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霸王妃(下) 第十一章

【第十八章】

木显榕一有知觉,立即感到全身虚弱无力,她努力想逃脱黑暗,好不容易张开眼,竟是一室明亮,令她下意识的又将眼给闭了起来。

“把眼睛睁开,本宫知道你醒了!”

隐约之间,她似乎听到了星妃的声音,但是她头晕目眩,就算想应答都找不到力量,下一刻,她感到自己的肩膀传来剧痛。

“别装死了!”罕尹帕毫不留情的踢向她。

木显榕痛得皱了下眉头,用尽一切力量强打起精神,张开眼。

罕尹帕的脚仍旧用力的踩在她肩上,居高临下,盛气凌人的低头看着她。

“公主”她脸上的表情,彷佛想要将她五马分尸。

木显榕不解的看着她,纵使刁蛮,但是因为她心悬于她,所以倒也从没真正想要伤害她,但现在她脸上的表情为什么如此凶恶?

“该死的家伙,你竟敢把我骗得团团转!”看着眼前人的脸,罕尹帕忍不住激动的扬起了手中的鞭子。

木显榕一听,立即摸上脸,发现青巾早已不翼而飞。

“尹帕!”没想到星妃竟出声制止,“住手。”

“母妃!”她不悦的跺脚。一想到自己竟然被愚弄了那么多年,她就不由得怒火中烧。

“母妃知道你委屈了,但是你先忍忍。”星妃说道,“在母妃还没问出个所以然前,别把人给打坏了。”

闻言,罕尹帕的双手紧握,久久才老大不快的将手中鞭子一甩。

不过在退开前,她还是忍不住气的又踢了木显榕一脚,才愤怒的走上阶梯,坐到星妃旁的椅子上。

木显榕忍着痛,从地上坐起来,打量了下四周。这是玉星殿,看来她在昏迷之中被拖到星妃娘娘的殿所了。

她想站起身,却发现自己的双脚没有足够的力量。

这时星妃的声音冷冷扬起,“你木家上下胆子倒挺大,父亲通敌卖国,而你︱木将军,”声音中多了嘲讽,“更是胆大妄为,竟然罔顾王法,欺君罔上!”

“娘娘,”木显榕沉下了脸,纵使心中有些不安,但是她没有让它显露在脸上,“您说家父通敌卖国,证据呢?属下与家父对茴月国忠心耿耿,您硬要安个罪名在我们父子头上,这是欲加之罪。”

“欲加之罪这张嘴还真是伶俐啊!案子……”星妃的眼神一冷,“木将军说错了吧,你该说的是父女才对啊,木、显、榕!”

这话使木显榕大大一震。

她立刻低头一看,这才发现自己身上现在只着单衣,隐约看得出微妙的女性曲线。

原本苍白的脸,在发现自己的处境之后,更是毫无血色。

“现在你还有什么话说吗?”

垂下了眼,木显榕全身轻颤着,但还是咬牙摇头,“属下不懂娘娘所言。”

“不懂好一句不懂!”星妃不留情的说,“你是男是女,很快就可以见分晓!”她一个击掌,“来人!脱掉她的衣裳!”

原本守在殿外的侍卫走了进来。

看到两个大男人走过来,她立刻往后退,想要反击,但是身上的利器早就已经被收走。

“别过来!”她瞪大了眼,“不然我不客气了!”

看到她冷冽的神情,侍卫不由得停下脚步,迟疑的对看一眼。

“该死,你们还杵着做什么?”星妃斥道,“不要脑袋了吗”

“……得罪了,将军。”侍卫没办法,只能伸手抓人。

木显榕强撑一口气险险躲过,但是立在星妃身旁的两个侍女也跟着上前,很快就把她压在地上,七手八脚的用力扯开她身上的衣物。

即使木显榕拼命挣扎,满脸的屈辱,却是难敌众手,莫可奈何之下,也只能任人宰割。

一阵拉扯过后,她的衣服被如数除去。

看到她的样子,全殿倏地一静。

“好一个美人儿!竟然有这么一具漂亮的身体藏在那男装之下,愚弄了所有人!”

