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包养名门妻 第二十四章

【第十一章】

花了数天的时间,孙络晴才把宋泰臣为风远拟的那份名单重新删减,去掉那些没能力且不可能之人,再整理了一份新名单。

会与长平公主同谋对付风远的人,不仅是对风远有着深仇大恨,且还是在朝堂之上,能参与政事之人,那天风远率兵包围掬红楼,他才能在第一时间得知消息,而赶在风远之前通风报信。

这样的人在朝中的官位必然不小,因此删到最后,名单里的人只剩下二十来个。

二十个仍是很多,但比起先前那一、两百个,已算是减少许多。

她坐在寝房里再将这些人细细思量一遍,爹生前常与她点评当时文武官员的才德与品性,因此她对朝堂之事并不陌生,虽然朝廷的官员已泰半都重新更换,但这些年来她卖粥为生,却也更贴近百姓的生活,从他们那里听了不少百姓对朝廷官员的看法和评价。

她执起笔,一边思量着,一边圈选几个她认为有可能之人。

“夫人,叶满山的新婚妻子陈氏前来拜见您。”下人过来通传。

她搁下笔,黛眉微颦,打小照看她长大的福婶察觉她的异样,细心问道:“夫人不想见她吗?”

她轻摇螓首,刚想启口,忽地心生一计,遂道:“福婶,劳烦你帮我去告诉她,我身子微恙,不便见客。”

“夫人为何不想见她?”福婶有些纳闷的问。

孙络晴屏退其他下人,坦白道:“我怀疑她与长平公主有关。”福婶自幼照看着她长大,是她信得过的人,她将自个儿先前的疑虑告诉她,接着她再嘱咐福婶几句话,“你去见了她之后,依我吩咐的说……”

听完,福婶拍着胸脯表示,“您放心,这事就交给我来办。”她素来相信自家小姐的才能,既然她对陈玉枝起了疑心,这便表示陈玉枝说不得真有问题。

来到偏厅,福婶见了陈玉枝,向她表示自家夫人身子微恙,不方便出来见她。

陈玉枝当即表示关切之意,接着便有意无意的探询起孙络晴与风远平素相处的情形。

福婶依着自家小姐交代的回答道:“唉,说来夫人这两日身子之所以不适,就是因为大将军的缘故。”

“发生什么事了?大将军婚后不是对夫人一向很宠爱吗?”

“你有所不知,大将军他啊虽然对咱们夫人不错,但他心里老有个疙瘩在,时不时就要朝咱们夫人发作。”

“是什么疙瘩?”陈玉枝顺着她的话问。

“这事原也不是什么秘密,跟你说了也不打紧,就是咱们夫人在几年前曾与人定过亲,后来那人为了攀附高门,毁约退了亲。”福婶说到这儿,睨她一眼,问:“这事叶夫人可曾听说过?”

陈玉枝颔首,顺道责骂了赖文硕几句,“幸好夫人没嫁给他,大将军可比他强多了。”

“可不是,咱们夫人命好,才能嫁给大将军,可不想大将军心里在意着这事,担心咱们夫人心里还惦着他。”

“这大将军也太多心了。”

“就是啊,那种背信弃义之人,哪值得咱们夫人再惦记着,大将军偏不信,昨儿还生着气呢。”福婶装模作样叹了口气,接着一脸担忧的再说:“过两天大将军便要携咱们夫人回乡去祭祖,希望届时他能消消气,要不这一路上可就不好过了。”

听闻风远要回乡祭祖,陈玉枝暗暗记下,嘴上则说道:“这男人哪都爱听好话,夫人若是肯同大将军说几句好话,应当就能哄得大将军消气了。”说完,她再问了句,“对了,不知这大将军的家乡在哪儿?”

“就在离以前镇江王府不远的乌头村。”

两人再叙了几句话,福婶送陈玉枝离开后赶紧回了寝房,将适才她与陈玉枝所说的话一一禀告自家小姐。

“您先前同我提了她可能是长平公主的人,我多留了个心眼,在同她说话时暗暗瞅着她的神情,发现她确实可疑,她在听见我说大将军要带您回乡祭祖时,还仔细向我打探大将军家乡在哪,回去时是要走陆路或是水路,还有什么时候起程。”

“她是不是真是长平公主的细作,很快就能证实了。”她不能仅凭一个梦就断言陈玉枝是细作,为了求证,只好出此计策来试探她。

“夫人,这事可要禀告大将军?”长平公主派了细作在叶满山身边,这事非同小可。

孙络晴没打算瞒着风远这事,颔首道:“待他回来我便同他说。”

傍晚时分,风远回来后,在将陈玉枝的事告诉他之前,她先将她曾作过的那两个梦告诉他。

“……所以我怀疑陈玉枝是长平公主派来的人。”

