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千金之嫁 第九章

漫长的暑假过去,绚烂的假期生活终须回归平静。

篮球队学员在康家享受了两个月梦幻般的贵族生活后,一一回到学校上课,揭开新学期的新气象。

“铃——铃——”开学第一天的清晨八点,床头的电话喊得声嘶力竭,就连死人都快给吵醒了,无奈酣睡中的人儿无动于衷,继续作她的春秋大梦。

“铃——铃——”打电话的人显然也并非省油的灯,极具耐心地让电话响得翻天。

“唔……”像是睡死了的懒猪终于有点儿反应了。一阵七手八脚的摸索后,她接起电话筒:“喂?”

“大小姐,现在都几点了?你还睡!”康孟学富有磁性的声音自彼方传来,听起来他的心情很好。“今天不是开学典礼吗?”

“糟糕!”一看时针指向八的位置,平平吓得花容失色,立刻从床上弹跳而起。“完蛋了,我快迟到了,老爸肯定等着要砍我!”

“哈哈哈!”

手忙脚乱的掀开被单,她捡起散落一地的衣服,连声咒骂:“还不都你害的!猪头!”

要不是他满脑子“小玉西瓜”,放着自个儿的大床不睡,夜夜与她挤在同一张床上,使尽镑种方法扒光她的衣服,逼她和他一起“做运动”,平平哪会沦落到日日顶着一双熊猫眼的下场啊?

天地良心,别人的父母是竭力阻止自家女儿跟男人同居,偏偏平凡夫妻硬是把平平往康孟学怀里塞,球训结束了还不让她搬回冢,很没良心地叫她留在康家学习如何当女主人……

这是什么混帐话!?

平平气愤难平,她有说过她要嫁给康孟学吗?他有向她求婚吗?他们是一对恋人吗?

没有!不是!

他们……他们时常互吐口水,偶尔激烈的“近身肉搏”,只能说是仇敌,可算不上是情侣之类的哦!

“有力气骂我,代表你还不怎么累嘛?”暖昧且具**暗示的话语依旧说得流畅,康孟学不催促她,反而闲闲的和她抬扛。

“去你的!”抓着话筒,平平一边唾骂他,一边翻箱倒柜找寻她的鞋袜。

咦?假若她一点儿都不想听到康孟学的魔音穿脑,大不了把电话挂了,她干嘛还死缠着他不放啊?

好、好吧,老实说,一大清早接到他特地打来叫她起床的电话,会让她有一种发花痴的幸福感受,行了吧?

“啧啧,虽然大家都心知肚明,你跟‘淑女’两个字沾不上边,但你也不用自毁形象得如此彻底嘛!”去你的?噢,揉揉太阳穴,康孟学笑着叹气,很疑是不是自己听错了、记错了?她——好像是老师耶!

“呵呵。”平平皮笑肉不笑的,同他硬拗:“康少爷,我的话还没说完呢!我是叫你去——你的办公室坐稳了,免得聊着聊着,康氏企业的大好江山人给搬了你都不晓得!”

好哇,她反将了他一军!

“那还真感谢你的关心,要不要在下我以身相许作为回报呢?”她挖苦似的话语让康孟学不怒反笑,他是愈来愈沉迷于跟她拌嘴、斗气的乐趣之中了。

“无聊!”

“好啦,你也该出门了,老强会送你到学去。”康孟学早已昭告众人,康家就是她家,平平的生活起居都得有人负责伺候着,不许怠慢。

他的这番声明不啻是认定了平平未来女主人的身分,就算有十个胆子,也没有人敢疏忽她这位娇客!

诱拐平平到康家住,这当然是康孟学和平凡夫妇暗中商量后的结果,他想抱得美人归,平凡、邱若眉两老也乐观其成,就单看康孟学如何使出十八般武艺,突破平平的心防,让她心甘情愿成为康太太了。

“嗯,我上班了,你去忙你的吧!”

“不吻别一下吗?”看看手表,休息时间快过了,他得赶紧返回会议厅,主持今天因重要客户前来,而提早展开的早餐会报。

“吻你的大头啦!”这男人!

