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绝色 第六章

卫敛倒没有一堆仆佣前呼后拥,是自己一个人走进客厅的,不过他的身边还跟着一位身材略微丰满的二十多岁女子,两人之间刚才似乎有点口舌之争,让卫敛的脸色很不好看。

当卫敛看到客厅中的邓芝和严默时,他的脸色就越发难看了,其实他和摄政王霍淳一样,都极端厌恶看到许樱身边存在任何男人。

卫敛顿时也眼如飞刀地射向厅中的两位雄性生物。

邓芝的脸上又恢复了笑容,躬身见礼,“欢迎国舅爷大驾光临。”

碍于身分尊卑,严默也对卫敛行了礼,却是沉默着,没有开口说话。

许樱同样没有开口说话。面对着这个害得“许樱”本尊芳魂渺渺,甚至可能已经消散的罪魁祸首,许樱除了害怕,就是深深的反感,她也不愿意说话。

卫敛径直走到许樱面前,想伸手扶起她,却不料有人动作更快,突然一只手挡在了他前面,拦住了他的手,同时将许樱挡在了身后。

卫敛的脸色一寒,问:“邓芝,你这是何意?”

邓芝依然微笑着,“国舅爷快请上坐。”然后他回头对釆苹说:“没看见贵客登门了吗?快去上好茶!”

釆苹愣了一下,忙屈了屈膝向外跑去。

卫敛恨恨地瞪了邓芝一眼,转身不甘地坐下。

邓芝又回头对一直冷眼旁观的女子说:“岳姑姑也请坐,地方清寒,还请不要嫌弃。”

岳姑姑名叫岳芷贞,是卫敏身边最得力的掌印女官,卫敏从一进宫就由当时还是小爆女的岳芷贞伺候,两人之间的情分相当深厚。

岳芷贞同样笑得温婉得体,客气地坐下,目光在邓芝和许樱之间来回转了几次,才笑说:“太后听说表小姐从王府搬了出来,念着昔日的姊妹情分,特地吩咐奴婢过来问候一番,看看表小姐是否缺少什么,只管跟奴婢说,太后一力承担了。如果表小姐要嫁人了,太后也已经特地准备好了一份添妆大礼相送呢。”

卫敛呛声:“哪里需要她多事,卫家当然要好好照顾樱儿,再怎么说都还有我呢!”

许樱暗自皱眉,她记忆里的卫敏已经跟“许樱”彻底翻脸,自从霍淳明确表示要迎娶“许樱”为正妃之后,卫敏根本就恨死了“许樱”。

卫敏自幼就以为自己长大会嫁给霍淳,哪里知道自己家的表妹会突然冒出来挡路?

许樱猜测,八成是因为现在的她被霍淳赶出了王府,所以卫敏才特地派了自己身边的女官来看看她到底有多落魄,顺便再赏点施舍?

邓芝沉默了一下,抬头仔细看了一眼许樱,见她眉头轻锁,不由暗自叹了口气,离开了摄政王的庇护,这个女人的前途更加难测啊。

他微笑着走到许樱身边,在她讶异的注视下轻轻挽起了她的手,说:“承蒙许小姐青睐,在下已决定娶她为妻,所以她日后的一切生活所需就由在下承担,不必劳烦太后挂念了。”

他又回头看着卫敛,“也不必劳烦国舅爷照顾了。我虽然出身平凡,但供养自家娘子衣食无忧,还是没有问题的。”

卫敛霍然站起,怒道:“你说什么?!邓芝,谁给你的狗胆,就凭你这个市浍庸商也想娶我的樱儿?”

邓芝脸上的笑容依旧,“国舅爷,在下确实胆子不大,但是为了自己的女人,就是得罪所有人也不会怕的。”

卫敛勃然大怒,立即冲上前想去揍邓芝,只见邓芝轻轻闪身,众人眼前一花,邓芝已经站在卫敛身后,而卫敛扬起的手也已经被反锁到了背后,疼得他大叫。

“邓芝,你找死吗?”卫敛气急败坏。“你不要以为王爷在你背后撑腰就敢这样放肆,谁不知道你是靠男色去迷惑王爷——”

“啪”的一声脆响,卫敛脸上结结实实挨了一记耳光。

众人都愣住了。

许樱也有点害怕地收回自己隐隐作痛的小手,倒退两步。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愤怒无比,在自己还没意识到做了什么时,已经本能地甩了卫敛一耳光。

她咬了咬自己的嘴唇,眼睛里浮现出隐隐的泪光,她昂起头,怒视着卫敛说:“卫敛,邓芝将是我的丈夫,你骂他就是骂我,辱他就是辱我,我不会让你欺负他的!”

谁怕谁啊?!

“许樱”曾经为了不受辱而自尽,难道她会比“许樱”本尊差吗?

简兮再怎么说也是父母捧在手里疼爱长大的孩子,哪受过这种气?

她才不怕了这封建王朝的什么王爷和混蛋国舅爷呢!

反正最坏不过再死一次嘛!

邓芝听了她的话浑身一震,目光痴痴地落在许樱的身上,再也收不回来。

卫敛万万没想到他一心痴痴念念的美人会挥掌打他。

他愣愣地站在那里,目光直盯着许樱看了好一会儿,直到把许樱看得都有些心虚了,他才突然眼眶一红,坐回椅子上掉起了眼泪。

这下子满屋子的人全傻眼了。

许樱偷偷看了邓芝一眼,邓芝也正一脸不可思议,他以为卫敛还要蛮横下去,谁知道他会突然流起眼泪打苦情牌?

难道想靠这招打动许樱?

