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大小

背景設置

白天夜間淺粉護眼青春

桃花小婢 第九章

【第五章】

說時遲,也不過就是心念一動,轉瞬之後再看她,突然覺得不一樣了。

每每見到她,都是自己狼狽的時候,她總是毫不猶豫就出手幫忙,知道他餓了,給他稀飯墊肚子,又拿饅頭讓他吃飽一點。

以為被趕了,竟拿了攬下的錢給他防身。

見他病了,不由分說就要救他。

雖然是不食人間煙火的少爺,但他知道,請大夫很貴,藥也很貴,而丫頭的月銀有限……不知道該說是善良還是傻氣,看上去依然是個粗眉毛,但——還真不丑。

過了一會,心想,其實真的不丑,眼楮就挺好看,總好像映著什麼似的,有種光華……

桃花看他有點發怔,「是不是又不舒服啦?」

「嗯……不是……」

桃花自然不知道這短短一瞬間,朱時京的心思已經轉了數次,從驚愕,懷疑,然後接受了這件事情。

而一旦接受之後,就想知道她這丫頭為什麼總是出手「救」他。

少爺不懂含蓄,因此就直接問了,「你當時為什麼救我?」

丫頭微微一笑,心無城府的說,「因為你生病了。」

泄氣。

就算他有點自以為是好了,他希望她說,「因為你長得好」,或者,「不知道為什麼」也能接受,生病這理由實在太理所當然了。

「如果是別人,你也這樣救?」

「嗯。」

打擊。

所以當他說服自己,粗眉丫頭真的挺可愛之後,卻發現自己在丫頭心中一點都不特別。

「你會這樣做,是爹娘教的?」

「我們族里人都是這樣的,我有跟你說過嗎,我是雲族人。」

朱時京不記得她有沒有說過,但他記得秦姨跟他說過,接手張嬤嬤的人是個雲族少女。

「我們雲族已經有兩百多年歷史了,可是人一直很少,我離開時,只一百四十個人不到,所以,族人從小就被教導要彼此幫忙,你想,人都這樣少了,若不互相扶持,再過個三五十年,說不定就剩不到一百人了。」

男人想想,也是。

雲族,一個只听說卻未曾見過的小族。

高遠府是大地方,南來北往也不少外族人,甚至有不少是渡海而來,那些外族,個個人高馬大,但是看眼前的丫頭,外表卻跟江南人差不多,如果她不提,他根本不會知道她是外族姑娘。

「說說你家鄉的事情吧。」

「我家離這里要兩天水路,碼頭那邊住著鑰族,我們住的地方還要往內走一個時辰,叫做鴛鴦谷,都種著桑樹跟棉樹,家家戶戶都織布,谷底有一條三千河,河的左岸叫鴛山,右岸叫做鴦山,我太姑婆說……」

見她似乎有點不好意思,朱時京鼓勵一笑,「說什麼?」

「你可別笑啊。」

「我保證不笑。」

「太姑婆說,我們的祖先是一只成了精的鴦鳥,不想再自己一個人過日子,有天化了小女娃的人形,見一對農人夫妻經過時就開始哭,農人夫妻以為她是被丟掉的女孩,便帶回家養,那農人家里有個七八歲的小男娃,兩人作伴,一起長大,感情很好,十幾歲時兩人成了親,那鴦鳥便在小村落里生子,務農,奉養公婆,跟平凡夫妻那樣生活。」

桃花說到這里,小心翼翼看了他一眼,見他沒有笑話的意思,才安心繼續說下去。

「可有一天,天上不知哪飛來一只鷹,那鷹居然看出鴦鳥的原形,飛下來就咬,丈夫趕來相救時,已經來不及了,他們兩人感情很好,丈夫思念妻子的時候。就會走到谷底沒人的地方哭,一年又一年,一年又一年,丈夫對妻子的思念始終沒有減。

「有一天他鋤完地回家時卻發生了奇怪的事情,太陽由西升起,從東邊落下,原本種在家門口的樹又慢慢變回幼苗的樣子,他看著自己的手,皺紋慢慢消失,衣服變大,原本要拄著拐杖的爹娘,居然又挺直腰桿自己走路了,原來那鴦鳥之前修習的就是光陰術,可以倒轉時光,轉瞬之間,他回到了二十年前。」

桃花更驚了,天啊,她是做了什麼事情嗎?

其中一個丫頭見她驚疑不定,立刻笑了,「秦姨,這您哪找來的?這要去伺候少爺,行嗎?」

「少爺吩咐了,把她打扮起來。」那大丫頭一听是這樣,走過來,繞著桃花轉了一圈,下了結論,「先去洗洗,看那臉髒的,雲族的人不懂得怎麼洗臉嗎?」

桃花即便再不懂事,也知道這話一污辱了族人,見她要來拉,立即格開,也不知道哪來的勇氣,脫口而出,「秦姨,您有什麼事情吩咐下來,我會盡力做好,再困難的事情我也會努力學,我來朱家,是做事情換銀子,光明正大,可沒白拿一分錢,我可以不要在朱家工作,但不能因為這樣讓雲族受辱。」

桃花頓了頓,轉向那丫頭,「跟我道歉。」

那丫頭自然是不管的,「我又沒有說錯,你臉真的很髒。」

「我今日要顧火種,臉上自然有煤灰,這有什麼好奇怪,倒是你,我來江南三個月,從沒見人像你一樣,講話這樣壞。」

那大丫頭看她生氣,立即轉向秦姨,「秦姨您瞧,還沒上位就開始擺譜,那怎麼行?」

秦姨真忍不住嘆氣了——這園兒,真的學不乖。

上回听玉兒說,她在書房「指點」三少爺該怎麼畫畫,惹得少爺不快,不要她服侍,還連累她在小姐們那里伺候的姨母被福伯叫去罵了一頓。

所以這一陣子,園兒就在管事院這邊,給他們幾個大管家使喚。

三少爺吩咐,把桃花好好整理一下,她想,桃花跟園兒年紀比較接近,因此才叫園兒過來,沒想到這丫頭學不乖,開口閉口就想挑唆,「桃花,少爺吩咐了,讓你梳妝整齊,不過如果你覺得有人說話難听,不想給她打扮也沒關系。」

「秦姨的意思是,我可以不要去洗洗嗎?」

秦姨點點頭。

「那我不要去了,我不要跟她在一起。」

秦姨笑,「好,那你記得,酉時一到,就過去三少爺那里伺候吃晚飯,飯菜會有人拿過去,你幫忙倒茶揭涼便行。」

「酉時?那打掃怎麼辦?」

「今天開始,會有人在其他時間過去打掃,以後你不用做這工作,知道了嗎?」

桃花點點頭。

「下去吧。」

等桃花離開後,秦姨接著轉向園兒,「把她打扮起來,是你的工作,她現在不想給你打扮,晚一點等她這一身去見三少爺,到時候可不是一身煤灰的問題,而是你連這點事情都做不好的問題。」

園兒聞言,立刻說,「我現在去叫她回來。」

「叫?你憑什麼叫?你是管事了嗎?還是成主人了?」桑姨語氣逐漸嚴峻,「誰給你權力在朱府使喚人了?」

「那……那怎麼辦……」

「你現在去求人家吧,看看人家願不願意讓你打扮。」

「求?」

「桃花是單純,但是別以為人家單純就欺負她,要讓我知道你嚇她還是威脅她,我這管事院就不要你了,懂嗎?」

上一章加入書簽下一章
首頁 | 詳情 | 目錄 | 簡體版 |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