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桃花小婢 第一章

【第一章】

江南,春。

阳光晴好,碧空如洗,吟琴湖上,波光潋滟,少女摇桨采莲,俨然一副太平景致。

码头边,牙婆殷殷叮咛眼前这群丫头,“等一下会有几位大户人家的管家,还有客栈的老板过来挑人,记得要精神点,如果人家问怕不怕辛苦,要说不怕,主人家供吃供住还给月银,做什么都是应该的,知不知道?”

一群十三四岁的丫头立刻点头,乖巧回答,“知道。”

牙婆看了看这群离乡背井的孩子——好命人家的千金小姐,这年纪都差不多要准备成亲了,云族的女儿们,却因为家乡遭受虫害,桑田,棉田尽毁,必须到他乡谋生。

说是男人们才有力气整地,已婚的女子则要照顾一家老小,少年是族脉,因此出来的清一色是丫头。

讲白了,就是个重男轻女。

不知道是不是长年居于山谷的关系,孩子们的眼神特别干净,因此即便已经当了二十几年的牙婆,大江南北都不知道走了几趟,还是觉得微有不忍,破例多叮咛了几句。

“都听好了,这离鸳鸯谷只有两天船程,接下来就往北边走,越往北,就离你们家乡越远,万一远到京城,就算将来主人家给十天省亲假也没办法回家一次,所以啊,等下好好表现,最好全部落户在高远府,偶而能见见面,彼此有照应,我也好对你们家人有交代,懂不懂?”

几个丫头看了看彼此,小手握得更紧。

先前在船上,牙婆已经跟她们讲过了,高远府是江南最大的城镇,南来北往,四通八达,富贵人家多,生意人也多。

如果是有钱人家挑入府中当丫头,月银丰厚不在话下,但出入不自由,晚上主人家要喝水喝茶还得起来伺候,万一主人家脾气不好,也只能忍,如果是客栈酒楼的帮手,月银比较少,可是工时也少,关店了,把店里洗扫干净,便可出去溜溜,总之,各有利弊。

“桃花,你想去大户人家,还是去酒楼客栈?”

叫做桃花的女孩儿想也不想的就说,“大户人家。”

“可是你没听牙婆说,晚上要起来的。”

“不要紧,月银多就好。”

赶紧存够钱,便赶紧回家。

她从小到大,不曾出过鸳鸯谷,这次离乡,实在是万不得已,江南的繁华景致只新鲜了一天,晚上立刻就想家了。

想爹,想娘,想两个哥哥跟嫂嫂们,还有那只从小就跟她作伴的大花猫。

小时候听爷爷说起虫子,还不觉得怎么样,及至自己看到虫害,才知道那有多可怕。

不过一夜之间,漫山的桑树,棉田都毁了,原本灿绿绿的山野变得一片荒秃,长老说,得全部砍掉,连根清除,还要让地干净个三年,才能再度下苗。

好的苗子贵,如果不去大户人家,不知道什么时候赚够银子买苗呢。

她不怕吃苦,只想早些回家……

“桃花。”有人轻拉她的衣袖,“你在发什么楞,有人来了。”

桃花回过神,看到一个穿着深衣大氅的半百老人,带着一个少妇,大步朝码头走过来,走路的样子很是气派。

牙婆一见,低声说,“这是朱家的大总管,陈福,江南数一数二的人家,机灵点。”说完,立刻堆满笑迎了上去,“福伯,您老好。”

已经接受两天训练的丫头们立刻有样学样,“福伯好。”

名叫福伯的老人家只嗯了一声,“这些丫头,怎么着?”

“家乡给虫害了,出来讨生活,这里有她们的名字跟年纪,上面都盖了官印的证明,全是清白人家的孩子,您老放心。”

福伯接过纸一看,“桂儿,兰草,喜鹊,河竹……云族的丫头?”

“是,您老见多识广,就是鸳鸯谷那些孩子。”

云族人虽然不多,但善织绣,尤其是绣在衣裙上的隐图更是一绝,富贵人家的千金谁不指定要云族出产的丝帛布匹做几件春夏衣裳?托天下太平的福,即便价格高昂,还往往供不应求,也因此虽然只是一百多人的小族,但听过的人却已经不少,尤其是富贵人家。

云族最最特别的是女孩都以花草鸟树为名,不冠父姓,成亲后才会随夫有姓,所以,如果只有名字,就是待字闺中,如果有名有姓,肯定是成亲了。

福伯在朱家当了三十年管家,经手大小事物,豪门深院,千金小姐无处可去,一块布,一支簪子都可以是大事,一看这些名字,便想起来了。

“丫头们都很单纯,也听话,年纪小小,但都知道要帮家里的忙,家人整地,她们就出来赚月银好买新苗,可懂事了。”牙婆知道大户人家对奴仆的来历都会问一下,因此尽量说详细一点,“别看她们年纪不大,打扫,煮饭都行,就算是劈柴那样的粗活也做得来,不过呢,就一个缺点,全部不识字。”

