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桃花小婢 第二章

“爹,就让她们试试呗。”

福伯回过神,就见女儿笑着对他说,“这些丫头看起来也算单纯,应该会好一些,如果连大字都不认得,自然不会多想了。”

唉,福伯叹了一口气,多想,多想。

外人以为大户人家难伺候,却不知道那些是非多半是起因于下人不安分。

他们朱家的月银可比别人都多,每年还给两套新衣服,就不知道那些丫头在想什么。

朱夫人是官家小姐,她怎么可能容许一个丫鬟出身的媳妇,别说当正妻,恐怕当妾都不行。

一旁牙婆见他沉思,连忙说,“福伯,这群丫头只是出来做几年事情,存够苗钱便要回家的,好几个还在家乡跟意中人订亲了,绝不会惹事的,您老放心。”

福伯的眉毛动了动,“有订了亲的?”

“是啊,有好几个原本今年就要过门的呢,您也知道,云族的人,甚少与外人成婚,很多都是才娃娃就给定下亲事。”

福伯闻言,似乎是满意了,再度拿起牙婆给的名纸,“那我看看,桂儿是谁?”

一个女孩怯怯地举起手。

福伯似乎不太满意,又问,“兰草呢?”

又一个女孩举起手。

“喜鹊在哪?”

一个一个丫头举起手,又在福伯的不甚满意中把手放下,表情自然是失望的,桃花看着看着,突然有些急了。

桂儿这么漂亮都不合格啊,还有,兰草可是她们之中最高大粗壮,最能做事的,如果连桂儿跟兰草都不行,这样说来,她不就更不可能了。

牙婆说了,下一站还要三天水路,离家就是五天的船程了。

来五天,去五天,从码头进鸳鸯谷还得一天,就算给了省亲假,也不够时间来回。

如果她没能设籍在高远府,那就意味着赚够苗钱之前,都不能回家,快的话两年,慢的话三五年都有可能。

三五年,好久。

爹跟娘都不知道变成什么样子,嫂嫂们应该都生娃娃了……

若不能回乡,以后得自己一个人过年,还不止是一年,是好几年,桃花光是想着要这么久不能见爹娘兄嫂,心里就难受得不得了。

鸳鸯谷的小径,山棱线,还有弯弯流过的三千河……

她好喜欢听太姑婆说那个关于三千河的故事,太姑婆说了好多次了,她总听不腻,星星特别亮的晚上,她就喜欢跑去找太姑婆,让太姑婆给她说故事。

“桃花。”

桃花举起手,“在。”

少妇一见她好像快哭,呦的一声,笑说,“丫头怎么了,两泡眼泪,是想进朱家,还是不想进朱家?”

牙婆见状,又好气又好笑,“您多担待,这孩子是第一次出鸳鸯谷,又是家里最小的,大概是想家,每天都要哭上一两回。”

少妇一笑,“是吗?”

少妇倒也不生气,想家挺好,想家,就不会想留在朱家,自然也就老实了。

说实话,当她看到那幅被润儿题词的山水画时,那惊吓就别说了,三十几岁的人,第一次体会到天打雷劈的感觉。

润儿的娘以前也是在朱家做事,跟她是旧识,当年嫁了秀才,那在婢子里可是大出息,大家都恭喜她,可惜那秀才考来考去,就只是个秀才,落拓才子不得志,晚年开始好酒,家里能当的东西都当得差不多,连锅子都只剩下一个。

润儿的娘一日来求她说,这样下去,怕有一日丈夫老糊涂,卖女换酒钱,请她看在多年交情份上,让润儿入朱府做事,朱家有钱有势,大少爷在京城为官,朱夫人也是名门之女,就连高远府的地方官都让他们三分,丈夫就算知道女儿在朱家,也绝不敢上门闹事。

又说,将来若府中有情投意合之人,只要对方人品过得去,就请她代为许婚,让润儿别回家。

见润儿的娘说得可怜,想起两人数十年交情,便也答应了。

也算是从小看着长大的,所以没让她做粗活,想说既然念了不少书,那就去三少爷的书房帮忙打扫,前几个月都还好,规规矩矩,挺老实,院落管事的秦姨看她也算勤快,因此不再事事紧盯,天天查看,没想到她会上演这一出。

三少爷的水墨画啊,那可是比金子还值钱的东西,润儿那丫头居然在三少爷的画上题词,三少爷当时的冷笑,她到现在想起来都还觉得胆战心惊……

少妇定了定神,对桃花招招手。

等桃花走到面前后,问,“想家?”

