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绝色 第十五章

她以为只要她不说,霍淳不说,她就可以这样继续生活下去,不会再有人知道许樱的身体里已经换了主人。

但她没想到她会突然昏迷,更没想到许樱本尊真的会回来,虽然最终许樱选择了转生投胎,但是谁又能保证以后不会再出问题?

她以后真的安全了吗?

而且,和她亲密共处的男人——邓芝,会不会心里其实很在意?

她看着邓芝,其实很是惶恐。

邓芝有点心疼,这几年他不在她身边,她独自承担了多少忧心和焦虑?

他沉思了一会儿,才慢慢说:“起初我的确怀疑过你,毕竟传闻里的许樱不仅貌美无比,而且才华卓著,诗书琴棋书画无一不精。可是你来了海棠苑之后,从未做过诗,也没绘过画、没弹过琴,也没下过棋,虽然爱好读书,但是看的都是游记话本,而以前却是爱看史书和诗词。你和以前的许樱完全不同。”

许樱一开始还心存侥幸,后面越听越汗颜。

“那后来呢?你怎么没有继续怀疑下去?”她闷闷地追问。

邓芝笑着回答:“有什么好怀疑的呢?许樱以前如何,和我并不相干,只是别人的传闻而已,我更喜欢这个后来的你。”

无论是为了他挺身而出,甩了卫敛一巴掌也好,还是翻墙越户直接来找他求救也好,他都喜欢自己认识的这个小女子,敢爱敢恨,她正是他梦寐以求多年的伴侣。

明明如月,何时可掇?

那美好的人儿就犹如天上的明月,他什么时候才能得到呢?

他以前一直以为自己一生也难以寻到与自己灵魂契合的女子,哪能想到上苍会送给他这一份大礼?

所以,在知道事实真相后,邓芝并没有患得患失,也没有害怕,他更多的是庆幸。

人的想法很奇妙,邓芝最先接触到的就是穿越而来的许樱,是这个活生生的人,已经先入为主,不会将许樱再当做鬼怪。

可是如果事情反过来,他先听过霍淳或者方仲白说这个许樱是借壳还魂,就算他勉强收留许樱,心里也会畏惧,不可能和她如此亲近。

人与人之间,有时候确实也讲究缘分,有缘有分,才真的能在一起,否则恐怕只能空留余恨。

比如霍淳与许樱,是一辈子的错过。

邓芝又淡淡地说:“自从传闻前朝有位老神仙飞升而去,民间便热衷起修仙问道,对于怪力乱神也不再闭口不提,不然霍淳一位堂堂的王爷,怎么会求道士施法?现在人们对于这种玄之又玄的东西,还是半信半疑,实在没有办法时才会寻求玄术的帮助,有效就感恩,没效也没关系。”

许樱恍然大悟,“难怪采苹帮我收集来的传奇话本,有不少是讲述神仙鬼怪的。人们不害怕,反而很好奇,甚至有几分向往啊?”

邓芝叹气说:“修仙问道,长生不老,谁不想呢?”

许樱想了一会儿,说:“霍淳现在一定很想长生不老吧?”

“起码他会希望能够青春永驻吧?不然咱的宝贝女儿长大了,他也变成老头子了。”

“我不想让如月再和他在一起,她前世就够辛苦了,何必再继续受苦?皇宫也不是个好地方。”

邓芝摸了摸许樱有些散乱的秀发,说:“儿女自有儿女福,咱们只要尽心尽责把她养好养大就是了。”

“也是,也只能这样了。反正在如月长大明事理之前,霍淳别想把她抢走,不然我跟他拚命!”

“娘子……”

“这么小的小女娃他也想带走,他还以为她是前世的许樱,没娘疼没爹爱、随便他折腾啊?看我不整死他!”许樱越想越气。

以前她只觉得许樱的前半辈子很惨,心里却没有多少感触,可是在葫芦里那段时间,她和许樱培养出了感情,再加上现在的如月变成她的女儿,她立刻开始敌视霍淳,恨不得将他隔得越远越好。

“好了,好了,我知道怎么做。”邓芝急忙安抚怒火高涨的娘子,以前还觉得他的兮兮有些孩子气,现在却发现她的母爱简直过盛。

“我警告你,外面的事我不管你,但是你如果敢做一点对不起我们母女的事,你就给我小心……”许樱瞪着邓芝,狠狠威胁着。

邓芝举手做投降状,“好,好,你只管放心。”

许樱忽然狡黠一笑,捏了捏邓芝的脸颊,问:“你以为我还在意这个吗?”