“有总比没有好,亲爱的,下次我要嘴对嘴的那一种唷!”真的来不及了,康孟学快步走进会议厅,匆匆收了线,“路上小心,拜拜!”

“喀嚓!”挂断了……

平平一愕,然后气呼呼的骂道:“什么跟什么嘛!”

分针逼近“三”的位置,换言之,此刻已是八点十五分,再过十五分钟,开学典礼就要正式举行啦!

快马加鞭地梳洗、整理完毕,平平站在镜子前面,再三审视里头那个双颊绯红,眉目带笑,略有女人风情的倒影,自己都大吃了一惊!

这……是她吗?轻触镜面,平平傻呼呼地想,她为什么这样开心?是谁她改变了?

当然,答案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总算赶上了!

喘口大气,平平走出校门,全程参与了本学年度的开学典礼。

三个钟头左右的活动,她老爸一人的精神训话就占去了三分之二,学生们点头如捣蒜,没当场睡趴在操场上还真是了不起!

“现做的泡芙!好吃的泡芙!欢迎试吃!”接近正午的马路上人满为患,走经一家店面,平平听到一位男性店员在叫卖他们的产品,脚步不由自主停顿了下来——

“小姐,你要买泡芙吗?我们做的泡芙香Q好吃,不会太甜、不会太腻,而且是现做的喔!”看见顾客上门,那个年纪轻轻的男生解说得更卖力了。

日式泡芙在广大的消费场上正炙手可热,安安挺爱吃的,不如顺便带几盒回家吧!

于是平平挑了几种口味,说:“我要红豆的、抹茶的、芒果的……”

“好的,小姐,这些口味你只要一份就好了吗?”

“对。”可是……不晓得康孟学要不要吃……“等等,两份好了,麻烦你。”

望了望就在附近的康氏企业大楼,平平忽然心血来潮,想给康孟学一个意外的惊喜!

他说,他们在交往;他说,他们是一对恋人;他还说,希望她有空能到公司陪他吃顿午饭……那好吧!时间差不多中午用餐时间,平平笑容满面,又到隔壁的餐厅买了两个便当,还到便利商店买了他最爱喝的鲜奶,然后提着大包小包直奔康氏企业大楼——

总裁办公室位于最顶楼,三十二楼,平平压下电梯按钮,唔,电梯不动!

“小姐,你要到三十二楼?”电梯里另一位男士问。

“是呀!”

“三十二楼是总裁办公室,这边的员工电梯无法直达,你必须坐到三十一楼的秘书室,请她们替你呈报上去。”

“谢谢!”压下三十一楼的按钮,平平暗骂康孟学,总裁就总裁嘛,还不是人,搞什么总裁专用电梯?麻烦死了!

出了电梯门,宽敞明亮的秘书室里竟大唱空城计,每个座位上的人都不在。平平皱了皱鼻子,瞥见旁边的楼梯——

直接上去应该没关系吧?

反正三十二楼是康盂学一个人的办公室,她又不怕挨他的骂!才这么想,她的脚已跨上阶梯,几十步后,她终于找到了三十二楼的入口。

推开门,再走十来步,里面还有一扇高级木门,但透过两侧的毛玻璃,平平隐约见着了一红一黑的人影晃动。

康孟学在忙吗?她不很确定,每走近一步,她就觉得那抹红影似平靠那抹黑影愈近……愈近……“啪!”

门大开,平平看到了穿着红色套装,长相十分漂亮的女人从康孟学身上跳开,而他脸上还几有一个红唇……

“这位小姐……”

“平平!”

有一瞬间,就这么一瞬间,平平脑中一片空白,手中的提袋掉了,食物的芳香四溢,间杂着浓浓的鲜奶味,可平平只觉得想吐!

“平平,你听我说——”她转身欲走,康孟学一个跨步上前抓住她,知道她误会了。

“你什么都不用说。”冷凝了一张俏脸,平平望进他眼底,实在无法想像,为什么有人在说谎的时候,还能装出一副正气凛然的样子!?

