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桃花小婢 第九章

【第五章】

说时迟,也不过就是心念一动,转瞬之后再看她,突然觉得不一样了。

每每见到她,都是自己狼狈的时候,她总是毫不犹豫就出手帮忙,知道他饿了,给他稀饭垫肚子,又拿馒头让他吃饱一点。

以为被赶了,竟拿了揽下的钱给他防身。

见他病了,不由分说就要救他。

虽然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少爷,但他知道,请大夫很贵,药也很贵,而丫头的月银有限……不知道该说是善良还是傻气,看上去依然是个粗眉毛,但——还真不丑。

过了一会,心想,其实真的不丑,眼睛就挺好看,总好像映着什么似的,有种光华……

桃花看他有点发怔,“是不是又不舒服啦?”

“嗯……不是……”

桃花自然不知道这短短一瞬间,朱时京的心思已经转了数次,从惊愕,怀疑,然后接受了这件事情。

而一旦接受之后,就想知道她这丫头为什么总是出手“救”他。

少爷不懂含蓄,因此就直接问了,“你当时为什么救我?”

丫头微微一笑,心无城府的说,“因为你生病了。”

泄气。

就算他有点自以为是好了,他希望她说,“因为你长得好”,或者,“不知道为什么”也能接受,生病这理由实在太理所当然了。

“如果是别人,你也这样救?”

“嗯。”

打击。

所以当他说服自己,粗眉丫头真的挺可爱之后,却发现自己在丫头心中一点都不特别。

“你会这样做,是爹娘教的?”

“我们族里人都是这样的,我有跟你说过吗,我是云族人。”

朱时京不记得她有没有说过,但他记得秦姨跟他说过,接手张嬷嬷的人是个云族少女。

“我们云族已经有两百多年历史了,可是人一直很少,我离开时,只一百四十个人不到,所以,族人从小就被教导要彼此帮忙,你想,人都这样少了,若不互相扶持,再过个三五十年,说不定就剩不到一百人了。”

男人想想,也是。

云族,一个只听说却未曾见过的小族。

高远府是大地方,南来北往也不少外族人,甚至有不少是渡海而来,那些外族,个个人高马大,但是看眼前的丫头,外表却跟江南人差不多,如果她不提,他根本不会知道她是外族姑娘。

“说说你家乡的事情吧。”

“我家离这里要两天水路,码头那边住着钥族,我们住的地方还要往内走一个时辰,叫做鸳鸯谷,都种着桑树跟棉树,家家户户都织布,谷底有一条三千河,河的左岸叫鸳山,右岸叫做鸯山,我太姑婆说……”

见她似乎有点不好意思,朱时京鼓励一笑,“说什么?”

“你可别笑啊。”

“我保证不笑。”

“太姑婆说,我们的祖先是一只成了精的鸯鸟,不想再自己一个人过日子,有天化了小女娃的人形,见一对农人夫妻经过时就开始哭,农人夫妻以为她是被丢掉的女孩,便带回家养,那农人家里有个七八岁的小男娃,两人作伴,一起长大,感情很好,十几岁时两人成了亲,那鸯鸟便在小村落里生子,务农,奉养公婆,跟平凡夫妻那样生活。”

桃花说到这里,小心翼翼看了他一眼,见他没有笑话的意思,才安心继续说下去。

“可有一天,天上不知哪飞来一只鹰,那鹰居然看出鸯鸟的原形,飞下来就咬,丈夫赶来相救时,已经来不及了,他们两人感情很好,丈夫思念妻子的时候。就会走到谷底没人的地方哭,一年又一年,一年又一年,丈夫对妻子的思念始终没有减。

“有一天他锄完地回家时却发生了奇怪的事情,太阳由西升起,从东边落下,原本种在家门口的树又慢慢变回幼苗的样子,他看着自己的手,皱纹慢慢消失,衣服变大,原本要拄着拐杖的爹娘,居然又挺直腰杆自己走路了,原来那鸯鸟之前修习的就是光阴术,可以倒转时光,转瞬之间,他回到了二十年前。”

桃花更惊了,天啊,她是做了什么事情吗?

其中一个丫头见她惊疑不定,立刻笑了,“秦姨,这您哪找来的?这要去伺候少爷,行吗?”

“少爷吩咐了,把她打扮起来。”那大丫头一听是这样,走过来,绕着桃花转了一圈,下了结论,“先去洗洗,看那脸脏的,云族的人不懂得怎么洗脸吗?”

桃花即便再不懂事,也知道这话一污辱了族人,见她要来拉,立即格开,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脱口而出,“秦姨,您有什么事情吩咐下来,我会尽力做好,再困难的事情我也会努力学,我来朱家,是做事情换银子,光明正大,可没白拿一分钱,我可以不要在朱家工作,但不能因为这样让云族受辱。”

桃花顿了顿,转向那丫头,“跟我道歉。”

那丫头自然是不管的,“我又没有说错,你脸真的很脏。”

“我今日要顾火种,脸上自然有煤灰,这有什么好奇怪,倒是你,我来江南三个月,从没见人像你一样,讲话这样坏。”

那大丫头看她生气,立即转向秦姨,“秦姨您瞧,还没上位就开始摆谱,那怎么行?”

秦姨真忍不住叹气了——这园儿,真的学不乖。

上回听玉儿说,她在书房“指点”三少爷该怎么画画,惹得少爷不快,不要她服侍,还连累她在小姐们那里伺候的姨母被福伯叫去骂了一顿。

所以这一阵子,园儿就在管事院这边,给他们几个大管家使唤。

三少爷吩咐,把桃花好好整理一下,她想,桃花跟园儿年纪比较接近,因此才叫园儿过来,没想到这丫头学不乖,开口闭口就想挑唆,“桃花,少爷吩咐了,让你梳妆整齐,不过如果你觉得有人说话难听,不想给她打扮也没关系。”

“秦姨的意思是,我可以不要去洗洗吗?”

秦姨点点头。

“那我不要去了,我不要跟她在一起。”

秦姨笑,“好,那你记得,酉时一到,就过去三少爷那里伺候吃晚饭,饭菜会有人拿过去,你帮忙倒茶揭凉便行。”

“酉时?那打扫怎么办?”

“今天开始,会有人在其他时间过去打扫,以后你不用做这工作,知道了吗?”

桃花点点头。

“下去吧。”

等桃花离开后,秦姨接着转向园儿,“把她打扮起来,是你的工作,她现在不想给你打扮,晚一点等她这一身去见三少爷,到时候可不是一身煤灰的问题,而是你连这点事情都做不好的问题。”

园儿闻言,立刻说,“我现在去叫她回来。”

“叫?你凭什么叫?你是管事了吗?还是成主人了?”桑姨语气逐渐严峻,“谁给你权力在朱府使唤人了?”

“那……那怎么办……”

“你现在去求人家吧,看看人家愿不愿意让你打扮。”

“求?”

“桃花是单纯,但是别以为人家单纯就欺负她,要让我知道你吓她还是威胁她,我这管事院就不要你了,懂吗?”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