邓芝一怔,两人说了半天话,他倒忘了一开始的话题了。

许樱用手指轻轻抚着他脸颊上的伤疤,说:“你看,像我这种一般人避之唯恐不及的情况,你都能接受,我又怎么会在意你脸上这一点点伤?更别提这伤还是为了我才留下的。不过,我的夫君就该是天下第一美男子,我一定要为你寻找到绝世良药。”

邓芝好半天没不说话,随即释怀一笑,他将许樱轻轻揽进怀里,没有更亲密的动作,只是就这样静静感受着怀里人儿的体温,他纠结已久的心结总算渐渐淡化了。

女为悦已者容,其实男人又何尝不想在自己心爱的女子面前保持一份完美的形象?只是现实总是充满了各种遗憾,让他的脸上落下了一道疤痕。

不过,现在他的兮兮安好,他和兮兮的女儿也安好,他脸上只是留下了一道疤,他还有什么好计较的?

早饭过后,邓芝入宫觐见新皇。

表面上,身为一个商人,邓芝能够直接觐见皇帝,是天大的荣幸,只有极为少数几个人才知道邓芝的另一层隐密身分——枢密院指挥使。枢密院是霍淳设置的一个新职位,同时监管国内与国外的情报、间谍与反间谍,在某种程度上,也暗中监管着朝廷官员。

这是一个新设的机构,其权力界定与职能范围都还有些模糊不清,霍淳与邓芝也是在摸索中不停订立规范,而这种特务机构,如果一旦失去有效制约,就会对国家安全造成很大影响。

所谓强将身边无弱兵,邓芝能以一介商人的身分在霍淳身边一呆多年,并且一直得到重用,自然是有其强悍之处。

在一般人的认知里,越是平凡普通的人越适合做间谍,谁又能想到堪称京城第一美男子的邓芝,实则是霍淳暗地里的一把刀呢?

邓芝的这个身分,连他的好友穆深也不清楚,穆深只是隐约猜测邓芝不是一个普通商人那么简单,但邓芝到底在做什么,他不知道,也不会去打探与猜测——聪明人最懂得明哲保身。

早朝后,霍淳在内书房接见邓芝,两人秘密谈了些国家大事,话题告一段落后,霍淳问:“听说你带回来一个异族美女?”

邓芝立即接话:“如果陛下喜欢,臣立即贡献给陛下。”

霍淳冷哼一声,说:“朕不感兴趣,你还是先想好怎么面对你家娘子吧。”

邓芝微笑不语,他其实老早就对许樱交代清楚了这位异族美女的来历。

霍淳看不惯他这副幸福男人的傻样,有些忿忿地说:“朕知道许樱多少应该已经恢复记忆了,她跟朕装疯卖傻,朕不与一介妇孺计较,但是你可别学她,小心朕生气了,诛你九族。”

“陛下,如月是臣的女儿,绝对在九族之列啊。”邓芝淡淡地说。

霍淳气结。

邓芝见好就收,他可不敢真正惹皇帝陛下生气,连忙笑道:“陛下,臣知道您在想什么,可是如月真的太小了,让她在臣的家里再待几年吧。男女七岁不同席,等她七岁的时候您再接她入宫?”

邓芝没说出口的腹诽是——小丫头太小了,伟大的皇帝陛下,你把她现在接进宫,是把她当女儿养呢?还是当童养媳?她长大了叫你爹爹怎么办?

霍淳无语。

谁又能体谅他的辛苦?

正值英年,心爱的女人却变成了个小奶娃,见了他还像见了仇人似的,一见就哭,他也很伤心好不好?

