅堂,又娇又嫩的大小姐,还不都是他们夫妻宠出来的!

“喔。”平平、安安虚应了句,**仍黏在沙发上动也不动。

“你们——”

“好了,别叫了,我自己来就行了,她们呀,只会愈帮愈忙!”端出最后一道热汤,邱若眉洗洗手,坐上餐桌,看着风度翩翩的康盂学,笑眯了眼。“不好意思,康先生,让你看笑话了。”

“伯母,请别这么说,我都还没谢谢你们的招待呢!”眼睛瞄向看电视看得津津有味的平平,康盂学虽在心里暗骂她,但在平父平母面前,仍旧维持着极好的形象。

“甭客气,开动吧!”听到这声“开动”,两位大小姐才不情不愿的关上电视,姗姗来迟。

“康先生,你说建设公司那票人已经去找过你了?”一面用餐,平凡也一面和康孟学谈正经事。

“是的。”

他一回答,平平当场喷饭!

“你很脏耶!”坐在平平旁边的安安最先遭殃。

“你为什么没跟我说?”随手拍拍安安的衣服就算补偿,平平很没空的指责康孟学。

白天他上班,她练球,晚上的时间两人几乎都泡在一块儿,这么重要的事他居然不告诉她!

康孟学睨她,眼神的意思是在说:“告诉你有用吗?不带脑袋出门的笨家伙!”

“你才是大笨猪!”平平不甘示弱的瞪回去。

眼看两人在半空中交会的目光都要烧起来了,平凡在邱若眉一记侧肘的暗示之下,连忙打个岔。“那他们怎么说?”

康孟学据实以告。“他们不单要在学校篮球场扩建那笔生意上,追加五百万,另外,还向我勒索一千万。”

“一千万!?安安,扶着我,我要昏了!”不是一百块、一千块,是一千万耶!平平猛吸气,登时一阵头晕目眩。

“他们凭什么向你勒索一千万?”安安替她扇扇凉,趁隙问了一个问题。

“那就要问她了。”指了指平平,被人勒索千万的康孟学还笑得出来!

“你又干了什么好事?”问话的人是平凡。

“我?我、我哪有!”咽了下口水,平平心虚得猛扒饭。

那些人不会是冲着康孟学说她是他未婚妻的话,因此对他狮子大开口吧?若真是如此,罪过、罪过!

“不过,大家放心,不仅是我的一千万,学校那五百万,他们一毛钱都拿不到的。”他自信地微笑。

平平猜的没错,那些人向他勒索的理由的确是冲着她来。平平火爆的脾气容易惹事,他们要的一千万,好听是说要“保护”平平,难听一点嘛,就是他不缴钱,平平铁定会出“代志”!

“你怎么做?”轻眨着美丽的大眼,安安好奇的问。

康孟学耸肩,说的云淡风清:“也没做啥,只是叫他们上头的人亲自把他们领回去好好管教一番。”

经过调查,阿东那群人隶属于某个黑道集团,称不上是什么大角色,康盂学的一通电话,就让他们的大哥吓得屁滚尿流,赶来康氏企业总部跪着向他道歉,承诺一定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篮球场的工程!

“高明!”安安竖起大拇指,决定跟“未来姊夫”学个几招。

“那就皆大欢喜啦!”困扰平凡好些天的公事终于圆满落幕,如今他们可以聊聊私事了。“对了,康先生,恕我冒昧……”

“您请说。”

与老公心有灵犀一点通的邱若眉接话:“我们夫妻俩是想知道,你对咱们家平平是……”

打康孟学带着平平一进门,平凡夫妻就发现宝贝女儿的luo臂上多了些青青紫紫的吻痕,而他颈子上也布满大大小小的齿印。若说康孟学和平平之间没有暖昧关系,鬼才相信!

“我……”

康孟学说话的当口,平平与安安佯作热烈交谈状,实际上两人的耳朵都伸得老长,很努力地在偷听他们的对话。

“我们家平平从小野惯了,个性直率,不太像女孩子,我们夫妻很替她的终身大事操心……康先生,如果你对那丫头还算有好感的话,她不好的地方,我们会逼她改的。”

说得好像是在求他看上她似的!

平平小声的嘀咕,觉得他爸妈又在“卖女求荣”了。

“呃……伯父、伯母,我和平平交往得很顺利,你们大可安心。”连着好多天,他都没让平平有机会离开他的床,这样感情还不好嘛!

“是这样吗?”平凡夫妇不太相信。

他们生的女儿,他们是最了解的了。平平天生粗线条,整日愣头愣脑得只知道打球,康孟学没吃过她的几顿排头是不可能的。

“嗯。”不然要他怎么回答?当着人家父母的面,说他们的女儿既不温柔,又不贤淑?

这种实话太伤人了,康孟学还是默默领受就好了。

“康先生,你的家世显赫,长得也是一表人才,喜欢你的女人应该很多吧?”做妈的毕竟细心,考虑得比较周全,问得更是露骨:“你和平平都是大人了,关上房门后的事情,我们也不好多问,可是……不知康先生有没有意思要娶我们家平平呢?”

邱若眉这一问,让躲在旁边,想装作无动于衷的平平心跳瞬间飙快。

康孟学偏头望向那个背对着他的纤瘦身影,语气感性而诚恳:“伯父、伯母,我承认一直以来,和我交往过的女人多得不计其数,但,这些都是我遇见平平以前的事,和她交往后,我没有别的女人。”

“虽然,有时候她死脑筋的个性会让我生气,可是大部分的日子里,她的天真、她的善良更让我倾心……平平是个相当美好的女孩子,我很高兴我能认识她……至于结不结婚,只要她点头同意,我们立刻就会有一场婚礼。”

一席话说得感人肺腑,平凡夫妻看这个准女婿是愈看愈满意!

