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掠心邪君 第九章

辗转难眠,她竟是一夜未合眼。

郎劫没有回房。

是否在西苑点召了侍妾……亦或是,去了北苑的翩翩公主的绮罗帐里?

苦涩如潮水,一波波的袭向陆可欣。

她倚在亭子的梁柱,丝毫没有心思欣赏绿茵娇蕊,鸟语花香在她眼里,全都成了惆怅的烦扰。

愁呀、烦哪,就连冷冽寒风拂来,吹不散她心中的愁苦。

好快,都已经冬天了;记得刚来时还是炎热的艳阳天呢。

不知道该怎么样和外界联络呢?这里的电信设备根本是零。

她愈来愈觉得这个国家实在不是普通的落后,不过,倒是有不少人身具特异功能。

如果不是自己的“怪病”被特异功能给治好,她根本无法相信她竟然被巫术诅咒了十八年;更难以信服,这世上居然有着超乎科学的待异功能存在!

冷风又来——好冷,还是回房吧。

“可欣,我可以这样喊你吗?”

才一回身,就看见高雅的翩翩公主柔柔的对她微笑着。

陆可欣轻点了下头。

“好无礼的侍女,见了公主还不快行礼?”公主的侍女红绮冷眼斥道。

“不用了,可欣。”公主侧过头对红绮交代着:“我们是来作客的,那些繁文缛节就省了。”

“是。”红绮微微欠身。

公主伸出手,牵起陆可欣微凉的手,一块儿坐了下来。

“如果你不介意,我可以和你聊一聊吗?”公主温婉的眼眸闪烁着熠熠光芒。

陆可欣先是怔了下,然后微微点头。

聊……公主想和她聊些什么?是要告诉她,郎劫昨夜流连在北苑的绮罗帐,还是……立后之事已经敲定?

陆可欣咬咬唇,触到昨夜郎劫咬啖过的伤口,一阵痛楚窜进胸口,酸酸涩涩。

她真想掉头逃开,怕听到自己不想知道的事。

“你……”公主轻轻启口,看向陆可欣。“是爱着他的吧?”

没料想到公主竟会如此单刀直入地问,陆可欣微微怔了下。

看见她无语的愁容,公主心中已经了然。

即使心里明白郎劫和陆可欣两人之间似乎有着非比寻常的情愫,甚至÷很可能陆可欣对郎劫来说是特别的;但她毕竟还是自私的,她必须为自己的幸福谋求最有利的基石,以巩固她的未来。

公主沉吟着,思索着较为不伤人的说辞。须臾之后,才道:“你和他——你们是不一样的,可欣。”人界和他们是不同的。

陆可欣僵住,面容微微泛白。

“我……知道。”声音细弱得像是由空气中飘逸出来一般。

即使她也是个名门富家千金,仍旧比不上郎劫威赫的王者身分。

在家中,她是人人捧在手心里的宝。在这里……就只是一名小小的侍女,微不足道。她知道公主是在暗示她的身分根本无法与其相较。

是呀,人家是公主,而她呢?就只是郎劫寻求一时欢快的禁脔而已……

“你……没事吧?”公主见到陆可欣苍白的容颜,心里隐隐有着不忍和愧疚。她不该这么残忍的,可是她毕竟是自私的呀。

陆可欣摇头看着公主,缓缓起身,微抖着唇,说:

“我还有事,不陪公主聊了。抱歉!”

荏弱身影走出亭外,飘飘摇摇,恍若风中柳絮。

公主轻轻叹了口气。

“公主,你太仁慈了。”侍女红绮不以为然的又扁嘴、又皱眉。

公主淡淡的看她一眼,目光望向陆可欣离去的方向,语重心长地说:

“很多事情,是没办法强求的。”

即使她不愿承认,但陆可欣对狼王而言,的确是特别的。

若不是特别的,一界之王岂会为了一名人界来的小小侍女而坐立难安,心烦气躁,而撇下宾客匆匆离去。

忠于公主的侍女红绮,不忍见自己的主子为情愁苦,便忿忿不平地抱怨道:

“公主,你心肠太软了!都是那个陆可欣从中作梗,才害得立后之事被阻断。”

长老提起的立后之事,就在狼王一句“日后再谈”而告作罢!