就算他不扩充内宫,内宫里依然有不少青春美丽的女子,她们都盼着得到他的一点青睐,哪怕是一眼回眸,可是他却觉得她们统统乏善可陈,他只想要属于他的那一个女人。

见识过了人世间的百媚千红,可是在他心中,只有他的许樱才是真绝色,是唯一,是独一无二,不可替代的。

他误了许樱的前一世,想弥补她的这一生,他想看着她一点点长大,他的要求不算过分吧?

可是为什么大家都不能体谅他呢?

现在的许樱,哼!

只要自己一说要带如月进宫,她立刻一哭二闹三上吊,简直可恶极了,如果不是看她对如月那么心疼的份上,他早就送她去投胎转世了。

霍淳勉强压下心头的怒火,面无表情地点点头,说:“那就再等两年吧。”

看着吧,到时候他一定要把她抢过来!

海棠苑,会客的偏厅。

厅里只有两个人,窗子开着,采苹在外面守候。

许樱面无表情地打量着站在她面前的异族美女。

这是一位据说来自海外某个小柄的女子,年约十八、九岁,棕色头发,棕色眼睛,蜜色肌肤,五官立体,浓眉大眼,高鼻丰唇,身材比大周国的女子要高一些,凹凸有致,是那种男人很喜欢的丰ru肥臀,充满了性感和挑逗韵味。

她身上的衣棠很像吉普赛女郎,而且她的手里也确实握着一个水晶球。

她看着许樱,居然说出了英语:“你也是穿越来的吗?我叫韩梅梅。”

许樱心里一阵阵惊涛骇浪,可是表面上却依然面无表情,装作听不懂。

这个跟着邓芝来到大周国的女子,居然和她一样从未来穿越而来,可是,她要和她相认吗?

或者说,有必要相认吗?

在这个世界,她们本来就是异类,如果再聚集一起,说着别人听不懂的话,别人会不会更加敌视她们?

许樱现在有夫有女,实在不想再多生是非。

对不起。

她在内心里这样默默地道歉,决定不与眼前这个异国少女相认。

韩梅梅或许比她更不幸,不但穿越到了异时代,还落在异国,幸运的是她又遇到了邓芝,跟着邓芝返回东方古国,但是在这里,韩梅梅依然是个异类。

韩梅梅见许樱并不回答她,有些失望,又有些识趣的低语:“我知道你不愿意与我相认,怕惹来麻烦,其实我知道你和我是一样的,因为我手里的水晶球不会骗我。”

她举了举自己手里的水晶球,又说:“我这世上有一点点异能,我的水晶球可以读懂别人的灵魂,在我面前,任何人都没有秘密。你害怕了?别怕,我不会害人的,我只是用它来自保,我在异国有几次差点被当做邪恶女巫烧死呢,幸亏我跑得快。后来遇到邓芝,我就拜托他带我过来,因为我知道他在求什么,而他的愿望是能够实现的。”

她再次叹口气,说:“我再也不会提以前的事了,你放心吧。以后,就当我是一个来自远方的陌生客人,好吗?我希望得到一些庇护,在这瑞安稳度过下半生,我来自的那个异国正处于最黑暗的时代,太恐怖了。”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许樱最后说了:“那你就住下吧。”

单独为这个女子买下一个小院子,让她有房住、有衣穿、有饭吃,她就算尽到了责任,她不想再有更多牵扯。

说她冷漠也好,功利也好,明哲保身也好,许樱自认这已是对她们这些穿越者来说最好的结局,其他的,真的不要再奢望更多。

遗忘前尘,努力让自己融入现世,才是她们这些人最应该做到的。

与此同时,正在闭关打坐的方仲白忽然眉心一跳,睁开了眼睛。

他掐指一算,自己沉寂多年的红鸾星居然动了,而且缘自西方来。

方仲白想了一会儿,又从自己的百宝銮里取出三缕花白胡须贴上,脸上也涂涂抹抹一阵弄上皱纹,让自己看起来像个近五十的糟老头。

他捻着胡须,不知道这样,他的红鸾星还动不动?

他可是一心修仙问道,才不打算成亲娶妻。

只羡鸳鸯不羡仙什么的,还是留给那些多情种吧,他方二少以后只想做逍遥神仙。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