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霸王妃(下) 尾声

永乐宫的曲桥上,一对男女静静的立在上头。

那女子穿着一身唐装,腰带把长裙高高束在胸部,裙子外加件小袖上衣,再披上披肩,长长的裙摆垂到地上,远远看去,有如仙人欲乘风而去的姿态。

“还是我母妃厉害。”段颂宇看着一身女装的木显榕,不由得看痴了,“美极了!”

原本要她换回女装,她怎么都不肯,最后还是母妃开了口,她才不得不听话。

木显榕羞涩的垂下眼,她久未着女装,更从未穿过唐装,现在既然身份已经被拆穿,她自然没有再着男装的必要,只是—

她往前走了一步,却笨拙的踩到裙摆,整个人登时往前扑倒。

幸好段颂宇眼捷手快的伸出手扶住她,不然她就要跌落地面了。

“哇!你想吓死我啊!”

吓他她惊魂未定的看着他,她又不是闲来无事可做,她轻抚了下还未明显隆起的肚子。好险没事……她是真的穿不惯女装。

她不悦的拉着裙摆,这衣服美则美矣,但真的中看不中用,根本无法自在的活动。

看到她嘟起嘴,他忍不住一笑,情不自禁的低头吻了下她的红唇。

她一惊,连忙护住自己的嘴,对他暗指了下四周跟着他们的宫女,“你忘了母妃的话了吗”

他摆了摆手,“发于情,止乎礼嘛!”他们都要大婚了,还这么麻烦!“不如咱们回旭日殿吧?”至少在自己的地盘上,他可以随心所欲。

“不成,天色已暗。”她却一本正经的摇头,“我得回木府,母妃说这可是关系着我的贞洁。”

“你的贞洁”不能如愿,段颂宇没好气的反驳,“你的贞洁早就给了我,肚子都有我的孩子了,还谈什么贞洁真是可笑!”

她连忙瞪了他一眼。周遭有永和公主派来服侍的宫女,他最好再说得更大声一点,弄得人尽皆知!

“别这么看着我,”他弯下腰,视线与她平视,“我说的是事实。我不管,今晚你得陪我!”孤枕难眠的滋味并不好受,他实在受不了这些古代人莫名其妙的做法。

“可是—”

“别找借口,不然就我去找你,你选一个!”

“……又翻墙”

“是啊!”他说得骄傲。“凡昭不也这么做?”

现在他们两兄弟感情好得不得了,前天夜里睡不着,还拿了瓶酒,爬上宫墙,就这么肆无忌惮的对饮起来。

她受不了的抚额,“算我怕了你了!今晚我去找你就是。”

看到他伸出来意图拥抱他的手,她轻摇了下头,大大往后退了一步,让他的手扑了个空。

“榕儿—”他的声音里有着不悦。

“殿下,民女告退了。”她彷佛没有听到,只是缓缓福身,脸上捉弄的笑意却藏不住。

就算看出她的存心捉弄,段颂宇也丝毫不以为忤,“记住你的话,我等你。”

“是—”又看了他一眼,她才转身离去,不过走没几步,又被长长的裙摆给绊了一下,这回一旁的宫女早有准备,一前一后的护住了她。

“可恶!”

听到她脱口而出的诅咒声,段颂宇笑了出来。

虽然他喜欢她着女装的娇柔,但若是她喜欢男装的便利—他也会放任她,只要她喜欢,他自然也会喜欢。

待她离去之后,他率性的躺在地上,迷迷糊糊的睡去。

半梦半醒之间,他似乎看到了二十一世纪的弟弟—段思恒。

他坐在原本属于他的办公室里,专注的处理公事,而那个长不大的王子,竟然拿着玩具弓箭在一旁玩着。

一箭射出,不偏不倚的正中段思恒,塑胶吸盘就这么黏在他的额头上。

在古代罕伯泽不会射箭,到了二十一世纪,用玩乐的方式,倒还射得挺不错的。

长不大的王子乐得手舞足蹈,段思恒只是好脾气的拿下箭,任由他去。

在睡梦中,段颂宇微微一笑。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位置,错放了不快乐,虽然有过冲突与迟疑。但最后他们都找到了属于他们的快乐,对彼此来说,这就够了。

王者的弱点……

或许,他舍弃了成为一个王者和雄霸一方的机会,但是他很快乐,至少绝大部份的时间是快乐的。

“这次父王赢定了!”段颂宇对着一旁七岁的儿子说。

“难说!”罕磊老成的回嘴。

他转头扫了他一眼,“小子,别在这个节骨眼灭父王的威风!”

眼前出现的是一只通体雪白的狐狸,事隔多年再次参与秋狩,段颂宇决定大大表现一番,经过这些年,虽然他不敢说自己的射箭技巧已神乎其技,但至少也不可同日而语,至少他是这么以为的。

虽然一天下来,他的狩猎成绩仍是挂零,连只兔子都没有,但是皇天不负苦心人,让他发现了难得一见的雪狐,只要猎到它,他就风光了。

“父王,是母妃!”

