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姑娘不是赔钱货 第二章 被赶出盛家

不高兴吗?她并不在乎,盛踏雪还未表示,外间有脚步声传来,门帘掀开,进来的是大房夫人蔡氏。

由于阿瓦不在,一行人未经通报便直捣黄龙。

蔡氏极讲究排场,身边侍候的前前后后有近十个,人太多进不来,只能在外头候着,但连同进来的四个奴婢一站就显得室内拥挤不少。

蔡氏有双柳叶眉,乍看颇有几分姿色,可惜一脸浓妆,嘴唇腥红,加上一身藤青曳萝靡子褙子,迷离繁花丝锦长裙,有些壮硕的骨架更显庞大了起来。

烟氏起身朝着蔡氏喊了声大夫人,蔡氏看也不看她,居高临下,眼神刻薄的看着床上的盛踏雪,假惺惺的叹了口气——

“妳这孩子怎么这么想不开,严家可是难得的好人家,要不是伯娘心善,这么好的事可就指给了别人,哪轮得到妳?”

这简直是昧着良心在说话,烟氏气得抖唇,“大夫人,我家小五年纪最小,要谈亲事,大夫人的大姑娘、二姑娘不是更合适?再不然,也还有二房的三姑娘,哪里就说上我家小五了?”

蔡氏不高兴了,她两个如花似玉的女儿可值得更好的。

“反正这桩亲事我已经跟严家人说好了,踏雪的亲事我这伯娘尽力便是,何必惊动老夫人?”稍早老夫人把她叫去训诫了一番,要不是她尽把事情往好处说,处处投老夫人所好,这无疑稳赚不赔的亲事怕就要黄了。

盛踏雪抬头,一脸不解的看着蔡氏,忍着喉咙处的疼痛问:“小五父母俱在,不知伯娘凭什么作主把小五许嫁?”

蔡氏被盛踏雪的言语给激得火气上冲,深吸一口气后,冷声道:“是谁教妳用这种口气跟伯娘说话的?妳的规矩教养都哪儿去了?这件事已成定局,妳好好养伤,别再搞出些惹人心烦的把戏,一个月后严家就会来迎娶了!”蔡氏趾高气昂的撂下话,拂袖而去。

她以为按照以前拿捏这丫头的法子必定能无往不利,哪里想到会在她脸上看到那凛冽的眼神,心里咯噔了下,这丫头是怎样,以前她说东,这丫头就不敢往西去,这会儿眼神这么碜人,是谁给她的胆子?

盛踏雪大概弄懂了蔡氏心里打的是什么主意。

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蔡氏不就看着自己爹娘懦弱不敢反抗,既然没有长辈替她出头,拿捏她这么个小丫头又有什么难的?

而且听她方才说的话,她那便宜爹是去老夫人跟前说了她不嫁一事的,只是看着没什么效果。既然老夫人那边指望不上,想要从这桩冲喜的亲事里把自己摘出来,还是只能靠自己。

烟氏无助的掩面。“娘真没用,护不住小五,我去找妳爹让他想办法。”

盛踏雪心里实在看不上这个只会哭的便宜娘,对上当家主母什么意见都不敢有,对下人的践踏甚至一味的退缩,能巴望她帮自己争取什么?她实在没底。

“娘,没用的,爹看着是已经找过祖母了,要不然大伯娘怎么会来?”

“那我们该怎么办?”烟氏六神无主。

“娘,您会站在女儿这边吧?”唯今之计,只能设法先让这个娘和她站在同一阵线,要是一个队友也没有,她也太惨了。

“那是当然,小五可是娘的心肝宝贝啊!”说到这个,烟氏也不哭了。

“您若不挺直了腰杆,护着女儿,又有谁能保护女儿?只要您不答应把女儿嫁给严家,大伯娘难道还敢硬来吗?”

“只要我咬牙不答应就能成?”女儿说得有理,要是连她这做母亲的都护不住她,那有谁能?

她虽然面对蔡氏习惯性的就退缩,那是因为多年来他们夫妻俩对蔡氏唯命是从,但是一想到要放任蔡氏操纵女儿的亲事,女儿一旦嫁进严家……痨病,是治不好的绝症啊!

所以说冲什么喜,根本就是骗人的勾当!

女儿要是年纪轻轻就守寡,一生那么长,她该怎么过下去?

