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霸王妃(下) 第十章

【第十七章】

听到窸窣的穿衣声,木显榕半张开眼。

见她转醒,段颂宇微微一笑,俯身温柔的吻了下她。

“什么时辰了?”

“还早,”他柔声说道,“你再睡一下。”

她半坐起身,覆在身上的丝被往下滑,半露出她白皙的身子。

段颂宇近乎着迷的看着她。

察觉他目光的焦点,她脸微红,赶紧将被子拉上,轻声问:“要出发了吗?”

“嗯。”

替她拉好丝被,他忍不住又搂了她一下。

今日是宫里大批人马出发到天山秋狩的日子,所以就算他再怎么想要回到床上与她缠绵,也得强迫自己起来。

“我希望可以跟着你去。”木显榕柔声的提出要求,“其实我已经好了,所以让我随行吧!”

“你是可以跟着去,”他顺着她的话说,“但是你能承诺若你跟着去,会乖乖和母妃坐在牛车里吗?”

她一楞,“这是不可能的事!在外人眼中我是个大将军,怎么可以坐!”

“这不就得了!”他不客气的打断了她的话,“这几日你身体不适,若坚持骑马,一路到天山,半途晕了怎么办?”

“我没那么虚弱!”木显榕皱起了眉头。自从受了风寒之后,一向自诩有副健壮身体的她,不知何故常觉得疲累、晕眩,尤其这几日症状更是明显,令她就算想要跟着去秋狩,都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我知道你不虚弱,你可是我最爱的大将军。”轻轻拨开她脸颊旁的青丝,段颂宇识趣的没在这个节骨眼跟她争辩,“但是你这几日身体不适是事实,所以下次吧。”

微敛下眼,木显榕只好妥协,“这次秋狩,我无法随行,你可得凡事小心。”

“好。”他轻捏了下她的鼻头,“虽然箭射不好,但你知道我刀耍得还不错,若真有人对我不利,自卫的本事我还有。”

他的话,让她忍不住笑开。

看着她,他忍不住叹了口气,头枕在她颈边,像个孩子似的撒娇,“真不想去!我想留下来陪你。”

“别闹了!”她抬起手轻拍他的头,“这是茴月王的命令,王族上下都得去,连永和公主都要随行,你又怎么能例外?”

“我明白。”他抬头看了她一眼,“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要把你留在宫里,总觉得不妥。”

“别忘了这是皇宫大院,谁敢对我怎么样?”她柔声安抚,“就连可能会惹事的尹帕公主和星妃娘娘都跟着你们去了,所以你别烦恼我,还是担心你自己吧。”

这倒也是。段颂宇想想也有道理,两个麻烦人物跟着去秋狩,她在大都反而落了个清静,便放下了心。

“对了!榕儿,”他突然又像是想起什么似的说,“秋狩的结果,我肯定会输给凡昭,对吧?”

她挑了挑下眉,这是早就预料到的结果,他为何会突然提及?

“但是尹帕呢”坐直身躯,段颂宇盘腿坐在床上,“如果连尹帕都强过我,我的尊严要往哪摆啊!以她那性子,肯定会把我狠狠的踩在脚底下,大大嘲笑一番。”

对他来说,输给罕凡昭无所谓,但他就是打心底不想输给那个刁蛮公主!

“那也是莫可奈何的事啊!”木显榕一副爱莫能助的模样,“弓本来就不是你所擅长的,偏偏你又不让我跟着去,若我在一旁还可以帮你,不如︱你就让我去吧?我绝对不会让你输给尹帕!”

“免了。”话题又回到原点,他立刻摇头,“你可别试图想要诓我,我绝对不会答应让你跟着去的!”

听到他的话,她气闷的鼓起双颊。

“听话,”这样小女儿娇态的她,让段颂宇差点又把持不住,幸好理智最后还是控制了他。他点了点她的鼻子,“等我回来,可别让我发觉你又瘦了,知道吗?”

“知道。”

“对了,我会将白克力留下。”

“不需要,他该随侍︱”

“别在这个时候跟我争辩。”他的食指轻点了下她的唇,“有他守在你身旁,我才会比较安心。”

“但你怎么办?我没跟在你身旁,就连白克力也留下?”

“别忘了,我还有除了白克力以外的十九名勇士。”段颂宇安抚着她,“他们都是你所训练出来的,个个骁勇善战,虽不敢说以一敌百,但至少敌二十没问题吧?所以我带他们去就成了,我把白克力留下来,有什么事可以照应,反正他跟阿依也不想分开。”

木显榕一楞。白克力跟阿依

“你没看出来吗?”看到她惊讶的神情,他忍不住笑了,“若不是爱上了,这个第一勇士,哪容得了阿依那丫头随意对他斥来喝去?”

木显榕静静回想,这阵子真是病糊涂了,怎么会没有发觉呢?白克力明明总跟在阿依的身旁打转啊!

想到他们,她忍不住失笑,这一对也算得上是绝配吧!

“记得叫阿依说话不要再这么口没遮拦,不然管她是不是白克力的心上人,我都会把她赶出去!”

