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绝色 第九章

邓芝休息了一会儿后,叫人送来了热水和沐浴桶,他抱着她,亲自为她洗了澡,而此时满脸通红的采苹和邓家的丫鬟早已快手快脚为他们换好了崭新的被褥,也送来了替换的衣裳。

等房间瑞安静下来,重新只剰下两人的时候,邓芝亲自喂许樱喝下已经熬好的药,药是纪太医开的安神调养药,喝了之后能让她睡个好觉。

等许樱终于安稳地睡着了,邓芝坐在床边看着她,乌发如云,肌肤如玉,睡着的她也完美得犹如一个玉雕般的仙子。不过,幸好这个玉美人是有体温的,那是让人格外着迷和眷恋的温度。

邓芝手中缠绕着一络许樱的头发,缠绕在手指上,好像也缠绕到了他的心里。

他俯身在许樱的唇上轻轻啄了一下,轻声说:“好好睡一觉,明天一切都会没事的。”

许樱醒来的时候,已是次日近午时。

春末的阳光明亮温暖又舒服,在光线之中是邓芝沉静又俊美的侧面容颜,他正静静地坐在窗下的书桌前看着什么东西,神情很专注。

在书桌的旁边有一个高脚花凳,上面有一个冰纹白瓷荷叶口花瓶,瓶中有一簇红艳艳的石榴花,花朵开了七八分,正是花姿最娇艳妩媚的时候,颜色又红得那么热烈而喜庆。

或许是因为刚才许樱还在睡觉,房间的窗子并没有打开,但是房间里光线足够明亮,气息又很清新宜人,还带着淡淡的花香。

当邓芝似乎察觉到她醒了过来,回头看向床铺,正好看见许樱水润润的眼睛正眨也不眨地望着他。

邓芝原本严肃的脸上浮现一丝微笑,问:“醒了?”

“嗯。”许樱应了一声,被邓芝一看,她才后知后觉地想起昨天的荒唐事,小脸瞬间暴红,突然很想把自己重新藏进被子里。

邓芝看着她突然变红的小脸,又是惊讶又是好笑,昨天她还表现得那么主动,现在的害羞却更令他枰然心动,他不忍心笑她,便故意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岔开话题,问她:“饿了吧?”

他这样一说,许樱还真觉得自己饿了,昨天运动量那么大,晚饭又没吃,现在已经到了中午,不饿才怪呢。

许樱起身下床,发现床头放着自己的衣物,邓芝说:“是采苹拿来的。”

许樱“嗯”了一声,当着邓芝的面穿衣打扮还是让她感到有些拘束,便一直低着头。

邓芝伸手取了一朵石榴,走到她身边,亲自为她插在发上。

许樱抬头看他,他低头也看着她,轻声说:“这是我早晨亲自摘下的石榴花,你戴着很漂亮。”

当时的人家很喜欢在自家的宅院里栽种几棵石榴树,不仅因为石榴子好吃,还因为石榴花红艳艳的很好看,更因为石榴多子,而且还有着“留”的谐音,寓意非常好。

许樱多少明白一些石榴花的意思,用手摸了摸,鲜嫩嫩的,还带着露珠的水润,她虽然多少有些娇羞尴尬,但还是说:“谢谢,我很喜欢。”

邓芝笑了,他抬起手,握住她在发角的手,轻轻握了握,似乎还想有更亲密的接触,但看到许樱越来越红的脸,又心疼地放弃,他说:“我去叫人进来。”

采苹和几个邓家的丫鬟一起进来,熟练地伺候许樱梳洗,又送来清淡可口、营养丰富的午膳,伺候着两人用餐。

用膳后,丫鬟又送来新鲜的水果,是刚刚采摘的草莓,又大又红,甘甜多汁,许樱喜爱这种水果,忍不住多吃了几个,这时邓芝伸手压住她的小手,说:“吃几个就好了,纪太医说你不可吃太多凉食。”

许樱扁了扁嘴,无奈乖乖听话地收手,目光却还留恋地盯着果盘里的那些草莓。

邓芝好笑地说:“我去要人为你做点草莓酱,晚上再吃。”

许樱惊讶地问:“你家会做草莓酱?”

她还以为古代人不会做果酱呢。

邓芝点头,“当季水果太多的话,不容易保存,有的人家就酿果酒,或者做果酱。等过几天桃子当季,还会有更多好吃的。”

许樱满意地点头,这时代的水果才是真正百分百纯天然的有机食品,怎么吃都不用担心中毒和副作用。

邓家的几个丫鬟见许樱一副贪吃模样,听到有好吃的水果就眼睛闪亮亮,不由暗自好笑,她们还以为传说中美若天仙的许小姐会高不可攀,可是现在看起来却如此真实可爱,和普通的少女一样,爱美、贪嘴,也很容易害羞。

丫鬟们悄悄地彼此交换眼色,知道大家心中都松了口气,有一个好伺候的当家主母,总是轻松许多。

稍后,邓芝取了一份文书交到许樱手中,她低头看了看,惊讶地发现居然是“婚书”。

她先抬头看了看邓芝,邓芝鼓励她看下去,她才低头翻看里面的正式内容,这是一份正式的婚约书,有男女双方的名字和生辰八字,有两家亲人的签字画押,还有官府的官印。

一式两份,非常类似后世的结婚证书。

许樱越看越惊讶,不是惊讶男女双方的名字是邓芝和许樱,而是惊讶她的签保人居然是摄政王霍淳。

而邓芝这方的签保人就是他自己了。

邓芝说:“婚姻之道,嫁娶之礼,过程太繁琐,我们之后慢慢补办,这婚书是最有用的,所以我就先弄了来,你好好保管。”

许樱明白他的意思,就如同后世人那样,先办证,后补办婚礼——先合法了,婚礼什么时候补办都行,不怕被别人说三道四。

许樱拿着手中薄薄的婚书,一时间五味杂陈,她这样就算已婚妇人了?

