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穿越来淘金 第十三章

两人在这头无声交流,另一边卓氏的脸色自然不好看——一来,这丫头无理,二来,自己竟无法在第一时间反驳。

姜家先祖想的是人情,但人心会变,这方便着方便着就忘了本分,还以为是应该的,主人家不给,就是无情无义。

“大爷当时讲,若这店权顺利收回,便纳我家姑娘为平妻,余掌柜就这么个女儿,又见女儿对大爷相思,这才倾力相帮,却没想到事成之后,大爷对余家不闻不问,我家姑娘相思病倒,婢子不忍心,所以来求大太太作主,请大爷兑现承诺,花轿迎我家姑娘过门。”

卓氏皱眉,刚要说话,转念一想,看向柳氏,“大媳妇,儿子房中添不添人,若是由我这母亲伸手,恐怕惹人笑话,你既然是凤集院的主母,这事情就由你来作主。”

柳氏是过得太好,没被事情烦过心,这才一天到晚针对二房的兼祧妻,让她理理真正的妻妾问题,这才会知道二房已经够安静,是她自己在闹自己。

柳氏巴不得婆婆来这么一句,好彰显她大奶奶的身分,立刻扬起头道:“我们姜家什么身分,你余家又是什么身分,一个掌柜的女儿也想当姜家大房的平妻,可把自己想得太高了,再者,你算什么东西,一个丫头而已,也敢来要求平妻身分?”

丫头的额头贴地,完全不敢抬起来,“婢子自知身分低微,但小姐病倒,家中能用之人不多,所以厚颜来求,还请大奶奶宽容。”

苏胜雪闻言,咬了咬下唇,低下头,全身轻微颤抖。

姜少齐用膝盖碰了碰她,“还笑。”

她也知道不该笑啊,但忍不住有什么办法?柳氏的重点根本完全错误,进不进门才是重点,平妻啥的根本不该在讨论之列,用膝盖想也知道一个掌柜的女儿怎么可能当姜家平妻。

这种无凭无据的口头赖亲,只怕稍有家底的人都会碰到,姜起肯定有过,而看漱石院不过两个姨娘就知道,卓氏很擅长应付这种情形。

至于姜少齐,应该是第一次,卓氏这作母亲的不插手儿子房中事是对的,但主要应该是想瞧瞧柳氏会怎么处理。

可看来柳氏只想讨论名分,完全是直接掉入人家洞里的架势。

“不管你怎么求,平妻是不可能的,若是姨娘,我还能允。”

有孕后,夫君对自己一直很冷淡,柯嬷嬷让她挑两个好看的丫头开脸伺候,别的不说,好歹把大爷留在凤集院,大爷只要留下来了,总不好只往她们房间去,多少会往自己这边来,她担心分宠,始终不愿,前两日趁着春暖回娘家,母亲把她说了一顿,告诫她正妻可不能太小器,否则男人不会喜欢的。

她把母亲的话听进去了,正好今天有这机会,一来彰显自己贤慧,二来也算是替夫君解决问题,三来,她是见过余姑娘的,长得挺标致,这种人收在房中帮忙固宠也好,总之别让大爷老往与花院去就行。

“回去跟你家老爷说,我们姜家只能有余姨娘,不会有平奶奶,若他肯,明日把你家小姐的八字送过来。”

那丫头又重重磕头,“是。”

卓氏不动声色,内心却是很无奈的。

柳氏过门后,她内心都不知道可惜过多少次,当初如果说的是黄家当铺的女儿就好了,即使不够聪明也不会蠢成这样,居然听信片面之词就允了,这以后若人人来赖亲,是不是人人都收房?

但既然已经说了让媳妇处理,就没有她再出手的道理,反正不过一个掌柜的女儿,难不成还能上天去了?