还不都是那个陆可欣害的?故意装得楚楚可怜,博取狼王的不舍。哼!坏了公主的良缘!

“公主,我看那个陆可欣一定是对狼王使了什么狐媚手段,狼王才会冷淡了公主!”红绮双眼满是愤懑。

公主微蹙蛾眉,责备地看了红绮一眼。“那女孩有一双清澄透彻的眼睛。”微风拂来一片落叶,她轻轻捻起。“还有着干净纯真的气息,不会是使狐作媚之人。”

红绮微微扁嘴,仍是坚持己见。“不论她是好是坏,破坏了公主的良缘就是可恶。”公主可是金枝玉叶,怎能让一名人界女子夺走公主的幸福!

公主闻言,迳自摇头,苦笑了下。

“狼王心中可曾有过我吗?怕是没有吧!”

“公主——一”

红绮又要开口,公主却不愿再谈,挥手阻断了她的话。

“好了,别再谈这些了。”她缓缓起身,红绮立即过来搀扶。“冷了,咱们回房吧。”

缘分是命定,谁也无法强求。一切,都随命运安排吧!

搀扶着公主的红绮眼底有抹森寒,心里悄悄做了个决定。

wwwnetwwwnetwwwnet

东苑的书房里面,酒气熏天。

三个大男人,已经挂了两个;就剩郎劫目光依然清澄,思维分明。

“拜托你,饶了咱们俩吧?”字绍和夏侯屹相视一眼,然后可怜兮兮地看向郎劫,哀哀怨怨的开口。

现在的他们是以朋友身分相待,而不是刻板的君臣关系,说话的言行态度自然就无需拘谨。更何况——他们根本就是“强迫中奖”的!

唉!伴君如伴虎,真是一点也不假。

昨儿个夜里,郎劫莫名其妙的跑去向他们讨回“通行令牌”,当场傍砸了个稀巴烂.抓狂的程度,简直像只疯——啊,不、不是!像地狱来的索命阎罗。

用膝盖想也知道,一定是陆可欣想回人界去,他们的王不肯,一怒之下,便来个“斩草除根”——杜绝后患。

郎劫冷冷地瞥了两人一眼,没有吭声。

夏侯屹自地板上爬起来,摇摇晃晃走到郎劫面前,打了个酒嗝,才开口说:“别玩我们了行不行?你老大有干杯不醉的功夫,咱们俩可没有。”又打个嗝,眼冒金星。

“可不是。”宇绍也晃过来、“舍命陪了一夜,该放咱俩回去睡觉了吧!”喔哦——天旋地转!

“吵死了!”郎劫皱眉扫了两人一记冷眼。

“唉?吵——”

“死……了!”

被冷眼扫到的无辜者相视一下,分别抖着脸回过头看向郎劫,几乎是用吼的:“拜托——”两人很有默契地一起捶桌子。“是你硬把我们拖来的耶!还嫌我们吵?!”真是士可忍孰不可忍!

没天理、没“狼”性、没王法了嘛!

不待两人再发飙,郎劫举起一手,朝外挥了两下,像赶小狈小猫一样。

“咱们走,别理他!”

字绍和夏侯屹转身就走。

“劫。”夏侯屹出门前又回头看他,“不想让她走,就告诉她你要她留下的理由。”他们是旁观者清哪!

郎劫发怔的目光,直直盯在两人离去的方向许久。

理由?他有什么要她留下的理由吗?他只是想独占住她,让她陪在身侧,能够时时看得见她而已,会有什么理由?

他只是一夜没看见她纯净的脸,没抱着她柔软娇躯,就浑身不舒服。

一夜——才一夜他就浑身不对劲,若是她回了人界,他……

不!他不会放她回去,她是他一个人的!

伟岸身影倏地消失在房里,往寝房方向而去。

wwwnetwwwnetwwwnet

翩翩公主的侍女红绮悄悄来到东苑狼王的寝房。

伸手敲门板。

“你……”门一开,陆可欣疑惑地看着门外之人。

红绮扯出一个笑容,说:“很抱歉打扰你。是这样的,我有点事想麻烦你,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帮我个忙?”

