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掠心邪君 第八章

陆可欣的事情很快地在狼界传开来。人人都知道她曾被咒术缚身,狼王为她请来冥后为其解咒。

也由于这个事情,王宫里面的所有人对陆可欣的态度,有了很大的改变。

她的地位俨然超出了“贴身侍女”这个身分。

人人都以为,狼王对她是特别的;比起一般侍妾来说,她在狼王心中的地位要比她们高了许多。

可是,狼王的态度仍然让人无法捉摸;他仍会点召侍妾陪寝——而且,听说水界的翩翩公主是最有后位希望的候选者,并且即将在近日内到访。

诸如此类的传言,众说纷纭。

不过,即使陆可欣不是未来的后位人选,大家也还是非常喜爱她。

她纯真的气质、干净的气息、惹人怜爱又有点迷糊的个性,让人觉得与她亲近是件非常舒服的事。当然也有例外啦!像——狼王的侍妾们就对她非常眼红,因为嫉妒嘛!

她们总认为,凭什么一名人界来的小小侍女,能够和狼王共睡一房,那可是天大的恩泽荣幸哪!基于报复心态,她们便将翩翩公主即将来访之事告诉陆可欣,并且还对她冷嘲热讽了一番。

陆可欣却从来没有想过要坐上王后的宝座。身分、地位对她来说,都是没有意义的荣华富贵罢了。她要的,不过是专一且真挚的情感而已。但,她从不敢奢望自己能够拥有。

郎劫……是不可能给予她这份专一的真挚。

她一直都很清楚,自己绝不能沉沦;一旦沉沦,她便会千疮百孔、体无完肤。

从不识情爱为何的她,竟是因他而识得情爱。

也因为他予以她**的滋润,使得她由纯真的少女蜕变为女人。

她是彻彻底底的背叛了程伟杰……即使,她从没有爱过程伟杰,她仍是他名定的未来妻子;她该对他忠诚的,可是,她却背叛了忠诚,选择了沉沦。

她想离开这里,抛下一切的情缠爱欲。

唉……惆怅缠缠绵绵地纠住了她。

即使是温润晶莹的水,也涤不去她心中的惆怅呀

本想借由水的洗涤,洗净心底的烦琐情帐;没料想到,温水的滋润竞让她的思绪愈是清晰透彻。

由于太过专注于冥思,没发觉身后有人进了浴池,朝她而来。

一只胳臂由她身后横圈住腰际,随即,一具温热躯体贴在她后背。热息喷在她耳后,令她起了一阵轻颤。

“啊!”惊诧低呼逸出她樱唇。

“你在这里,难怪我找不到你。”郎劫在她颈窝轻轻吮了下。

他的声音听起来似乎心情颇好。也难怪了,他一连三晚都在西苑点召侍妾陪寝……想必是侍妾将他服侍得极好。

“找我有事吗?”她轻轻地想要退开,却被他紧紧搂住。

他在她肩上轻咬一口。

“没事,只是想看看你。”没见到她柔美的秀颜,总觉得心里头怪怪的,说不上来为什么。

“我有什么好看的?”一想到他成千以计的侍妾,心里一阵惆怅,不自觉地喃喃出口,虽然很微弱,但郎劫还是听见了。

“怎么,三天没回东苑,你吃醋了?”带笑的语调,摆明了是在调侃她。

她觉得心头被撞击了下。“我没有。”心虚地不肯承认,忙要起身。“我……想起来了。”虽然有过无数次的欢爱,但对于luo裎相对,她还是倍觉羞赧。

他长臂一伸,又将她拉回。“你在逃避我?”他将她带到浴池边,让她靠坐在浴池墙面。

郎劫探索般的锐眸,令她心慌了起来。

她摇头。“我没有。”她不能承认她的确是在逃避着。

他执意要得到答案,逼向她。“说谎。”

郎劫的斩钉截铁,令她微微一震!

