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穿越来淘金 第三章

寅正过后,姜老太的喜福院中慢慢热闹起来。

姜家院子不多,男人才有院子,女人就跟着男人住,所以基本上就是主母领队一块过来。

苏胜雪跟着苏六娘进入大厅时,柳氏已经带着青姨娘到了,两岁多的嫡子智哥儿让奶娘抱着站在后头,至于四岁的庶女枣姐儿并不跟着嫡母或生母住,故不在列。

至于为什么青姨娘的孩子生在柳氏入门前,原因也很简单,姜少齐年纪渐长,情窦初开便睡了丫头,次数多了,自然有了,小商户没这么多规矩,有了就生呗,柳氏入门后才知道有个丫头已经快要临盆,气归气,也没办法。

孩子落地,健康满百日,柳氏在婆婆的暗示下提了那丫头,也就是青姨娘,一样住在有孕后就开门给她住的二进厢房,柳氏对枣姐儿一点想法都没有,于是让青姨娘自己照顾,姜老太听说曾孙女儿是让姨娘养,不是很高兴,下令让骆嬷嬷把枣姐儿抱过来喜福院。

枣姐儿跟着姜老太,吃穿用度都是嫡女规格,柳氏虽然不平,可也不敢说话。

苏胜雪每天看到柳氏,就有一种想叹息的感觉,书香门第,容姿可人,嫁入人口简单的好人家当嫡孙媳,但脑子真的很差……

怎么会蠢到让青姨娘自己养枣姐儿呢?青姨娘可是大字不识的丫头出身啊,姜老太会允许自己家的曾孙女让个下人养大吗?

姜老太懒得教这孙媳,干脆自己抱来养,小娃这样可爱,养着养着那就成了心头肉,连带对着青姨娘都和蔼了几分。

柳氏只有一点做得好,那就是她每天早上冲第一个进喜福院尽孝。

苏胜雪都觉得自己跟六姑够早了,但柳氏就有办法比她们更早,这不,不到卯正就起床,但还是比不上柳氏那群从凤集院出来的人马。

苏六娘带着苏胜雪进入大厅,两边寒暄的时间,丫头很快奉上热茶点心。

不一会,大太太卓氏带着秦姨娘,赵姨娘,庶出的姜宝珠进来,又是一阵行礼如仪——卓氏是挺喜欢苏六娘这妯娌的,不争不抢,安安静静,连姜老太之前主动要给的洗衣房管事权力都推了,这么好的妯娌,兆天府大概也找不出第二个来了,故说起话来倒是真心许多,连带看苏胜雪都十分顺眼。

别的不讲,就说这不吵不闹的性子,姑侄还真像,换成一般人家的闺女,入门半年没见过丈夫,大概要吵上天了,苏胜雪倒好,直说没关系。

骆嬷嬷见人都到了,便转入内厅去请姜老太。

待姜老太在仆妇簇拥下进入大厅,所有人都站起来,在老人家笑咪咪的“好好好,都坐,都坐”中,才由大房的卓氏带头坐下。

刚好昨天布庄的掌柜送了新衣服过来,因此厅上女人倒有一半穿上,姜老太看着心里高兴——儿子平庸,只懂守成,但看少齐行事,却有几分像公公当年的凌厉手段,家中进银多,今年秋服的料子都挑得好些,不只媳妇,孙女,孙媳,就连智哥儿跟枣姐儿这两娃娃都穿得一身锦绣。

姜老太端起描金碗喝了一口茶,心情极好的说:“冬天的衣服可送来了?”

卓氏回答,“回婆婆,大概这几天就会送来。”

钥匙虽然是姜老太管着,但权力已经下放,基本上家里已经由卓氏说了算,只不过钱银方面得跟姜老太请。

“智哥儿的暖阁可布置好了?”

“已经妥当,我们姜家的嫡长嫡孙,媳妇就算怠慢夫君,也不敢怠慢这小祖宗。”卓氏打趣道。

姜老太被逗笑了,“妳啊,哎,说不过妳。”

兆天府位在京城以北,冬天本就寒冷,今年初更是可怕,下雪跟用倒的似的,每天早上起来就是一尺高的积雪,立春前几天,一晚就积了一人高,院子的门都推不开,姜老太大抵是让今年的雪势吓到了,怕冻着孩子,所以早早准备起来。

“二孙媳妇。”

