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大小

背景設置

白天夜間淺粉護眼青春

桃花小婢 第十章

【第六章】

那天接近申時末的時候,桃花把臉洗一洗,頭發重新綁過,換了一件干淨的短服便往竹院去。

竹院,她是熟門熟路了,天天走,不過,去打掃跟去伺候畢竟不同,以前來來去去,也沒見過半個人,現在一來就是大陣仗——春曉說了,有錢人家最重吃,看廚房那樣大就知道了。

說來也奇怪,怎麼會突然要她過去呢,听說三少爺脾氣很怪,每隔幾個月就換丫頭,也不知道自己能撐多久。

而且她偶而看到那些近身丫頭,頭插珠釵,身著羅裙,臉蛋也會擦粉,每個都打扮得漂漂亮亮,至于自己,桃花知道樣子一般般,所以……雖然心中奇怪,但無論如何也來幾個月了,懂得一個道理,吩咐下來的事情,去做就對了,原因不用問,因為那是主人家的事情。

進到竹院,卻沒見到半個人。

奇怪,怎會這樣?少爺小姐們吃飯至少有四五個人遞茶遞布巾,天氣熱了還要揚涼,可竹院現在也就涼亭那兒有人,是秦姨在伺候著。

那背對著她的那個人,就是傳說中的三少爺了。

秦姨看到她,微笑招了招手。

桃花深吸一口氣,快步走過去,「三少爺好。」

然後听見輕笑的聲音。

怎麼……有點耳熟……

「坐吧。」

咦?咦咦?桃花抬起頭,見到人時,睜大眼楮,「金拾諸?你怎麼在這?你病都好了嗎?」

「都好了。」

「那就好,那日你不告而別,我還有點擔心呢……」思,不對啊,她可不是被叫來敘舊的,她是來伺候三少爺吃飯的。

秦姨也在,那……

見丫頭一臉困惑,朱時京揮揮手,讓秦姨下去。

等到涼亭只剩下兩人,他道,「我就是三少爺。」

「你是三少爺?」

「如假包換。」

「就是那個脾氣很差的……」

「的三少爺。」

唉,怎麼會有這種事情?

難怪她出谷時,太姑婆跟她說,江南人多詐,要她別輕信。

太姑婆年紀這樣大,見識廣,說的話自然不會有錯,但一路行來,牙婆對她們挺好,福伯,婉姐,春曉都是好人,連大廚娘見她十三歲離家賺苗錢,都心生疼惜,每天總是早早就把給她的飯菜留起來,還給熱在灶子上,等她工作一個段落後回來吃。

打掃,洗菜,都不是什麼苦差,灶子的爐火也是大家輪流看著,沒人欺負過她,漸漸的,她也就忘記太姑婆交代她,江南人多詐。

真沒想到那個金拾諸就是三少爺……都怪自己笨,現在想來,「金拾諸」不就是「朱時京」顛倒著念?

如果比較機靈的人,恐怕一听名字就知道是怎麼回事……不對,應該一看衣服就知道是怎麼回事了。

初過那日髒是髒,不過想起來,當時他穿的可是絲綢,還繡有山水圖畫,雖然比不上雲族的隱繡,但也需要功夫,後來說被辭退那日,穿的也是上好的淡黃色衣裳——下人要做事,穿淺色衣服一下就染髒,所以大家穿的都是藍色,黑色,灰色,沒有下人會穿淺黃色袍子……

果然,太姑婆擔心是有道理的。

雲族人少,太姑婆年紀很大,因此這次出來的六七個丫頭都是晚輩,喊她太姑婆或者太姨婆,這些人里,太姑婆最擔心的就是她。

總說卦象詭譎,祥雲中帶著陰雲,讓她安靜點,最好都別跟誰認輸,乖乖巧巧的,怎麼離家怎麼回來。

平順了三個月,就把太姑婆的叮嚀給忘了。

雖然不到生氣的地步,嚴格上說起來自己也沒有損失,但感覺上就是有那麼一點怪又不舒服。

那日見他眼中感傷,她以為他想家,還安慰過他,但其實他們所在的地方,就是他家的一部分啊……

「你好端端的,那日干麼假裝自己是小廝?」

「那日丟臉。」

「不過衣服髒了些,有什麼好丟臉?」

「我肚子餓時叫起來像青蛙的事,這世界上,只有我娘跟我大哥二哥知道,萬一傳出去,我這三少爺要被笑的。」

桃花心想,江南人真麻煩,肚子餓發出聲音好像很失禮,但是誰肚子餓不發出聲音的?

