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大小

背景設置

白天夜間淺粉護眼青春

霸王妃(下) 尾聲

永樂宮的曲橋上,一對男女靜靜的立在上頭。

那女子穿著一身唐裝,腰帶把長裙高高束在胸部,裙子外加件小袖上衣,再披上披肩,長長的裙擺垂到地上,遠遠看去,有如仙人欲乘風而去的姿態。

「還是我母妃厲害。」段頌宇看著一身女裝的木顯榕,不由得看痴了,「美極了!」

原本要她換回女裝,她怎麼都不肯,最後還是母妃開了口,她才不得不听話。

木顯榕羞澀的垂下眼,她久未著女裝,更從未穿過唐裝,現在既然身份已經被拆穿,她自然沒有再著男裝的必要,只是—

她往前走了一步,卻笨拙的踩到裙擺,整個人登時往前撲倒。

幸好段頌宇眼捷手快的伸出手扶住她,不然她就要跌落地面了。

「哇!你想嚇死我啊!」

嚇他她驚魂未定的看著他,她又不是閑來無事可做,她輕撫了下還未明顯隆起的肚子。好險沒事……她是真的穿不慣女裝。

她不悅的拉著裙擺,這衣服美則美矣,但真的中看不中用,根本無法自在的活動。

看到她嘟起嘴,他忍不住一笑,情不自禁的低頭吻了下她的紅唇。

她一驚,連忙護住自己的嘴,對他暗指了下四周跟著他們的宮女,「你忘了母妃的話了嗎」

他擺了擺手,「發于情,止乎禮嘛!」他們都要大婚了,還這麼麻煩!「不如咱們回旭日殿吧?」至少在自己的地盤上,他可以隨心所欲。

「不成,天色已暗。」她卻一本正經的搖頭,「我得回木府,母妃說這可是關系著我的貞潔。」

「你的貞潔」不能如願,段頌宇沒好氣的反駁,「你的貞潔早就給了我,肚子都有我的孩子了,還談什麼貞潔真是可笑!」

她連忙瞪了他一眼。周遭有永和公主派來服侍的宮女,他最好再說得更大聲一點,弄得人盡皆知!

「別這麼看著我,」他彎下腰,視線與她平視,「我說的是事實。我不管,今晚你得陪我!」孤枕難眠的滋味並不好受,他實在受不了這些古代人莫名其妙的做法。

「可是—」

「別找借口,不然就我去找你,你選一個!」

「……又翻牆」

「是啊!」他說得驕傲。「凡昭不也這麼做?」

現在他們兩兄弟感情好得不得了,前天夜里睡不著,還拿了瓶酒,爬上宮牆,就這麼肆無忌憚的對飲起來。

她受不了的撫額,「算我怕了你了!今晚我去找你就是。」

看到他伸出來意圖擁抱他的手,她輕搖了下頭,大大往後退了一步,讓他的手撲了個空。

「榕兒—」他的聲音里有著不悅。

「殿下,民女告退了。」她彷佛沒有听到,只是緩緩福身,臉上捉弄的笑意卻藏不住。

就算看出她的存心捉弄,段頌宇也絲毫不以為忤,「記住你的話,我等你。」

「是—」又看了他一眼,她才轉身離去,不過走沒幾步,又被長長的裙擺給絆了一下,這回一旁的宮女早有準備,一前一後的護住了她。

「可惡!」

听到她脫口而出的詛咒聲,段頌宇笑了出來。

雖然他喜歡她著女裝的嬌柔,但若是她喜歡男裝的便利—他也會放任她,只要她喜歡,他自然也會喜歡。

待她離去之後,他率性的躺在地上,迷迷糊糊的睡去。

半夢半醒之間,他似乎看到了二十一世紀的弟弟—段思恆。

他坐在原本屬于他的辦公室里,專注的處理公事,而那個長不大的王子,竟然拿著玩具弓箭在一旁玩著。

一箭射出,不偏不倚的正中段思恆,塑膠吸盤就這麼黏在他的額頭上。

在古代罕伯澤不會射箭,到了二十一世紀,用玩樂的方式,倒還射得挺不錯的。

長不大的王子樂得手舞足蹈,段思恆只是好脾氣的拿下箭,任由他去。

在睡夢中,段頌宇微微一笑。

每個人都有屬于自己的位置,錯放了不快樂,雖然有過沖突與遲疑。但最後他們都找到了屬于他們的快樂,對彼此來說,這就夠了。

王者的弱點……

或許,他舍棄了成為一個王者和雄霸一方的機會,但是他很快樂,至少絕大部份的時間是快樂的。

「這次父王贏定了!」段頌宇對著一旁七歲的兒子說。

「難說!」罕磊老成的回嘴。

他轉頭掃了他一眼,「小子,別在這個節骨眼滅父王的威風!」

眼前出現的是一只通體雪白的狐狸,事隔多年再次參與秋狩,段頌宇決定大大表現一番,經過這些年,雖然他不敢說自己的射箭技巧已神乎其技,但至少也不可同日而語,至少他是這麼以為的。

雖然一天下來,他的狩獵成績仍是掛零,連只兔子都沒有,但是皇天不負苦心人,讓他發現了難得一見的雪狐,只要獵到它,他就風光了。

「父王,是母妃!」

果然,另一頭出現木顯榕的身影,段頌宇不由得在心中嘆道,他愛這個女人從沒變過,不過這女人多年來也和從前一樣,能力卓越得超過男人,若是她出手—這只雪狐肯定會成為她的囊中物。