果然,另一头出现木显榕的身影,段颂宇不由得在心中叹道,他爱这个女人从没变过,不过这女人多年来也和从前一样,能力卓越得超过男人,若是她出手—这只雪狐肯定会成为她的囊中物。

如此一来,这次的秋狩,他罕伯泽—被茴月国国王封为净水沙洲日王的人,不就又会输得一败涂地

木显榕小心翼翼的朝着雪狐接近,当然也注意到丈夫了,可是狩猎比试是各凭本事,所以她正思索着是否应该要让他,只是让他……她又得要担心他的自尊心是否受得了。

正当两个人兀自思索的当下,一个人影猛地从段颂宇身旁窜了出来,他还来不及反应,罕磊已经拿着剑对准雪狐冲去。

看自己的儿子奋力一搏,他与妻子对视一眼,唇边皆漾起温暖的笑意。

“果然虎父无犬子!”一旁响起的声音令段颂宇转过头,笑看着罕凡昭。

“这句话得改改—我可不是虎,充其量只能当只兔子。”他将走近自己的妻子揽入怀中,笑说:“她才是老虎!”

木显榕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又看向儿子,只见他吃力的将几乎比自己还要重的雪狐给背在肩上,倔强的不出声求助。

“真不知这孩子像谁啊……”她摇摇头,轻声说。

“怎么样的母亲生出什么样的儿子。”

“别说的好像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她立刻不客气的回嘴。

听到兄嫂的对话,罕凡昭忍不住扬声大笑。

茴月国国王近日已经下召,在秋狩结束之后,退位给罕凡昭,但在下召前,他还特地再问了大儿子一次,而段颂宇的答案与七年前带着木显榕回到净水沙洲那时一样,全然未变。

虽然在世人眼中,他放弃了原本属于他的王位,安于在净水沙洲带领当地的子民平凡过日子,乍看之下懦弱又愚不可及,但是罕凡昭却明白,他是不想与他为了王位而争斗不休。

“父王看到一定会很开心!”他低头赞赏的看着侄子,“跟王叔带着雪狐回去,磊儿一定会受到大大的赏赐!”

罕磊的嘴角扬起一个淡笑,缓缓跟在他身后。

“这小子还真的打算要自个儿背回去!”段颂宇轻笑。

“是啊,随他吧。”木显榕耸了下肩,“若真要出手帮他,他说不定还会发脾气。”

他们儿子的性子,他们比任何人都还要清楚。

“可是这么一来—”像是想起什么似的,他诅咒了一声,“这次秋狩,我还输给自己的儿子了!”

木显榕听见,忍不住笑了,“似乎是如此。”

“这真是见鬼了!”他摇着头,无奈的指控,“遇到你之后,什么尊严都没了。”

“这次不是我,”她指正,“是你儿子。”

“但他也是你儿子!”

她没辙的瞪他一眼,忽然又笑得神秘。“听你这么说,有件事我实在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你。”

他对她挑了挑眉,看她状似轻松的把玩着手中的弓。

不过木显榕也沉得住气,他不开口,她似乎真的打算不说。

遇到这么个不合作的女人,段颂宇认了,一把将她抱了过来,低头看她,“女人,快说!”

她一笑,深情的看着他,“我又有孩子了。”

他先是一楞,然后眼睛里迅速闪动着喜悦,“真的吗?”

她肯定的点头。

他高兴的低下头吻住她,“这次最好来个女的!”

“这事似乎不是你说了算。”

忽地,像是想起什么似的,他微微将她推开,“等等,你早知道了吗”

她一挑眉,“这重要吗?”

“当然!”他倏地变脸,“如果你早知道,就根本不该来秋狩!”

“我就知道。”她大笑。

“你这女人真的很欠揍!”

“如果你舍得的话,那就动手吧。”

听到她回嘴,段颂宇忍不住低咒一声,最后伸出手,猛然把她抱了起来。

她一惊,“你怎么了?”

“抱你回去。”

“别傻了!放我下来!”她又羞又气的嚷道,“你会成为笑柄!”

“真好笑,我早就是了!懦弱无能,放弃王位,这次秋狩连蜜蜂蚂蚁都抓不到半只,所以再多一样,你以为我会在乎吗?”

反正一直以来,他都是做他想而且对的事,话就由他人去说。

闻言,木显榕微笑着抱住他的脖子,柔声说:“我知道你从不在乎虚名。”

他的脚步微顿,低头看着她,“你……会有遗憾吗?若我不选择放弃,我将会是个王,而你是王后。”

她摇摇头,“你的心我明白,若硬与凡昭争夺,兄弟之情荡然无存不说,甚至会弄得百姓伤亡,这不是你乐见的。”

“是啊!”他微微一点头,“二龙相斗,鱼鳖虾蟹受伤,何必呢?”

“这就是我佩服你的一点,凡昭也一样,不然他也不会奏请国王将净水沙洲赏给你,还封你为日王。就算他手握天下大权,但这辈子他都会敬你为兄、为王。掠夺并不困难,但难能可贵的是可以说放手就放手,而你做到了。”

听到她的称赞,他扬声大笑。

只要他所爱、在乎的人过得好,天下属于谁,对他而言,根本不重要。

【全书完】

注:相关书籍推荐:

01、《霸王妃》上 作者:子纹

02、《霸王妃》下 作者:子纹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