忍着屈辱,木显榕整个人蜷缩着,憎恨的目光直直瞪着星妃。

“大胆的丫头,竟然还敢这么看本宫!”星妃立即上前,当众给了她一巴掌,“现在你还有什么话说”

她可以尝到口中的血味,将头一撇,她愤愤的不发一言。

“好一个倔丫头!单单凭你男装入仕,我就可以要了你的脑袋,现在本宫手边还掌握了你爹通敌的罪状,你们木家上下,没有一个逃得掉!”星妃将手上的卷轴丢到她身上,“你自己看吧!”

伸出颤抖的手,木显榕缓缓打开,里头的字迹虽然她已多年未见,但是却再熟悉不过︱这是她兄长的字!

当年兄长抗旨带着一名女奴远走高飞,多年来音讯全无,而今有着他笔迹的书信却在此,后头的落款是︱李青

不是哥哥的名字,但是这字……

“李青是大唐戍守渭城的将军,这半年来,他与你爹鱼雁往返多次,你还敢说你们没有二心!”

难道哥哥回了中土

敛下眼眸,木显榕想起父亲突然生起回归故里的念头,或许是其来有自。

“纵使有所往来,但也不能证明我爹通敌卖国!”将手中的卷轴丢到一旁,她凛目驳斥,“这里头的字字句句,不过就只是一般的平凡问候!”

星妃冷冷一哼,“谁知道这是否是你们之间的密语?不然李青是何许人,与木家有何关系,为何与木家如此热络?你倒给个交代!”

“属下不识李青,”她不卑不亢的说,“或许是家父的故友。”

“故友”星妃阴沉一笑,“跟你那固执的爹还真是有默契!”

提到父亲,她的心一紧,抬头看着星妃,“你把我爹怎么了?”

她不再以娘娘尊称,这种人,根本不配她的尊重!

“怎么了不过是去了他半条命罢了。”

听到她的话,木显榕的心直直往下沉,“你欺人太甚!”

“欺人太甚”勾起她的下巴,星妃阴狠的笑开,“你犯下滔天大罪,还敢对本宫如此不敬,真不知该说你勇敢还是说你笨!”

木显榕气愤难当,冷不防朝她吐了一口口水。

星妃被吐得措手不及,急忙一抹脸,然后愤怒的又给她一巴掌。

“该死的死丫头!”

“母妃,”罕尹帕立刻站起身冲上来,“不要同她废话,不如一刀杀了她!”

“这可不成,她还有用。”她冷冷一哼,低头看着木显榕,“本来本宫是打算在王上回宫前做个明快的处理,但现下,咱们就等罕伯泽回宫再议,我倒想看看他怎么说。”

这一刻,木显榕终于明白对方不单想要除掉她,还要顺势要了罕伯泽的命。

突然,殿外一阵喧闹。

“怎么回事?”星妃皱起了眉头。

“是白克力大人!”门外的侍卫匆忙跑进来,“他独自一人想要闯进来!”

这个没脑子的大块头!木显榕忍不住在心中斥道。她不是不明白他的忠心,但是现在根本不是逞匹夫之勇的时候。

“别拦他!”星妃得意的一扬嘴角,坐回自己的椅上,“让他进来。”

这真是老天给的大好机会!

这个茴月国的第一勇士若敢有一丝不敬,她就能顺理成章的立刻杀了他,如此一来,她便能一举断了罕伯泽的手足,到时,看他还能如何嚣张。

“将军!”一进到玉星殿,看到木显榕狼狈的模样,白克力立刻脱下自己的上衣,覆住她的**。

“星妃娘娘,”他目露凶光,“这未免欺人太甚!”

“好大的胆子,敢这么跟我说话!”星妃高傲的扬起下巴,懒懒的看向他,“看你的样子,你也知道木将军是女儿身?”

“属下当︱”

“白克力!”木显榕立刻脱口斥道。

白克力一听,咬紧牙根。他是个大粗人,只知道打架、保护主子,他知道木将军的意思是要他打死不认,但是……

“王子还需要你!”木显榕以两人能听得见的声音低语。

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欺君便是欺君,从她以男装出仕之后,便深知这个道理,只是这个罪责要祸及何处,还可以由她决定。她可以让这个伤口尽快止血,只要她一个人揽下所有罪责。

白克力是难得的忠臣,会用性命保护罕伯泽。有他在他身边,她就算是死,也死得心安。

听到她的话,白克力只能双拳紧握,最后眼一闭,心一横,“回星妃娘娘,属下什么都不知道。”

星妃皱起了眉头,“大胆奴才!想骗我本宫知道你们在打什么主意!想打死不认,好说那个罕伯泽也不知是吗?”