听完她所说的话,风远震惊得久久回不了神,她第一个梦,分明就是他前生的亲身经历,而第二个梦应是他死后所发生的事,他手下的那些将领,竟全被灭杀,连她都死了,这已不仅仅是为了报复他,这其中分明暗藏了什么重大阴谋。

见他满脸震愕,孙络晴以为他不赞成她因区区一个梦便对陈玉枝起了疑心,解释道:“我知道这两个梦离奇荒诞,但我心头总有些疑虑,所以才想出此计试探陈玉枝。”

“……不。”他难掩激动的说出藏在心里的秘密,“你所梦见的事……是真的!”他没有想到,前生的事会出现在她梦境之中。

“真的?”她不明所以的望着他。

“我、我……”他不知道该怎么向她诉说自己重生之事,紧紧抓着她的手,两眼盯着她,抿了抿唇,艰难的启口道:“你那第一个梦,我曾亲身经历过。”

饶是她再聪慧,一时之间也无法明白他的意思,迷惑的看着他,“你亲身经历过……”她试图厘清他的话意,“你的意思是,那些事都是真实发生过的,不只是梦?!”

他爬了爬头发,眉峰紧蹙的想着该怎么告诉她发生在他身上的事,最后说道:“简单的说,就是我死掉了,而后又活了过来,回到尚未迎娶你之前。”

孙络晴以为自己的梦已够不可思议,却没有想到他说出的话更教她震愕,她几乎怀疑自个儿听错了。

瞅见一向淡然自持的她露出不敢置信的惊疑表情,风远郑重道:“你没听错,你那场梦是真有其事,我确实死去了,但不知何故,我又重生回到未与你成亲之前。再重生一回,我想做的只有两件事,第一件事是找出前生藏在幕后谋害我的主使者,第二件事是……”说到这里,他看了她一眼,“我想改变与你之间的关系,前生因为一些误会,令你在被迫的情况下嫁给我,因此今生我希望你能心甘情愿做我的妻子。”

她想起成亲前,他一再询问她是否真是心甘情愿嫁他,此时听他一说,才明了原由,她不由得信了他所说的话,并为他曾经历过的那些事情感到心疼。

“我不记得前生的事,不知那时发生了何事,可我记得梦境里的事,我对你并非无情,梦里你的死让我哀痛欲绝。当初你向我求亲,我之所以一再拒绝,便是担忧你娶了我之后,会发生梦境中的不幸。”既然得知梦里的事是“前生”之事,那么她便不允许这种事再发生。

明白先前遭她一再拒绝的原因,风远胸口瞬间被一股暖烫的情绪给塞得满满的,“原来如此,我以为你是看不上我是个粗人,还一度想去学琴棋书画,沾沾些儒雅的气息,可我没那天赋,压根就学不来,气跑好几个师傅。在我学琴那会儿,府里头养的鸡也不下蛋了,整天乱叫,下人也一个个都称病版假,还有啊,教我作画的师傅说,我有修道的天分,因为我作的画像鬼画符。”回想起当时的事,风远自个儿都觉得好笑。

听他说起那时的事,孙络晴也觉莞尔,把一切都解释清楚了,如今两人坦然相待,彼此之间再无秘密,两人的心牢牢的连在一块,灵犀相通,她的目光柔润的注视着他。

“你无须为我做自个儿不喜欢的事,每个人都有所长也有所短,你所会的,泰半的人也做不到,身为你的妻子,我敬你爱你,并以你为荣。”

她这番表白,把他给乐得心头开满了花,他委实忍不住了,将她拽入怀里,热切的吻住她。

她被他那激烈的吻给吻得气息都乱了,面染红霞。

他不餍足的想再吻她,她手抵在他胸前,微喘的表示,“你先听我说。”

他狭长的双眼灼热的紧紧盯着她,“你要说什么?”

被他炙热的眼神给看得心儿怦怦跳着,她努力稳住心绪,与他说起正事,“我们不能让前生的事再重演,这次咱们一定要揪出那幕后主使之人。既然我的梦是真实发生之事,那么陈玉枝定然就是长平公主派来的人,她此回前来打探你的行踪,咱们正好可以利用一番,藉此机会,将长平公主和她的同谋给钓出来。”

“你想怎么做?”

“将计就计……”待她说完她的计策,下一瞬,她整个人被他拦腰抱起,“啊,你做什么?”

“我想要你。”他毫不遮掩的说出自个儿的欲望,此时此刻,什么阴谋、什么诡计,全都给他滚一边去。

他两世的情感都倾注在她身上,那炽烈的情愫几乎要涨破他的胸膛,他要用实际的行动告诉她,她是他此生此世唯一的挚爱。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