卫敛用手胡乱搓了下脸颊上的泪,倒有些委屈地说:“樱儿,我知道当年是我一时鲁莽伤了你,可是我自问对你的心意多年未变,你怎么能这样对我?当年为了霍淳,现在又为了这个小白脸,在你心里,只要是男人都比我强吗?”

许樱的性子是吃软不吃硬,卫敛刚才真要蛮横起来,她反而不怕,此时见他眼睛红通通的,不由得有点傻眼,她自己因为“许樱”本尊的记忆确实很讨厌卫敛,可是现在却又觉得这个家伙也许并不是那么讨厌,只是被宠惯了,一向自以为是吧?

她犹豫了一下,才轻声说:“我们本来就不合适。我是一个孤女,舅母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要我做儿媳,那时候我能见到霍淳,其实也是因为舅母暗中帮忙,只不过她当时只想让我做敏表姊的附带品而已。在舅母的心里,像我这样的人,能做王爷的侧妃,甚至是侍妾,都是上辈子求来的福,我应该要帮着表姊巩固地位才对,而且最好我还不能生儿育女。”

卫敛很惊讶,他没想到许樱竟然完全知道自己母亲的打算,而且连母亲想下药让她无法生育的事,她也知道了。

卫敛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当年他和母亲闹了一番,后来不知道表哥霍淳私下使了什么手段,才让自己母妾和妹妹老实下来,再也不敢动许樱的脑筋。而在那之后不久,自家妹妹也迅速入宫,做了皇帝老儿的女人,还很快生下了皇子霍英。

严默本来一直沉默着,这时突然开口:“国舅爷,你家里已经有了一妻三妾,那什么一心一意多年不变的话,还是少说的好。”

许樱闻言瞪大了眼睛,然后一脸不敢置信地望向卫敛,她刚才还真的相信了卫敛的话,以为他只是得不到自己深爱的女人才会做出如此偏激的行为,原来早已经有妻有妾,真是可恶的臭男人!

“许樱”昏睡了三年,是真的不知道这三年里卫敛早已经娶妻纳妾,生儿育女了。

邓芝嘴角扬起一抹笑意,看了严默一眼,他现在突然觉得严默这个男人也有些顺眼了。

卫敛被严默说得脸一红,心虚地看了看许樱,才闷声闷气地说:“有什么办法,我家就我一个儿子,总得要生儿育女,传宗接代,我又不喜欢她们。”

许樱这下真忍不住了,低头暗自翻了个白眼:国舅爷,你果然骨子里就是个渣男!罢才还心软了一下的我真是个大笨蛋啊!

卫敛又大声说:“樱儿,我说真的!如果你肯嫁给我,我立刻休了家里那几个娘们。”

“你想休了谁?”伴随着低沉的质问声,一个高大挺拔的男子走了进来。

一屋子人立即躬身行礼,喊道:“见过王爷。”

许樱慢了半拍,但也跟着行了个礼。她在霍淳身后看到了自家小丫鬟采苹,这才明白原来采苹刚才不是去倒茶,而是去摄政王府搬救兵了,难为她动作这么快呢。

但采苹是不是反应太快了?她当时都没想到要向霍淳求援呢。

或许,潜意识里她已经不想再依赖霍淳了。

霍淳爱的,想念的,都是“许樱”本尊,自己见了霍淳,只是徒增尴尬而已。

卫敛虽然心底忿忿,奈何身分还是比摄政王爷低了许多,也只能意思了一下,勉勉强强行了个礼,喊声:“表哥。”

霍淳目光在许樱身上轻轻扫过,最后才落在卫敛身上,说:“玩够了就回家,别总是瞎胡闹。”

卫敛一阵气闷,他也老大不小,哪里胡闹了?他在正正经经地追求心上人好不好?可是大家都拿他的一片真心当笑话,未免太不公平。卫敛大着胆子问:“表哥,我就是想问问,当初你费尽心思要得到樱儿,为什么如今你反倒把她赶出了王府?你不要她,还有我要呢!可你为什么要把她赏赐给邓芝这个不入流的庸商?”

邓芝微微抿了抿薄唇,其实这也是他一直想问的。

霍淳冷笑一声,说:“怎么,你倒想管起我的事了?”

卫敛被堵得说不出话来。

卫敛知道自己今天是白来一趟了,干脆利落地走人。

霍淳在他后面地说:“许樱和邓芝都是我的人,你以后最好不要再招惹,否则……”

堂堂摄政王的一声冷笑,让横行霸道借了的卫国舅爷都忍不住背脊发凉,离开的脚步越发快了。

当霍淳的目光落到一直躲在后面看热闹的岳芷贞身上时,岳芷贞连忙收起脸上那幸灾乐祸的表情,低下了头。

霍淳坐到椅子上,懒洋洋地摩挲着自己拇指上的玉扳指,轻轻“哼”一声,对岳芷贞说:“回去告诉你的主子,要她在宫里老实点,别没事就想管闲事,有那时间还不如多去吃斋念佛求平安,宫外没有她能管的事。”

岳芷贞乖乖地答应了,这才恭敬地退了出去。

霍淳再看看一直站在一旁的许樱和邓芝,仔细打量他们一番,试图从他们脸上寻找到一些方仲白那个半吊子神棍所说的“夫妻相”,可是他怎么看都不顺眼。

“许樱”毕竟曾经是他深深钟情的女子,现在却要投入另一个男人的怀抱,真是……

他捏紧了扳指来回搓动,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说:“你们都是我在乎的人,如果彼此有意,我也乐意成全你们。以后有什么麻烦尽避来找我就是了。”说完,霍淳站起身来就向外走,在他身后的贴身侍卫也跟着迅速退了出去。

刚刚还热闹得很的厅堂顿时冷清下来。

严默说:“我去送王爷。”

于是客厅里就只剩下了许樱和邓芝,采苹识趣地退到了门口守着。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