一思及此,本性柔弱的她,看着女儿弱质纤纤的模样,为母则强的母性被激发了。

“妳放心,不管妳想做什么,娘会一直站在妳这边的!”

得到烟氏的保证,盛踏雪虽然不敢全信,但是多个同盟,总比孤军奋斗来得强。

起码不要有个拖后腿的。

休养了两天,盛踏雪觉得自己的身子大致上已经没什么问题,脖子上的红痕也逐渐转淡,只是看着仍旧显眼,所以她每每敷完药之后依然将布条系上,藉以遮掩。

这两天,大房没有再来人,屋里经常只有烟氏和她母女俩,就连她那个便宜爹也只是来打打酱油,说没两句话一溜烟又不见人影。

他说了,老夫人的意思是盛家的女儿早晚要嫁人,早嫁晚嫁都是嫁,嫁的夫君是好是坏,得自己去过日子才知道,严家大公子看着虽然不是很好,但是以她一个庶子生下来的女儿,也许去了严家能享后福也说不定。

盛踏雪被气笑了。

能享后福?要是那位严公子有个万一,严家失去这么个独苗,还会将她这冲喜娘子高高的供起来?这简直是痴人说梦,到时恐怕克夫的大帽子立马往她头上扣,整得她生不如死都有可能。还是原主就这么好骗,人家随便说什么都信?所以那位老夫人连草稿也懒得打的随便说?

盛踏雪看向盛光耀。“爹的意思呢?”他总该有自己的想法吧?都听别人的算什么!

“妳奶奶的意思也没错……”盛光耀没敢看女儿的眼睛。

烟氏以为丈夫会站在她们母女这边的。

“你这个没心肝的,我们就这么个女儿,你这当爹的没能耐替小五相看个好人家就算了,老夫人和大夫人要把女儿往火坑推,你还站在她们那边,你到底是不是孩子的亲爹?你就不能挺起腰杆站出来替咱们娘俩说句话?我真是命苦……”

她受够大房了,只要是大房说的话就是对的,大房放的屁也是香的,自己的夫婿只会默默承受,连带她这个妻子也被剥夺了话语权,明明是主子却像听命行事的下人。

“妳胡说什么,娘说的话妳敢不听吗?妳是想害我去到哪都被人戳脊梁骨,骂我不孝?”盛光耀拧起了眉。

本朝最重孝道,孝道是座隐形的山,压在身上甩不开推不掉,无论长辈对晚辈的要求合不合理、做不做得到,一旦违逆,路人的唾沫星子都能淹死你。

盛踏雪以为这是愚孝,但是她不清楚盛光耀是怎么想的,唯一能确定的是,他并不想为了女儿去违抗他的那些家人。

“是我命苦,这些年跟着你吃苦受罪,我没话说,因为是我心甘情愿要嫁你为妻的,可是你瞧瞧我们遇到的都是些什么破事?大房、二房过得是什么日子,我们过得又是什么日子?你孝顺,好,你就继续留在这个对你没有半点恩义的家熬到老死吧,这种日子我不过了!我要跟你和离!我会带着女儿自己出去住!”烟氏豁出去了,把她心底的委屈都吼出来。

这些年卑躬屈膝、低人一等,日子过得再艰困她都摸鼻子认了,丈夫是她自己点头要嫁的,但是凭什么这个家连她的女儿也容不下?

她性子平和懦弱,原先以为丈夫跟她一条心就好了,这才幡然看清楚,他的心根本不是向着她们母女俩的。这样的人,还守着他做什么?

盛光耀显然被烟氏脱口而出的话给骇住了,神情有些恍惚,“墨娘,妳这是做什么,怎么就谈到和离去了?不过是嫁……”看了眼女儿,把喉间的尾音给吞了。

不过是嫁女儿是吗?这个便宜爹真是骗人骗彻底,连自己都深信不移,盛踏雪无言了。

烟氏和盛光耀多年夫妻,哪里不知道他未尽的话语要说什么。

“她们就是想卖我的小五,连你也这么想!既然你们盛家人一条心,我也不碍你们的路了,我们和离!我带着小五给人浣衣、做女红也能过日子,又何必留在这里让你们糟蹋!”她硬气了一把。

看到烟氏破釜沉舟喊着要和离,盛光耀一脸的慌乱,盛踏雪就知她这便宜爹对娘亲还是有些感情,不到无药可救的地步。

“……我这不过是还没吱声,我这、这就去、去向大嫂表明态度,要嫁女儿,她可是有两个比小五大呢,怎么也轮不到小五对不对?”盛光耀的姿态和声音都软了不少。

“你最好要说到做到!”