单纯的陆可欣,没有留意到红绮笑眼中有抹闪烁不定的狡狯。

她开口问:“有什么事吗?”她原先一直以为红绮似乎对她有敌意,想来该是她多心了。

“方才我在花园里遗失了一只镯子,想请你帮我一起找看看;毕竟,这儿你比我熟多了。”哼哼,去年来狼界参加庆典之时,她无意中发现花园最里边有一座很深的池子,那儿人烟甚少,只要将陆可欣带到那儿……哼哼!

“镯子?”陆可欣偏着头想了下,便点头道:“我跟你一起去。”她们是客人,对这里的环境不熟,自己帮忙找个东西也是应该的。

“谢谢你了,咱们走吧。”

“嗯。”

wwwnetwwwnetwwwnet

“你确定镯子掉在这附近?”陆可欣回过头看红绮。

“是呀,就掉在这池子附近。”

“可是我们已经找了好一会儿,并没有看见镯子啊!”

红绮笑了,阴森森地。

“你……笑什么?”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毛毛的。

陆可欣不自觉地往后退了一步。

“我笑你傻呀!”红绮向她逼近,露出狡诈的笑容。“随便扯个谎,就把你拐来了。真是单纯!”

陆可欣一愣,“你是骗我的?”

“对!我是骗你的!”红绮又向前一步,将陆可欣逼到池子边。

“为什么?”陆可欣回头一看,脸都白了。“你到底想做什么?”老天,身后是一个不见底的池子。

“我要你死!”

陆可欣睁大眼,心里起了一阵骇然慌乱。“我并没有得罪你呀!”

“是,你是没有得罪我。”红绮忽然歹毒地瞪住她,“但是你的存在,会夺走我们公主的幸福,所以,我必须除掉你!”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你不需要懂!”红绮诡笑一声,猝不及防地出手推她一把!

“啊——”要闪避,但已来不及。陆可欣的身子直直往后栽,扑通一声,池子溅出水花。

池边的红绮得意地笑着,冷眼看着陆可欣往水底沉下去。

正要转身离开,衣领突然一股力量提起——

“有没有看见可欣?”

“狼……狼王?!”红绮吓白了脸。

“快回话!”方才回到寝房没见着人,便循着陆可欣的气味一路找来;她的气味到了这里就没了。

红绮吓得全身都软了。“她……我……”

郎劫突然瞥见池边有一只鞋,那是——

红绮一慌,结结巴巴的嗫嚅着:“我只是……只是……”

郎劫一把将她拎起甩飞出去,红绮当场吐出一口鲜血来!

他壮硕身影往池子一跃,潜入水底。

恐慌无可遏止地在心底四处流窜,焦急的眼忙着找寻陆可欣的身影。

突地,在一隅发现了熟悉的身影!

他游过去,抱搂住她,立即灌了一口气进她嘴里,但她仍是闭着眼,全身虚软,没有任何反应。

他抱着她往上游去。浮出水面,他立刻将她抱上地面。

“快醒来、你快醒来!”

郎劫一边将气吐进她嘴里,一边轻拍她的脸颊狂喊着。

陆可欣紧闭的眼、死白的脸、无血色的唇,竟令他的心剧烈绞痛着!

他抱起她,朝着虚软躺在地的红绮一吼:“她若有事,你也别想活!”

然后纵身飞跃,消失在园子里。

wwwnetwwwnetwwwnet

她的意识逐渐涣散,几度像是要抽离躯体,却又教声声霸道的呼喊给唤了回来。是谁在叫她?那么专制强横地喊住她——

不许走!傍我回来!你是我的!

这么独占的口吻,彷如是他。郎劫……

“你醒了!”一道和善温暖的声音传进她耳里。

很吃力的撑开眼皮,映入眼里的,是一名白发白须、满脸皱纹的老人,正慈祥地对她笑着。

“你是……”干涩的喉咙令她说不出话。

“你已经昏睡二天了。”老人端来一碗药递给她。

一闻到药昧,陆可欣就紧紧皱起眉头。

“快把药喝了吧!外头有人对我放话,你今天要是再不醒来,我这条老命可就要提前向冥府报到了。”老人又是笑、又是摇头。

老人看着陆可欣满脸疑惑的样子,笑着说:“我是宫里的御医,姓韦名——”

“韦老头!要是今天她再不醒来,你就准备提头来见我!”外头响起郎劫恐吓暴怒的声音。

陆可欣心里一阵狂跳。“他……”