果然婚礼还是很重要的,没有那个繁琐的过程,只是薄薄一纸婚书,还是无法带给她身分转变的真正感受啊。

不过,经过昨天的荒唐事,邓芝能够在次日就迅速为她补办好婚书,不能说不尽心尽力了。

这个男人,办事如同他的外表一样,很漂亮。

她很认真地看着他说:“邓芝,谢谢。”

在后世,曾经流传过这样一句话:对一个女人的最高赞美,就是向她求婚。

而现在邓芝直接把婚书送到了她的手上,她又怎么不感动?

昨天她之所以义无反顾地来找邓芝,也是因为心底笃定他会对自己负责吧?

当然,如果邓芝不愿意娶她,她也不会死缠烂打,只能怪自己认人不清而已。后世穿越而来的女子,自然不会像这个时代的女子一样把贞洁看得比命还重。

邓芝说:“我已经吩咐人在我们两家的隔墙打开了一个月洞门,平时派两个婆子在那里守着,如果你乐意,我们就搬到你那边去住,这里且做半个处理公务之所,后院就做小妹的闺房吧。”

邓芝知道妹妹邓芫和许樱不合,他也不强求两人能够因为他而变成亲如手足的好姊妹,妹妹邓芫性子强势,而许樱虽然外表柔美,这段时日相处下来,邓芝也发现她是个外柔内刚、不容轻侮的人,两个人如果朝夕相处,恐怕会时时爆发家庭纷争,最好的办法自然就是将妹妹和自家娘子隔开。

大家少见面,自然想吵架也吵不起来。

许樱此时还不太明白邓芫对她到底是何种态度,但是自古婆媳小泵难相处的道理她还是明白,父母在时,古人不赞成分家,所以大多数的儿媳妇想讨个清净都讨不到,只能硬着头皮伺候公婆,而现在许樱没有公婆之累,只有一个和她不太对盘的小泵,现在就连小泵也可以避开少见面,她自然乐得答应。

邓芝站起身,对她说:“那我再去吩咐人将那边收拾一下,你先在这里休息,如果觉得无聊,次间里有许多藏书,可以随意看看。”

许樱“嗯”了一声,说:“你去忙吧。”

虽然她也很想参与“新房”的装修,但是昨天折腾得太累,她现在吃饱喝足,又开始想睡觉了。

邓芝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方才转身出去。

许樱也站起身来,活动一下酸软的腰肢,她觉得双腿也软绵绵的,干脆又倒头睡到了床上,体力损耗太过,她需要补眠。

邓家的丫鬟见没事可做,就识趣地退了出去,釆苹却凑到许樱面前,自己坐到床前的脚踏凳上,眼巴巴地看着自家小姐。

许樱知道她一定又有悄悄话想说,只好说:“有话快说,我困得狠了。”

釆苹“嘻嘻”笑了两声,才凑到许樱耳边小声说:“小姐,我一大早就听到一件稀奇事呢。”

“什么事?”许樱困倦地问。

“我听说啊,咱们的国舅爷昨晚上惹上大麻烦了,被人告到宗人府了呢!”采苹说。

许樱愣了一会儿,才意识到这可是件大事,瞌睡虫一下子就飞跑了,她立刻坐起身,盯着采苹问:“真的?怎么回事?”

采苹眨眨眼睛,尽避她也不是很清楚,不过却很是幸灾乐祸,说:“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也不太清楚,总之就是昨夜国舅爷没回家,也没通知家里,所以家人着急了,到处找他,结果一打听才知道被人扭送到宗人府了。据说他看上了一个小媳妇,又想玩强的,哪知道那个俏媳妇不仅是个寡妇,还是皇家媳妇,小媳妇的婆家人哪里愿意,也不怕他是国舅爷,就把他扭送到宗人府,要求严办呢。听说现在还没有被放出来。”

许樱若有所思。

还真是巧,仅仅过了一夜,卫敛就出了事?

采苹又说:“小姐您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昨天国舅爷刚来找小姐的麻烦,晚上他就出事了,而有这个胆子敢报复他的人,最可能的人自然是摄政王爷,可是王爷现在都不怎么理咱们,那么会不会是邓公子?啊不,现在要称姑爷了,是不是姑爷替小姐报仇呢?

如果真是他,那采苹可要对姑爷刮目相看了,真厉害!”

许樱在釆苹小脑袋上敲了一下,说:“什么报仇,少胡说八道。”

釆苹悄悄吐了下舌,偷眼看看自家小姐,却见她并没有真正生气,想来小姐也很高兴听到这样的消息吧。

哼,国舅爷又怎样?以为就没人敢动你吗?

许樱却有点头疼,昨天卫敛白天去了她家,晚上就出了事,任谁都会联想到卫敛出事和她有关系,而现在和她有关系的男人,除了已经冷遇她的霍淳,就是邓芝。

卫家或许不敢惹霍淳,可是卫家会不敢动邓芝吗?就算富可敌国,邓芝也还只是一介商人,卫家要想处置他,恐怕如同捏死一只蚂蚁一样容易。

这些道理,她能想清楚,那么邓芝一定更明白,可是他还是这么做了,替她出了一口气。

她再也不是无依无靠、任人欺凌了,他是她的夫君,他自然会为她撑起一方天空。

哪怕,他自己会因此要承受更多狂风暴雨的摧折。

许樱低头沉思,心中激荡,更有一种暗暗的缠绵,让她即使皱着眉头,眼底也忍不住流露出几分幸福和快乐。

或许,遇到邓芝,才是她穿越千年而来的真正意义吧?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