不,她移开目光,她不看他,每多看他一眼,平平害怕自己的眼泪就会忍不住掉下来……

她怎能在这个时刻脆弱?

“是我妨碍了你们,我走,请继续!”大力挥开康盂学的手,她头也不回地跑下楼!

“平平!”康孟学想去追她,但办公室里那个惹祸精的事还没解决……

“总裁……”

“别叫我!”他狂吼:“回去做你的工作,你的事情,我想好了再答复你!”瞪着地上那摊纯白鲜奶酿成的浅池,康孟学不再迟疑,飞也似的往外头冲!

一个小时后。

康孟学在公司附近、学校附近遍寻不着平平,心急如焚地像只无头苍蝇在大街上乱绕,看看能不能找到她的踪迹。

将车子停在路旁,他拿起手机拨了一组号码——

“您拨的电话没有回应,请稍后再拨……”平平关机了。

康孟学不信邪地又拨了好几次,“您拨的电话没有回应……”情况依旧。

于是他改拨了另一组号码——

“喂?如姨,我是孟学,平平有没有回去?”

“平平?”他不是知道她去学校了吗?如姨纳闷着,但还是老实回答康孟学。“老强载她到学校上班后,她不曾回来。”

“你确定?”

“是的,孟学少爷。早上我都待在大厅,有人出入我一定会看到的。”

“那……没事了。”挂断电话,康孟学猛力重击方向盘,心情恶劣到了极点!

平平究竟上哪儿去了!?

啊!有了!他是笨蛋啊,她有可能会回家吧!方向盘一转,康孟学往平家开去——

不久,他抵达平家,进了门发现平凡夫妇,以及安安都在客厅吃水果,唯独不见平平。

“康先生,你怎么来了?”邱若眉邀他人座,关心地问:“你身体不舒服吗?瞧你在冒冷汗呢!”

“我不要紧,平平呢?她在家吗?”端起茶水就口,他的手颤抖得几乎握不稳杯子。最后平平望着他的眼神,充满愤怒与绝然,康孟学很担心她会做出什么傻事来!

虽然,她总是说他们一点关系都没有,她也不喜欢他,但康孟学了解她,平平只是畏惧,不想尝试爱情的可敬与可怕……其实她是在乎他的。

若非如此,以她的个性,她会听话的住在康家?她又干嘛为了撞见他和别的女人状似现而负气出走?

“她没有回来啊!”摘下老花眼镜,平凡也被康孟学传染了着急的情绪。“你们吵架了?她不见了?”

“……”康孟学钜细靡遗地把事情经过告诉他们。

“你是说,跟着你工作五年之久的女秘书在外面投资失利,因此想借着她的美色诱惑你。叫你包养她,替她解除她的财务危机?”

“是的。”这名女秘书“安丽”在工作上认真负责,做事有条不紊;在私底下,她也不会整天花枝招展得只想勾引上司。康孟学当初正是看上她这些好处,所以才录取了她,哪里想到她今天居然会对他提出这么奇怪的要求!

“平平去找你的时候,那狐狸精在做什么?”姊姊给外人欺负,安安头一个抱不平!

康孟学的俊脸微红,大略地描述当时的情形——

那时他正坐在皮椅上批阅公文,安丽忽然走了进来。由于她是他的私人秘书,进出他的办公室是很稀松平常的事,康孟学也没有多作注意。

直到她嗲嗲地向他哭诉她被高利贷公司逼债的惨况,娇臀趁机挪到他的大腿,红唇印上他的脸颊,康孟学才准备要推开她,平平就……

“好呀,康孟学,你的艳福不浅嘛!”霍然起身,安安冲进厨房拿了把菜刀出来,即使美目气得喷火,手里还多着一把骇人的大刀,地仍然美丽优雅。“你就给我老实的坐在那儿,我非要剁你几刀不可!”

“安安,你别冲动,康先生也是受害者之一啊!”平凡抢下她手中的刀,邱若眉赶忙到旁安抚安安。“千错万错就错在事情发生得太巧合了。”

“我管他什么巧不巧合!”安安盯着康孟学的目光像要把他烧出一个大洞,她冷着嗓子说:“平平嘴上不说,可我不必猜都看得出来她已经喜欢上你了。她不像你,纵横情场、所向无敌,她很单纯,今天发生的事情,你明白这对平平的打击有多大吗?”

