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绝色 第八章

许樱开始认真地生活。

她按照这个时代的人们的生活习惯,早睡早起,每天东方亮起鱼肚白的时候就起床,然后在小小的后花园散散步。

早膳过后,她命人取来了她所有的财产清单,花了两天工夫才全部计算清楚,并且真正意识到了霍淳对“许樱”是真的不错,不仅给了她巨额的银票,还额外给了一百顷良田,让她可以每年仅靠收取地租就能衣食无忧。

银票再多也是死的,用完就完了,可是地租却是活的,年年租给佃农,年年就有收入,这是古代富豪之家最常见的基本收入来源。

一顷地等于十五亩,一百顷就是一千五百亩,那是多大的田啊?许樱真的不清楚,反正根据采苹的说法,养活他们现在小院里的这些主仆是绝对没问题的。

发现自己现在是“有房有地”的小盎婆,许樱总算松了口气,虽然她是承受了前任“许樱”的恩泽,但是她确实庆幸自己没有穿越到一个穷困潦倒的人身上,否则别说爱啊情啊的烦恼,光是怎么吃饱都能把她烦死。

作为一个精通电脑,也能说几句外国话的现代人,她在这个时代的谋生本事似乎并不怎么强,而这个时代的女子也没有正经的工作,她们人生最大的意义就是嫁人、生子、操持家务。

虽然外面也有一些酒娘、花娘、绣娘什么的,那多数都是被生活压力所逼,自己男人赚不够钱,女人就不得不出来也设法赚点钱贴补家用。

就在许樱发愁着该替自己找些什么事情做时,国舅爷卫敛又登门了。

卫敛虽然有点害怕自己的表兄霍淳,但是他自幼也是被宠惯了,他很早以前就看上了许樱,这些年也一直念念不忘,不过若要说他深情,还不如说是因为男人“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这种心态在作怪,所以他并不会因为霍淳的一两句恐吓就真正对许樱死了心。

在卫敛看来,既然霍淳已经把人赶出了王府,就不要再东管西管,以后许樱愿意跟谁,要由她自己来选。

卫敛以前敢霸王硬上弓,现在当然还是贼心不死,总想着按照表妹那性子,只要占有了她的身子,她就会死心塌地跟了他。

所以,这次卫敛又做了件很卑鄙的事——他偷偷在许樱的茶水里下了春药,而且他拿到的还是皇宫之中的不传之秘——约。

大周皇宫之中的极品春药分男方和女方两种,男方叫“内加”,女方就叫“约”,是从前朝就流传下来的,据说副作用很小,但春药作用却极为强大。卫敛趁着在客厅等待的时候,偷偷把“约”加在了茶壶里,等许樱来了,亲自斟了一杯茶给她,并且表现出十足忏悔的样子,说:“樱儿,我是来向你道歉的,上次我来得鲁莽,又说了许多不得体的话,你就别跟我计较了。以后你自个儿在外面生活,有什么不妥当的,就只管叫人去找我,我一定帮你卫敛说个不停,好像他已经摇身一变成了天底下最好的表哥。

前世里还是个单纯学生的许樱哪知道男人坏起来能坏到什么程度?她以为卫敛被霍淳吓怕了,才来向她示好,所以她只是静静地听着,不知不觉中还真的喝光了那一杯放在她手边的茶水。

卫敛一面心不在焉地继续说着,一面小心观察许樱的反应,见她的脸色从略微苍白变成嫣红,眼睛波光流转,整个人像一朵就要含苞怒放的花儿。

卫敛的心痒痒的,喉头发干,身体的某处已经隐隐兴奋起来,目光也从隐忍变成赤|luo|luo的贪婪和色光毕露。

许樱却突然站起身,说:“表哥且暂坐,我有些不适,去去就回。”

说完,她也不等卫敛伸手拉她,马上跑了出去,采苹愣了一下,但也立即就追了出去。

卫敛也愣住,完全没想到事情会这样发展。

他本来还想等药效再强一点的时候再出手,那时候许樱应该就不会死命反抗了,上次强暴未遂反而害得许樱自杀,毕竞还是让卫敛有点怕,所以这次他刻意耐心等待,结果让许樱反应过来,一溜烟地逃跑了。

卫敛恨恨地拍了一下桌子。

到嘴边的肉又跑了,岂有此理!

“小姐,小姐,你怎么了?”采苹一直追着许樱到了后院,累得气喘吁吁。

许樱此时身上越来越热,而且全身的几处敏感点都在隐隐发痒,让她说不出的难受,她就算再笨也明白自己又中了卫敛的计,很有可能是误服了chun药一类的东西。

她不仅感觉到身上莫名的热和虚弱,脑子也有点晕乎乎的,她用手指掐痛自己的手心,让自己清醒一点。

现在该怎么办?

卫敛还在前厅,家里并不安全。

去找霍淳?

还是邓芝?

怎么找?

还来不来得及?

门口有没有卫敛带来的人?

怎么才是最好的方法?

快清醒一点啊!

你个笨蛋,明知道卫敛不是好人,前任许樱都被他害死,居然还傻傻地以为他会真心诚意来道歉,实在是笨死了!

快想出自救的办法啊!

难道还要再自尽一次以求清白?

不行,她才不要!

许樱突然拉起采苹往花墙那儿跑,一面跑一面对着跟过来的舜华、舜英喊:“帮我把花梯搬过来,我要上墙,快!”