“唉!那就是对我放话的人。”老人很无奈地苦笑。

“她醒了没——”郎劫蹙拢的眉,在看见陆可欣端坐在床榻的身影时,霍然舒展开。“你醒了!”他朝她奔来,紧紧搂她进怀。

韦御医含笑退出房。

“我……你……”陆可欣逐渐回想起一切。

“别说话,让我好好地抱着你。”郎劫将她紧紧搂住,生怕怀中人儿消失。

陆可欣很惊讶,郎劫竟会这么温柔的对她……

许久,他才捧起她的脸,缓缓说道:“当我看见你毫无生气的脸,我以为就要失去你了。”墨黑的瞳有着春风一般的轻柔。

“是你救了我?”她呐呐地问。

他定定地看着她清灵的眼,心底划过一道暖流;很舒服的感觉。

“我不能没有你……”他在她唇上轻吮轻吻,辗转流连。

陆可欣无法置信的瞠眼怔愣住!他说他不能没有她?什么意思?

他灼热的唇吻了她的眼、鼻、颊、还有唇,又轻又柔,像在呵疼宝贝似的。

“你是我的,是我一个人的!”他独占的语调极为霸道,像在宣告。

陆可欣微微一震。这霸道又独占的口吻,就是不断呼唤着她的声音……

“是你……”她喃喃着,清澄的眼微泛出水光。“是你在呼唤我,对不对?”

“我不许任何人带走你。”他紧紧搂住她,不断吻着她的发。“不许离开我!”

“为什么?你已经立了后——”

她的唇被他吻住,两舌相缠,久久才停。

“记得我说过,男人和女人之间只有要和不要。”又舔了下她的嫣唇,才又说:“盟约、誓言、爱情,这些空洞肤浅的东西根本没办法解释我的心情。我只知道,我要你,你是我的人;这一辈子,我就只要你一个,懂吗?你是我的。”他终于知道非要她留下不可的理由了。

陆可欣轻轻啜泣起来,双肩微微抖颤。

好霸道的表白呀!他要她,只要她一个……专一,真挚。

郎劫拭去姬的泪,将药端来。

“我怕苦……”她忙要躲开。

他微哂。“我喂你。”他喝了一口药,将药汁渡进她口中。

本只是两唇相触,但不受遏制的舌头,却是牢牢地缠住彼此。

他的手滑进她衣襟内,握住一只乳,又揉又捏。

他移开唇,两眼蕴满欲望的火苗,声音粗嗄地说:

“你才刚醒来,身子还虚弱,让我尝点甜头就好……”

陆可欣羞赧地垂下头,双颊酡红,又娇又媚。

郎劫下腹一阵骚动,扯下她衣袍,俯下头吮住一蕊蓓蕾,轻轻啮咬。

“嗯……”一股快感窜过她全身。

“这柔软、这甜蜜……都是我的。”郎劫一手拉扯另一只饱满丰盈,又搓又挤。

“你好美!”他一手翻进裙内……

wwwnetwwwnetwwwnet

隔天,夏侯菱和月牙儿来看陆可欣。话匣子一开,三个人便没完没了。

聊了一半,月牙儿突然小小声地说:“对不起。”她的神情满是愧疚。

“什么对不起?”陆可欣一头雾水。

“没什么。”月牙儿马上解释道:“现在才来看你,我觉得有些过意不去。”个中原由,只有她自己明了。

陆可欣伸手拉住她。“千万别这么想,我们是好朋友呀——”

“喂喂!还有我呵!”夏侯菱也凑了过来。

“对了,那个……嗯……”陆可欣止住笑,吞吞吐吐地不知如何启口。

夏侯菱和月牙儿相视一下,然后贼贼地笑了。

“你是不是想问翩翩公主有没有被王立为后啊?”

陆可欣窘得脸都红了。

两个贼笑的女人,一个拍拍她的头,一个拍拍她的背,唉声叹气地说:

“唉!很抱歉,她——已经没机会了!”

夏侯菱捧着肚子笑说:“要不是公主向王苦苦哀求,那个叫红什么肚脐的丫头,早被王押到冥王府去报到了!”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看见表哥那么生气呢!亲自要将魂魄给押到冥府哩,乖乖!

“冥王府?”陆可欣满脸困惑。

“是啊,上次为你解咒的就是冥后嘛!”