“我没有!”太快的否认反而像是欲盖弥彰,心跳不受控制地狂乱跳了起来。

“哦?”他犀利的目光仿佛要穿透她灵魂似的。“是吗?”目光移到她雪白的胸脯,邪气的笑痕隐隐勾起。“你心里可有我?”他突然一问。

“我……没有。”细若蚊吟。她必须否认不可,一旦亲口承认,她必会坠落到悲惨的洪流,任自己沉溺其中……

交缠的身影,不断地激荡出斑灿七彩的水花……

wwwnetwwwnetwwwnet

今天,是水界的翩翩公主到访的日子。

大殿之上,热闹地喧哗着。

郎劫即是一国之王,自然是盛装出席迎接宾客。

而他的贴身侍女——陆可欣,当然也得随侍在旁,一同跟着出席。

隆重的排场,足以显示出郎劫对翩翩公主的看重。

尤其是在见到美丽温婉的公主之后,陆可欣的心更为紧缩了。

气质多么高雅的公主!温婉又娴静的气韵,显示出大家闺秀的气质;有如一颗闪亮的珍珠,让人无法移开视线。

郎劫自公主一进大殿,便将眼光集中在优雅的公主身上,两人热络地相偕入座,完全将一旁的陆可欣冷落了。

她的心微微地在抽痛……他对于她,只有肉体上的眷恋罢了。

好傻,为什么要承认自己是爱他的呢?平白的赔上一颗真心,却遭他任意摆布……

“杵在那边做什么?还不过来。”郎劫一回头,见她呆站在角落,没有跟随在他身侧,心里老大不痛快起来。

陆可欣缓缓走向他。

公主一见到陆可欣,眼睛一亮,“狼王,这位是?”去年来并没有看过这女子,会是什么人?

郎劫将目光调回,平淡地道:“我的贴身侍女,名唤可欣。”淡漠的口吻,好似她是小花小草一般。

陆可欣心里又是一阵刺痛。果真不该爱上他呵

公主微微一愕,但随及淡淡笑开,柔柔地说:“好美丽的女孩儿。您真好福气,能有这般花容月貌的美婢服侍。”

原来这女孩就是传闻中来自人界的女子,果然美得纯净可人。

据说狼王曾为了她,请来冥后为其解除恶咒。这女孩对狼王来说,会是特别的吗?

“公主何尝不是天仙美人?”他淡漠地瞥了陆可欣一眼。“还不过来斟酒。”

陆可欣没有表情地一个口令、一个动作,像个没有生气的人偶。

她感觉得到,公主身旁那名唤红绮的贴身侍女,朝她投来敌意的眼光。

但她的心思~片混乱,根本没法多想。

她斟完酒,想要退开,却让郎劫伸手拦住。

“待在这儿。”他要能够时时见得着她。

他拉她在身侧坐下。

公主心中一愣,赶紧垂下眼,掩饰心中的落寞。

公主身侧的侍女,又瞪了陆可欣一眼。

旁座的宇绍开口打破沉寂:“不知道水王和水后两位近来可好?”唉,无聊死了。食君俸禄的他,不能不出席啊!早知道就学菱儿装肚子痛。

公主抬起脸,朝宇绍微笑。“他们两位身体很健-康,多谢宇丞相的关心。”

夏侯屹自然也出席了。他朝公主微颔首,并说:“公主气质高雅、容貌出众,舍妹若能有公主一半的好,我不知有多高兴!”本想随意聊聊,没想到一时感慨,倒是真的有感而发起来。

正举杯喝酒的字绍竟给呛住,咳了起来。

“咳咳……抱……歉,失礼了。”字绍脸色怪异地看着夏侯屹。菱儿若能有公主的一半?笑死人了!那丫头若能有一天不出“意外”,就要烧香谢佛了!

“将军过奖了。”公主朝将军颔首。“菱郡主才真是可爱呢!”