莫名的又想起那句「江南人多詐」。

太姑婆說,所謂「詐」也不見得是騙人,只是有所隱瞞,那跟雲族人人坦承相對是不同的。

還是鴛鴦谷好,江南人真是太復雜了。

見丫頭似乎有些不悅,朱時京更覺得可貴了。

從小到大,錦衣玉食,一呼百諾,還真沒人給他臉色看過,不過他也明白,爹娘跟哥哥疼他,是天性,嫂嫂們疼他,是討好大哥二哥,至于丫頭們對他,就更不用說了,看他的樣子就像老虎看到肉,恨不得立即撲上,只有這丫頭,單純的以人與人之間平等的關系來看待他。

他隱瞞,她微嗔——

園兒說她臉髒,她要園兒道歉的事情,他已經听秦姨說了。

這丫頭看起來普普通通,但其實,那普通正是最不普通的地方。

因為別人一污辱家鄉而不高興,因為別人對自己欺瞞而不高興,坦然的表現出來,而不是一切都沒關系。

朱時京清了清嗓子,「桃花。」

丫頭抬起頭,看著他,眼神干干淨淨。

這樣的回應反而讓他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麼樣開口——易地而處,他也不會覺得萵興。

「我沒有講明我是誰,其實有很多原因,但無論如何,其中絕對沒有捉弄的意思,畢竟幾次見面都那樣狼狽,我當然不想承認自己是誰。」

「那……那你病好了之後,也該跟我說啊。」

「你知道一個遠房表小姐在家里作客嗎?」

桃花點點頭,「知道。」

听說這表小姐是京城來的,飲食習慣跟江南人不太一樣,自己帶了廚子,那廚子亦是從京城來的,自覺出白天子腳下,高人一等,每每在廚房嫌東嫌西,讓大廚娘不是很開心。

「老爺夫人希望我娶她,不過我又不想娶她,最好的方式當然是躲起來了。」

「那你現在怎麼不躲了?表小姐不是還在府里?」

「再躲下去,我就只能一直是金拾諸,可是我知道你把我當朋友,我也喜歡你——這個朋友,所以不想再騙你。」

桃花听了,有點高興,「是嗎?」

「當然。」不是。

越相處越覺得她可愛。

沒有美貌,也沒有學識,但令人如沐春風。

而當然,經過幾日相處,也大概知道她的個性——性子是好的,就算得罪她,只要好好道歉,她都能接受。

這其中,當然有一些雲族固有的思慮規則——女子天生不太會跟男子爭論,若男子先行退一步,女子幾乎不太會再去追究。

「我知道當時沒說實話是我不好,不是有意,你別放在心上。」

「嗯。」

「那以後,還是跟我當朋友吧?」

桃花微笑,「你是少爺,怎麼跟個丫頭當朋友。」

「我跟你有話聊,自然是朋友了,那和是丫頭還是少爺一點關系也沒有。」

「我們又沒聊過什麼。」

「怎麼會,你跟我說起那鴛鴦谷的傳說就很有趣。」故事本身是很普通的,但是她虔誠的樣子很有趣。

他從不信這些,什麼傳說啦,天命啦,但是他看得出來,她對那古老流傳下來的傳說,深信不疑。

果然,听他這樣一提,桃花臉露微笑,「不過鴛鴦谷的故事說完,我就不知道該跟你說什麼了,我懂的事情不多,連自己的名字,都是最近才學會的。」

「不要緊,我來教你。」

「你要教我寫字?」

「大丈夫一言既出,駟馬難追,你既然喜歡習字,我一定教你遍讀詩書,算是……報答你。」

「報答?」

「我那日生病,連話都說不出來,別人說要把我趕出去,只有你說不能見死不救,這份仁義,對我來說,千金不換。」

上一章加入書簽下一章
首頁 | 詳情 | 目錄 | 簡體版 |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