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绝色 第十四章

夜深人静,海棠苑里冷风习习,这场桃花雪让气温骤降,入夜更是冷得不行。

主卧内重新燃起了炭火盆,房间里倒是很暖和。

邓如月原本晚上是跟着许樱一起睡的,今夜在哄她入睡后,被奶娘抱到了东厢房里,现在卧室内只剩下许樱和邓芝两个人。

许樱刚沐洛完毕,头发还有点湿润,邓芝取了布巾为她一点点擦拭,免得湿着头发睡觉,对身子不好。

他的手滑过许樱如墨的秀发,动作轻缓又带着几许迷恋,这是他朝思暮想的人儿啊,九死一生也没找到海外仙山,更找不到“七星果”,他几乎都绝望了,却在某地遇到一个同样会卜算的大师,告诉他,他命中伴侣的生命之星仍然亮着,活得好好的,他不应该再飘泊了,应该回家去。

他想着就算是最坏的结果,他大不了以后陪她一起去,生不同寝死同穴。

于是他回来了,然后看到了上苍送给他的双倍惊喜——安然无恙的母女俩。

就算她们俩都遗忘了前尘旧事,又有什么关系呢?

现在的许樱还是独属于他的那个兮兮,许多生活习惯和小动作都能让他判断的出来。

而邓如月如果真是原来的许樱投胎转世,能够遗忘前尘对她来说更是万幸,她的前世太悲烈了,谁带着那样的记忆活下去,都会痛苦不堪吧?

所以再没有什么原来的许樱,如月就是如月,这是一个新的生命,是他和兮兮的宝贝女儿。

邓芝正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忽然觉得肩膀被推了一把,他没有防备一下子就倒在枕头上,许樱转身坐到了他的身子上,低下头看着他。

两人目光相对,鼻尖相触,嗅到熟悉的令他魂牵梦萦的海棠幽香,邓芝突然间就有了几分情热。

可是他还没有行动,许樱已经低头吻住了他的嘴唇,狠狠地,像是带着几分焦灼与惩罚。

邓芝原本还担心自家女人失忆了,会不会对他产生抗拒,没想到事情反过来,她居然更加主动了。

可是——他是多么喜欢她的这种主动啊!

两人起初只是唇瓣的吸吮摩擦,慢慢也不知道究竟是谁不满足了,互相启开了唇舌,勾缠在一起,难分难舍。

可是当邓芝被她勾引得头昏脑胀,下身某处更是胀痛不已时,许樱忽然又推开了他,笑得一脸得意。

“邓芝,你还舍得回来啊?”许樱的眼睛明亮,哪还有白天那种迷蒙的样子?

邓芝惊讶地看着她,她对他做了个鬼脸。

邓芝震惊了好一会儿,才忽然压低声音问:“兮兮?”

许樱点头。

“是我啦,没错。”

“你没有失忆?”

许樱问:“你希望我失忆吗?”

邓芝立即摇头,说:“怎么可能?不管你如何,我都会待你一如从前,不过如果没失去,那就更完美了。”

许樱低头在他嘴唇上啄了一下,说:“算你表现好,赏你一个吻。”

邓芝啼笑皆非。

许樱装失忆这件事太让邓芝惊讶,原本燃起的欲火都被压下去几分,他干脆把女人揽进自己怀里,准备好好盘问一番。

反正以后的日子长着呢。

许樱窝在他怀里,露出一副懒洋洋的表情,这是她苏醒后最常见的表情,装都装习惯了,一下子也改不过来。

“老神仙进入了我和许樱的灵魂之地,他说了外面的情形,要我们自己选择,许樱选择遗忘前尘重新投胎,我却不舍得。我和她的情况不同,我是个成人,如果苏醒后浑浑噩噩的,那不是傻子了吗?我才不要!我珍惜我的记忆。”

只因为,她来此地的记忆并不多,但每件事情都与邓芝有关,她怎么舍得忘记?

邓芝不解地问:“那为什么所有人也都以为你失忆了?”

“没有七星果,灵魂终归受损了些,虽然老国师舍命相救,起初的一年多我还是没有完全恢复神智,胡里胡涂就生了孩子,一点都没有觉得痛。”

邓芝又是心疼,又觉得她万分孩子气,心里却欢喜得无法言语。

他比她更珍借她的记忆。

“等我慢慢找回记忆,却发现小皇帝死了,霍淳登基了,新皇帝居然盯上咱家的宝贝女儿了,一周岁就要册封她为皇后,他疯了吧?”

邓芝汗颜。

“我就干脆继续装疯卖傻,不理他的提亲。每次他来提这件事,我就和如月一起哭,什么话都不说,就哭给他看,每次他都落荒而走呢。”

邓芝再次暗地捏了一把冷汗。

现在外界对霍淳的私生活评价很差,玩腻了许樱就抛弃,抛弃就抛弃吧,居然又看上人家刚生的小女儿,可那小女娃才多大啊?