“王子本来就不知道!”白克力脱口说。

“别耍我们!”罕尹帕忍不住怒吼,口中泛着酸意,“传言我王兄有断袖之癖,原来根本就是因为,木将军是个女人,这几年,他们在净水沙洲应该好不快活吧”

“王子不知道。”白克力还是坚持重复同一句话。

罕尹帕气不过,手中的鞭子立刻不留情的挥了过去。她满腔的怒火没处发,母妃不准她动木显榕,所以她正好把火气转嫁到白克力身上!

鞭子重重落下,但是白克力眉头只是一皱,连哼都不哼一声。

这一幕全都落入木显榕眼里,但是她无力出手相救,只能压下心头的愤怒,理性思考。

“娘娘,”事情走到这个地步,若再替自己辩解已是多余,于是她开口说道,“自始至终,王子确实全然不知,一切都是罪臣擅自妄为,当年冒着兄长木显青之名,远赴净水沙洲,若娘娘要以此治罪臣欺君之罪,罪臣无话可说,也绝无半句怨言,请娘娘不要刁难王子和白大人。”

星妃沉默了一会儿,最后冷冷一哼,“果然忠心!你想保住罕伯泽,连自己的命都不要了?”

她没有答腔,若是死可以解决这个难题,这也没什么好惧怕的,只是想起那个带给她爱情的男人,她便心痛得无法言语。

“你可以继续嘴硬,”星妃不带情感的睨着她,“也大可不要你自个儿的命,但有个消息,可能连你自己都不知道,或许你会有兴趣!”

木显榕直觉不喜欢星妃脸上的表情,那样子彷佛她已经胜券在握,而自己已经一败涂地。

“你已经有了个把月的身孕了。”

木显榕一时怔住。

“将军”白克力也被骇住。

这下完了!他心想,若是王子回宫,闹得风风雨雨是一定,只不过︱他强迫自己思考。他要怎么在王子回宫前,保住将军和她肚子里的孩子呢?他搔着头,慌了起来。

“那个男人是谁?”星妃追问,“罕伯泽”

若点头,等于承认了他跟她一起欺君,这是她想要的答案,也是她除掉罕伯泽的手段。

怔愕过后,木显榕的心却出现了从未有过的平静与坦然。

人活在世上,有太多事都是身不由己。

当年她有勇气以男装出仕,就把最坏的下场都想过了,现在肚子里的孩子无缘出世,是她的错,但她会陪着他。

眸光一冷,她平稳的抬起头看着星妃,淡漠的道:“不是。”

“除了他以外,还能有谁”

星妃的样子是没有得到答案,不会善罢罢休了。

“整个净水沙洲和大都,又不是只有大王子一个男人。”

“你!”星妃的双手因为气愤而握拳,“好!好极了!我看你能嘴硬到何时!来人!”

派人把木显榕给绑了起来。

白克力原想要阻止,却被木显榕制止了。

她很清楚现在自己是星妃手中的一颗棋,她不会杀她,至少暂时不会;但白克力不同,她若要杀他,可以不用有任何理由。

“一有机会就快走吧。”她低声对白克力吩咐。

“可是︱”

“这是命令!”

白克力只好不情愿的点点头,迅速退下。

“我倒要看看罕伯泽回宫之后知道你的情况,是否也会跟你一样否认到底!”

木显榕即使面无表情,心却在胸中翻腾,她不愿也不能让他为了自己而丧命,她得想个办法……

罕尹帕一脸阴沉的看着双手被吊缚在绳索上的木显榕,“母妃,为免夜长梦多,你不该留她。”

“我知道,但是她现在有孕在身,还有利用的价值。”意外查出这人是女儿身,又有了身孕,这下可不怕罕伯泽不认帐了,除非他真的不在乎她和孩子的命。

“放心吧。”星妃不带感情的说,“不论是木显榕还是罕伯泽,母妃都不会让他们阻挡你的路!”

虽然虚弱,但是她们之间的对话,木显榕一字一句都清楚的听进了耳里,眼眶立即红了,但是她倔强的没让眼中的泪流下。

她已经够狼狈,一点都不想让她们看到她的泪而更加得意。

她不会输,因为一旦她认输,就等于认定她们已经赢了。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