陆可欣的疑惑更深了。冥后?

月牙儿笑嘻嘻的看着她,“以后,你可就是我们狼界的王后了。”

夏侯菱微蹙眉,上下打量陆可欣。

“不过,你得先改变人类体质,和我们一样才行。”

“什么改变体质?”陆可欣的表情困惑极了。

夏侯菱和月牙儿互看一下,脸色怪异地瞄她。

“你也得跟我们一样,成为狼——”

“狼?”陆可欣截断话,用不确定的口吻说:“你们说的‘狼’,是大野狼的‘狼’吗?”这……可能吗?

月牙儿伸手拉她过去,用一种奇怪的眼光看她,然后才说:“我不是一开始就告诉过你,这里是狼界;而你,是误闯结界的人界女子。”

夏侯菱也在旁边点头。

陆可欣骇愣住,眼睛瞪得大大的。

“你说的不是‘郎’?”她在桌上写个“郎”字。

她们一起摇头。

“你们……这里的人,全都是狼?”她又在桌上写个“狼”字。

这回两人点头了。

“我的天!”陆可欣一张俏脸再一次的刷白。

她竟然来到了狼的国度……

陆可欣匆匆忙忙跑到书房,进门时,郎劫正在浏览一份文件。

一见她进来,他的目光自文件移到她脸上,发现她神色有异,起身走到她面前。“怎么下床了?”伸手揽她,却感觉到她的身体似乎在微微抗拒着。“不是要你好好休息吗?”

陆可欣一抬头看见他的眼,不由自主地将狼的影像和郎劫重叠在一起,心里一惊,连忙将他推开。

“这是怎么了?”郎劫不悦的眉蹙拢起来。

他又走近,陆可欣马上大步往后退开。

“你到底是怎么了?”郎劫沉声低喝。

她戒慎地看着他。“你——是狼?”虽然已经知道了,但还是想再确定一次。

劫没有半点犹豫,立即答道:“是。”朝她走去,伸手拉她进怀。

“不要!”陆可欣喊,一面赶忙推拒郎劫的搂抱。

“你敢?!”墨瞳隐隐生出一股怒意。他绝不允许她对他拒绝!

“你是狼……我居然不知道……老天!”她不断昵喃,两手下意识地要推开郎劫,但他一只大掌便将她两手反箝背后。

一时的惊骇,加上郎劫的箝制,她一急,胡乱地扭动身体,开始挣扎。

“你放手、放开我!”天哪!她爱上的男人居然是狼?这……太意外,太突然了……

“不许拒绝我!”郎劫沉声一喝。只有她——就只有她不能拒绝他!

“你——啊!你做什么?”见他一手翻进裙摆里,陆可欣惊呼一声。

不顾她的挣扎,他的手强行拉下她底裤……

“好痛——”陆可欣咬住唇,全身绷紧。

低沉含怒的声音传人她耳里:“你不该挑起我的怒气。”不忍见她痛苦的表情,长指缓缓撤出。

他俯下头,贴近她耳畔,声问道:“弄疼你了?”语气是疼惜的悔意。

她忍住泪水,委屈的眼光瞅住他,轻轻点头。

他拥住她,在她微微抖颤的唇轻吻。“你怕我?因为我是狼?”

陆可欣点头,但随即又摇头。“我吓了好大一跳。我从不知道自己竟然会来到狼的国度,你和所有人……全都是狼。”教她如何一下子就接受这个事实?狼……是她太迷糊,还是少根筋?许许多多奇特的事件在她周遭发生,她竟然到现在才明白真相。

郎劫在椅子坐下,让陆可欣坐在他腿上,深情地看着她。

“你爱我吗?”墨瞳晶灿炯亮,犹如烈火。

“我爱你……”她小小声地道。

他轻抚她微卷的发。“既然爱我,就留在我身边,永远和我在一起。”

“可是,你是……我是……”难道真要她也变成狼?