说到最后,已有点不好意思。

朱家不止是商家,还是官家,对丫头小厮的要求自然是高的,就算只是一个端茶小婢,也都能写上百来字……

可没想到之前一直没有什么特别表情的福伯,在听到“不识字”之后,眉毛倒是动了一下,牙婆又是个有经验的,知道这是感兴趣了,赶忙把重点放在这里。

“不识字有不识字的好处,譬如说,想让人打扫帐房,又不想让人看到帐册,派丫头去不就放心了,还有哪,少爷小姐练字写信,也要个人服侍,磨墨,扇个扇子什么的,旁边有个识字的也别扭,您说是不是?”

福伯听了连连点头。

后面一个穿着黄色外袄少妇说,“爹,我瞧她说得也有道理,不如让她们去三少那试试?”

福伯皱起眉,心想,还试啊?

经历了前面两次让三少爷勃然大怒的“意外”之后,老爷跟夫人可是特别把他叫去,要他这次认真找个老实丫头,别再惹事。

说实话,一个大管家连个合适的丫头都找不到也太丢脸,枉费他还是人称高远府的第一管家。

“爹,就试试吧,反正高远府也找不到合适的人了。”相对于福伯的双眉紧蹙,女儿倒显得宽心许多,“总不能一直让张嬷嬷去打扫啊,她年纪都这样大了,传出去还以为咱们朱家虐待老人家呢。”

“这……也是。”

福伯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找个好丫头怎么就这么难呢。

莫不成真是三少条件太好,所以丫头就忘了分寸?

朱家家境殷实不在话下,三少年纪也不大,才刚刚二十岁,无妻无妾,相貌又是一表人才,于是丫头们的妄想就多了,总想争取表现,结果就是惹得三少不快。

真不明白那些丫鬟想这么多做啥,少爷早就心有所属,只是……只是……唉。

话说,这要从几年前说起。

朱家以茶致富,光是十里茶坡便有四处,湖边停有画舫,府中养有骏马,宅子大到要花上一个时辰才能绕上一圈,更别提高远府中的诸多商家跟朱家承租的铺子。

人人都说朱老爷命好,娶了个贤妻,三个孩子也都成器。

朱家大少自小聪慧过人,熟读四书五经,第一次考试就中了秀才,此后连中三元,二十八岁那年在殿试上由皇上钦点为状元,现于京城为官,年纪轻轻,便已经官封六品,夫人为老宰相的长孙女,飞黄腾达自是不在话下。

二少爷不喜读书,但却善于经营,数年前接手茶庄之后,生意蒸蒸日上,还并购了几处邻近的茶园,短短几年,朱家茶园翻了一倍大都不止,几乎占据江南一半的茶叶市场,有个会读书的大少爷,跟一个会做生意的二少爷,照理来说,三少爷应该很难出头,可是他们朱家的三少却也不遑多让,善雅丹青,有天赋又遇名师,画人像栩栩如生,画风景意境深远,泼墨更是一绝,因此十几岁便已天下闻名,求画还得看三少爷心情。

是说三少爷至今未婚,也真是上天捉弄。

三少原本十五岁时要跟表小姐成亲——表小姐是京城出了名的才女,即步成诗,容貌又是沉鱼落雁,每年总会随着母亲在朱府小住一两旬,跟三少爷是青梅竹马,门当户对,人人都看好这门亲事,万事俱备,表小姐却在婚前半个月得了急病,就这样走了。

从小就喜欢表小姐的三少自然十分悲痛,因此即便都二十岁了,都未再动过娶妻念头,书房里还是挂着他帮表小姐画的画像——朱府上下的人都知道那画像不能动,偏偏上上个丫头多事,想说春雨不断,纸卷会受潮,趁着难得放晴,把画像拿出去晒,以为这样可以让三少爷高兴,却没想到丝纸娇贵,这一晒就把这幅表小姐的画像毁了。

万幸的是,三少爷笔下的表小姐不只这一幅,要不然,只怕连院落的管事都要连带受罚。

再来的丫头是个落魄秀才的女儿,觉得自己饱览群书,又听闻表小姐是即步成诗的才女,因此在三少新作的山水画上题了一阙词,以为会让三少惊艳,从此飞上枝头,结果当然是惊怒,当天便赶到厨房去做苦差。

少爷书房中挂有诗诗姑娘的画像,由小厮扫洒自然是不妥的,但自从玉珠跟眉儿陆续嫁人又生孩子后,还真没找到乖巧又认分的……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