“嗯。”

“多想?”

桃花吸了吸鼻子,“……很想。”

“家里有些什么人?”

“爹娘,哥哥嫂嫂们,太姑婆……”

少妇见桃花欲言又止,对她鼓励一笑,“还有呢?”

“还有我养的猫,叫花花,是我从河边捡来的,今年八岁了,从小就跟我一起睡……”桃花眨眨眼睛,想起花花对她喵喵叫的样子,又想哭了,“它现在一定到处在找我……”

“哪,如果我现在给你五十两银子,你要做什么?”

桃花想也不想就说,“回家。”

少妇见桃花含着两泡眼泪的样子,一笑,“爹,就她吧。”

转眼,桃花进入朱府已经一个月,工作也不难,就是扫书房跟洗菜。

负责带她的是一个叫做春晓的丫头,跟她一样十三岁,但是前两年就入府了,所以知道的事情很多。

春晓的哥哥听说书读得不错,但家里穷,没办法继续负担私塾的费用,只好把女儿卖给人家做婢,凑足银两,让儿子上京念书。

卖了就是卖了,一辈子为仆为奴,但春晓却不抱怨,说哥哥答应她会考取宝名,将来会赎她出府,一起到京城享受荣华富贵,不会让她一直给人洗衣煮饭,当一辈子丫头——其他人都笑她痴人说梦,只有桃花很认真的跟她说,以后就算到了京城,也别忘记她这个朋友。

春晓见她真诚,自然也就亲热了起来,也因此,除了工作上的提点,春晓有空就会给桃花“上课”。

家大业大,要知道的事情自然就多了,其中不乏八卦——本来嘛,大少爷远在京城,二少爷已经有妻有妾,三少爷自然就成了丫鬟中的另类希望,小婢变主母这种事情,高远府也不是没有,汪家,陈家的主母都是婢子出身的。

一日,两人正在洗菜,聊着聊着,不知道怎么着就说到三少爷身上,春晓说,“我看润儿也不是贪慕富贵,三少爷才二十岁而已,又长得那么俊,谁不喜欢。”

“三少爷长得很俊吗?”

“怎么?你来府里一个多月了,没见过三少爷?”

桃花老实的摇了摇头。

春晓一脸惊讶,“你不是负责扫三少爷的书房?”

“是啊,不过婉姐跟我说,前两个丫头都让三少爷看着生气,要我机灵点,我就想,既然这样的话,别让三少看见我,那他就不会生气了。”如此一来,她就不会被赶走了。

从码头到朱家那段路上,那个少妇跟她说,府里人都喊她一声婉姐,让她跟着这么叫就行。

又跟她说,老爷夫人年过三十才又有了这个儿子,因此很是疼爱,当家的二少爷跟三少爷差了十足岁,对这个弟弟自然也是很宠让,所以千万别惹少爷生气。

桃花想来想去,于是就想出这个办法,少爷不知道什么时候在,什么时候走,唯一确定的是,午时前后一定不在,于是乎,她每天都是中饭时才去打扫,把能擦的地方都擦上一遍,婉姐跟厨房大婶吩咐了,把她的饭菜留在灶边,她扫完了,就自己去灶边拿饭吃。

因此一个多月了,桃花从来没有见过传说中的三少爷。

春晓闻言,露出有点可惜,但又有点理解的样子,“其实也好啦,这样福伯跟婉姐放心,也省得那些大丫头嫉妒……”何况她自己也没见过三少爷,说着说着,突然啊的一声,连忙站了起来,“夫人应该已经用完早茶,我要去收杯子,不然要被张婶骂了。”

说完慌慌张张离开厨房。

桃花笑笑,继续洗菜。

没人陪着无聊,桃花哼起云族传唱百年的定情歌谣:心爱的人啊,只要真心的想着我,我便回来你身边,时光倒转,让我们再次相遇……

就在这时,听见有人进来,桃花原以为是春晓,“来得及吗?有没有被骂?”

没听见回答,桃花于是抬起头——不是春晓,是个年轻男子。

见到来人样貌的瞬间,桃花低下头,皱眉,忍了一下,终于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