“她不受威胁的。”木显榕笑着回答,以前她也被她的话给烦得头痛,但终究拿她没辙。“而且如果我管得住她,她现在还会这么放肆吗?偏偏你又不智的给了她一块免死金牌,若你找她麻烦,她就会天天拿出来说一次,烦都烦死你!”

“看来我跟你联手创造出一个怪物。”他状似懊恼的摇了下头,“等秋狩回来,我就把她许给白克力,让白克力伤脑筋去!”

“好啊!”她立刻赞成。阿依跟在她身边多年,她也希望她能有个好归宿。“若阿依肯的话,我乐观其成。”

“不过他们的事等我回来再说,现在最重要的是你,你别像个孩子一样!”段颂宇忍不住又叨念了起来,从没想过自己原来有这么婆妈的一面。“若真不舒服,记得传太医。”

纵使她总坚强得像个男人,却怕吃药,因为不想吃药,所以就算身体不适也不传太医,让人很难放心。

“怎么不说话?”他低头看着她问。

静默了一会儿,最后木显榕才点了点头,“知道了。”

曾几何时,她已习惯在他的羽翼之下,受他疼惜与宠爱了?

“王子。”白克力的声音从殿外传来。“时候不早了。”

“嗯。”随意的应了一声,段颂宇对半卧在床上的情人说,“我该出发了。”

“我知道,”在他起身离去前,木显榕不放心的嘱咐。“凡事小心。”

“我会的。”站在床边,他弯腰在她的唇上印上一吻后才转身离开。

虽然她的心想要跟着他去,但是她知道他是对的,在她的身体还没有恢复跟以前一样健朗前,若坚持跟去,不但帮不上任何忙,反而还只会拖累他而已。

缓缓躺回床上,床的另一边还留着他的味道,好似他没走,还在陪着她似的。

于情于理,在大王子和宫里一行人离宫前往天山之后,木显榕就该回木府。

想起她爹,她不由得嘴角一扬。

自从她告诉他,大王子打算在秋狩之后找机会陪同他回长安河亲,他便开心不已,要不是因为已有年岁,体力大不如前,他还打算跟着那男人去秋狩呢!

看到爹终于回复了些许精神,木显榕一颗高悬的心才稍稍放下。

从床上坐起身,正打算唤来阿依,准备回府,但是才站起来,就感到晕眩袭来。

她紧闭了下眼,怕自己会不支倒地,连忙坐了下来。

幸好那男人不在宫里,不然看到她的模样,肯定又要叨念不停了。想到他,她不禁轻叹了口气,才走了一天,她便开始想念他了。

或许她不该再嘴硬,该召大夫来看看才对。

“小姐︱”突然,急促的脚步声由远而近,“小姐!”

一个抬头,就见阿依匆匆忙忙的跑进门,而跟在她身后的白克力也是一脸凝重。

他们的神情使木显榕的心不自觉的揪紧。是罕伯泽出事了吗?

“怎么了是王子出了什么事吗?”

“不是!”阿依慌张的走到床前,在她面前跪了下来,头摇得跟波浪鼓似的,“不是王子,是老爷!”

“爹”她的心一惊,“爹怎么了?”

“公主派人去了木府,将老爷给捉了起来!”

“尹帕”她着实一楞,“公主不是跟着国王、王子一行人去狩猎吗?怎么会把我爹捉起来”

“是啊!”阿依急得快要跳脚,眼眶都红了,“听说,星妃娘娘和公主才到天山下,就以身体不适为由说要返宫,刚刚才进了城门,就直接派人将老爷捉进大牢里了!”

“凡事都有个理由。”木显榕抬头看着白克力,寻找答案,“娘娘和公主为什么捉了我爹?”

“回将军,属下也还不清楚。”白克力老实回答,“不过听派去捉拿木家老爷的侍卫们传回来的话是说,星妃娘娘手上握有木家老爷通敌卖国的证据。”

通敌卖国“荒谬!谤本就是含血喷人!”她大怒,不顾身体的不适,硬是起身,“更衣!”

看着她僵硬的神色,阿依不安的问:“小姐现在是要去找星妃娘娘和公主吗?”

“不去成吗?”她皱着眉头,忍耐着眩晕感。

“将军,不如等王子回宫再做打算吧?”白克力在一旁劝道。“趁现下星妃的人马还没来,属下派人先将将军送到安全之处……”

“我不能一走了之。”她打断了他的话,“若等到王子回宫,我爹都不知道要被折磨成什么模样了!”

白克力看她一脸坚持,纵使心中焦急也莫可奈何。

大王子离去之前还千交代万交代要他好好看顾木将军,这下可好,人才走一天,一切就乱成一团!

若是木将军有个什么万一,他的脑袋也不用想要留在自个儿的颈子上了……他的目光恋恋不舍的看向心上人。

“别看了!还不出去”在这个节骨眼上,阿依实在没空跟这只大笨牛来那套深情对看的戏码,忍不住啐道,“我要替小姐更衣!”

白克力听了,这才连忙退了出去。

要不是现在的情况紧急,看到这个情形,木显榕肯定会大笑出声。

她的思绪忍不住飞远,心中不安的揣测着,星妃和罕尹帕在这个时候对木家罗织罪名的用意何在?