“我会让你与我们一样。”他会让她改变人类体质,她得陪在他身畔,永远。

陆可欣又惊又骇,一下子乱了思绪。

天呀!她得变成狼,离开父母、朋友、生长的国度

“我……给我时间,让我好好考虑。”她爱他,但是这一切来得太突然了!她所有的思绪都杂乱成一团,根本无法理出什么头绪来,她必须好好想一想。

看出她的犹豫不定,郎劫墨黑双眸凝聚一股执拗。他紧紧握住她双肩,语气迫切地道:“我会给你时间,但不是让你考虑,是要让你适应。”看着她慌乱无措的神情,他轻吻她的颊。

“可欣——”郎劫倏地低吼,将她抱得紧紧的,像要把她揉进他身体里一样。“你是我的、是我的!”独占的口吻,似在喃念又似在宣告。“在人界时,我已经放过你了;现在,是你自己闯进狼界来!一旦落入我手中,你就休想逃开了!”

他的炙烈情火像是一把利刃,直直射入陆可欣的心房。

“给我时间……我要好好想一想,”为了爱,她必须作取舍。好难呀,一切来得太突然了。

郎劫挑起她白皙的下巴,在她柔软红唇又吮又吻,深情尝恋地。

“你,是我的。”厚实大掌隔着衣料挤捏她饱满胸脯。“这身子的每一寸、每一处,都属于我一人。”另一只手滑到她**,隔着衣料揉捻隐匿的女性核心,很快地,手上满是她热情的湿意。

“我只要你,这辈子只要你一个,懂吗?”

“嗯……我……”在他眼中看到狂烈的欲望火苗,她羞红脸,微微垂下头。

叩叩的敲门声,阻断了郎劫所有的动作。

“该死!”他低声诅咒一句。“什么事?”

郎劫不悦地皱起眉头,陆可欣则是羞窘地自他腿上下来,双颊得似火。

“臣有事要奏。”宇绍与夏侯屹恭敬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我……先回房去。”陆可欣匆匆地开了门,头垂.得低低的,顾不得打招呼,连忙越过门外两人,仓促离去。

宇和夏侯屹对看一眼——

呃,来得真不是时候。不知道“某人”的欲火,会不会转变成怒火?

“还杵着做什么!”房内一声沉厉咆吼传出。“想当门神吗?”郎劫挑眉看着他们两人。

两人进屋,要行臣礼,郎劫挥手阻断。“免了,有什么事?”现下无旁人,不需要这些繁琐礼节。

“边界又有狐族前来扰事。”宇绍将一份报告呈递给郎劫。

“王。”夏侯屹上前道:“您还打算陪狐王玩多久?”若不是王存心戏耍,狐族那种小伎俩根本不够看。

郎劫忽地眼露冷肃光芒,开口一喝:“已经来了!”空气之中,隐隐飘来狐族气息。

郎劫跃过紫玉桌,随着狐族气息而去。

字和夏侯屹随即跟出。

只见东苑庭园里,赫然立着五名黑衣人。那是狐界的杀手——“黑焰”!

郎劫脸上尽是闲逸之情,不疾不徐地开口:“想玩‘狙杀’的游戏吗?”很明显的是在嘲讽黑衣客。

黑衣客自是怒气冲冲。“纳命来!狼王劫——”

五名黑衣人一起挥动利刃,目标自是嘴角噙笑的郎劫——

郎劫身形一跃,飞快穿梭于黑衣客之间,五人各自被击了一掌。

夏侯屹和字赶来,看见黑衣客口吐鲜血,个个脚步踉跄,不由得摇头感慨。

“这么快就玩完了,真没意思。”边说边摊手。

五名黑衣人稍微运气调息,再次举剑相向。

“嘿!这次该我们俩玩玩了!”夏侯屹和宇绍身形晃动,和五名杀手对峙,一一过招。

打斗声引来王宫侍卫,郎劫一挥手,含笑轻道:“无需插手,看戏便可。”

一干侍卫军领命,待在原地静静观看。

郎劫话声才落,黑衣人就被重挫倒地,个个面如死灰、口吐鲜血。

郎劫双手负在背后,闲逸地走向黑衣人。“回去告诉你们狐王,再玩下去,我可要出手了!”墨瞳倏地泛出冷肃冰霜。

不料,那为首之人竟然狡狯地笑了。

那笑意,使得郎劫心里一阵动荡。莫非——糟!

“无需留下活口!”竟敢使出“声东击西”的手段!