只不过,得让凤集院中的嬷嬷跟丫头得看紧一点,可别惹了大事,自己却一点都不知道,唉。

有事情做,时间过得很快,过了清明,过了谷雨,转眼就快到立夏。

余姑娘自然早早过门,成了凤集院的余姨娘,不过,也就是那样而已,每天早上一起去喜福院尽孝,赖亲进门,自然得不到姜老太跟卓氏的喜欢,至于柳氏问都不问丈夫有没有这件事情就允许对方入门,姜老太就更加无言了。

另一边,苏胜雪则是如鱼得水,无论晴雨,跟着夫君大人天天出门。

他们找到一间自己开设的烧瓷铺,两人虽然不会画图,但却很能说,烧瓷师傅三十几年经验,居然凭听的也能绘出他们想要的图案。

金鱼戏水,五彩祥云,春鸟点枝,柳树迎风,每种图案都是一套一套,小到连筷架都有描图,兆天府的碗筷汤瓢还只是食器功能,等他们发现食器可以这样艺术,肯定吓死那些古代人。

还有菜色也是重新拟过的,那些难控制的大厨跟小二都不要了,姜少齐去年早找好一批人,都已经打好契约,不怕搞怪。

这些日子,他忙着外头,她则负责训练这些人,也不求有现代服务水平,但至少盘子放下的时候,汤水不要溢出来,她还稍微教授了一点推销技巧,像是今日刚进了几只活鸡,客官要不要尝尝我们的麻辣炒鸡,或者如果鸡没了就推销鱼呗,早上刚刚送来的,还养在水缸,蒸煮都鲜美之类的销售辞令。

苏胜雪一边训练,一边也满佩服夫君大人的,这些人颇为聪明,挺好教,但他们又都不识字,也不怕学了之后就翻天。

临江这边如火如荼的进入软体准备,而姜少齐也没闲着,现在正在整顿城北店。

她原本只觉得两人每日进出都顺路,直到在书斋第一次看到兆天府地图,以及他画在上头的红圈圈,瞬间懂了。

“你,你居然在这边搞流水线作业!”

姜少齐一笑,“你可以直接说很佩服我,我接受。”

苏胜雪仔细看那张图,以姜家为中心点,临江店是往北第一间饭馆兼客栈,顺着下去就是城北,接着往东南有两家,顺着下来绕了兆天府一圈。

看样子,他是打算顺着圈圈一间一间拆,这不只路很顺,画图先生跟办事先生都不用重新找,工人也是那批定下来,一间一间顺移,由于都有经验,大家动作只会快,不会慢,他也不用像临江店一样花很多时间。

另一方面说,如果数间店一起动工,很难控制品质跟进度,姜老太跟卓氏在期待之余也会有点担心,万一事情不若预期,姜家可能就这样垮了,但如果一间一间来,她们就会觉得,这要真不行,也只是损失了一间店,姜家还担得起。

这种把饭馆改建变成流水线作业,对他来说方便之余,也安了长辈的心。

“姜老太跟大太太其实多虑了,只是又不能跟她们禀明我们是拿着青龙刀在砍豆腐。”苏胜雪伸手在地图上一弹,“既然已经制式化了,你肯定有别的想做吧。”

“那是当然。”几间小饭馆而已,哪还需要自己盯着,“等夏天的时候,我就把这件事情放手给卢通卢晏做了,我想弄个客栈,规模大一点的。”

苏胜雪眼睛一亮,“五星级饭店?”

“很接近,再猜猜。”

“嗯,专门针对大富大贵之家,一顿饭二十两银之类,只接待有一定社会地位的客人,每个进来的都把他们当皇帝伺候。”

“这只是其中一部分,我给个提示吧,跟天气有关。”

“天气,兆天府简直跟北海道有得比,针对天气的话……温泉?”

“聪明。”

听到答案,苏胜雪的声音都激动得分岔了,“真是温泉?兆天府有温泉?”

天啊,温泉耶!