好不容易,那傻丫头才动了心……名义上,平平是姊姊,安安是妹妹,然而从小到大,善良、重感情的平平往往被人坑了尚不自知,都是安安在旁照顾着她、帮助着她。这回,感情的事儿,没有人插得上手,平平得自己去闯,但他们一家子都不希望看到她受伤!

“我很爱她,我不会让她就这么走了,请你们相信我。”平平看似很有自信,其实她很自卑;平平看似很坚强,其实她比谁都脆弱……康孟学不是不懂她,而是,对她的怜惜远远超过一切,他愿意以他自己的方式包容她、宠爱她。

哪里预料得到,求婚的戒指还收在口袋里,造成他们之间的一场误会却无情地崩阻在前!

此时,平平一定很难过……

好久、好久,客厅里都没有人说话,安安太愤怒,康盂学很诚恳,平凡夫妇不敢随便靠边站,以免落得里外不是人。

“你说你爱平平,是真的吗?”扬起一双纤细的柳眉,安安的眼中掠过一抹算计的神色。

康孟学不加考虑的点点头。

“那好!我问你,如果找回平平之后,我要你把你名下所有财产过户给平平,好证明你的爱不假,你肯吗?”

没有一丝迟疑的,他回答:“没有问题!”

平凡、邱若眉在旁听了差点跌下椅子。

不会吧?所有财产?安安太狠了!康孟学不是普通人,他可是一个跨国大企业的总裁哪!

“铃——铃——”刚好电话铃响,距离最近的安安顺手接起。“喂?哪位?”

对方劈里啪啦说了一串话,安安愈听,笑容愈诡异,最末她只说了句:“那你好好玩,注意安全,我会跟爸妈说的。”

“是谁?”康盂学敏锐地察觉不太对劲。

安安挂上电话,笑得好柔、好美、好梦幻。

轻启朱唇,最动人的一张嘴却说出最残忍的话:“康先生,很抱欧,恐怕你想把几十亿的财产免费附送给咱们,咱们恐怕也不能收了。”

“什么意思?”

“是平平……她在机场,正要出国……”

平平竟然敢这样对待他!

康盂学怒不可遏,驱车狂飙往国际机场的方向,时速超过一百四十,公路警察想拦他都难!

她要出国,她能去哪里呢?

她一个女孩子人生地不熟的,语言又不通,万一……万一……

钱包掉了,她会不会急得徘徊街头,不知所措?找不到住处,她会不会傻傻地困在机场饼夜?晚上冷了,她没带半件衣服,会不会着凉?还有——她这么地伤心难过,会不会忘了危险,跑到龙蛇混杂的酒吧喝酒?

“忧心如焚”不足以形容康盂学此时此刻的心情。他可以不管下午的会议,损失千万,只为找她;他可以不吃不喝,累垮自己,只为找她;他可以……他可以做得更多,这一辈子,康孟学只为她一人,但愿平平不要灰心得太早,能给他一个解释的机会!

自从她加入他的生活以后,康孟学的烦恼变少了,笑容变多了,除了她,康孟学再也记不得其他女人的容颜……

她的笑,她的嗔、她的怨、她的怒……她的全部,都是他今生今世永不厌倦的最爱。

虽然他们常开玩笑,说她和安安一比,安安是理所当然的天鹅,而她则是名副其实的丑小鸭,但,康盂学的心里不曾挑剔过她,他也不认为自己配她是低就了。

认识千百种女人,有的美若天仙,有的悍如泼妇,有的工于心计……在她们之中,康盂学没见过哪个女人在出社会历练后,还能保有平平的直率、善良。她那颗纯然美丽的心,才是众人所望尘莫及、自叹弗如的!

“铃——铃——”

“喂?”