原本木显榕打算直接去见星妃和罕尹帕问个究竟,却怎么也没料到才踏出旭日殿,就被等在外头的士兵押了起来。

“大胆!”白克力见了,立刻上前制止。“竟敢放肆!”

“白大人,属下职责所在。”带头的侍卫虽被斥得一楞,但随即回过神来,“木将军通敌卖国,星妃娘娘有令,即刻将之压进大牢,若有人胆敢阻挡,一律同罪论处。”

白克力顿时沉下了脸,拔出腰间的刀。

“少跟我说那么多废话!”他带着肃杀的口气说,“全部给我让开!谁敢让木将军少根寒毛,我就要他的命!”

十几名侍卫顿时都呆楞在原地。

这茴月国上下谁不知道白克力力大无穷,说是第一勇士也不为过,现在他拿着刀,一脸杀气腾腾的站在他们面前,为了保住自己的小命,他们确实不敢妄为。

“木将军,”侍卫苦着一张脸看着不发一语的木显榕,“别为难属下,若是没照着星妃娘娘的御令做,回去我们也是死路一条啊!”

看着眼前的阵仗,木显榕眼睫微垂。看来宫里现下的情况,比她想象中还要棘手。

放眼望去都是星妃的人马,旭日殿的勇士们几乎全被罕伯泽带走,只留下白克力还有几名宫中侍卫。现在的情况若是要硬碰硬,对她不会有利,纵使白克力再勇猛,毕竟也只是一个人,若真刀戈相向,可能最后连白克力都会出事。

“白克力。”她开了口。

“将军!”他转头看了她一眼。“你放心!有属下在,绝对不会让他们伤到你分毫!”

“退下。”

他登时一愕,“将军”

“退下。”木显榕重申了一次,“这些侍卫们也是听令行事,职责所在,别为难他们。让开。”

楞了好一会儿,白克力最后才心有不甘的放下手中的刀。

“走吧。”木显榕抬起下巴,不卑不亢的对侍卫说。

侍卫连忙让开。虽然按星妃娘娘的意思,木将军可以说是罪臣,理应带上枷锁,但是他们没有这么做。

他们打心里不相信这个忠心辅佐大王子的将军会想造反,毕竟如果他真有野心的话,根本就不会选择跟在无能的大王子身边。

只是木显榕满心以为自己会直接被带去见星妃,却没料到她竟然被带进地牢里。

想起了她爹,她心中生起一股不好的预感,这深宫内院,似乎有个天大的阴谋正悄悄的展开。

木显榕被关在牢房里,与世隔绝的环境之中看不见阳光,更不知道外头的一切,她什么都不能做,只能压下不安,待在不见天日的空间里头等待。

这个地牢是由地面往下挖掘出的狭小空间,阴暗寒冷,只有头上的一小榜窗子可以看到些微光线。

突然,上方传来脚步声,她立刻抬起头,看着小窗子。

“将军!”

听声音,她认出来人是白克力,便立刻站起身靠近小窗,“现在外头情况如何?”

白克力也顾不得自己什么勇士的身份了,整个人趴上地面,一双眼睛透过小窗看着仰头的木显榕,担忧的看见她一脸苍白。“回将军,现下的情况属下还在查。木家老爷被押在另一头的牢房里,就连木府上下的奴婢,包括阿依在内,也都无一幸免。可是将军别担心,属下已经派人快马给王子捎了口信,只要王子回宫,一切都没事了。”

不是她不相信他,只是这一来一往至少也要两天,以她对星妃和罕尹帕的了解,若她们真的想要对她不利,不会等到那个时候。

“她们是不是伤了我爹”她担忧的问。她不是不知道那些严酷的刑罚,就怕星妃为了屈打成招,无所不用其极。

“……没有。”白克力斟酌了一下,决定还是不要把木家老爷子被打得浑身是血的情况说出来,毕竟木将军现在的样子看起来就像是随时会厥过去。

“我爹︱你得要多费心,他年事已高,受不得折腾。”

“关于这点,属下明白。”白克力无奈的说着违心之论,“将军,你看起来脸色不太好,要多休息,多少吃点东西。”

“我知道。”

看着搁在地上那些少得可怜的食物和水,白克力皱起眉头,“若是王子回来看到你这副模样,肯定会把我给宰了……”

提起了心爱的人,她的心一暖。但一想起现在的处境,又忍不住黯然。

“将军”

白克力的声音拉回她神游的思绪,她强打起精神,仰着头说:“你别把这件事放在心上,这并不关你的事。”

或许是仰头太久,木显榕只觉又一阵晕眩,不自觉的踉跄一下。

“将军”看到她的样子,白克力惊慌了起来,“你怎么了?没事吧?”

木显榕低下头,等着晕眩感过去,努力保持知觉。

“将军”见她没有回应,白克力急了,连忙唤来牢吏。

想要开口让他放心,但是木显榕嘴巴才张开,还来不及搞清楚怎么回事,整个人便身子一软,倒了下去。

“将军!”

陷入黑暗前,她只听到白克力惊慌的叫唤。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