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穿越来淘金 第二十章

【第九章】

吃饱喝足真舒服,苏胜雪伸了个懒腰,勤哥儿睡了,现在做什么好呢。

她暂时不用去尽孝,还能休息一个多月呢。

如果让她选,她肯定想去仙雀湖畔的竹紫温泉会馆瞧一瞧,但姜老太体恤她生产辛苦,不用去喜福院,结果她却舟车劳顿跑去竹紫山,那不是显得很白目,因此也只是想想而已。

“小姐。”湘娘在她耳边低声道,“青姨娘来了,说有事情想见您。”

苏胜雪微觉奇怪,姨娘这种基本上守门婆子就挡回去了,怎么会报告到她这边来?

湘娘看出她的疑问,主动说:“她带了自己做的虎头鞋,虎头帽,好歹是枣姐儿的亲娘,不好直接让人回去。”

苏胜雪懂了,之前余姨娘双手空空,自然好打发,可青姨娘却是扎实的给孩子做了东西,鞋子帽子可不是小究那么好做的,没几日功夫也不成,诚意放在那里,婆子还真不好推。

何况姜老太那样疼爱枣姐儿,都明白跟卓氏交代了,将来要以嫡女的规格让她出嫁,这种情况下,还是要给她这生母几分面子的。

于是她点点头,湘娘连忙去请。

青姨娘很快进来,见了她,行了礼,“见过二奶奶。”

“坐吧。”

“谢二奶奶。”

湘娘很快的奉上茶——虽然因为姜少齐的独宠,与花院的地位有了很大的转变,但苏六娘清静惯了,苏胜雪也不爱派头,故院子还是维持那样的人数,只不过把那些明显收喜福院,漱石院,凤集院好处的婆子丫头给换掉,新换上的是孙娘子细心挑选出来,都是教过的,银子可以收,但得来说哪个院子想疏通消息,至于给些什么让对方不致起疑,那就是孙娘子的事情了。

“恭喜二奶奶一举得男,给姜家开枝散叶。”青姨娘一脸讨好,“婢子的女红还过得去,就给二少爷做了鞋子跟帽子,用的都是先前老太太赏下来的好料子,还请二奶奶别嫌弃。”

“青姨娘辛苦了。”她自己也学过女红,简直是虐待,眼睛酸,腰背痛,这才能绣一只鸟,色线要是没换好,马上就报废。

人家这么勤劳,她当然不能收下就算,还要拿起来称赞一番。

说实话,青姨娘的绣工也真的挺好,小娃脚那样小,她都能在鞋面上绣个雉鸡——勤哥儿是鸡年最后一天出生,雉鸡尾巴五彩斑斓,倒是很好的寓意。

苏胜雪看着也很喜欢,命湘娘收好。

青姨娘见她神色平和,神色倒是放松了些,“多谢二奶奶赏脸,婢子……婢子是自小卖入姜家的,当初大太太就是见婢子老实听话,所以放在大爷身边伺候,后来大奶奶入门,婢子一般也是听大奶奶的,大奶奶说什么就是什么,婢子从不敢擅作主张,先前,先前得罪二奶奶,虽是婢子的罪过,但绝对不是婢子的本意。”

苏胜雪拿起茶盏喝了一口,微微一笑。

说实话她不讨厌青姨娘,虽然不是很聪明,但这也是可取的地方,她也很认同卓氏的看法,青姨娘就是老实。

湘娘也是人精,眼见自家小姐没有不耐烦,青姨娘欲言又止,于是借口炉子上还在炖东西,这便下去了。

青姨娘眼见花厅无人,突然朝她跪下来,“不敢隐瞒二奶奶,婢子有,有事相求。”

“我不喜欢人家动不动就下跪,起来说话。”

“是,”青姨娘起身,“不知道二奶奶记不记得,先前老太太交代事情时,曾说过要让枣姐儿以嫡女规格出嫁,还说嫁妆已经准备好了,不走公帐这件事情?”