“好好好,今天我太高兴了!”原以为最难出清的平平都有人要,安安就不必他愁了。平凡笑咧了嘴,对邱若眉说:“老婆,拿酒!我们和康先生来个不醉不归!”

“马上来。”

这方事情谈拢,准备把酒言欢;那方有人已经偷偷的红了眼眶,哭得惨兮兮。

“还说你不喜欢他?这个谎扯大啦!’安安压低嗓音,嘲弄着被康孟学那一番“爱的告白”感动到不行的姊姊。

“我才没有喜欢他!”死鸭子嘴硬。

“那你干嘛哭?”比出一个羞羞脸的动作,安安明知故问,非要她亲口说出她的感情归属。

“有、有沙子……跑进我的眼睛里……”百年没长进的说谎技巧!

安安伸出修剪得致整齐的手指戳了戳她的脑袋,“是哦?我怎么不知道我们家是靠海边哩!沙子?我看还有大白鲨呢!”

“总之就是有!”呜……

真是固执的家伙!“你呀,喜欢人家就要勇敢说出来,否则时间久了,人家以为你不喜欢他,心灰意冷得投入别的女人怀抱,届时你哭死都没人疼!”

怕她始终开不了窍,辜负康孟学的一片真心,安安的提醒倒是“狠毒”得有理。

平平什么都好,就是心眼太少,康孟学这么出色,她不看紧一点,做妹妹的都替她担心哪!

“舌头给猫咬了?”回康家的路上,平平出奇的安静,康孟学非常、非常的不习惯。

“你的良心才让狗吃了咧!”即使心情摆荡不定,平平的毒嘴依然发挥得很好。

这才有她的味道!康孟学扯出一个笑弧,“说吧!你和安安都聊了些什么,瞧你脸臭的!”

“有吗?”她表现得这么明显吗?

平平往后照镜猛看,看来看去还是那一张不变的脸,康孟学从哪里看出她有心事?

“还照?镜子都要破了!”真像个孩子!康孟学揉揉她的发顶,拿她长不大的性子没辙!

“我没有心情不好。”她很闷、很低的说。

平平这丫头的心思就那么一点点,开心时大笑,难过时大哭,困扰时沉默……她的情绪比镜子还透明,恁谁都看得出她现在堆了满肚子的话,想问又不敢问。

“你再笑,我就拔了你的牙!”平平恼羞成怒了。

“怎么?忽然变成胆小鬼了?有事还怕我知道呢!”屡试不爽的激将法堂然登场,康孟学完全掌握住她的弱点。

平平经不起他一激,声音大得连车子外面都听得见——

“我只是想问——你为什么喜欢我!?”

呼呼!问出来以后,心里舒坦许多……反正伸头一刀,缩头也一刀,趁早把话讲清楚,对谁都有好处!不过,咦?平平瞄了瞄驶座上的康孟学,这家伙干嘛露出这么痛苦不堪的表情啊?

他忍住笑,五官紧皱,好似正在承受极大的煎熬,然后慢吞吞地吐出下面的话,“你也觉得有人喜欢你,是一件很奇怪的事哦?”

“康孟学!”这声咆哮大得几乎震碎车窗,康孟学的耳膜也被震得隆隆作响。“你这杀千刀的!”

僵硬地扭头看向窗外,火气旺盛的平平握紧拳头,生怕自己多看他一秒,就会冲动得扑上去扁他、踹他、咬他、掐死他……

“开个小玩笑嘛!”激怒她似乎是康孟学乐此不疲的游戏,每次平平忿忿得双目怒睁,像是要喷出火焰来烧死他,那个时候,她看起来格外的美丽。

“哼!”算了,不问了。

“好啦,不要生气了。”俊容微敛,康孟学不再闹她,轻松幽默的说:“我喜你骂人的样子、我喜欢你笑起来的样子、我喜欢你吃东西的样子、我喜欢你睡觉的样子、我喜欢你打球的样子,我喜欢你……”

“这么多理由够了吗?”她的一颦一笑,好的坏的,都是他最珍藏的书面,康孟学就是这样无可救药地迷恋平平的一切!

“你骗人……”她骂人的样子很凶、她笑起来的样子很傻、吃东。西的样子很丑、睡觉的样子很不雅观、打球的样子很没气质……集天底下缺点于一身的她,凭什么让他喜欢?

康孟学只消弯弯手指头,环肥燕瘦,各色佳丽都要想尽办法网住他这个金龟婿,相形之下,她拿什么去跟别的女人比?康孟学大概是一时神经错乱了。

“骗你这个笨蛋太没成就感了!”揽过她的头靠在自己的肩膀上,康孟学对她陡然升起的自卑心态又气又怜。

“那……你觉得安安好不好?”安安人见人爱,长得美,个性温和,脑袋瓜子也是聪明绝顶,难道康孟学不会对她心动?

“好极了!”平安安的美是种最可怕的毒,不可能有男人逃得过她的诱惑,可惜了他居然先把心交给绝世美人的傻姊姊,没得找了。

平安安还是留怡其他男人去伤脑筋吧!

“好极了?”平平在口中默念这三个字,怎么觉得酸酸的?“你大可去追她,我没意见。”

从小到大,喜欢她的男生看见了安安之后,没有一个不改追安安的。照道理说,平平也该习惯了,可是为啥这一次她的心情会大受影响咧?

康孟学跟那些男生有何不同?

莫非……莫非……

“傻丫头!”有些事情要等她自己去想通,康盂学能做的,只是用实际行动证明他对她的真心!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