“妳怎么就不信我了?不过这么大的事妳总要给我点时间,让我好好想想怎么说。”

烟氏瞧着盛光耀,再看看女儿,有些摇摆。“要不……给妳爹一些时间?让他想想怎么去向妳大伯娘和祖母开这个口,总得想个好一点的措辞。”

知夫莫若妻,她知道夫君话应得痛快,真要等他去冲撞大房等人,向来被压榨习惯了的他,还真要鼓起十足勇气。不过至少他答应努力了不是?

盛踏雪真的想翻白眼了。好一对不靠谱的爹娘。

盛光耀低着头想出去,却听见盛踏雪在他身后语气森寒的道——

“爹,您要敢把我卖去别人家做寡妇,这辈子咱们父女的情分就算完了。”

盛光耀和烟氏都愣了,虽然知道女儿拿命来反对这门亲事,如今竟然还把话说得这么决绝。

“妳居然敢用这种态度和我说话?”他要不教训一下她,他这爹就不用当了。

“不然我该用哪种态度跟您说话?”她的眼光毫不回避。

盛光耀的脸一阵红一阵白,气得脖子都粗了一圈,拳头捏了又放,放了又捏,最后气呼呼的出去了。

“妳这孩子怎么和妳爹这么说话?”烟氏口气略带责问。她有多久没看过相公气成那样了?

“娘,我这不是被逼急了。”盛踏雪半真半假的红了眼眶。

她拍拍女儿的小手。“娘懂,我们就等着妳爹的好消息吧。”

最好是这样。就怕等那便宜爹为了她这女儿不顾一切的去向大房提出拒婚,黄花菜都凉了,她不想坐以待毙,也没道理坐以待毙!

烟氏看到阿瓦端药进来,又盯着盛踏雪喝了回药。

“妳这伤总算是将好了,再下去也没钱给妳买药了。”她叹气道,把药碗递给阿瓦,让阿瓦去将药渣倒了,又看着女儿歇下,这才出门。

一直待在屋里的盛踏雪让阿瓦扶着走出三房的小院子,能出来透透气她还满高兴的。

相对三房那偏僻又窄小、什么都没有布置的院子,眼前盛家这园子打理得真是不错,精心莳弄的花草一片欣欣向荣,这时节,尤其是艳丽的桃花李花开了满树,香气扑鼻,配上生气盎然的春草宛如锦绣,衬着碧空,心情都像被洗涤过一样的舒畅。

只是她高兴得太早了。

三个不速之客领着丫头,像是算好时间的把她堵在半道上,老实说阵仗还满惊人的。

这些日子阿瓦常给盛踏雪说府里的事,想到一项说一项,有的落落长,有的简要两三句,盛踏雪把它拿来当佐饭的调味料,当闲暇时打发无聊的说书听。

譬如,大夫人每天吃的一定要是当天采买的新鲜食材,桌上必定要有四荤四素的菜品,至于吃不吃得完,那不是她考虑的问题。

茶叶果品一定要最好的,点心除了县城最知名的吉记,其他绝对不碰,茶叶一定要是最好的,壶里的茶水要求四季温热不能断。

大少爷和两位姑娘自也是比照办理,一丝都不肯将就。

所以眼前这两个姑娘,后头跟着四个丫头,每个手里拿着要不是手炉,要不是披风,要不是吃食,身分自是不难猜,盛踏雪心想,就算宫里娘娘的排场也就这样吧。

这一比较,落在后面的盛丹霏就有些势弱了。

她的身边就一个瘦瘦小小的小丫头,头还是低着的,连抬头看都不敢。

“哟,身子不好就乖乖在屋里待着,逞能出来,要是吹了风回头又病了,还不得要家里搭医药费?先前为了给妳请大夫可花了不少银子呢。”说话间一股浓浓的香风袭来,讥笑又轻蔑的声音又尖又利。