花梯本来是花匠用来修剪花草树木的,舜华、舜英尽避不明白原因,但看到小姐一脸焦急,也急忙去取梯子。

主仆四人到了花墙下,把梯子搭好,许樱连忙手脚并用向上爬。

花墙的另外一边就是邓芝的家。

猫儿眼胡同的各家各户仅以院墙相隔,前院对着前院,后花园也正对着后花园。

许樱坐在花墙上,采苹也急忙跟着爬上墙头,顺便用尽吃奶的力气,把梯子拉起来再放下到邓芝家这边的后花园,然后主仆俩又顺着梯子下了墙。

此时许樱已经浑身虚软,连站都站不稳。

采苹也已经发现了许樱的不对劲,焦急地问:“小姐,你是不是又中了国舅爷的暗算?”

许樱的脸蛋滚烫,身上更是如同着了火一般,让她只想扯掉那些碍事的衣裳,她说:“扶我找个房间,快。然后去找邓芝,要他去请大夫。”

此时邓家后花园也有丫餐发现了她们,惊讶地赶过来,采苹对她说:“好姊姊,我们是隔壁的邻居,我们家小姐姓许,你知道的吧?我们遇到了麻烦,要向邓公子求援,请你帮忙去通达一声好吗?”

那丫鬟确实知道许樱的存在,最近因为许樱,自家公子和小姐不断吵架,她一边惊叹着许樱的美貌,一边应着,和采苹一起把许樱扶到了后院的一间客房里,然后去前院通报。

而听到动静的邓芫先赶了过来。

此时的许樱已经意识模糊,脸色绯红,有些痛苦地紧皱着眉头,躺在床上不安地左翻右翻,把采苹盖在她身上的薄被也掀翻了。

可是就算她已经如此狼狈,依然无损她半点美貌,就算邓芫用再苛刻挑剔的目光瞪着她,也无法不承认这个女人确实美丽。

邓芫眉头紧锁,她不知道许樱又遇到了什么事,但是肯定很麻烦,而现在这个麻烦的女人居然主动翻墙跑进她家,真是有够厚脸的!王爷不要她了,她现在肯定是要赖住她哥哥了吧?

邓芫越看许樱越不顺眼,满脸寒霜。

采苹为小姐着急,想喂她喝口水,可是桌子上的水是冷的,小姐身子本来就弱,怎么能喝凉水?

采苹回头看着邓芫,恳求道:“邓小姐,能不能麻烦您派人取点热水来?我家小姐好像很渴。”

岂止是渴,许樱觉得自己喉咙都快冒火了,身体内格外的热,体温也是惊人的滚烫。

邓芫皱着小眉头,终究狠不下心看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子受罪,吩咐丫鬟去取热水。

而此时邓芝终于来了。

随着他来的还有一位胡须花白的老大夫,是摄政王府的纪老太医,以前也经常为许樱看病,对许樱的身体状况最熟悉。

纪太医略微一看许樱的样子,就立即把邓芫、采苹等闲杂人等赶了出去,只留下了邓芝。

纪太医伸手为许樱诊脉,过了一会儿,他放下许樱的手,叹口气说:“这丫头实在命苦,从小到大不知道受了多少暗算,吃了多少苦。这次又被人下了chun药,就是皇宫里的‘约’。”

邓芝的脸色阴寒,目光中杀机一闪。

有些人就真以为这天底下没有人敢得罪他是吧?

纪太医说:“时间已经有些耽误了,药性已入体内,只有让她自然发散出来才能解药性了。否则强行用冷水或者其他药物抑制,会严重损毁她的元气。”

言下之意,就是要有人与她交欢。

邓芝不发一语。

纪太医说:“你自己做决定吧,我到外面开点药,这也只是事后为她调养而已。”

老太医自然知道许樱原本是王爷的心头宝,至于为何现在变成了邓芝身边的女人,老太医深谙明哲保身之道,他才不爱打听这些内幕呢,槁不好那可是要棹脑袋的。

于是房间里只剩下了邓芝和许樱两个人。

邓芝看着许樱满面潮红的模样,薄唇越抿越紧,他内心天人交战,一时无法决定到底该不该“做”。

做了,是救人,也是趁人之危。

不做,是耽误许樱的身子,亦是临危不救,同样不对。

他低低叹了口气,在床边坐下,握住许樱滚烫的小手。

“你可真会给我制造难题。”

当初为了要不要接纳她,让他很为难。

如今他同样为难。

他不是坐怀不乱的柳下惠,面对眼前如此绝色美女,同时又是自己之前动了心的女子,自然会想要拥抱她。

可是他也觉得两人的开端已不够美好,如果第一次的**也是在这种被迫无奈的情况下,对于两人之间的情路来说,恐怕会更加多灾多难。

许樱并非完全无意识,纪太医的话她多少听明白了一些,所以此时她主动握住了邓芝的手,语音模糊地说:“邓芝……留下……”

她的声音急促而虚弱,眼睛已经快睁不开,整个人说不出的难受。

她想说,我想要你救我。

但是话还没说完,炽热的薄唇就封住了她的樱唇,她有些吃惊,努力瞪大眼睛,却只看到眼前被放大了的俊颜。

他说:“好。”

她身为一个女子都如此无惧,他还害怕什么呢?

“约”是皇宫chun药,按理说不应该太伤身,但是卫敛存了不良的心思,放的药物是寻常两倍多,许樱原本就虚弱的身体哪里承受得住?此时人已经有了几分恍惚和失神。

邓芝感受到她身体不同寻常的烫热,急忙将她身上的衣裳全部解去,当宛如白玉一般毫无瑕疵的曼妙玉体横陈在他眼前时,即便是自认对美色不感兴趣的邓芝也觉得一阵阵目眩。

他第一次觉得自己心跳如檑鼓,沉重又剧烈,他喉咙一阵阵发干,当许樱伸手抱住他的胳膊时,他再也忍不住……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