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美男如兽 第八章

【第五章】

转眼过了大半个月,这段期间,易少凝在冷烈的陪伴下,找到了不少可用药草。

两人的日子就在反复的采药、煮药、研药,以及张罗每日三顿的餐食中度过。

因为少不了烧水、煎药,柴薪用量骤增,每隔数日,冷烈就要出去砍柴,顺道张罗吃食回来。

可碍于他的毒症发作的时间没个固定,他离开至多一个时辰,便会赶回石屋,留在易少凝可照看得到他的范围。

今日,他收获颇丰,肩上扛着足够几日用量的木柴,还拎了两条大肥鱼回来。

离石屋越近,看着袅袅炊烟不断,原本只有一株白梅的屋外多了一个个装着绿色植物的竹篓子,着实添了一点人气。

易少凝说,云氤山终年云雾,湿气重,为防发霉,清洗后得全部摊开,最后以火焙药。

所以他每每回到石屋总可以看到一抹窈窕身影背对着他,在翻动竹篓子里的药草。

有时他会看到她守在小灶前,顾着药炉子,神情专注得像在守护生命最重要之物。

每每看着那样的她,他心头便充塞着一股说不出的悸动与感动,以及对她更多更多的柔软心绪。

他冰冷的世界,因为多了这个女人,变得鲜活明亮而温暖,而与她共处的平淡日常竟也成了他心底最深的眷恋。

易少凝原本在厨房煎药,可留心到时辰,发现冷烈还没回来,不由得有些担心地走出厨房。

这段时日的相处下来,他们虽未再做过什么约定,可每做一件事前,不自觉便会考虑起对方的想法来行事。

冷烈知道自己的毒症,又怕她担心,怕独留她一人让她不安,他总是会用最短的时间,将属于他的活儿做完。

可今日……似乎是晚了……

她越想越不安,起身走出厨房,看到静杵在石屋外的挺拔身形,紧绷的情绪间松下来。

“怎么了?杵在那里发什么呆?”

听到软软的笑嗓,冷烈回过神,望向她。

一瞧就知道,她应该是守着厨房的药妒子许久,发丝微乱,额上冒汗,那张清雅白晳的面容被热气烘出两朵红云,衬得清丽的脸颜越发娇媚,让他的心微微起了骚动。

他情难自禁的拨开她黏在颊边的发丝,再掏出一直放在怀里的手绢,替她将额上的汗擦干。“有汗,会染风寒的。”

那日泡完暖泉后,她与冷烈回到石屋,便迫不及待开始处理在暖泉附近采到的药草。

她选了几味可抑制他毒症的药草,将自个儿的手绢浸在磨成的药汁里再烘干,让他随身带着。

当那贴压在额间的手绢蹭过鼻尖,淡淡药香以及残留在上头属于他的体温,搅得她的心头激荡起圈圈涟漪。

那一夜后,他真的待她很好,兴许是如此,她对他因为那一夜的抗拒少了许多,可这意外的碰触所引发的感觉让她有些不自在,不知所措地泛着一股蜜味。

莫名心慌的情绪让她局促地找了个理由,“差不多可以喝药了,我、我去倒出来给你喝。”

话落,她一溜烟的跑开。

冷烈看着她惊慌失措地转身逃进厨房,俊秀眉宇下意识微拧。

那一夜的痛还没过去吗?

她……还怕着他吗?

这个想法莫名的让他对自己产生一股难言的厌恶。

她为他所做的,他无以回报,只想极尽所能地让她感到自在、快乐,甚至可以感受幸福。

想着这些,他不自觉又杵在原地出了神,可多年来的杀手训练让他轻易捕捉到,身侧有一股凛风袭来。

他旋身,眼角瞥见一抹穿着玄色动装的修长身形扫过,正欲出手,却听到久违的丽嗓响起。

“十一,是我!”

冷烈猛地收拳,眸底映入一张眉目娇俏的绝美脸容,他惊讶问:“小十五,你怎么会……”

中毒后,他以养伤为由暂离开组织、养伤之处不曾对任何人透露,她会寻来此处让他十分讶异。

被唤为小十五的姑娘露出倾城笑颜,但仅是瞬间便转为充满肃杀的冷情。“中了毒你应该跟义父求援,而不是私下寻医。”

闻言,冷烈扯出自嘲的讽笑,语气沉痛而无奈。“我们都知道组织的弃棋狙杀令。”

义父收养孤儿训练成杀手为他卖命,而这专以收取买银取人性命的组织,视人命如草芥,哪有人情可言?

没有利用价值、为求组织隐密不外泄,便可弃之。

“既是如此,你更不应该留在此处。”

心一凛,他意识到小师妹是来警告自己的。

“义父已经下狙杀令了?”