“自然是记得。”

青姨娘十分紧张,“二奶奶入府不过两年,可能不知道老太太个性,但婢子自小在姜家,是知道意思的,从公帐走嫁妆,最多不过一千两,可老太太疼枣姐儿,那意思分明是要把自己的嫁妆都给枣姐儿。”

“孩子都长大了,老太太很是寂寞,枣姐儿可爱又贴心,在喜福院让她曾祖母开心不少,功劳很大,再丰厚的嫁妆都担得起。”

青姨娘听她这样说,露出感激神色,“婢子听一些老奴婢说,老太太过门的第一年去昭然寺上香,山路上看到个狼狈的孕妇求救命,几日没洗澡不说,都已经破水了,姜老太没嫌脏,让人扶上马车,几个生过孩子的婆子帮忙,让她在车中产子,原本想带回姜家安置,但那妇人太过虚弱,实在不能再舟车劳顿,于是就进到昭然寺,给了住持十两银子,也给那产妇十两银子,说若将来无处可去,便到兆天府城北姜家来干活。”

苏胜雪一赞,“老太太人好。”

“是啊,过了两年多,京中有人送了礼物来,没讲自己门户,只说答谢当年救命之恩,一出手就是田产,年收可有一千两银子。”

苏胜雪听到这里颇惊讶,居然有田产?

但想想姜老太平日出手的样子,的确是有钱,崔家的嫁妆应该不至于可以让她这样花,若说有个年年生钱的地方,倒是比较合理。

枣姐儿是老人家的心肝宝贝,听意思,那田产就是要给枣姐儿当嫁妆了。

想通这点,苏胜雪笑道:“那不是挺好,枣姐儿手上有钱,只怕夫家人人巴结,日子不会过得太差。”

“不瞒二奶奶说,当初婢子也是很高兴的,可,可是,”青姨娘露出为难神色,好半天才吞吞吐吐的说:“喜福院这么说过后没几日,婢子养的猫跑出房间,当时晚了,婢子也不敢喊,就绕着院子找,无意间听到大奶奶在跟柯嬷嬷商量,说到时候把枣姐儿许给柳家小少爷,再找个理由把田产拿过来改名字,婢子虽然不该嫌弃主母的娘家人,可柳家实在……实在……何况,若是田产改了人名,只怕柳家会马上翻脸嫌弃枣姐儿是庶出,到时枣姐儿手上没钱,也没娘家人撑腰,这日子要怎么过……”

苏胜雪跟青姨娘并无交情,但见她这样,心倒是软了。

即使听到主母的打算,她也不能去讲,若是她有胆越过柳氏去跟卓氏打小报告,首先卓氏就会先打她十个板子,即使找了柳氏来,柳氏也能否认,到时候变成她诬陷主母,罪就大了。

青姨娘只怕烦恼很久,好不容易找到机会进到与花院来跟她说。

“你想我怎么帮你?”

“老太太一直疼爱二奶奶,希望二奶奶日后若是有机会,能跟老太太说,把枣姐儿许给崔家年龄适当的小少爷,崔家家风严谨,又是老太太的娘家,肯定会同意枣姐儿嫁入崔家,婢子也比较放心。”

苏胜雪跟夫君都有一个共识,要好好照顾姜家人——如果跟姜老太提崔家,的确是不错的主意,宝贝曾孙女嫁给自己兄弟的曾孙,的确很放心。

原主既然只有两个血脉,自然不能让他们吃亏了。

“我另有一个想法,让姜老太从崔家旁枝中找出品行端正的男孩子给枣姐儿入赘,家法上,枣姐儿可视为庶子,就是三十岁出户,到时候带着你一起分家,你觉得如何?”

青姨娘大喜,连忙跪下磕头,“若,若真能如此,婢子天天给二奶奶念经祈福!”

