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穿越来淘金 第一章

【第一章】

“小姐?”如月的声音,“都快卯正时候,该起来梳妆更衣,不然又要晚到了。”

苏胜雪睁开眼睛,叹了一声,这么早起,真累。

时序入秋,天凉正好睡,可惜她身为孙媳,伯娘跟婆婆都拚着早起去祖母那里尽孝,她这小辈哪有赖床的福气。

几个大丫头花了快两刻钟的时间才把她准备妥当——虽然她有丈夫差不多也等于没丈夫,但怎么说也是名义上的姜二奶奶,打扮是一点都马虎不得。

头插青玉多宝簪,耳挂玛瑙莲花坠,凤纹裙,彩香鞋,丫头取来艾绿色的披风系上,对着铜镜一照,黛眉红唇,俨然美人。

如月笑着说:“小姐真好看。”

“就是。”桐月跟着称赞了几句,忍不住又道:“可惜姑爷这么迷信,若是见到小姐,肯定会喜欢的……”

“算了。”苏胜雪倒不是很在意,“走吧,我可不想拚着这么早起来,结果又是最晚到。”

跨过门坎,抬头看看天色,她忍不住叹息,都还星光满天呢,睡在锦绣床上多舒服,但她在姜家的辈分,也就比大房那个金曾孙好一点,实在没赖床的本钱。

大黎的皇帝重孝,上行下效,民间也是如此——姜家是商户,经营着几间老饭馆,中间虽有出现过庸才,但好歹没出现过蠢才,遵循着祖辈交代下来的持家规则,是故几代以来过得都算不错,院中有花园,出入有马车,称不上大富大贵,但日子也十分舒适。

姜家的持家规则很简单,门户只留嫡长一脉,其他不论嫡子庶子,三十岁之前必须分出去,身后牌位可回归祠堂享香火,会这么做主要是让儿子们都上进点,别想着待在本家领月银,本家不养闲人。

再者,则是更现实的层面,若不分家,家中人口只会越来越多,姜家不过就那么几间铺子,哪来办法像蔡家,陈家那样养百口主子,所以老祖宗才定下这规矩,儿子们想到一定的年纪就得自立门户,自然上进些,而本家人口得以控制,才能继续绵延下去。

姜家百年以来都一直维持着这种方法,但到了这一代,却有了意外。

姜老太爷有两嫡子,长子姜起,次子姜岳,兄弟俩虽然没有大智慧,但胜在有自知之明,行事谨慎,没想到姜岳成亲在即,却在酒楼莫名其妙被杀了,后来才知道是刚巧他的外貌衣着跟另个人有点像,杀错了。

问题来了,姜苏两家婚书已写,有媒有聘,现在新郎却没了,苏家女儿是嫁还是不嫁?

姜家自然是希望苏家三姑娘上花轿,这样姜岳就是有妻子的人,初一十五有人上香,感觉上没那样可怜。

等姜起的长子成年,大房的孙子出生后,再让他兼祧二房,娶妻生子再来一遍,如此姜岳就有了孙子——算盘是打得很好,但苏三娘不肯。

苏家也是有下人仆妇服侍的,她身为嫡女何必捧着牌位成亲,大黎朝也没有逼着闺女守望门寡的律法,苏三娘不愿意就是不愿意,即使苏家想跟姜家结这门亲,也没到牺牲个女儿换关系的地步。

后来苏六娘说她肯,条件是姜家给她一千两,苏家把她生母阮姨娘休掉,连带幼弟一起出户。

姜家打听了一番,这苏六娘会音律,善刺绣,品行端正,除了年幼时生过大病,身子弱了些,其他倒是没什么问题,但姜家让她过门又不是为了子嗣,身体不好又有什么要紧,马上就同意了,一千两换个媳妇,划算。

苏家也没多为难,苏老太年迈,苏大老爷过世,家里现在由苏大太太当家,阮姨娘本就看着讨厌,庶子更是跟她没关系,于是寻得好日子,苏家休了阮姨娘,阮姨娘从此成了阮大娘,苏六娘安置好母亲跟幼弟之后,披着嫁衣上花轿,成了姜二太太。

姜老太爷跟姜老太对这个媳妇是很满意的,很乖巧,从不惹事,大部分的时间都在院子里看书或者做女红,家里若是宴客,请了戏班子或者说书先生来讲段子,也不曾见她出来透气看热闹。

倒是有次姜老太不忍心,跟她说这次宴请的都是很亲的亲戚,出来看看热闹无妨,苏六娘笑说,自己是寡妇,还是别出去惹人非议,大房的姑娘们都逐渐长大,再过个两三年就得开始说亲,女子名声至为重要,她这叔娘帮不上就算了,至少不能添乱。