她顿了下,又回过头来看着郎劫,说:“这次突然来访,实在是太唐突了。”

公主的恋慕,悉数展露在娇羞酡红的美丽脸孔。

“公主太见外了。”郎劫俊魅的眼撩勾着翩翩公主的芳心。“你能来,我高兴都来不及呢!”美丽的事物人人都爱看,他自然也不例外。

公主又是一片潮红袭上脸,煞是娇媚动人。

陆可欣悄悄别开眼,只觉得心里不断传来一阵一阵的抽痛。

尤其在郎劫和公主热络亲昵谈笑之时,她心口的抽痛益形剧烈。

一名小厮跑来,在宇绍耳边说了些话。只见他原本的闲逸淡笑,全由气急败坏所取代。他匆匆忙忙的告辞离开。

夏侯屹向那名小厮问了些话,先是一愣,然后笑了,像是有点幸灾乐祸似的。然后他也起身,跟着离开。

这时候,长老走到郎劫面前,先是看看公主,再回头看向郎劫,必恭必敬的一揖,缓缓说道:“王,关于立后一事——”

一道瓷器坠地的碎裂声,突兀地打断长老的话!

“我……对不起……”陆可欣脸色苍白地道歉,心一慌,下意识地弯身捡拾碎片。“好痛!”尖锐的碎片缺口在她指尖划出一道血痕。

“你在干什么,笨手笨脚的!”郎劫不悦地沉声斥喝她.

她又慌又乱,忙要缩回捡拾碎片的手,一不小心.又割出一条血痕。“好痛——”但她的心更痛。

郎劫扯住她手腕,瞪着她。“下去——给我退下去!”他粗鲁地吼着推开她。又是那种感觉——就和看见她在哭泣时他觉得很不舒服一样。他讨厌看见她的血、讨厌看见她受伤!

陆可欣颤着双腿,缓缓退出大殿。

wwwnetwwwnetwwwnet

她浑浑噩噩地走着,一路走到了花园。

勉强忍住的泪水,扑簌簌的滑落两颊。

立后……他要立翩翩公主为后了。她只是一个意外出现在这个国度的人,他眷恋的只是她的身体

“爹地,妈咪……”她好想家、好想回去……怔忡的思绪被前方的喧哗拉回。拭去泪水,走近一看——是他们?

“咦?你也来了?”夏侯屹发现了她。“那好,咱们一起看戏吧。”他笑着说。

“看戏?”她看看树旁站着不动并且脸色很难看的字绍,再仰头看看蜷缩在树上的夏侯菱——这是什么情形?

“下来。”字绍双手环抱在胸前,看着夏侯菱。

“不要。”很干脆的拒绝。

宇绍皱了眉。“给我下来!”这丫头!

“白痴才会下去!”下去就会被当花肥——给埋了,!“要死了,哪个不要命的跑去跟你打小报告?”她也才“得手”而已,他就杀来了。

“下来。”宇绍咬牙进出话。

“不要。”她顿了下,“你快去把那张粮仓设计图捡起来黏好,晚了就来不及了。”为了转移他的注意力,她只好抖出她的“意外杰作”。

“什么!?你把那张图给毁了?”

树下的人青筋暴凸咆哮个不停,树上的人只是嘿嘿干笑。

“给——我——下——来!”

“不——要!”

“好,很好。”字绍的俊脸一抖一抖地。“你不下来是吧?好,我上去。”

话一落,他纵身一跳,跃上树捉住夏侯菱。

“哇——”夏侯菱鬼叫鬼叫地。“救命啊!杀人啦!”

陆可欣看得傻眼。

“这是怎么回事?”她看向夏侯屹。“你……不去救你妹妹吗?”宇绍看起来像要杀人了。

夏侯屹闷声笑着,像是憋得很难过似的。“不用管他们啦,咱们看戏就对了。”他摆摆手。

“你们这里的人都有特异功能吗?”要不,宇绍怎么能跳那么高?还有,她的“怪病”也被那名白衣女子给治愈……他们要不是有特异功能,还会是人吗?

夏侯屹神色怪异地看了她一眼,忽又听得夏侯菱怪叫:“我拿到了就是我的!”她两手紧紧抓着一面白色玉牌。

“拿!?”宇绍冷嗤一声,“鬼鬼祟崇潜入我房里,偷偷拿走令牌,这还叫作拿?”

陆可欣一愣。令牌?她再看向争吵的两人。

夏侯菱又吼道:“我偷的又怎样?谁教你不把令牌借给我。哼!小气鬼!”她作了个鬼脸。

宇绍气得脸都歪了。伸手揽住她往下跃,两人在地面站定。他二话不说,拖着夏侯菱就走。

“放手啦!”夏侯菱龇牙咧嘴。

“闭嘴!”宇绍吼她一声。“太久没教训你了,瞧你野成什么德行?走!”