就算恋童,这也太小了吧?

皇帝到底在想什么呢?

房间里渐渐明亮起来,窗外的小鸟开始吱吱喳喳地叫。

邓芝还在沉睡。

将近三年的时间,他几乎没有踏上过陆地,一年到头都在飘浮的海面上航行,从北到南,从东到西,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航行过了多少地方,他见过了这一生最离奇古怪的人,有肤色漆黑如墨的,雪白如雪的,棕色的,还有全身里在长袍大褂里、连头脸都遮掩得严严实实的,无奇不有。

可是无论见过多少稀奇事,见过多少珍奇宝贝,他唯一挂念的,还是尽快寻找到七星果,快点回家。

他几乎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踏实的觉。

昨天他终于回家了,抱着自己香香软软的娘子,他终于放松地睡了一个好觉,连梦都没有做一个。

这些年,他第一次睡得这么安心、这么踏实。

邓芝睡得香甜,许樱却有些苦恼。

两人昨夜说了大半夜的话,最后还是没有忍耐住小别胜新婚的情热,激烈交欢了一次,让两人寂寞已久的身心多少得到了一点满足。

只是许樱以前睡太多,这次邓芝终于回来了,她反而睡不着了,几乎是傻傻地看了他一夜。

在清晨的微光里,看着他左脸颊的伤疤,许樱的心隐隐作痛。

为了她这样一个来历不明的女子,为了寻找也许根本就不存在的七星果,他不计生死地毅然出海奔波,他就从来没想过值不值得吗?

天底下的女子多得是,如果她出了事,他大可以再去找别人,何必这么傻?

“傻瓜……”许樱犹豫了一会儿,手指最终还是摸了摸他脸颊上那道疤。

总是觉得很碍眼。

她的男人才是真正的天姿绝色,不像她这种灵魂穿越而来的冒牌货,他应该是完美无瑕的,她才不想要这种难看的伤疤呢。

可是她又能怎么办呢?

这个时代又没有什么整型手术。

就在许樱发愁时,邓芝忽然睁开了眼睛,把许樱吓了一跳,她的目光左闪右闪,最后才不甘心地直视着他。

邓芝的眼睛有些迷惘,似乎还未从熟睡中彻底清醒过来,呆愣了好久,才看清楚眼前这张似喜似忧的俏面庞的确真实存在,而不是只是自己的美梦。

邓芝的声音有点低哑,轻喊:“兮兮?”

许樱眨眨眼,故意对他露出一个含蓄的微笑。

邓芝笑起来,说:“你在装什么?”

他的娘子虽然外表生得千娇百媚,但行为举止从来都是落落大方,甚至堪称豪放,比如偷偷翻墙跑到他家里主动找男人……

许樱捂着嘴巴说:“虽然人家都说美女就应该吐气如兰,但是我觉得睡了一夜之后,口气都清新不到哪里去,所以……我不想张开。”

邓芝嘴角抽搐了一下,说:“夫妻本是一体,哪还会斤斤计较这些?”

许樱摇头,“怎么会不计较?一个人可以不嫌弃自己,但绝对会嫌弃别人。夫妻再恩爱,该注意的时候就要注意。我可不想有朝一日在你心目中变成邋遢的丑婆娘。”

邓芝慢慢坐起身,披了件外衣,若有所思地看着许樱,又用手摸了摸自己脸颊上的伤痕,问:“你不喜欢看到这个?”

许樱用力点头。

她就知道,邓芝自己也不可能不介意,她才说两句无关紧要的话,他立即就联想到自己的伤疤了。

事关脸面,他怎么可能不在意?不过是装作若无其事罢了。

许樱和邓芝并排坐好,也不急着起床梳洗了,有些事情还是趁早讲明白比较好,不然如果落下了芥蒂,以后是很难再弥补的。

她说:“咱们好好谈谈吧。”

昨夜他们聊了挺久,但是后来忍不住就开始jiao欢,所以话题都是点到为止,并没有深入交流。

邓芝于是点点头。

许樱直接说:“我不是原来的许樱,你不害怕吗?”

许樱自己其实很惶恐,她以前虽然也看过一些穿越题材的小说和电影,可是大家都知道那是假的,对现实生活一点影响都没有。

可是这次呢?她是真正穿越了,并且是“借尸还魂”,占用了别人的身体,这种状况用科学能解释得通吗?如果被现在身边的人知道了,会不会把她看做是鬼怪,或者恨不得像中世纪欧洲驱逐女巫那样把她烧死?

她在心底有着深深的疑虑和恐惧,一开始她害怕霍淳,只因为霍淳和许樱本尊的关系太亲密了,她无论如何也伪装不成,所以不如什么都不要说,静待霍淳决定要如何对待她。

幸运的是,霍淳因为这具躯壳而对她网开一面,没有直接摧毁她的灵魂,让她活下去,而死过一次的人,会更懂得生命的可贵。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