虽然嫁入姜家后,她已经可以用浴桶洗澡了,但浴桶跟温泉还是不一样啊,泡着温泉喝点小酒,让人按摩按摩,晚上一觉到天亮……只是想想而已,就觉得美好得冒泡泡。

“竹紫山上有一个泉眼,不过兆天府的人不懂温泉妙用,只把温泉地热拿来在冬天种植蔬菜,我已经把那泉眼买了下来,不过姜家资金不够,只能先整整地,把四周圈起,若是那几间饭馆争气点,大概两年后可以开始建吧。”

已经在云端的人闻言顿时下来,“那得等上多久才能开张啊?”

“别不满意,两年已经够快了。”

她皱皱鼻子,“哎,你来到这边才两年多,我可已经来了十七年了,体谅体谅我这个十七年来洗澡都不能把脚伸直的人吧。”

姜少齐挑眉,“你把温泉当洗澡?”

“譬喻啦。”苏胜雪嘻嘻一笑,“不过真没想到兆天府有温泉,客人泡温泉的时候,还可以让琴娘在旁边弹琴,泡完就来个泰式按摩,绝对让他们舒服到乐不思蜀,顺道在廊间放画轴,每张十金起,这里有钱人这么多,肯定大发利市。”

“讲到钱就高兴啦?”

“当然高兴,我们前生那么奔波,不都为了钱嘛,而且人生得有些追求,学问的累积是追求,银子的累积也是追求。”

姜少齐笑骂,“胡说八道。”

她笑挽着他,“过奖过奖。”

两人说得正高兴,孙娘子在外头禀道:“大爷,二奶奶。”

苏胜雪连忙松开手,虽然两人是夫妻,但这种行为在古代依然不端庄,为了与花院的面子,她可不能这样。

姜少齐朗声道:“进来吧。”

雕花门一推,孙娘子跨过门槛进来,给两人行了礼,“余姨娘亲自下厨炖了乳鸽汤,命丫头送过来,婢子让那丫头在前庭等着。”

姜少齐皱眉,“是谁的丫头?”

“是大奶奶指派给余姨娘的若云。”

姨娘进门是不能带人的,于是柳氏把自己的陪嫁丫头给了她,明面上是伺候,实际上当然是监视,但不管怎么说,若云现在的身分就是余姨娘的人。

这只代表一件事情,余姨娘越过了柳氏,自己找到书斋来了。

“你把汤送去给大奶奶,怎么来的照实说。”

孙娘子应了声,退下了。

苏胜雪想想,这余姨娘也算厉害,单枪匹马进入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不过才两三个月就把姜家摸熟了,还能自己下厨,厨房一直是卓氏的人马,居然让她在厨房整治东西,而且直接送到书斋,完全不把柳氏放在眼底。

但柳氏当天就那样上了赖亲当,余姨娘又怎么可能把这主母当一回事?唉。

“话说回来,那个余姨娘的丫头怎么这样大胆,当着你的面睁眼说瞎话,她就不担心你跳出来否认吗?还有,你怎么也没出来讲什么?好歹暗示一下柳氏别接这烫手山芋啊。”当时因为一直跟卓氏在一起不能马上问,加上余姨娘又不是与花院的人,后来也就忘了,现在才想起。

“她既然已经守在门口,不管我在不在,她都会说,就如你讲的,口说无凭,但我一个大男人怎么能跟个丫头争论,一旦争论就是有失身分,传出去都是姜家丢人,她就是看准这点,才不管我是否在场也要赖上来,至于我没暗示柳氏,主要还是想看看她怎么应付,姜家肯定会起来,一旦起来,这种死皮赖脸之事只会越来越多,我才好知道该怎么办。”

“那你现在打算把余姨娘怎么办?”

“放着呗,她自己赖进来的又不是我求娶,只是柳氏身边我得多派几个人注意着,怎么说也是大房的奶奶,她要是脑子不清楚,对整个姜家都不好,两家毕竟多年交情,可以的话,我不想闹得太难看。”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