两人一路吵吵闹闹地离去。

“他们……”陆可欣愣愣地看着一迳闷笑的夏侯屹。

“没事,绍只是想管教一下他的未婚妻而已。”顶多打打她**罢了。

“未婚妻……”这三个字又掀起她心海一片波涛。

未婚妻呵——如果她不背叛自己的未婚夫,不让自己的心沉沦,将情感给了郎劫,现在她也不会尝到痛苦的滋味。

是她咎由自取,活该受到报应吧?

她是不该爱上郎劫的呀……

“你没事吧?”夏侯屹伸手扶住脚步踉跄的陆可欣。

“我没事,谢谢你。我想先回房了,晚安。”

夏侯屹微微颔首。

陆可欣转身走开,才走到回廊,就遇上月牙儿。

“可欣。”月牙儿朝她走来。“刚才……你和夏侯将军在谈些什么?”月牙儿呐呐地问。她远远就看到夏侯屹笑得很开心不知道为什么,她心里觉得很不是滋味。

陆可欣没留意到月牙儿略微怪异的神色。

“我们只是闲聊了一下,没有谈什么事。”

月牙儿轻轻咬了一下唇,侧过头来看着她。

“可欣,你……来这里这么久了,会不会想家?”

“当然会呀。”她的眼微微垂下,泛出一层水光。“我好想回去、好想回去……”她哽咽着低低啜泣起来。

月牙儿在心中思量着。忽地,突然开口,像是在喃喃自语,“你可以偷王的令牌——”她猛地顿住,两手捂住嘴,像是诧愕自己说错话。

“偷令牌?”

月牙儿瞠眼猛摇头。“不不不!要是被王捉到那就惨了!”她紧紧扯住似在考虑着的可欣,急忙喊道:“可欣,当我没说。”老天!她怎可以因为一时的嫉妒,而希望可欣快点回人界,要她去偷王的令牌呢?

“月牙儿,我要回房休息了。”

“可欣——”

月牙儿看着陆可欣若有所思地离去,心里起了一阵内疚与自责。

wwwnetwwwnetwwwnet

回到寝房,她先进内室看看——

他还没回来。美丽的翩翩公主令他尝恋得离不开了吧?

苦笑漾在唇边。还是回去吧。

“令牌会放在哪里呢?”

陆可欣开始找了起来。

“没有……”翻开衣柜,只有衣饰。“这里也没有。”桌子的抽屉只有书和一些文件。

到底在哪里呢?

她又陆续找了许多可放置物品的地方,仍然没有白色令牌的踪迹。

忽然,瞥见抽屉暗格里有抹白色物品,伸手取出,一看——

“找到了!”就是这个,和夏侯菱手上拿的白色玉质令牌一样!

突然,一阵冷冽气息自她身后窜入背脊——

回头一看,她刷白了脸,手上的玉牌掉落在地。

郎劫冷冽的墨瞳凌厉地盯视着她。

他粗暴地拽住她两只胳臂,冷冷地自牙缝进出话:“你偷令牌?”

“我……我只是想回去——”

“休想!”墨瞳转为妖异的金色光点,幽幽透出森然光芒。

陆可欣激动地打他,哽咽地道:“你说只要我当你的侍女,你就要让我回去……”

“你哪儿也别想去!”他攫住她颤抖的下巴,定定地望住她。“你只能待在我身边,不论我走到哪里,你就得跟到哪里;就算是地狱,你也得陪我一起去!”

“不!我要回去——”她的抗议全被他吞进嘴里。

他的吻既狂掠又粗暴;那不是吻,而是在惩罚她!

“痛!”她尝到一股咸涩的血腥味,感觉到唇又麻又痛。

“记住了,你是我的。”他舔去她唇角的血,慢慢地勾出一抹噬血的冷笑。

在看见她的泪水之前,他将她甩上床,冷着一张脸,忿忿地走出寝房。

他的心烦意乱让他没能去深思,为什么自己不愿让她离开——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