苏胜雪听到姜老太喊自己,连忙正襟危坐。

“妳的绣被红担当时被吹落河中,祖母有一条蝙蝠桃羊暖被,是少齐去年上北边跟参农买参时带回来的,一直没舍得拿出来盖,就给妳了,晚点就让房嬷嬷送去,等天冷了,自己换上。”

“是,谢谢祖母。”

又是补偿心态吧,姜老太每隔一阵子就会赏她一两件好东西,她今天戴的青玉多宝簪跟玛瑙莲花坠也是赏的。

很好,很好,好的冬被快要十两呢,自己去买太肉痛,姜老太给那就实惠得多。

真希望姜少齐一辈子不理她,这样她就可以一直领赏⋯⋯

然而,事与愿违。

她还没高兴完,就看到骆嬷嬷急匆匆进来,大概跑得喘了,声音没办法压低,厅上的人都听得一清二楚。

“大爷过来了。”

姜老太没想太多,听到金孙来了自然开心,“怎么这样早?”

骆嬷嬷笑说:“老奴也不清楚,接到口信,便进来说了。”

苏胜雪心想,嗷,终于要见夫君了。

转头,见苏六娘一脸欣慰——六姑总觉得姜少齐若见到自己肯定会回心转意,还说她这模样就算进宫选秀都能得宠,真是,她都不好意思跟六姑说,对迷信的人来说,小命比什么都美。

一阵风就把他吓成那样,要是知道她在厅上,只怕要当场变脸走人……嗯?这样也好,姜老太一定会更可怜她,然后又会赏东西下来。

赞赞赞,等姜少齐进来,她就用楚楚可怜的眼神望着他,姜老太肯定心软。

也不是她想拐姜老太的赏,她就……就穷嘛。

虽然当初姜家给了她一千两,但光是替母亲买宅子就去了三百多两,母亲那边也要人服侍,与其找外人,不如从府中带去,如此又去了一百多两,剩下五百两左右,她只带了五十两进姜家。

她在苏家被银子为难了十六年,真希望身边能多点这种可爱的东西,兆天府太冷,保暖的被子直逼她两个月的月银,姜老太赏她被子之前,她都不知道肉痛了多久。

六姑对她虽好,但她的钱银真的也不多,除了阮大娘,还有个弟弟,这十几年一直在考试,花费极大,六姑的月银大抵都往那边去了……胡思乱想中,外头已经传来些微声音。

很快的,一个青年身影大步而入,只见过祖母,母亲,叔娘这三个辈分比他高的人,站在卓氏后头的秦姨娘,赵姨娘自然赶紧见过大爷,姜宝珠喊了声大哥,柳氏跟青姨娘眼巴巴看着,但男人没理她们。

婆子乖觉的奉上茶水。

姜老太一脸慈爱,“怎么这样早过来?”

“林老板有批货不要了,刚刚让人来问我接不接,要的话中午就得出发,孙儿这一去得到大寒过后才赶得回来,所以过来跟祖母说一声。”

“有货怎么不要,不会有问题吧?”

姜少齐笑道:“林老板养外室的事情被林太太知道了,林太太把他打得鼻青脸肿,他不想跟着商队出门被笑,但若没人去取货,会失信于当地商家,这才把路子让给我,他不用出门丢脸,又维持得住信用。”

姜家跟林家多年往来,都知道林太太剽悍,只是没想到林老板胆子这样大。

卓氏光想林老板被正妻打,就笑得忍不住,“这林老板也真是的,前两年被打得在床上躺了半个月也不怕,林太太是镖局的女儿,皮再厚也禁不起那样打啊。”

“母亲有所不知,林老板因为去年那批皮货的问题,跟田家有点不愉快,不愉快归不愉快,但田家也不能拿他怎么办,谁知道那田四爷居然想出报复的方法,买通个花娘自己赎身奔良人,林老板居然就上当了,把那年轻花娘养在外头,这不,田家不能出手打人,但林太太打了林老板一顿。”

满厅的人听到是这原因,都笑出来,只有苏胜雪低着头,觉得自己的内心像是有一万匹草泥马奔过。

这姜少齐为什么长得跟经理大人一模一样啊?

内心震惊之余,当然也看到对方的神色变化,虽然只有一瞬,但她很确定自己看到了——他的眉心微微蹙了一下。

然后她就不敢看他了。

不只脸一样,那声音,那语调也很像很像,要说有什么差别,就是这人年轻得多而已。

他也穿了?跟自己一样从个小贝比长到这么大?

但不对啊,自己才十六岁而已,姜少齐十八耶。

他们明明是同一天翻的车!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