说话的是大姑娘盛丹玥,年十七,从十四岁就开始相看人家,可惜眼界比天高,门第差点的她看不上,家世高些的人家看不上她,这一来二去的熬到这把年纪,别说蔡氏着急,她对自己的亲事也开始急躁了。

但是用她的话说,是爹娘舍不得她,想再多留她几年。

她的长相和蔡氏如出一辙,略带方形的脸,柳叶眉,杏眼,很不幸,骨架也随了她娘的粗壮,据说为了让自己好看,她每天吃的量像是鸟食,可惜成效不彰。

这会儿她身上穿的是水红镂银丝牡丹花纹缎裙,要盛踏雪说,骨架大的人本来就很容易显胖,她又穿着红色,更有着强烈的放大效果,和与她并肩站在一块的二姑娘盛丹丹一比,真有些惨不忍睹了。

姊妹一个模样肖了娘,一个肖了爹。

“大姊,我们之前不是说好要去探望待在屋子里养伤的小五妹妹?怎么一忙就给忘了,妳瞧她那儿还裹着巾子,真是可怜,我说妹妹,妳怎么就那么想不开?要知道好死不如赖活呀,死了可就什么都没有了。”盛丹丹一副苦口婆心的劝着,但深一层去想,她对盛踏雪的遭遇没有半点同情心。

盛踏雪要是有个不测,不只家里晦气,到时严府要不到人,遭殃的不就变成她们吗?所以她现在不能死,等一个月后嫁进严府了,她要怎样她们也就管不着了。

盛丹丹脸庞圆润,眼下有颗泪痣,身穿烟罗紫束腰雪缎长衫,袖口用银丝锁边,一对金宝结,绿宝石镶嵌的流苏步摇,猫眼石耳坠,比起盛丹玥的满头珠翠,品味不知甩了她几十条街。

相较盛丹玥直来直往的粗暴,这位二姑娘果然如阿瓦说的,是个喜欢绕来绕去的主,常绕得人一不小心就着了她的道而不自知。

都说会咬人的狗通常不会吠,她是咬了人一口,那人还会问她有没有把牙咬疼了的那种人。听说以前的盛踏雪就吃她这一套,完全就是被卖了还帮着数钱的蠢货,真不知怎会突然开窍不愿当个冲喜新娘?

然而如今的盛踏雪已经不是从前的盛踏雪,她可是比在场的人多活了一世,要是还听不出盛丹丹话语中的恶毒,那她也就白活了。

这两姊妹就是站着说话不腰疼的代表!要是被送上门冲喜的人是她们其中之一,最好是想得开、笑得出来!

三人之中,看着像是个隐形人的盛丹霏,垂着头,不言不语,摆明了就是个怯弱的小苞班。

盛踏雪看着大房两个嫡姑娘一唱一和,唇边挂着笑容,一句话不吭。

这五妹妹好像有点不一样?盛丹玥觉得不对劲。“怎么了?五妹妹好大的架子,妳二姊姊和妳说话,竟敢不回应?”

盛丹玥是个沉不住气的,在她身上看不出那种被精心教养出来的大气,完全就只是一个被娇惯坏了的千金姑娘。

她细细描绘的眉毛挑得老高,看盛踏雪一副没把她们放在眼里的神情就一肚子的火。

表面是替盛丹丹不平,其实不过是受不了被漠视。

对她来说,一个庶子生的女儿,凭什么和她们互称姊妹?偏偏这盛踏雪还长得比她出色,虽然稍嫌瘦弱,但那眉眼间的娇美完全是她的梦想。

阿瓦不必盛踏雪示意,看见盛丹玥开始为难自家姑娘,她马上伶俐的一个福身,出声道:“还请大姑娘、二姑娘见谅,我家姑娘伤了喉咙还没好利索,大夫吩咐要噤声,半旬后才能开口说话。”

盛踏雪真想给阿瓦鼓鼓掌!

这两姊妹在她卧床那些天,没一个来看过她,如今在这里和她“偶遇”,摆明是来看她上吊没死成会是什么凄惨模样,她的不能言语应该够她们回去开心好一阵子了。

“什么,不能说话?”盛丹丹忘了遮掩的笑得灿烂。“我说五妹妹,这会不会就是老天爷在惩罚妳得了严家那么好的亲事还不知珍惜?啊呀,这寻死的经验想来不一般,要不要给姊姊们说道说道?”