正要移动身形,寝房那力传出一声惊喊——

“郎劫——”那是陆可欣的呼喊。

郎劫蹙眉抿唇,低喃咒语,身影随即消失在庭园中。

wwwnetwwwnetwwwnet

循着陆可欣的气味一路追来,终于找到目标。

只见陆可欣脸色惨白地被人用刀架在脖子上。

“狼王,你来得可真快啊!”一声奸佞的笑声起。

郎劫微眯起眼,冷冷开口:“放了她。”目光落在那柄锋利刀口,愈显肃凛。

那人嗤笑一声。“我堂堂狐界之王,岂容你随意呼喝?”传言狼王心系人界女子,果真不假。他手上有人质,不怕狼王嚣张。哼!

陆可欣眼中的惊骇,加深着郎劫体内的怒气。

好个戈沙非!竟会使用“匿气”之术隐去狐族气息,难怪他会不知道狐王也潜入狼界。

“你想要什么?”郎劫再次开口。

戈沙非狡狯一笑,“够爽快!把你狼界送给我,如何?”这就是他的野心!

郎劫锐眸一瞪,沉声道:“休想!”蛰伏的杀意已然蓄势待发。

狐王敛去笑意,面容忽地转为狰狞。

“好!休怪我动手——”

只见狐王手中利刃就要嵌入陆可欣雪白颈项,郎劫的墨瞳转为妖异的金色。

刹那间,一道灿金辉芒之中窜出一匹黑狼,直往狐王扑上去——

风沙漫扬,待眼睛得以睁开之时,只见狐王手中利刃落地,咽喉血流如注,黑狼在一旁,利牙沾血……

随着狐王僵硬倒地,陆可欣遏抑不住的尖叫出声。

灿金辉芒笼罩住黑狼,须臾,辉芒之中走出一名长发男子。

郎劫将面容惨白的陆可欣紧紧搂入怀。

感觉到怀中人儿轻颤不停,他心里一阵刺痛划过——

“你……怕我吗?”任谁见到方才那一幕,都会心生恐惧吧。

“我……”陆可欣自他怀中抬起头,泪水盈眶。“我怕,怕自己再也看不到你了……”

郎劫捧住她的脸,像是兴奋,又像是不信。“你不怕?”但刚才她的惊叫……

她轻轻摇头,伸手抚上他胸膛一道极深的刀伤。

“我看见那把刀刺进你……”哽咽的喉咙再也挤不出话来。

那伤口.是方才为了救她而被砍中的。她以为自己就要失去他了……

她微颤的唇轻触郎劫胸膛伤口。“如果我舍去亲情,必然会很难过很难过;但,如果我失去了你,我必定会心痛至死。”这——是她的取舍了。

郎劫闻言,心中狂喜!

“可是,我想回人界一趟。”她眼露希冀之光。

一句话拉下了他上扬的嘴角,闷闷的声音自他口中逸出:“不许去!”

“你听我说嘛!”陆可欣双手抚上劫紧锁的眉头。

“我必须让我的父母知道,他们的女儿会在另一个国度里过得很幸福……”翦水美瞳再次潸潸落泪。

郎劫俯下头,吻去一颗颗晶莹。“我陪你走一趟就是。”不再多言,深情地吻住红唇。

他终于知道,每当见她泪眼婆娑时,心中的不舒服所为何来——

是不舍,还有心疼。

他想要独占她,就是为了要守护那双纯真无邪的眼睛,珍惜她干净清澄的身和心。

wwwnetwwwnetwwwnet

错愕、惊讶、诧异、狂喜、不信,这些形容词根本不足用来形容陆氏夫妇和陆可欣见面时的情形。

尤其是在得知一切之后,陆氏夫妇更是忧喜参半。

喜的是女儿身上的“死咒”已经安然除去;忧的是珍爱了十八年的宝贝,就要被一名神秘男子带走!

陆仲群和宋斐若一起看向郎劫,以谨慎严厉的口吻问他:“你会便我们最宝贝的女儿幸福吗?”两人眼中尽是迫切的冀望。

郎劫的目光轻移到身侧陆可欣的脸孔,邪魅的墨瞳瞬间化为和煦春风,温暖、轻柔。“会。”

一个简洁有力的回答,比起任何誓言保证都要来

陆可欣含泪带笑的脸洋溢着幸福光辉,逐渐消失在璨金光芒……

那光芒,就像当日陆可欣要去机场时,在家门前被金色阳光笼罩住一样。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