中毒后,他给了自己一个月的养伤期,却未料这毒比他以为的还要棘手,导致他归期未定。

义父会对他下狙杀令他不意外,只觉心头有股难言的苦涩寒凉。

他笑了,是那种表情波澜不兴的淡然神态。“小十五,多谢你为我走这一趟。”

“不,是义父命我来执行狙杀令。可我不想杀你。”小五意味深长地深深凝视了他许久,才再开口,“只是我万万没想到,你竟会允许一个姑娘留在你身边……”

说着,她暗暗攥起拳头,清艳的美颜因为妒意,透着一股阴狠。

冷烈没发现她脸上的表情,柔声道:“因为她对我很重要。”

易少凝医治的不只他的身,连同他因为幼年被遣弃,被杀人魔头收养而再也感受不到人情冷暖的心也一并给治愈了。

他恋上与她在一起的平凡日子,他想就这么与她过往后的每一天。

小十五自八岁那年被义父收养后,第一眼看到冷烈,她的目光就再也离不开他了。

在她眼底他是世上最好看的美男子,他武功高强、傲而无情,随着年岁一年一年增长,她对他的倾慕已转为浓浓的爱恋。

她不只一次表达对他的心意,可他不屑一顾,只是冷冷看着她因为他的拒绝伤心落泪。

可这样无情的男人,脸上居然露出让她陌生得以为自个儿找错人的柔软表情。

那瞬间,备受羞辱以及更多不甘搅混成难言的苦涩、灼烫的酸水,狠狠的烧灼她的心。

“天下会解毒的大夫何其多,你要,我可以为你背叛义父,带着你去寻访名医,治好你身上的毒症……”

听着小十五那极力想说服他的激动语气,冷烈想起她曾跟自已坦明的女儿家心事。

那瞬间,他掩不住对她的怜悯,柔声说:“小十五,我已经找到我想要的人了,你若真的想离开组织就走吧!去寻找属于你的——”

因为他的话苦涩绞痛,小十五抽出长剑,抵在他的颈间。“闭嘴!除了你,我谁都不要!”

感觉颈间抵着一股冷锐寒意,他叹道:“小十五……”

“十一,你知晓我的心意,杀了她,我护你周全,你可以不爱我,但我只要你留在我身边!”

冷烈毫不犹豫地坚定回道:“我不会杀她。”

“好。”她手劲一落,冷烈的脖子上立刻多了一道渗出血的口子。“那我就杀了你,替义父省心,解决麻烦。”

她赌气的话落,一抹娇嗓猛地扬起——

“你、你别伤他!”

小十五循声望去,眼底映入一张清雅出尘的女子脸容,嘲讽的扯了扯唇,“就凭你?”

易少凝听到冷烈与人交谈的声音,由厨房好奇的探出头来,以为只是故人来访。

可原本平和的氛围却不知为何渐渐添了火气,不多时,她便看到女子把锋芒尽露的利刃抵在冷烈的脖子上。

那瞬间意识到冷烈可能被杀的想法闪过,让一直犹豫着该不该出声的易少凝心一凛,想也没想就冲了出来。

冷烈万万没想到她会这么莽撞地冲出来,怕小十五伤她,一掌击掉小十五手中的长剑,迅速将易少凝揽进怀里护住。

小十五手臂一麻,手中的剑差点落地,又见冷烈护那女子,她心中一阵苦涩,怒声娇喝,“好!今日你护她,那我就一并送你们下黄泉!”

话声一落,她使出凌厉剑招,横劈击刺,招招狠戾。

冷烈搂着易少凝,身手敏捷地随着她的剑招挪移身形。

易少凝被冷烈护在怀里,看着眼前有着倾城之姿的少女,很难相信她竟也是个杀手。

可眼下的状况容不得她不信,女子手中的长剑在眼前飞快颤动,划出骇人银光,让人心惊胆跳。

刀剑无眼,不管落在谁身上,都不是件好事啊!

眼前持剑的艳色女子却丝毫没有收手的打算,出手越发狠戾,她虽未被伤及半分,那凌厉剑刀却将她的袖子、裙角给划了好几道口子。

小十五虽言明要取他们的性命,可冷烈在这段时日被毒症、被易少凝的善良给影响,心柔软许多。

一开始他还念着两人的同门情谊,念在她与他一样孤苦可怜,根本没想过要与她对峙,招招相让。

她连出二十余招,竟然不能逼冷烈出手,让小五越发愤怒。

她所爱恋倾慕的冷烈是无情冷血,浑身无一丝柔情,绝不是像眼前这个男子!

她心中的冷烈已然死去,眼前这个不是他!

思及这点,她剑招越攻越急,却仍被他一派轻松的一一闪避,连衣角也没伤到半分。

可不会武功的易少凝虽被冷烈护在怀里,在对方如暴风骤雨袭来的剑招快攻下,终是中了招。

“啊——”

在那电光石火间,易少凝只见眼前寒光闪动,下一瞬手臂被划出了一道口子,血瞬间冒出染湿衣衫。

一见易少凝受伤,冷烈眸底迸射出凛人杀气,单掌握住小十五尚未收势的剑刀,施劲断剑。

小十五耳边“铿锵”一响,再见他手心流出鲜血,心震骇的一惊,尚不及回过神,只觉胸口一阵剧烈刺痛。

她垂眸一看,只见胸口不知何时竟已插入那半截剑刃,“十一,你……”

冷烈没再看她一眼,足尖一点,抱着易少凝施展轻功离开。

小十五身子晃了晃,一手捂着不断涌出鲜血的胸口,看着那渐远去的背影,眼泪滑落眼眶。

他深厚内力击射出的剑刃再偏一寸就直入心房,取了她的性命。

可他并未下此重手,留了她命,因为他知晓,若非受如此重伤,她回组织定无法复命。

“你既无情,又何必留情……我不领你这情!”

小十五凄厉的大吼,那绝望痛楚的声嗓在杳无人迹的空寂雪境回荡,再回荡……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