姜老太爷跟姜老太简直太满意这媳妇了,一千两真值。

时间一年一年过去,姜老太爷走了,姜家守丧一年后,慢慢又恢复生活,大房长子姜少齐娶妻柳氏,大小姐姜宝珍出嫁,二小姐姜宝珠订亲。

柳氏运气很好,一举得男,姜老太看着金孙,一边开心,一边开始打算着二房的子嗣。

当初没让姜起一子两祧,主要还是礼法问题——姜苏两家婚事定得早,是门当户对的正经婚事,男方早逝,女方愿嫁,对两方来说都是佳话,表示男方有德,女方有贞。

这种情况下,若苏六娘过门为二太太,姜家却让长子帮忙传宗接代,那男方家里会沦为笑柄,表示这户人家没有礼仪。

于是,姜老太只能等到孙子长大,婚书上写明是兼祧亲事,有理有据,才能让宗族帮忙留后。

对姜起的妻子卓氏来说,儿子不过借给二房一阵子,有好无坏,但对柳氏这大奶奶而言,感觉就不是那么回事了。

大房又不只姜少齐一个儿子,还有一个庶子姜少轩啊,在她的想法里,直接把庶子过继二房不是最快,这样早逝的叔叔不只会有孙子,还有儿子。

她把想法跟婆婆卓氏提了,原以为会被称赞,却没想到被劈头盖脸骂上一顿——姜岳虽然已经不在,但他那份钱产还是在的,而且已故的姜老太爷因为心疼儿子早逝,还添了不少,与其让庶子过继,让庶子拿去,不如让姜少齐一子两祧,到时候继承姜家大房祖产的是她的亲孙,继承二房钱产的也是她的亲孙。

柳氏打什么主意她当然知道,所以她才不喜欢娶书香门第的女儿,父亲是秀才又怎么了,哥哥是秀才又怎么样,柳氏满脑子话本里的一生一世一双人,小肚鸡肠,不懂得为少齐打算,若当初说的是黄家当铺的女儿,肯定不会来跟她说这种话。

“这事情是老太太定下来的,妳这么有本事,妳去喜福院说!”

柳氏被骂了一顿,眼睛泛红,“婆婆别生气,是媳妇不会想,媳妇回去会好好反省。”

卓氏见她认错,倒也心软了,身为女人她明白,秦姨娘跟赵姨娘也没少给她添乱,心胸宽大都是装的,添堵才是真的。

看在她才过门一年多就生下儿子这点,卓氏还是安慰了几句,“不过就是给二房留个后,他还是大房的大爷,妳也是大房的大奶奶,名分不会受影响。”

柳氏低声道,“是。”

过了年,大黎朝又开始新一轮的春宴,家中有合适年纪的未婚男女会跟着长辈出门,借着宴会,各家看花论茶之余,顺道看看各家姑娘,论论各家少爷。

姜老太今年特别兴奋——少齐与柳氏的儿子已经会翻身,家里可以准备给二房说上孙媳妇了。

因为苏六娘的表现,于是姜老太很自然找上苏家,问有没有合适的姑娘。

苏家这几年人口添得厉害,合适的姑娘颇多,只是却都不愿意,嫡女直接拒绝,庶女不是装病就说自己八字硬——即使是大红花轿,正经的苏二奶奶,可谁不知道这种妻子就是过门生孩子,名义上虽然有丈夫,但事实上,她的丈夫是大房的,一旦有孩子,丈夫就不会再来院子,想起她才会来看她一次,冷冷清清的,日子是要怎么过,比外室还不如。

就在十几个女孩装丑的装丑,拒绝的拒绝中,苏大太太发话了,“我瞧着小八倒合适。”

排行第八的姑娘,苏胜雪,父亲行九,是个不学无术的庶子,只会吃喝嫖赌,一旦赌得兴起,或者输得一塌糊涂,就会有几日不回家,有一次又是几日不回,后来就没再回来过。

苏九奶奶既开心又担心,开心的是这一回家就打人的丈夫不回来了,但又担心大太太把他们母女赶出门,毕竟阮姨娘的例子在前,大太太对庶子女从没有什么舍不得。

害怕了几日,自己硬着头皮去跟苏大太太说,觉得用不上这么多人,愿意把丫头婆子都减半,苏大太太只是笑了笑,苏九奶奶担心了几个月,才终于慢慢放下心来。

后来,姜家来求亲,苏胜雪就被指上去了。

苏九奶奶各种不愿意,妾室好歹同一个院子,能见见丈夫,兼祧之妻一年都不知道能不能见丈夫三次,苏胜雪倒是肯,条件跟当年的苏六娘一样。

要姜家给一千两,要苏家给母亲休书。

同样的事情又来一遍,两家都熟门熟路,钱给了,休书给了,苏九奶奶成了金大娘,跟阮大娘住在对门,一日春晴好日,姜少齐便带队来迎娶。

姜家是很重视这门亲的,花轿是红丝彩结的八人大轿,一路敲锣打鼓也没停过,几个婆子沿路发糖果,小孩欢声不断,热闹得不行。

迎亲大队接到新娘子,苏家在门口放完鞭炮后,大队人马便回头往姜家走,却没想到经过双喜桥时,吹来一阵怪风,风势极大,不但把姜少齐吹落马,还吹落河,苏胜雪也是连人带轿翻倒在地,滚出轿子后,跟着几个吹吹打打的一起被吹入河中。

那河不深,掉下去不过皮肉痛,就连老嬷嬷都能自己脱困,苏胜雪自然早就爬上来。

虽然不过是个意外,但感觉就是不太吉利,姜少齐推说落水有些受寒,当晚并没有到她的房间,之后也一直没有来。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