如此一來,這次的秋狩,他罕伯澤—被茴月國國王封為淨水沙洲日王的人,不就又會輸得一敗涂地

木顯榕小心翼翼的朝著雪狐接近,當然也注意到丈夫了,可是狩獵比試是各憑本事,所以她正思索著是否應該要讓他,只是讓他……她又得要擔心他的自尊心是否受得了。

正當兩個人兀自思索的當下,一個人影猛地從段頌宇身旁竄了出來,他還來不及反應,罕磊已經拿著劍對準雪狐沖去。

看自己的兒子奮力一搏,他與妻子對視一眼,唇邊皆漾起溫暖的笑意。

「果然虎父無犬子!」一旁響起的聲音令段頌宇轉過頭,笑看著罕凡昭。

「這句話得改改—我可不是虎,充其量只能當只兔子。」他將走近自己的妻子攬入懷中,笑說︰「她才是老虎!」

木顯榕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又看向兒子,只見他吃力的將幾乎比自己還要重的雪狐給背在肩上,倔強的不出聲求助。

「真不知這孩子像誰啊……」她搖搖頭,輕聲說。

「怎麼樣的母親生出什麼樣的兒子。」

「別說的好像跟你一點關系都沒有!」她立刻不客氣的回嘴。

听到兄嫂的對話,罕凡昭忍不住揚聲大笑。

茴月國國王近日已經下召,在秋狩結束之後,退位給罕凡昭,但在下召前,他還特地再問了大兒子一次,而段頌宇的答案與七年前帶著木顯榕回到淨水沙洲那時一樣,全然未變。

雖然在世人眼中,他放棄了原本屬于他的王位,安于在淨水沙洲帶領當地的子民平凡過日子,乍看之下懦弱又愚不可及,但是罕凡昭卻明白,他是不想與他為了王位而爭斗不休。

「父王看到一定會很開心!」他低頭贊賞的看著佷子,「跟王叔帶著雪狐回去,磊兒一定會受到大大的賞賜!」

罕磊的嘴角揚起一個淡笑,緩緩跟在他身後。

「這小子還真的打算要自個兒背回去!」段頌宇輕笑。

「是啊,隨他吧。」木顯榕聳了下肩,「若真要出手幫他,他說不定還會發脾氣。」

他們兒子的性子,他們比任何人都還要清楚。

「可是這麼一來—」像是想起什麼似的,他詛咒了一聲,「這次秋狩,我還輸給自己的兒子了!」

木顯榕听見,忍不住笑了,「似乎是如此。」

「這真是見鬼了!」他搖著頭,無奈的指控,「遇到你之後,什麼尊嚴都沒了。」

「這次不是我,」她指正,「是你兒子。」

「但他也是你兒子!」

她沒轍的瞪他一眼,忽然又笑得神秘。「听你這麼說,有件事我實在不知道該不該告訴你。」

他對她挑了挑眉,看她狀似輕松的把玩著手中的弓。

不過木顯榕也沉得住氣,他不開口,她似乎真的打算不說。

遇到這麼個不合作的女人,段頌宇認了,一把將她抱了過來,低頭看她,「女人,快說!」

她一笑,深情的看著他,「我又有孩子了。」

他先是一楞,然後眼楮里迅速閃動著喜悅,「真的嗎?」

她肯定的點頭。

他高興的低下頭吻住她,「這次最好來個女的!」

「這事似乎不是你說了算。」

忽地,像是想起什麼似的,他微微將她推開,「等等,你早知道了嗎」

她一挑眉,「這重要嗎?」

「當然!」他倏地變臉,「如果你早知道,就根本不該來秋狩!」

「我就知道。」她大笑。

「你這女人真的很欠揍!」

「如果你舍得的話,那就動手吧。」

听到她回嘴,段頌宇忍不住低咒一聲,最後伸出手,猛然把她抱了起來。

她一驚,「你怎麼了?」

「抱你回去。」

「別傻了!放我下來!」她又羞又氣的嚷道,「你會成為笑柄!」

「真好笑,我早就是了!懦弱無能,放棄王位,這次秋狩連蜜蜂螞蟻都抓不到半只,所以再多一樣,你以為我會在乎嗎?」

反正一直以來,他都是做他想而且對的事,話就由他人去說。

聞言,木顯榕微笑著抱住他的脖子,柔聲說︰「我知道你從不在乎虛名。」

他的腳步微頓,低頭看著她,「你……會有遺憾嗎?若我不選擇放棄,我將會是個王,而你是王後。」

她搖搖頭,「你的心我明白,若硬與凡昭爭奪,兄弟之情蕩然無存不說,甚至會弄得百姓傷亡,這不是你樂見的。」

「是啊!」他微微一點頭,「二龍相斗,魚鱉蝦蟹受傷,何必呢?」

「這就是我佩服你的一點,凡昭也一樣,不然他也不會奏請國王將淨水沙洲賞給你,還封你為日王。就算他手握天下大權,但這輩子他都會敬你為兄、為王。掠奪並不困難,但難能可貴的是可以說放手就放手,而你做到了。」

听到她的稱贊,他揚聲大笑。

只要他所愛、在乎的人過得好,天下屬于誰,對他而言,根本不重要。

【全書完】

注︰相關書籍推薦︰

01、《霸王妃》上 作者︰子紋

02、《霸王妃》下 作者︰子紋

上一章加入書簽下一章
首頁 | 詳情 | 目錄 | 簡體版 | 電腦版