不能说话?那真是再好不过了,最好从此都不能开口发声,成了哑子,看她空有一张脸蛋有啥用,哼,她只配给她做陪衬!

盛踏雪转了转眼珠,看来她就算继续装聋作哑,这两个“好姊姊”也不会轻易罢手,可她们真当她是软柿子呀。

她轻抚着喉咙,假装痛苦不堪,“……好人家吗?既然二姊姊这么羡慕小五,对那位严大公子倾心爱慕,从前有孔融让梨,不如我这妹妹也让出这难得的好亲事,成全二姊姊的仰慕。”

乍然听到盛踏雪沙哑到近乎粗嘎的声音,盛丹丹乐得差点没笑出来,她就说嘛,这盛踏雪就是个禁不起激的,随便一激就寻死觅活,屡试不爽,她这会稍稍一刺,不就又开口了?

摆明就是个蠢到不能再蠢的蠢货。

不过……她幡然回过神来,“谁仰慕那个痨病表?妳不要随便污蔑我的清誉,再说,长幼有序,咱们家要嫁也该是大姊先才是!”

这话盛丹玥可不爱听了,“盛丹丹妳的脑袋被驴子踢了?这会说什么长幼有序?娘不是说,等被媒婆点中的五妹妹进了严家门,就有银子替咱们疏通,各讲一门好亲事,妳忘了吗?”方才还一副相亲相爱、姊妹情深模样,一见火烧到自己身上,盛丹玥马上把暗藏的心思给掀了。

她压根无视这花园除了自家姊妹,还有其他来来去去的下人,完全没想到哪个随便往外一张嘴,就能制造出无数的流言,自己或整个盛府都会成为外人茶余饭后的谈资。

盛丹玥想的只有—— 都是自个儿的爹不好,士农工商做什么不好,偏偏家里从商,是四民之末,比泥腿子还不如,害得她的亲事这么波折,与意中人的距离那么远。

盛丹丹呸了声。“大姊,妳这是想骗谁?是妳看上师爷家的公子,缠着娘替妳设法,不要牵拖到我身上!”她不扛不该她背的锅。她没说的是,蔡氏原先是想算计盛丹霏的,是媒婆过来点了盛踏雪,这才由她顶了冲喜新娘的缺。

从头到尾没说半句话的盛丹霏低垂着头,眼光闪过一抹复杂,她很清楚半个月前大房设计的媒人相看是自己逃过一劫。

盛踏雪冷眼看着开始互揭疮疤、狗咬狗一嘴毛的两姊妹,她不过轻轻一挑唆,她们就不隐瞒的全部抖出来,摆明就算大房这样,自己一家人也对抗不得。

凭什么自己就该被这些人算计?

盛踏雪啊盛踏雪,妳以为脖子往绳子上一吊就没事了?妳是没事了,却留下烂摊子给我这重生的后来者。

看来徐徐图之真的图不了什么,她不是正想找机会将事情闹大?眼下这姊妹俩不就给打瞌睡的她送枕头来了。

盛踏雪心思飞快的转了一圈,嘴角一撇,忽然就泪流满面了,捂着脸,嘴里嚷嚷着,“我不活、我不活了,原来大伯娘是这样算计我的,我说什么也是她的侄女啊,凭什么大姊姊就能有好姻缘,却拿我去换钱……”

她跌跌撞撞的往前跑去,哭得那一个委屈啊,天都要下六月雪了。

阿瓦一蟣uo铝耍媚锸窃趺椿厥拢

她忽然想起当初姑娘会上吊,也是被大姑娘和二姑娘给激的,那天姑娘也是这样又哭又叫,然后当晚就吊了脖子……

她全身一阵激灵,姑娘不会又让大姑娘和二姑娘给刺激得想不开,再寻死一回吧?

没多细想,她提起裙子匆匆追赶上去。

姑娘,千万不要又想不开啊!但是姑娘为什么边跑还边把自己的头发弄得凌乱不堪?接着还回过头,挤眉弄眼的示意她跑慢一点?

最让阿瓦瞠目结舌的是,姑娘奔往的可是稍早她特别说的种满粉桃、老夫人独居的院子耶,姑娘不是向来怕老夫人怕得连正堂都不肯进?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