老实说,被提为姨娘当然很高兴,刚生产完时也想过大爷会再来找自己,再生个儿子当依靠之类的,但随着时间过去,慢慢也就知道大爷对自己没兴趣,大爷连大奶奶房里都不去了,何况自己只是个姨娘,穷人女儿早当家,四五岁就开始干活养自己,对于有些事情看得更明白。

后来她想通了,反正已经不愁吃穿,那就看着枣姐儿长大也是寄托,每日尽孝,枣姐儿都坐在老太太腿上,自己也能看上几眼,知道孩子好,她也就好,对将来的事真没想这么多,反正不过一个姨娘,也就是这样了。

却没想到二奶奶居然有入赘分家的提议,到时候她不但能跟枣姐儿一起住,还能自己照顾亲孙子,那多好啊,不像现在,有柳氏这种主母实在累得很,想到要一直跟她住在一起,有时候她都怀疑自己是不是上辈子造孽才有这种主母。

二奶奶既有大爷的宠,又有老太太的缘,这事情应该能成。

青姨娘一抹泪,“谢二奶奶。”

那天晚上姜少齐回到与花院,苏胜雪便跟他说了这事,他觉得这样也挺好,隔几日让孙娘子去传话,表示枣姐儿的事情他会妥善处理,让青姨娘安心。

夏去秋来,冬走春至。

这一年多来,对姜家来说无异是实质的飞进,不但十间百年饭馆都整治完毕,成为兆天府首屈一指的美食住宿之地,竹紫会馆的房间更是供不应求,虽然也有人想如法炮制,奈何兆天府就只有一个温泉眼,少了“美容美肤”的功效,对太太奶奶来说,根本没什么吸引力。

跟姜老太很久没联络的何老太跟许老太又写信来了,但姜老太已经不想理这两个朋友,这么势利,真没什么好联络。

勤哥儿已经会走,话都能说上几句,苏胜雪完全处于有子万事足的状态,小娃的魅力太大了,就连一向沉稳的苏六娘,下午都要来逗上孩子一阵,每天早上抱着去喜福院尽孝,姜老太跟卓氏也都是投以慈爱眼光。

姜少齐深懂分层负责之理,一旦上了轨道,他负责看帐就行,几日才出门一趟,剩下的时间都用来逗孩子。

春夏之际的天气实在太舒服了,两人把孩子带到后花园,让他自己跑着玩,只能说姜家真的不大,才没几日,柳氏也抱着智哥儿出来了。

“大爷,弟妹,这么巧。”

“大嫂。”

柳氏放下孩子,“智哥儿,去跟弟弟玩。”

苏胜雪也不担心,奶娘婆子都跟着,不会出事,兄弟将来还得相处,总不能让他们当仇人。

两小娃虽然每天都在喜福院见面,但这么亲近玩耍倒是很少有,很快在花园里追逐起来。

大人便在亭子里,姜少齐跟苏胜雪没有习惯出院子就带一串人,倒是柳氏维持着大奶奶习惯,下人很快在凉亭铺上垫子,煮起茶。

垫子只带一份,柳氏让给夫君,姜少齐这便坐下了——他若让给苏胜雪,对柳氏来说面子上过不去。

他对她没有特殊好恶,自然不会特意下她面子。

“弟妹过门三年了吧?”

苏胜雪微微一笑,“大嫂好记性。”

“还记得当时河上怪风,把迎亲大队吹落河底,夫君回来受了凉,一直不肯过去与花院,当时还以为兼祧之事得留给智哥儿来做呢,却没想到弟妹后来得了夫君的眼缘,几乎压过我这个大奶奶。”

姜少齐皱眉,“说这些干什么?”

苏胜雪也很傻眼,这柳氏真的是顾人怨,大家当没事看孩子玩不好吗,干么在大家心情都不错的时候讲这些。

“是妾身嘴笨,那说些别的吧,眼看智哥儿都这样大,该是给他跟枣姐儿启蒙了。”

这问题总算正常些。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