“孟学,方便讲话吗?”是江炫晔。

透过话筒,他待的地方很嘈杂,轰隆轰隆的声响,清晰地传进康孟学的耳朵里。

“你说。”

“……”那头江炫晔简单说了几句话便挂断,康孟学慢慢地松开催到底的油门,放缓了速度,拧皱的眉头终于稍稍松开了一些。

香港

康孟学生在计程车上,往铜锣湾附近的某间饭店驶去。

问他为何来香港?原因无他,因为平平搭乘前一班飞机采到这里。

世界果真很小,在平平打电话回家,坐上飞机之际,扛炫晔正好因自己公司的业务问题准备飞往香港一趟,凑巧就碰见了平平,和她搭上同一班飞机。

江炫晔从头到尾没叫她,他坐在她后方几个位置而已。但见平平的双眼红肿,似乎哭了许久,一个人孤伶伶的,丝毫不像要出国旅游,反倒像是想找一个没人认识的地方痛哭一场……

是以江炫晔当机立以卫星电话找到康孟学,并说明他这边的情况,叫康孟学不要担心,他会派人一路跟着平平,确保她的安全。

平平这样莽莽撞撞地就走了,真会把康盂学吓出心脏病!好在有江炫晔那通及时的电话,不然,他实在不敢保证自己能承受得了联络不到她的痛苦煎熬。

“先生,到了。”计程车司机操着北京口音,非常乡土憨实。

“谢谢。”下了车,付了钱,康孟学直挺挺地走向一楼的柜台,即使俊容上疲惫难掩,他高人一等的身材、严刻分明的五官、王者风范的气势,还是令在场所有女人眼睛为之一亮,抢着为他服务。

“先生,您住宿吗?”道地的广东腔。

“不,我找人。”他含笑颔首,广东话说得极好。

长年与香港方面有业务往来,康孟学的广东话说得几乎和他的英文、中文一样流利。

写下平平平三个大字,他将纸片递给了柜台小姐。“麻烦你们。”

“哦……”平平平?这名字特殊,她们有点儿印象,可惜是个女的,跟前的帅哥想必是名草有主-!

“平小姐住在五O二号房。”谁说死会不能活标?一干小姐们仍露出最甜美的笑容,其中有人说:“先生是要直接上去,还是我们替您拨通内线?”

“我直接上去就好了。”康盂学朝她们挥手致意,“谢谢!”

人长得帅,走到哪里都吃香,瞧瞧康孟学,从柜台走到电梯,有人替他引领;进了电梯,有人替他开、关门……她们盼呀盼的,就盼大帅哥能多待一会儿,她们一饱眼福,看个过瘾,最好还能钓上他这条大鱼儿!

不过康孟学现在什么女人也不想碰,他的心、他的脑只惦念着一个名字,平平平……

“叩!叩!”轻敲五O二号房的门板两声,无人回应,康孟学试探性地推开微微开敞的门扉——

“平平?”踏进房间,环顾空荡荡的室内,他确定平平出去了。

偌大的房间里面,一件她的行李都看不到,桌上只摆着一些零钱,另外有几张揉得烂烂的笔记纸。

移步一看,康孟学只差没吐血!

首先是他们唯一的一张合照——运动会那天,他们在两人三脚项目夺冠时,大会替他们拍的留念。如今平平所拥有的那份相片上,康孟学被原子笔戳出一个个的小洞,而且集中在脸部和鼠蹊部,真是惨无人道……

康孟学干干一笑,很白痴地摸摸自个儿的脸,以及——

桌上、垃圾桶还散放着好多张写得满满的纸张,康孟学把它们扯平,端详平平都写了啥。

“OH!MyGod!”这么多张纸上写的内容一模一样,康孟学看完只有一个想法——失去了平平,他到哪儿去找一个这么活力充沛、又满脑子创意的女人呢?

怕是不可能再找得到了吧!?

低头一睇,康孟学又发现饭店附赠的船票收据,于是他把那张收据放进口袋,离开了饭店。

至于平平在纸上到底都写了些什么,直让康孟学又爱又怕呢?

答案就是——康孟学,你是猪八戒!祝你脸上生菜花,双手长梅毒,脚底满阴虱,全身染爱滋!

够毒了吧?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